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7日 转载)
    今年是中共「反右運  」50周年,為紀念這一中國現代史的重大事件,一個題為「被埋葬的青春 ──反右50周年香港研討會」於14、15日在港舉行。活  由民主中國(香港)促進會主辦,多位內地老右派衝破  鎖來港出席活  ,與會還有康有為、黃炎培等近代名人之後,他們的父輩亦曾被戴上右派帽子。
    研討會主辦者對本報表示,「反右運  」雖然過去半個世紀,但迄今在內地仍是敏感問題。研討會曾邀內地多位著名右派與會,但部分人士卻受當局阻撓未能出境。有本港居民身份但在北  居住的康有為的孫子康國雄(圖左)對本報記者稱,他在北  出境時回鄉證一度被沒收,邊檢要請示上級後才獲發還。
     (博讯 boxun.com)

    回鄉證險被扣
    
    康國雄稱,其家族6人在「反右運  」中都被戴上右派帽子,包括其父親、有「金融巨子」之稱的康心如。本次研討會他將講述康心如被劃為右派的前後經歷。
    
    而目前中國八大民主黨派──民主建國同會創辦人之一、中共建國後曾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工業部部長的黃炎培,其孫女黃肖路(圖右)指,「反右運  」後,中國知識分子被中共當局反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做法嚇倒,噤若寒蟬,不再敢講真話,對中國歷史影響很大。她稱,今日紀念這一事件,「使後人都能知道,才能認清歷史原來面目,促進中國走向憲政民主國家」。
    
    今年初,重慶市116名反右運  受害者曾聯名向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和國務院發公開信,要求國家對「右派分子」正式道歉並給予經濟賠償。該公開信的牽頭人、今年70多歲的蔣文揚說,「我們沒有犯法、沒有犯罪、沒有殺人放火,為什麼關押我們十幾二十年?我要為我們右派維個權。」
    
    50年前,剛掌權8年的中共發起「反右運  」,對黨內外異見人士特別是知識界精英進行大清洗,約有55萬人被劃為右派分子。近年來當年右派或家屬紛紛要求徹底平反並賠償經濟損失,估計涉1千億元人民幣。但當局不回應。(圖、文:本報記者 原載香港《都市日報》) _(博讯记者:钟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视频:戴煌、刘衡等右派的不平鳴
  • “右派”兼“反革命”老新闻工作者、老编辑何鸿钧去世
  •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 周素子:“右派情踪”(34)朱金樓
  • 因言获罪蹉跎岁月 朱容基的“右派”20年 (图)
  • 成都右派8日成功聚会(图)
  • 退休教师发起平反右派活动遭打压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1130多人联署公开信要求彻底为右派平反/RFA
  • 何为马克思主义?中共左右派理论大对决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图)
  • 新疆37名右派发公开信,呼吁纠正错误
  • 《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被中国查禁
  • 重庆116名“右派分子”联署要求道谦赔偿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三句話阻撓平反右派/李平
  • 周素子:“右派情踪”(37)夏子頤
  • 中国知识分子的浩劫——读丁抒的《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鄂怀远
  • 1949之后:右派狗崽子话当年
  • “豆腐干”的故事--我的右派情结/施绍箕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胡平: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 “右派”,你们为什么不忏悔/司鹏程
  •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 周素子:“右派情踪”(27)劉小梅 陳聲鏘
  • 重庆国保危胁右派领袖,是“彭水诗案”的延续/陆清福
  • 周素子:“右派情踪”(26)童仁三
  • 鲍彤:论反右派斗争的非法性-为反右派斗争五十周年作
  • 植根大漠 魂歸西天 ——獻身塔什拉瑪干的北大右派學子韓其慧/孫文鑠
  • 右派老人50年的风餐露宿/蒋文扬
  • 曹长青:日本首相的右派之路
  • 曾救周恩來脫險、不予平反的大右派/申雪
  • 六十餘年家國------我的右派心路歷程(1)/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