[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德国之声:三峡大坝将带来环境灾难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1日 转载)
    
    世界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峡大坝历经15年建设,已接近尾声。但是围绕着三峡工程、尤其是关于三峡工程可能带来环境隐患的争论却始终没有停止。当年,中国官方在反对声浪中坚持三峡工程上马。但最近三峡工程的官方代表公开表示,如果不重视三峡大坝带来的环境问题,可能会导致灾难性后果。这一不同寻常的表态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博讯 boxun.com)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众多中国高级官员和专家学者近日在武汉召开研讨会,商讨三峡工程的环境建设与保护问题。尽管官方传媒在报道中还是强调三峡工程在发电和疏洪方面带来的效益。但不同寻常的是,中国官方公开承认三峡工程带来的环保危机。
    
    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汪啸风在会议上透露,政府总理温家宝曾经指出三峡工程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生态环境问题。很多与会者也表示,三峡工程带来了诸多环境隐患,比如山体滑坡进入长江后,甚至会引发高达数十米的浪涌,波及数十公里范围,给周边民众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威胁。此外,三峡工程蓄水后,造成湖北与重庆等地的支流水质恶化,部分地区出现水质富营养化的问题。
    
    生活在北京的独立知识分子戴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参与了反对三峡大坝的民间活动,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目前官方所承认的三峡生态问题根本不是什么新问题,她“作为民间人士,非常正式地向当局反映过。包括开会,回答记者提问,正式给人大写信,不知道写过多少封信”。
    
    她说:“关于山体滑坡、水质和涨落带的问题,关于移民问题,所有这些都是老问题,都是在1980年代中期,从政协科技组前往调查和我们后来出的一本小书“长江长江”,一直到后来,民间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就告诉他们会有大问题,会有大乱子。”
    
    尽管民间反对声浪高涨,但中国政府依然推动三峡工程的实施。而在目前这个时机,官方突然召开三峡工程环境会议,由主管行政工作的办公室主任来提出生态环保问题,并且通过媒体大张旗鼓的进行报道,长期关注三峡工程的戴晴认为,这其中一定另有玄机,她说:“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推脱责任,中国有句话叫,“莫谓言之不预也”。就是我说了,你别说我没说过,是我说了你们不处理的。采取这种态度,这是一种可能。第二个可能就有点像三峡水库蓄水之前,钱正英和张光斗大骂重庆环保局长,说你们为什么不把库底清干净,为什么不把两岸排污口解决,那么我蓄水后水质不合格怎么办,然后他们就去向中央要钱。这次他们也是这样,他们在这个时候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就是为了要钱。”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于1992年正式动工兴建,总工程分三期,合计18年。根据官方数字,工程总投资达2039亿人民币。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2803608,00.htm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三峡库区滑坡导致五十米巨浪
  • 三峡大坝现隐忧,官方一改立场,坦承形势严峻
  • 高官学者云集武汉:三峡生态问题,总理非常着急
  • 南水北调工程大过三峡沿线古迹遭严重破坏
  • 三峡大坝面临山体滑坡和水污染等问题
  • 三峡大坝之忧:问题始料未及,情况可变更糟 (图)
  • 三峡工程首次发挥防洪功能(图)
  • 中科院专家:三峡工程是湖南鼠灾主因
  • 重庆水深火热:三峡大坝肇祸?
  • 长江三峡库区消落带:潜伏的生态危机
  • 三峡全淹古镇复建成型 国庆节正式开街(图)
  • 四川又遭夏旱398万人饮水困难:三峡惹的祸?(图)
  • 三峡大坝库水可能变成有毒臭水/莱茵信使报
  • 中国三峡双线五级船闸全面竣工(图)
  • 三峡大坝上游滑坡体变形:居民将搬迁避险
  • 三峡大坝一滑坡体‘变形现裂缝’
  • 三峡大坝成烫手山芋中国领导不愿沾
  • 三峡工程可能引发地震
  • 三峡工程专用公路继续封闭管理引发争议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