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沙叶新从人民作家变成受监控对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9日 转载)
    VOA记者: 海涛
    
     中国著名编剧和作家、前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沙叶新,也在40名中国知识分子给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上签了名。这是一贯比较低调的沙叶新首次在集体公开信中签名,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 (博讯 boxun.com)

    
    30年前,刚打倒“四人帮”后不久,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推出一台话剧“假如我是真的”,嘲讽了冒充高干子弟、太子党的江湖骗子和当时的特权制度,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台话剧,让编剧沙叶新的名字一时风靡全国,家喻户晓。
    
    生于30年代末期的沙叶新是回族人,中国国家一级编剧、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剧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但这些头衔后面,现在应再加上一个“独立笔会作家”。作为一个高产的“海派”作家,沙叶新最近几年又陆续推出了一系列政治文化系列论文---“表态文化”、“检讨文化”、“宣传文化”、“腐败文化”,还打算写“告密文化”和“崇拜文化”等。
    
    但是,不知从何时而起,上海有关当局把沙叶新这个“人民作家”当成了“敌对势力”和“监控对象”,开始了对沙叶新电话的“监听”。有着多年党龄的老作家沙叶新感到非常难以理解和接受。
    
    他说:“感觉上非常不好啦。他们(公安国保当局)也希望同我谈话。以前也谈过。现在我觉得‘兵临城下’还对我窃听,这样一种谈,我就觉得不平等了。首先,你得把窃听这个事情给解决了,然后我们才能平等对话。人,都得有尊严啊。”
    
    沙叶新说,记不得是从哪一年开始了,只是当时发现自己也被列入“监控对象”后,“大吃一惊”。
    
    记者:“从什么时候起,你发现自己已被列入异议作家一类?”
    
    沙叶新:“从窃听开始的。当我知道窃听之后。”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的?”
    
    沙叶新:“对不起,我对数字和年代一向记不住,反正好几年了。大吃一惊。”
    
    沙叶新说,“他们的负责同志”曾找他谈话,说“党内不搞窃听,不搞暗杀,不搞女色”。
    
    沙叶新还是中共党员。记者问他,为什么没有像开除王若水、吴祖光等人一样,开除了他的党籍?他说,他应该没有“任何把柄”被“他们”抓到手里。
    
    那么,最近这次有40多个中国知识分子签名的给中央领导的公开信,算不算一种“把柄”?沙叶新为什么要签名呢?他说,这是因为他对奥运很感兴趣,非常希望中国举办奥运成功。
    
    他说:“我经常做的事情,到不是为了我自己,都是从他们角度着想。我总感到,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我比他们更负责任。”
    
    沙叶新说,现在是信息社会,做任何事情,外界都知道,是隐瞒不住的。
    
    他说:“有些事情,明显是很蠢的,适得其反。我经常感到,他们不顾后果,这很奇怪的。明明这样做不好,没达到预期目的。奥运在中国看,我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公开在这样一种声明上签字。”
    
    沙叶新说,这封公开信,是很友好的。而且明确说,不希望把奥运搞成政治化。这封信写得不错,不应该用政治化意图来揣摩猜测它。
    
    已经退休在家的沙叶新说,今年2月,他到海外参加国际笔会会议,当局找他谈话,比较善意,“双方都有让步。但都保持了自己的底线”。
    
    沙叶新认为,这次“接触”,是当局同民间独立知识分子“打交道”的一次“成功范例”。
    
    他说:“这些来谈话的人,他们是奉命行事,也都很有理性,他们也得听听我怎么说,我直言不讳,谈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我在某些方面说服了他们。”
    
    他说,同知识分子进行平等、理性、建设性以及开诚布公的对话,是解决官方和知识分子关系紧张的一种比较好的做法。
    
    沙叶新说,他在香港开会时,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在香港学习温家宝同志的讲话”,获得了“国内外”的好评。即便国内的人听了,也觉得他不是“逢共必反”,也是鼓励国家进步,支持“党内的健康力量”。
    
    沙叶新说,他和“这些人”先后谈了3次,谈得“很艰难”,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
    
    沙叶新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道:“本人姓沙,总想在电视圈的污泥浊水中,企图掺点乾净而坚实的‘沙子’。这当然是我自视甚高,也自不量力。但我至少可以在剧本这一环节进行‘环保’,保持我的清洁,保持我的精神追求和艺术个性;使我不趋时,不趋势,政治不能淫,资本不能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沙叶新:我真不希望一头走到黑 —酷暑答友问(图)
  •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 沙叶新:世纪体验—答《文艺争鸣》杂志编辑朱竞问 (图)
  • 沙叶新:知识分子能感动中国吗?
  • 名剧作家沙叶新作品被封杀,只能说声“他妈的,上海!”
  • 沙叶新印象点滴/野火
  • 万润南:赞同沙叶新 支持章诒和
  • 沙叶新:中国动物各阶级分析
  • 网络动态:(沙叶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沙叶新:仅仅是忧郁
  • 沙叶新:“阅世戏言”谐亦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