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槟郎:易村吏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那年暑假访易君,青山绿水围易村。
    高考补习相结识,友情不因落榜终。
    易君我友何忧伤,脸色憔悴似断肠,
    一别十年多少事,请将切要对我讲。
    
    槟兄槟兄我老友,乡村生活苦艰辛,
    你在都市不可比,最恨有吏夜捉人。
    多年以前生子女,当时政策也允准,
    后来新政追罚款,子后生女算超生。
    乡村劳苦不值钱,节衣缩食把款交,
    指望从此能安心,抚养子女田种好。
    谁料去年夜梦中,有吏进村夜捉人,
    床上拖起五花绑,塞入汽车悄出村。
    关进乡所计生办,黑屋有女也有男,
    人逃便抓祖父母,吃喝拉撒在一间。
    只因新政再新政,二次罚款先捉人,
    父母求借任罚款,我才了结无期刑。
    兄知我实性情闷,抓人再罚想不通,
    最终得了精神病,真是人祸不单行。
    旧债未还借新债,总算精神病复原,
    心中窝气草民弱,有时真想拼了算。
    
    便带易君找律师,县城法人直言劝,
    法院类案不受理,只能自认倒霉蛋。
    易君我友莫乱想,老婆孩子靠你养,
    今朝重演杜三吏,令人扼腕又彷徨。
    
    2007-8-2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 槟郎:招魂
  • 槟郎:月上狱墙梢
  • 槟郎:锄禾日当午
  • 槟郎:你是天上的哪颗星
  • 槟郎:神奇宝贝
  • 槟郎:情人的忏悔
  • 槟郎:圣火传递
  • 槟郎 :捡垃圾的老妇人
  • 槟郎:我们都是黑窑工
  • 槟郎: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 槟郎:中国黑窑汉
  • 槟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 槟郎:零七春节答杜兄
  • 槟郎:悼廖梦君同学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槟郎:感台湾罢扁
  • 槟郎:私人写作二题
  • 槟郎: 读史——纪念文革40周年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