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1日 来稿)
   俞梅荪按: 本文原载《议报》第320期,20070917,5000字。现又增加最新情况和全面修改为近万字,新增第19-22图。送上本文,供选用。
    
——重蹈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的悲歌(修订图文)

    
    作者:俞梅荪
    
     2007年3月28日,广东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尾电厂)的发电机组试点火完成,机组安装就绪,投产发电、商业运营创利在即,要完成600KV输送电线路工程已迫在眉睫。
    
     3月11日和4月16日,由汕尾电厂长期雇佣的200名黑社会暴徒分别到红海湾开发区东洲街道所属的石古村、东四村强行挖地施工建管道和架设高压电线架,被周边数千村民浴血械斗而击退。不少村民受伤,有暴徒被打死,愤怒的村民把其挖土机、大卡车、拖拉机等放火烧毁。起先,村民挨打时报警,警察不来,数千村民闻讯赶来痛击暴徒时,警察却及时赶来制止,不少村民气得要揍警察烧警车,被老人们极力拉住。据悉,电厂为每架设一座高压电线架的保护费为100万元,最近又提高到200万元,全权委托当地以吴华锦为首的黑社会承办。
    
     汕尾电厂2003年底动工以来,“以预审代替审批、未批先占”这种国务院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做法,非法强占二千多亩良田和五千多亩海滩,毁坏百余平方公里盛产鱼虾的黄金海湾“白沙湖”,农田和渔业生态资源破坏殆尽,却又长期拒绝依法合理补偿,对失地农民的依法维权,不断血腥镇压。一寸土地一寸血,数千村民数千军,与官警商黑联手夺地的抗暴行动如火如荼。
    
村民击溃暴徒保卫土地

    
     8月16日上午9时许,吴华锦为首的80多名暴徒和施工人员来到东一村东门社的土地上,强行架设“第11 号”高压电线架。由于村民未得到失地的合法补偿安置,上前阻止施工,不少村民被殴打。吴华锦扬言:“谁敢来阻止,谁就死,来一个杀一个。”这里正是2005年12月6日,警察开枪打死3位维权村民的地方。
    
     周边村庄的上千农民闻讯,纷纷拿着棍棒赶来与暴徒械斗,他们每人左臂绑着红布条以识别敌我,以免在混战中误伤自己人,就连80岁的唐老农也手持棍棒上阵参战(图1)。大家勇猛抗击,将暴徒赶走,并把存放施工材料的工棚烧了。(图2)
    
村民血战防暴警察而失利

    
     8月24日上午8时,以吴华锦为首的暴徒和施工人员200人,又来到此地施工,同来的还有村、街道、区的三级干部:东一、二、三、四村的正副支部书记林木伟、魏琵、黄国营、石建材、魏长胜、陈教光、陈绵护;东洲街道党委书记黄金链;红海湾开发区管委会书记陈继炮、管委会副主任石建年;派出所长林尊民,以及防暴警察、消防武警等约1200人。警察在施工现场外围拉起警戒线,近千名警察手持盾牌,排成三层人墙,其后还有持冲锋枪的,阻止村民进入。(图3)
    
     各级党政领导和大批警察前来为强行施工保驾,为暴徒撑腰,村民们见状气愤之极。东一村东门社46岁的村民林才敲锣呼救,周边村庄2000名村民持沙铲和锄头赶来,百余勇猛的青壮年冲锋在前打头阵,许多村民不顾个人安危向前冲。警察的人墙被三次冲垮,民心大振。(图4)
    
     之后,警察扔出许多催泪弹,用高压水枪喷射,村民们的眼睛刺激得泪流不止,嗓子被呛得咳嗽,现场顿时一片混乱。70多岁的杜乃明颈部中弹、锁骨断裂;70岁的农妇米倩被电棍击断肘骨;80岁的杜乃明、75岁的黄希浦、51岁的林娜等老弱者被打得遍体鳞伤。
    
     林才被催泪弹击伤,被警察抓住。警察审问:带头人是谁?林才说:“大家是自发来的,没有头,人们听到我敲锣而来的,我就是头,大不了被你们关几年。”5个警察把他打成重伤。
    
     老少父子农民军迎战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和武警部队,正如当年义和团抗击八国联军,场景惨烈,触目惊心。他们以卵击石,结局可想而知。
    
天兵天将解围村民

    
     在此危急关头,载着坦克和高射炮的数十辆军车的大部队行军演练到此而受阻。(图5)
    
     村民们纷纷向部队首长痛诉冤情,部队首长对此深为同情和愤怒,立即通过电话与各方联系。20分钟后,胜局已定的大批警察和武警、暴徒、干部突然全部迅速撤走,并清扫了现场留下的血迹、凶器、石头等杂物,消除械斗的痕迹。林才等被抓住的重伤者被抛在路边。
    
     这些执法违法,欺压百姓的防暴警察和武警部队与解放军野战劲旅兵戎相见,只能望风而逃。(图6)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电厂在非法强占的数千亩土地上建成后,面对坦克部队的威慑,未能再掠走这几亩地,村民的血总算没有白流,土地保卫战以村民正当防卫暂时获胜,成为一曲军爱民、民拥军,共同保卫家园的壮歌。(图7)
    
     村、街道和区的干部们迫于部队的压力,为息事宁人而承诺,对伤者给予免费治疗和适当赔偿。
    
     坦克部队开走了,民与官斗,吃亏的总是百姓,更加残酷和血腥的日子还在后面。
    
重伤者的艰难

    
     当日,林才被村民送到东洲镇医院抢救,其头部严重受伤,还吐了4次血,经医院检查,其内脏破裂。(图8)70来岁的农妇米倩被打成重伤。(图9)
    
     次日,政府对救治伤员的承诺不兑现,医院拒绝继续救治重伤者。不少村民在东洲派出所门口的公路边搭起帐篷,把林才、杜乃明、米倩、黄希浦等重伤者安置在篷里求助,引来周围村民和过往行人的围观,大家纷纷捐款,造成交通阻塞中断,另一条通往电厂的新公路被警察和暴徒封锁。(图10)
    
     东二村西门社村民杜乃明的锁骨被催泪弹炸断,得到政府2万元医疗费,但政府承诺的10万元赔偿费却拒不兑现,80岁的杜乃明目前在海丰县骨科医院治疗;东一村东门社米倩、东二村北门社黄希浦分别得到6万元,其前提条件是不得再向派出所抗议,其他伤者均无救助费用。
    
     不久前,村民陈签因维权被非法判刑,林才敲锣鼓召来村民以示抗议。由于林才平日积极参与维权,如今政府拒绝为其解决医疗费。28日,林才两次吐血,东洲镇医院院长刘桂往拒绝为其免费治疗。没钱治伤的林才只好冒着酷暑,在东洲派出所门口躺了11天,9月4日凌晨被警察抓走。其亲弟林金庚在当天早上发现林才不见了,立即敲锣呼救,为时已晚,闻讯赶来的村民们愤怒之极。有村民说,官方怕外界知道真相,所以要武力清场,粉饰太平,制造表面和谐的假象。
    
民怨沸腾要求村务公开

    
     8月29、30日,村、街道、区和市政府这4级官员,聚首在红海湾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商量对策。据说,各级官员们就8月24日事件互相推卸责任。一些村民认为,幕后总指挥是开发区管委会书记陈继炮,主要策划者是管委会副主任石建年,主要责任人是东洲街道党委书记黄金链和4个村的支部书记石建材、魏琵、魏长胜、陈绵护、林木伟等。
    
     8月30日,村民们打着“血债要血还”、“讨回土地和白沙湖的生存权益”等等标语,游行到东洲派出所抗议,并把标语挂在派出所门口和东洲镇上。(图11)
    
     8月31日,石古村民发起“村务公开、财务公开”的民主运动,许多村民纷纷在红海湾大道的石古村路口(3月11日械斗之地)拉起十几条抗议横幅,向该村的上级领导――东三村党支部书记石建材要回土地;要求村务公开和数年来的财务公开。广大村民四处宣传,群情汹涌,民怨沸腾。
    
     石建材倚仗其亲弟石建年(红海湾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亲哥石建平(原任汕尾市城区副区长,现为区人大副主任)的势力,1999年从东一村调来东三村担任党支部书记以来,他背着广大村民,帮助汕尾电厂和当地政府非法掠夺土地,横行乡里,不可一世,他对广大村民极尽坑蒙拐骗,打击迫害之能事,民愤极大。
    
     9月1日,陈继炮、石建年、石建材为清除村民的维权横幅,悬赏一万元。东四村党支部副书记陈绵护自告奋勇地说,三千元即可找人搞定。后来,那些横幅不见了。村民们对此更为气愤,又拉出十几条维权抗议的横幅,挂在强行施工的现场和公路边,有的标语哭青天,有的拥护党中央反腐,更多的是把矛头直指村支部书记石建材和街道党委书记黄金链。(图12)
    
公安局发出刑事传唤令

    
     8月31日至9月1日,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刘玉浦率省委政法委、省委组织部、省公安厅有关领导到汕尾市视察,他就农村基层维护社会稳定、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问题,深入基层调研。他对在十七大前后维护好社会稳定特别是维护好农村基层社会稳定和谐,向市领导提出要求。(汕尾市政府网)
    
     9月4日,汕尾市公安局红海湾分局向各村十多位维权村民发出刑事传唤令:
    
    
    ×××:
     你于2007年8月24日参与在汕尾电厂输电线塔11号塔施工现场,用石头等袭击我公安机关执勤民警并造成后果,你的行为已触犯刑律,涉嫌犯罪,我公安机关立案开始侦查。现严正警告你,必须认清形势,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违法犯罪行为,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汕尾市公安局红海湾分局(公章)
     二○○七年九月四日(图13)
    
     当晚,不少男村民连夜逃亡,有家不能归。9月5日,村民敲起铜锣,许多农妇在东洲镇后铺顶集结,愤怒声讨当局大肆抓捕维权村民。近百位农妇举着小旗子和横幅,游行到东洲派出所抗议,把横幅挂在派出所门口和东洲镇上。(图14)
    
     林才在9月4日被抓走,次日晚上,警察和官员抄了林才的家,把存放在他家的横幅和标语全部搜走。林才的弟弟林金庚已两次接到刑事传唤令。
    
     在8月24日的冲突中,当局准备了四部录像机在现场拍摄,把冲在最前面的村民都拍摄下来,现要抓捕他们。
    
     广大东洲村民呼吁中央官员能到当地调查,严惩贪官污吏,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我国失地农民的悲惨命运。
    
    
     9月5日上午,汕尾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郑雁雄向全市政法系统传达贯彻刘玉浦的讲话精神,对全市政法工作进行部署。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许俊民,市人民法院院长陈孙,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尚德,市和各县(市、区)政法系统有关负责人出席会议。
    
    
     郑雁雄要求全市政法系统及有关部门切实抓好:
    
     一要,正确判断当前维稳形势,进一步增强维护社会稳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二要,以实施“平安工程”为载体,科学全面推进维稳和综治工作;
    
     三要,要全面深入开展社会矛盾排查化解工作;
    
     四要,坚持严打方针,推进重点整治,着力解决治安突出问题,坚持重典治乱;
    
     五要,切实提高基层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
    
     六要,加强专项工作,确保十七大召开前后的大局稳定;
    
     七要,严格落实维稳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汕尾市政府网)
    
    
600余村民游行示威

    
     9月9日上午10时,东洲各村600多位男女老幼在东洲镇佛爷公集合,游行示威,一路敲响铜锣,游行到派出所门口高喊口号,要求释放林才等和撤销抓捕村民的通缉令,要求赔偿白沙湖及强占的土地。派出所没有人出来,村民一直在那里等待,到中午12点结束。(图15)
    
     当时,有村民传来消息,约40多个黑社会人员又到“第11 号”高压电线架强行施工,游行队伍转而到那里去后,黑社会人员和施工人员退到山上,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由于是周日,过往的行人或游客格外多,村民们拉起横幅站在路口,让围观的人们拍照。村民们希望引起社会的关注。
    
黄省长等高调支持电厂

    
     7月25日,广东省委副书记兼省长黄华华一行,在汕尾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戎铁文、市长王蒙徽陪同下视察汕尾电厂。黄听取总经理文联合,对机组建设和出线路情况的汇报。黄指示,电厂具有良好的扩建条件,省政府将大力支持。文感谢黄对电厂的关心和支持,表示一定能把电厂建好,管好。(图16)
    
     8月3日,广东省政协副主席蔡东士一行,在戎、王陪同下视察。蔡表示,电厂的建设可谓好事多磨,大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更不能松懈大意,要把电厂搞好,才能松口气。(图17)
    
     8月6日,中共广东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朱明国一行,在戎、王陪同下视察。朱希望电厂尽快投产发电,早日创造出经济效益。(图18)
    
     由此可见,在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省政法委、省委组织部、省公安厅等领导人的大力支持下,汕尾市委、市政府、红海湾开发区等各级党政机关和电厂、黑社会联手,更大规模地血腥镇压失地农民的维权活动,为所欲为,有恃无恐。
    
土地保卫战何时是尽头

    
    
     9月10日,东洲街道石古村江立状、翁燕林、江挠等19户近90位村民,代表东洲街道各村被征地的近万失地农民,向广东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即汕尾电厂)董事长李灼贤、党委书记兼总经理文联合,发出《对汕尾发电厂暴力非法占地造成流血事件的抗议》(抄送其上级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潘力)。《抗议书》中列举该厂自2003年动工以来,未经任何用地审批手续,公然以各种坑蒙拐骗,巧取豪夺,不断制造流血事件等严重违法犯罪的行为,强行夺取大片土地,造成广大村民的财产巨大损失、人身伤害甚至生命代价。村民们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而继续受伤害,强烈要求该公司在7天内回复解决问题的方案。
    
     9月13日,广东省政府召开加快全省电源送出工程建设工作会议。由于征地拆迁等问题处理不妥,汕尾红海湾电厂、潮州柘林电厂等因送出工程建设受阻,影响电力输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黄龙云强调,省委和省政府高度重视电源送出工程建设和电网建设,张德江书记、黄华华省长分别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要求加快推进电源送出工程建设和电网建设。佟星副省长要求加快电源送出工程建设。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赵建国等到会。
    
     9月13日,广东省政府与国家农村土地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督导组的督导意见反馈会召开。督导组组长、中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长刘光和,对广东省开展农村土地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所取得的成效予以充分肯定,要求继续加大工作力度,着力解决农村土地承包和征收征用中侵害农民土地权益的突出问题。副省长李容根就进一步确保农村土地突出问题的专项治理取得实效而做了具体要求是:要抓好失地农民的生产生活保障问题。
    
     9月19日,东洲派出所、财政所突然聚集了王世顶常务副市长、政协莫英群主席等汕尾市的很多高官,白色恐怖,万马齐喑又开始笼罩着周围,广大村民担心官方又会有什么新的行动。
    
彭湃再生

    
     9月20日,7天早已过去,红海湾发电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灼贤、党委书记兼总经理文联合,对村民们的《抗议书》置若罔闻,不屑一顾,拒绝答复。对此,村民们极为愤怒。
    
     由此可见,汕尾电厂的官警商黑联手勾结非法占地,为所欲为的违法犯罪活动有恃无恐。村民们表示,尽管势单力薄,但为依法维护尊严和人权,要与违法犯罪行为抗争到底,更大规模的血腥夺地,与更浩荡的失地农民维权械斗的殊死较量还在后面。
    
     1927年12月,彭湃领导贫苦农民闹革命,在此建立起我国第一个苏维埃红色政权,具有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当地农民,以男女老幼数千人之众,连连打退数百暴徒,开启了失地农民在依法维权无效之际,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土地的先河,这似乎又回到了80周年之前农民起义的原点。但是农民却清醒地说:“因为他们有枪(指警方),所以我们还是打不过,要先走依法维权的道路,如实在不行,只好考虑学彭湃了。”可见,时至今日,留给政府依法解决问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心中常念农桑苦,耳里如闻冻饥声。(温总理引用白居易的诗)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温总理引用王充的话)
    
     国宰不知驭吏策,噎吁唏嘘罔谈经。(笔者敬送温总理)
    
维权标语

    
     8月24日事件以后,任人宰割的广大弱势村民在施工现场、公路边和派出所门口,悬挂起各种标语横幅,呐喊心中的悲愤,翘首期盼上级党政领导和世人的关注,其中挂在派出所门口和附近的标语,在9月4日被割走。标语摘要如下(图12,共11张):
    
     贪官一日不除,东洲一日不休!
    
     电厂出线在村边,政府用黑欺民来,大小事情无解决,农民百姓哭青天!
    
     征地四年,地价是迷,小官无理,大官无提!
    
     拥护党中央反腐倡廉共建和谐社会!
    
     坚决反对电厂强占土地,维护人民的合法权益!
    
     矛头直指直指东三村党支书石建材和街道党委书记黄金链的标语有:
    
     官靠民养,石建材和黄金链却不念民恩,将民财吃得分文不见。
    
     石建材依仗权势,瞒上骗下,欺压群众!
    
     石古人民本和谐,遇到奸官石建材,利益大小无法取,房亲兄弟先相抬。(“先相抬”为当地俗话,意为先互相残杀,是说石建材离间乡亲邻里关系)
    
     全体村民团结起来,向石建材讨回征地款!
    
     中央政策文明,建材处事反刑,贪污款项极广,政府无能。(“反刑”为当地俗话,意为一反常态、非正常人之处事态度,是大骂他)
    
元诗《山坡羊》

    
     笔者多次潜入东洲各村和电厂周围,实地了解村民的失地情况,还随村民出海捕鱼,由于电厂围海造堤,丰富的渔业资源被破坏殆尽,已基本上捕不到鱼了,广大村民的生计无着。因住在村民破败不堪的家中,倾听着村民们痛陈疾苦和浴血抗争,我感同身受,泪流满面。此情此景,不正如800年前张养浩的诗吗?
    
     峰峦如聚,
     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踟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养浩(1270-1329),元朝,礼部尚书;任职期间,体恤百姓疾苦,赈济灾民,整顿吏治,做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好事。此诗书写了祖国河山的壮丽景象,充满忧国忧民的情怀。结尾是,如果天下安定,皇家定要大兴建设,劳民伤财,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如果国家灭亡,灾难四起,战祸不断,百姓也受苦。
    
     附记:本文初稿《汕尾失地农民抗暴纪实》2500字,原载动向杂志2007年9月号。又补充为5000字,刊载《议报》第320期,2007-09-17,文中有关公安局发出刑事传唤令和600余村民游行示威,引自《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的报道。再作补充为近万字,于9月20日。
    
    
附图:

    
    
    1-1,8月16日,黑社会暴徒和施工人员强行建立“第11 号高压线架”时,黑社会头头吴华锦向村民扬言:谁敢来阻止,谁就死,来一个杀一个。东一村农民闻讯,纷纷赶往施工现场抗争。图中是该村年近80 的唐老农左手绑着识别敌我的红巾,手持棍棒上阵。(当日9时56分摄)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1-2,8月16日,电厂雇黑社会人员强行施工,千余村民前往阻止。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2,8月16日,农民赶走暴徒后,把暴徒为建“第11 号高压线架”存放材料的木棚烧了。(当日9时56分摄)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3,8月24日上午8时,防暴警察组成人墙为以吴华锦为首的黑社会暴徒和施工人员,拉起警戒线,防止农民进入,图上的半截高压线就是在16日被村民阻止而未建成的那座11号线架。(当日9时36分摄)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4,8月24日中午12 点许,警戒线前是防暴警察作人墙,其后还有持冲锋枪的,后面是各级官员和黑社会分子,约1200 多人;远处有30多辆警车和一辆消防车(第一排红色的车)。2000名村民赶来,三次冲垮警戒线,民心大振,与警察对峙。这里正是2005年12月6日,警察开枪打死3位维权村民的地方。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5(1-2),坦克部队数十辆军车途经此处而受阻。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6,坦克部队把警察和暴徒赶走后,村民们在原地商讨对策。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7,8月24日,被村民械斗阻止,这11号线架未完工。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8-9 略
    
    10,在东洲派出所门口的公路边,村民搭起帐篷,把重伤者林才、杜乃明、米倩、黄希浦等安置在此求助,过往行人围观,纷纷捐款,交通阻塞中断。林才在此躺了11天,9月4日凌晨被警方抓走。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11,8月31日,东洲镇派出所门前的村民维权抗议标语。
    汕尾数千农民浴血反抗官警商黑联手夺地(1)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7/9/2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3000警民冲突前年流血镇压轰动
  • 汕尾东洲军警再出动 大放催泪弹多村民受伤
  • 汕尾东洲村民再与黑社会爆冲突 征地问题不解决如定时炸弹(图)
  • 汕尾东洲发电厂建设再次引发冲突
  • 汕尾官借黑帮压维权 东洲村民再陷险境
  • 汕尾东洲村民血与泪的控诉:冲锋枪一响,村民应声倒下
  • 汕尾枪杀事件周年 官方铁腕依旧(图)
  • 关于广东汕尾东州局势的声明
  • 汕尾东州村仍遭警察封锁 美记者获释
  • 汕尾东洲村再爆冲突村干部被解救
  • 关于汕尾东洲目前事态的紧急声明
  • 对汕尾东洲血案处理结果的公民联署抗议书(最新签名名单060604)(图)
  • 汕尾村民判刑 应由中立者调查?
  • 对汕尾东洲血案处理结果的公民联署抗议书(0601最新征集签名)(图)
  • 对汕尾东洲血案处理结果的公民联署抗议书(征集签名)(图)
  • 汕尾事件:“警告”杀人者,严惩“刁民”
  • 广东轻办汕尾惨案责任官员(图)
  • 两千汕尾东洲村民路祭呼吁政府放人(图)
  • 要对话协商还是制造又一汕尾血案?!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汕尾东洲血案死亡31人:张德江秘密复制保留胡温制造血案罪证
  • 汕尾事件评论:“刑不上大夫”是我们时代的耻辱/黄伟龙
  •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 刘晓波: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 汕尾,为你下半旗/井蛙
  • 刘逸明:从太石村到汕尾,中共的暴戾在升级?
  • 汕尾东洲大闷杀/老戚
  • 借持平之名帮凶─汕尾事件引起的一个原则争论/张三一言
  • 从汕尾事件透视中共应对群发事件的基本思路/冼岩
  •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贺伟华
  • 赵达功: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 汕尾:法治的“蛮荒之地”?
  • 王希哲:再论汕尾血案
  • 12.6汕尾枪杀村民事件绝非偶然/阳光人士
  • 王希哲:为什么说汕尾血案一定是政府的错?
  • 纪念被枪杀的汕尾渔民/吴孟谦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汕尾事件”再敲中共丧钟/吕易
  • 七律:汕尾事变追祸首 / 林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