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社保第一案:郁知非祸起分房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 转载)
     南风窗 记者哲沅/8月15日,小雨,淅淅沥沥,连绵不绝;16日,晴天,碧空如洗,烈日当头。8月的芜湖,天气变幻无常。如果10年前的郁知非可以预料到2007年8月16日15时20分在安徽芜湖出庭受审,被指控职务侵占罪的一幕,恐怕这个当时的“足球大佬”和后来的“中国F1教父”,无论如何都不会在1997年8月14日将那一笔80万元的钱款划走。
    
     然而,就在郁知非准备平静地接受审判之时,原定于16日下午的开庭因辩护律师提出要求证人出庭,法院突然宣布延期审理。体坛大亨郁知非一案,更增神秘色彩。无论是郁知非的律师、同事,还是家人,甚至司法机关的人,都认为导致郁知非身陷囹圄的案子与上海社保案并无关系,唯一敏感的,只是他和陈良宇的微妙关系,但又没有人知道他们关系究竟如何,而这也正是案情的吊诡之处。 (博讯 boxun.com)

    
    早在1994年,豪情万丈的郁知非便深受领导信任。在他担任申花俱乐部董事长一年后,陈良宇便将大学毕业不久的儿子陈维力托付给他,任申花足球俱乐部副总经理。与其说陈维力做郁知非的助手,还不如说,做郁知非与其父亲联系的桥梁,或是陈维力是陈良宇指挥足球的助手。徐根宝在其回忆录《风雨六载》中的记录也可佐证:号称“足球书记”的陈良宇,不仅每场申花队的主场比赛都到现场观看,甚至对比赛前的训练也会观看。每次申花比赛前,陈良宇都打电话给俱乐部,说明自己的建议与要求。“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陈良宇是‘参与了球队工作’。”
    
    一名与郁知非共事多年的老部下告诉记者,“郁知非其实也有点身不由己,他的沉沉浮浮都是为权力所左右。”对于陈维力,该人士表示他并没有拿球队的钱,最多也只是陆续报销了一些几十元的打车费。而郁与这些人基本上只是工作上的关系,他虽然出事在上海社保案爆发期间,但与上海社保资金并无关系。
    
    然而郁知非的案件还要追溯到他的足球生涯。1996年,郁知非获评全国劳动模范,就在最为风光的时候,1997年前后,申花集团福利分房,郁看中了位于上海文汇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文汇房产)开发的经纬公寓内一套172平方米的房子,并委托申花俱乐部的广告代理商上海仲鑫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仲鑫)的法人代表毕胜为其洽谈购房事宜。
    
    起诉材料显示,当时郁与开发商谈定了243.7835万元的售价(约1.42万元/平方米),但这个价格超过了郁所能享受的福利分房标准(120平方米),所以约定由申花集团与文汇房产签订了价格为118.7835万元的商品房预售合同(约6906元/平方米),与实际约定的售价差额为125万元。1997年6月,此笔118万余元的购房款由上海申花集团公司按照郁知非享受福利分房的标准予以支付。
    
    据知情人士称,有关各方最初达成的协定是,通过上海仲鑫的广告代理业务来向文汇房产抵消申花未能支付的差额部分房款,但毕胜未能完全履行这一口头协议,随后不断去找郁知非要钱,并称拿不到钱就到媒体去揭发。无奈,郁只好在1997年8月,以虚构的上海夏普电器有限公司广告中介费(咨询费)的名义,从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转款80万元至毕胜旗下公司,再由毕胜把房款转至文汇房产名下。
    
    1999年11月,毕胜再来找郁知非,郁便从他担任法人代表兼董事长的上海申花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账上支付25万元用于交纳余下购房款,并与文汇房产相关公司签署了一份“99上海菊花展社会公益性活动”的赞助合同作为这笔款项的支出理由。还剩下的20万购房款则由毕胜代郁知非补齐了。
    
    据了解,郁知非购房还有一个巧合,那就是陈良宇的父亲陈更华亦在此栋楼居住,其住所就在郁所购房子的楼上。而陈更华的房产被认定由新黄浦集团董事长吴明烈提供购房资金,吴明烈一案也由安徽省检察院调查,并将在安徽进行审理,但具体何时开庭,芜湖中院的人士都表示不知情,要看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的决定。
    
    郁知非的老部下说,郁并不是贪图财物,他此前曾主动退让过另外一套房子,可能他是为了和岳父母一起住,才需要大一点的房子。“而且,这样做的并不止郁知非一个人,但只有他被追究责任。”而郁的律师张铁锋则表示,郁认为他对此过程是不知情的,只是很不耐烦被人纠缠才把钱划给毕胜。“这里也不能排除他本人受骗的可能,所以,如果从严要求,‘疑罪从无’,那么郁知非其实是可以无罪的。”而且,案发后,他的亲人也已补缴这笔款项。
    
    所以,郁对于被追究这栋房子的责任感到委屈,他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对他购买房产的事“紧盯不放”,而这个事情在他看来并没有太大问题。据张铁峰透露,郁知非是在和中纪委谈话时,谈到其他问题时顺带提到此事的,结果其他问题没事,就是房子的问题成了郁身陷囹圄的主因。“也因为他主动交代了这一问题,故属于自首。”
    
    对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部分,郁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对于这段事实的定性,他和律师都表示不能认同。张铁峰告诉记者,“这里面涉及一些模糊的房改政策,以单位名义买房,以单位名义结算,然后福利分房,关键在于是否超标,而标准是不清晰的。即便超标,补缴房款和纪律处分之类就完全可以了,犯不着用刑法处罚。”
    
    但是,芜湖检察机关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他们认为郁知非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本单位资金105万元,用于支付个人购房款,数额巨大,应当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检方也认同郁有自首情节,可以从轻处罚。为了证明郁知非“有罪”,检方起诉书材料中罗列了14个证人的证言,记者看到不少是郁知非的昔日同事和朋友,魏娟(上海赛车场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上海赛场经营管理部副经理)、乔磊(又名蒋友光,浙江申花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此人也因为犯挪用公款、合同诈骗、职务侵占等罪2006年被珠海法院处以16年有期徒刑),还有一个关键证人,就是当时牵线搭桥为郁知非买房的毕胜。
    
    也正因为律师要求毕胜出庭,才申请延期开庭。不过,就在开庭前一天下午,张铁锋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刑事案件,证人不出庭几乎是中国的惯例,而这多有弊端,有时候证人证言是经过选择后提交的,容易片面化,如果有律师的当庭交叉询问,那么效果就好多了。”但当时张律师并不认为要求证人出庭是非常必要的,他还是作好了第二天出庭的准备。
    
    但是16日上午,张铁峰跟郁知非梳理了一遍案情后,他们决定申请控方的一名证人出庭作证。张律师并没有透露其中的理由,记者注意到他提到的一个细节,15日早上他收到法院转来检方临时提供的证据,这份证据试图证明郁对于整个事件完全知情,从法律上说,就是有犯罪的故意。“这对郁知非很不利”,律师对这份证据相当看重,他说自己一天都还在看卷宗,压力颇大。或许就是这一检方的证据,促使律师决定让关键证人毕胜出庭。
    
    据透露,法院作出了延期审理的决定后,律师通知了郁知非,他也很平静地接受了。而截至发稿时,记者试图联系张律师,了解毕胜是否愿意出庭以及案件的新进展,但是没有回音。据接近此案的人士称,毕胜今年30岁余,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上海某房产公司工作,后来曾一度承揽上海申花俱乐部的球场场地广告经营权。随后,毕胜于1999年在北京创办了胜力通广告有限公司。2002年,毕胜进入上海华保紧急救援中心。毕胜被认为同上海社保案关系密切,是郁知非和陈良宇亲属之间的一名中间人物。胜力通广告公司即由毕胜和陈维力一同创办,“胜力”二字,即两人名字最后一字的组合。
    
    “郁知非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张铁峰律师向记者透露,“他还曾患有严重疾病,双腿膝部有积水,不能下蹲,连上厕所都受影响,需要有人搀扶,上海和安徽方面都已经安排治疗。不过,他对案件始终不理解,这对他打击非常大。”大概两个多月前,郁知非的家人找到了张铁峰,要求其为郁辩护。张称,他此后几乎每周都会见到郁知非,第一次相见,张铁峰觉得郁就是一个普通人,而郁对于律师的到来则表现得“很激动”,常常落泪,“在他看来,律师是他唯一想见的人”。按计划,张铁峰将与来自上海的刘暄律师共同出庭为郁辩护,后者是申花俱乐部的法律顾问。
    
    除了律师外,能够经常见到郁的就是公诉人----芜湖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梁英斌,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该案的审查起诉阶段,每次提讯时,郁知非都会痛哭流涕,表示自己非常后悔,认罪态度也一直很好。根据《刑法》第271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构成职务侵占罪。“数额较大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为此,张铁峰表示,“自首,既可以从轻也可以减轻处罚,虽然公诉人认为可以从轻处罚,但是我们可以要求减轻处罚,也就是说即便定罪,量刑也可能在5年以下。”为了此次开庭,芜湖法院宣传教育科人士介绍,法院特意选择了一个容纳400人的法庭,欢迎全国各地的媒体前来报道和监督。而芜湖当地媒体16日也报道芜湖市纪委为“加强企业党风廉政建设,利用现有反腐倡廉教育基地开展反腐倡廉教育,经研究决定,市纪委将组织部分党政领导干部旁听郁知非一案的审理”。
    
    但是,在16日下午2点左右,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突然传出消息,即将开庭的郁知非案延期审理。法院办公室的一名负责人一边继续发放旁听证,一边解释为何延期,他说:“由于辩护律师临时提出,要求证人出庭,法院和检察院方面都需要作好准备,故而决定延期。”该人士还说,对法院而言,延期审理很正常。而面对全国蜂拥而来的记者,他表示法院会在3点左右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此事。但是,当记者在3点前用法院发放的旁听证试图进入法院时,却被拒之门外,随后,一个工作人员将一张延期审理的通知贴于法院大门外。而此时,法院门外已经云集了数十名全国各地赶来的记者。
    
    就在记者从芜湖返回上海的列车上,巧遇郁知非的夫人、妹妹、弟弟以及上海律师刘暄,还有一名申花足球俱乐部的资深员工。他们也是在庭审前一个多小时才得知庭审延期的决定,也没有来得及见郁一面,便又匆匆赶回上海。该员工告诉记者,他曾与郁共事,这次特意以个人名义赶过来旁听,“从去年张玉宁婚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见到郁知非,所以这一次决定来,看看他现在怎么样。”
    
    他认为郁知非是一个很清廉的人,“为人很有魄力,视野很开阔,尤其是口才非常棒,而且郁知非不抽烟不喝酒,没有其它不良嗜好。”案发前也是住在岳母家,并没有第二套房产。不过,他也承认郁有时表现得比较张狂。但是查来查去,也没有其它问题。该员工还表示,“郁知非有一个儿子,20多岁,无业,郁知非的姐姐妹妹弟弟基本上都是下岗或失业状态,并没有因为郁知非原来耀眼的头衔而获得任何好处。”
    
    此外,该员工也认为,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已经不是郁本人能决定的,他那时已经有些身不由己。“郁知非对身边的人很好,即便他出事了,也没有人说他坏话,包括原来的球员都认为他很豪爽,为人不错,没有架子。”知情人透露,有国际奥委会官员曾表示关注郁知非案件的进展,但他的家人极力反对,因为担心外界的压力有可能适得其反。但另有知情人表示,对于郁知非这样的敏感人物,或许在监狱里面呆一阵子要比直接无罪释放更好。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社保案获突破:多数涉案人员已侦查终结
  • 上海社保再陷一人 海欣原副总裁被诉受贿
  • 上海社保再陷一人 海欣原副总裁被诉受贿70万元
  • 上海社保案:沈岩受审承认仅受贿70万
  • 上海社保案「执行者」程彦敏受审
  • 有新证人出庭:“上海社保”首案延期开庭 (图)
  • 上海社保案扩大 又有高官落马 (图)
  • 上海社保案再陷1人 申能集团副总王维工被捕
  • 上海社保案14名贪官将到吉林受审
  • 上海社保案:前国资委主任凌宝亨涉受贿50万
  • 中石化董事长传涉上海社保基金案丢官
  • 上海社保案开庭首位官员受审
  • 三官员双开上海社保案查处工作近尾声
  • 黄菊夫妇露面,上海社保案临近结案?
  • 陈良宇自称“老板”上海社保基金案内幕
  • 上海社保案发酵:矛头指向江泽民亲属?
  • 上海社保案:百联董事长薛全榮回家过年
  • 上海社保案深挖 长宁区区长陈超贤涉嫌违纪遭调查 (图)
  • 上海社保案爆发前 十个省区都查出随意挪用社保金
  • 引爆上海社保基金的罪乱之源 人民日报扰乱和谐社会 (图)
  • 人民日報关联的华闻投资集团与上海社保案的惊人內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