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女徐霞客”庭审带头翻供:称遭“刑讯逼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3日 转载)
    
    来源:天府早报
     她举债100多万元建成了一间专供留守儿童学习的学校;她原是南充市第三届人大代表;她曾经单骑走天涯,骑着摩托车游走全国,为革命老区的教育、为留守儿童的教育呼吁。这位被媒体誉为“中国女徐霞客”的风云人物周秀珍,9月12日却因涉嫌绑架、抢劫,站在了成华法院的被告席上。 (博讯 boxun.com)

    
    天府早报报导,早上10点开庭,周秀珍就以昂首挺胸的姿态走入被告席,陈述案情即开始推翻之前在公安机关的所有供述。包括其男友袁进军在内的其他三名被告,也随声附和集体翻供。两名义务为周秀珍辩护的律师,此前所准备的答辩书成为废纸,只得临时改变策略,与检察官打起了法条之战。
    
    个子小小的周秀珍上庭,昂首、挺胸,泰然面对四周的摄影机摄像机,从第一起涉嫌案件开始,她就全面推翻之前的供述:“我在公安机关交待的,全部不是事实,是他们对我刑讯逼供或者诱供的结果。我怕生命有危险,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陈述案情之时,周秀珍用了较为标准的普通话,且声音一直极为响亮、表情极为生动:“第一起案件我没有参加,一点也不知情。”其他的案件呢?“只是去跟朋友见面,或者帮人要账,而且都是认识的人。”周秀珍言之凿凿,描述涉嫌抢劫受害人廖某某一事时,她竟然还露出笑容:“我回到房间,看到他受伤了,便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只说‘没事,自家兄弟打了一架。’”
    
    周秀珍坚持,除了第一案受害人,其他受害人虽然有自己通过网络结识者,但均知道自己的一切真实情况:“我年龄比他们大,所以他们都喊我大姐。”周秀珍一再强调:“我在公安机关时,一不承认他们就说要用电棍打我,全是刑讯逼供!”周秀珍反复强调自己以前的光环,试图以此证明自己绝不可能违法乱纪。在四名被告之中,她的法庭陈述时间明显超过其他人。
    
    袁进军陈述案情时,每起案件均称与周秀珍无关或者她毫不知情。26岁、只有小学文化的袁进军,与年过40的周秀珍是何关系?原来,她是他的女友。开庭之前,袁进军的辩护人----—维信律师事务所律师蔡军曾与其见面:“所有的东西他都认,而且口供跟其他被告也是一致的----—周秀珍是主谋。”昨日上庭,袁进军临时反口,让蔡军也大为惊奇。
    
    庭审中,袁进军一直称周秀珍为“大姐”,言语中充满暧昧:“大姐一个女人,为了办教育,挺不容易的。”据蔡军介绍,上庭之前袁曾经说他做的所有事,都是想帮周秀珍。
    
    下午1点,主审法官袁跃成宣布休庭一小时后复庭。面对独自扛下罪名的袁进军,其父母一路追着蔡军问:“怎么办?”蔡军显得很无奈:“你们看到了嘛,他在帮周秀珍扛,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他打官司。前天去看守所的时候,他什么都认账,不知道今天怎么就翻供!”而该案另外两名被告邓宇和何元学,在上午陈述之时,表示对此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均是真实的,并无翻供表现。
    
    下午复庭后,同案三被告在周秀珍之后,全部翻供,而且选择了跟“大姐”同样的理由: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每次起立作答,周秀珍始终保持响亮的嗓音,其“气势”让旁听席上不时发出窃窃私语。整个庭审过程,她一直纠缠“刑讯逼供”不放。
    
    自辩之时,她更以此作自己最后陈述的开篇:“我之所以今天站在被告席上,完全是因为执法人员不按程序来,全靠材料,刑讯逼供……”而最后,周秀珍更提到其早年一直呼吁的教育事业:“我希望法院尽快查清事实,不要根据一面之词,让我早日回到社会,继续我的教育事业。”
    
    周秀珍之后,同案三被告最后陈述的主要观点也随之成为:“请求深入调查”、“要享受一个公民的权利”……四川展华律师事务所的胡庆治和赵清树律师,是在报上看到周秀珍的案件之后义务为其做辩护的,周秀珍翻供,让两个律师措手不及。面对翻供,辩护律师们一时不知从何处辩起,两方的焦点于是从被告应判何种罪名的庭上争辩,变为了依据法律条款讨论----—证据是否合理?
    
    检察官曾晴昨日在庭上出示了大量有受害人的询问笔录,每份笔录上,均有被询问人亲笔签名,并盖有手印,赵清树直到最后辩论时仍坚持,这类证据法庭不能采信:“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6条关于证人证言的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赵清树和胡庆治同时出具了多种报刊杂志历年来对周秀珍的报道:“从她的身份和她的行为而言,周秀珍是个品格高尚的人。涉嫌5起抢劫,是很难想象的事情。”本案检查官曾晴则坚持认为:“周秀珍等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她建议法院根据相关法律,以绑架罪、抢劫罪依法处罚周秀珍等人。而对于媒体对周秀珍的种种报道,曾晴认为于本案并无关联,建议法庭不予采信。
    
    下午4时30分,主审法官最终宣布休庭。
    
    周秀珍是四川仪陇县人,1965年5月5日出生,绰号“大姐”,中专文化,仪陇县永乐实验学校校长,南充市第三届人大代表。1982年,年仅17岁的周秀珍从重庆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回到仪陇永乐镇,在镇小学幼教班做幼师。后周秀珍与永乐镇中学数学老师陈家国结婚。
    
    1996年在新疆,离家出走的周秀珍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1998年,服刑刚刚2年的周秀珍因获得了保外就医的机会提前回到了永乐镇。在陈家国的帮助下,周秀珍到永乐镇中学教音乐和美术。
    
    2001年暑假,周秀珍从永乐出发,完成了800多公里的徒步旅行。2002年,她把目标锁定在私人办学上,永乐实验学校成立,而同时周背上近40万元的债务。2003年的南充市人大代表选举,周秀珍脱颖而出,成为永乐仅有的两名市人大代表之一。
    
    2004年冬天,周秀珍做出一个大胆决定:单骑摩托走全国,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唤起社会对老区教育的关注”。周秀珍被冠以“女徐霞客”的称谓。÷
    
    2006年9月,周秀珍为办学,负债超过100万元。2006年9月,周秀珍再次因为办学一事与丈夫争吵,维持了23年的婚姻画上了句号。
    
    成华区检察院公诉人曾晴(同时为本案检察官)昨日庭审时指控,曾经在网络中极具人气的文艺青年周秀珍,正是以这个网名,在网络中对多名受害人进行色诱,主谋策划多起绑架、抢劫案。
    
    2006年12月31日,周秀珍利用网络结识成都一名高校学生后,声称要为其介绍女友,将其约至成华区望平街一招待所房间见面,并邀约被告人邓宇与另两位被告人到此,使用暴力强行抢走网友现金、三星D528手机一部及项链等物总价值2800元。
    
    自此开始,在今年1月5日至30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周秀珍继续在网络中搜寻“猎物”,四次用“一夜情”、“找人还债”等借口,骗得受害人到达天仙桥流星花园等地,伙同袁进军、邓宇、何元学、李育斌(另处)等网友,采用持刀威胁、殴打、捆绑等方式,强行向被害人索要钱财。今年1月30日,周秀珍等人最后一次作案,从受害人廖某某家人手中,索得赎金5万元。
    
    2月2日中午,在四川建基厂宿舍附近一出租房外,10多名便衣民警将涉嫌参与这一系列案件的两名嫌疑人抓获。其中一名年轻男子名叫袁进军,而另一名女子,民警在其皮包里发现了两张身份证:一张叫“朱友芳”,另一张则是----—“周秀珍”。1周后,这个涉嫌绑架的团伙成员相继落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