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力雄:不能自毁与汉人之间的纽带(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30日 转载)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中国当局对藏传佛教的毁坏,我相信藏人是可以抵抗的。因为藏人始终保持着一个内心彼岸,就是达赖喇嘛代表的西藏,那是他们心目中的光明和真理,是获得新生的希望。不管藏传佛教被破坏得多严重,他们都相信只要此岸能和彼岸搭起桥梁,达赖喇嘛回到西藏,断裂就将修复,腐败必定清除,藏传佛教也将重新光大。
    
    但是汉人内心却没有这种彼岸,他们只能接触到西藏境内的藏传佛教,甚至只能接触常年混迹于中国内地的西藏僧侣,把他们当作藏传佛教的化身。
    
    数年前,当我听说达赖喇嘛对汉地出现的藏传佛教热表示担忧时,我不能理解,现在才看出问题所在——藏传佛教本应该成为藏人和汉人之间最好的纽带,但是如果当汉人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兴趣,却难辨真假,只能接触到“假冒伪劣”时,就会把可贵的资源和最好的时机白白浪费,而且难以重新挽回。
    
    一位常居拉萨的诗人亲耳听见某活佛介绍他手下一个汉人是蒋介石上师的转世。蒋介石是基督徒,怎么会有佛教上师?但这种既无知又胆大的撒谎并非个别现象,在汉地到处能看见这样的活佛喇嘛招摇撞骗。诗人感慨说:“现在的假活佛、假喇嘛、坏活佛、坏喇嘛太多了,他们干的是直接伤害西藏的事,是藏传佛教最大的祸害。看上去藏传佛教在汉地传播很广,可那就像水一样向四方漫溢,很快就会消失,或是像一串念珠,念珠断了,珠子滚得到处都是,再也串不起来了。藏传佛教很有可能会被这些披着袈裟的狼毁掉,当局也是在利用这些披着袈裟的狼渗透宗教和寺院,进而控制寺院乃至藏地,这太可怕了。”
    
    西藏境内不乏高僧大德,不是不知道这些危害宗教的人和事,可是多数却保持着沉默,顶多用“依法不依人”安抚上当受骗的信众。“依法不依人”的说法对心有彼岸的藏人可以接受,对生性怀疑的汉人却没有说服力。汉人会把所接触的假冒伪劣当作藏传佛教本身,从此远离,甚至心生厌恶。先不说宗教本身由此造成的损失,对于解决西藏问题,也会使西藏失去最有价值的资源。这对缺乏资源的西藏,无疑等于“自废武功”。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
    
    
不能自毁与汉人之间的纽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亚洲周刊》专访王力雄:达赖喇嘛已经不会再往后退了(图)
  • 王力雄: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图)
  • 王力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图)
  • 王力雄: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图)
  • 王力雄:最怕的就是僧团领袖堕落(图)
  • 王力雄:西藏城市化的担忧(组图)(图)
  •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图)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西藏之水救中国,谁来救西藏?(图)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 王力雄:达赖喇嘛的棋局(图)(图)
  • 民间智囊群体如何存在——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八)/周巨川
  • 政改离不开民间智囊群体——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七)/周巨川
  •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