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洲周刊》专访王力雄:达赖喇嘛已经不会再往后退了(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6日 转载)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作家王力雄对解决西藏问题及达赖回国持悲观态度,指出达赖已作出妥协,不会再往后退了;认为西藏问题解决的前提是中国民主制度的转型;不赞成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转型,提出“递进民主”主张。
    
     一九八四年以来,作家王力雄独自在青海藏区的黄河源头用汽车内胎扎捆的筏子漂流一千二百余公里,横贯黄河上游的藏族地区,从此开始了对西藏的关注。这些年来,王力雄二十多次进入藏区,足迹踏遍所有藏区,并亲自驾车沿青藏、滇藏、川藏、新藏四条公路线进入西藏,累计在西藏的时间三年以上。怀著对西藏、西藏文化和西藏民众的深厚感情,王力雄四次拜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写下巨著《天葬----西藏的命运》、《与达赖喇嘛对话》。他关心西藏和达赖喇嘛的命运,不仅仅因为他有一位藏族作家做妻子,更有一种缘份,妻子唯色说王力雄前世一定是西藏人。
    
     最近,王力雄又一次来到西藏。这些年来,他每年都要进藏,为的是“接接地气,直接感受西藏的最新情况”。回到北京,王力雄想的还是在藏区的所见所闻,他告诉亚洲周刊,虽然这次没有机会到青藏铁路沿线去走,但西藏文化被破坏是很严峻的事实。他说:“达赖喇嘛在德国访问时指,担心西藏文化将在十五年内消亡,我认为这不夸张。很现实的可能性,就是西藏开始市俗化、市场化。西藏文化的核心有一套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现在这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虽然达赖喇嘛的特使刚刚和北京政府在上海有过第六次接触,王力雄仍担心,北京方面与达赖喇嘛之间有越来越多难以逾越的障碍、分歧,“解决西藏问题及达赖喇嘛回国变得遥遥无期,我对这个会谈一直持悲观态度的,因为中共是没有诚意的”。王力雄认为,西藏问题的结可以解,但很困难。“我跟达赖喇嘛说过,西藏问题的解决,前提是中国问题的解决,中国问题的解决是民主制度的转型,在现在共产党的制度下是不可能的,真的要解决是促进整个中国社会的转型。”以下是访问的主要内容:
    
     * 为什么你对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如此情有独钟呢?
    
     因为西藏凝聚了太多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问题,如:传统与现代;多元文明文化的并存;宗教问题、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问题;民主转型中的民族问题等等,这些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但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答。我对西藏问题的研究、关注是回应这些问题的思考。
    
     西藏人的苦难和不幸,受外来力量摆布,使他们陷入苦难之中,作为汉族人我很同情,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事。与达赖喇嘛的接触,并不是要表达崇拜,而是一种亲近感。达赖喇嘛的个人魅力全世界认同,当然也更认同达赖喇嘛代表著弱势民族和传统文化,难能可贵,我们应该予以支持和保护。
    
     * 你为什么认为北京与达赖喇嘛代表接触没有诚意?
    
     因为对他们来说,西藏已经在他们的手中,军队警察以及国家机器都在手上。按当局的想法,让西藏自治是过去五十年代毛泽东的权宜之计,现在已经把西藏都控制住了,怎么还要让西藏去实现高度自治呢?对他们来讲,这是历史车轮倒退,他们并不认为这种真正的高度自治、实行现代民主制及现代联邦制度是一种进步。
    
     * 在邓小平时代,希望达赖喇嘛回国的愿望还是很真诚的吧?
    
     那个时代中共的想法是,和达赖有谈成的可能,让达赖接受个人安排,当人大副委员长或政协副主席,包括他手下人回来作一定安置,这些都能做到,只是给予一些待遇。但在政治方面是寸土不让的,当局认为,在西藏问题上是善意的,达赖喇嘛是应该接受的。
    
     * 如今有什么变化吗?
    
     中共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从来就没有变化过,只是邓小平的时候,他是想把问题解决,而且认为,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和达赖喇嘛及流亡政府去对话及谈判。但在原则的问题上不可能让步,不可能在西藏的高度自治上、藏人治藏上或者大西藏这“三藏统一”的问题上有变化。江泽民还想做点什么,包括双方的接触是那时启动的,江泽民接见过中共藏族资深老干部平措旺杰。现在平措旺杰写了信也没有用。足以看出中间的差别是很大的。
    
     * 你觉得中央政府并不想解决实际存在的西藏问题?
    
     中共已经认定,与达赖谈是谈不出结果的,他们清楚地看到了,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是不会接受只安排个人的地位命运的处理方式,他们一定要与西藏的政治问题、西藏的高度自治联系在一起。达赖喇嘛不会接受回来当个委员长、安排好手下的人就完了。因此当局决定等达赖过去了再说,以达赖的死亡来换取西藏问题的解决,达赖喇嘛在就会凝聚西藏的力量,这种凝聚的核心就是高度自治。但北京认为这样的话干脆就不要与达赖谈了。多年考验已让他们认识到,达赖是不会变的,这在中共上下都达成共识了。
    
     * 你与达赖见了四次,你觉得达赖喇嘛在一些问题上有没有妥协可能?
    
     妥协一直在做的,也一直在让步,但我觉得现在是退到底线了。从现在再往下是很难再变了。流亡政府在八十年代以前是一直要求独立的,包括到九二年出的西藏未来的宪法、流亡政府外交部印的一些文本上,都还是以国家自居的。
    
     * 以中国宪法统一藏区
    
     从那以后,达赖喇嘛放弃独立是非常明确的,现在更明确了,按他的话说,是不断的像念经一样,“我不要求独立,我不要求独立”。过去是以民主的制度实现整个藏区的高度自治,现在又有调整了,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内来实现整个藏区统一的目标。这就是达赖喇嘛方面已作出的妥协和变化。但到此为止,不会再往后退了。
    
     * 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间的主要分歧在哪里?
    
     达赖喇嘛提出解决西藏问题要走中间道路,内容包括:他留在中国、实行民主的方式,实现整个西藏的高度自治。但北京认为西藏已经高度自治了,主席官员都是西藏人,还不是藏人治藏?达赖喇嘛认为,这不是西藏人民要的,这些官员是上面指派的,不代表人民。
    
     * 有西藏官员称,广大藏民并不希望达赖喇嘛回去,你接触的藏民又如何呢?
    
     我认为至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藏民是希望达赖喇嘛回西藏的,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只遇到一个过去的老县长,他不希望达赖喇嘛回来,他是一个翻身农奴,受过不少苦。其他的人都希望达赖喇嘛回来,经常是一提达赖喇嘛就泪流满面。
    
     * 你觉得西藏问题解决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呢?
    
     中国不能以苏联解体方式来解决民族问题,也不能以南斯拉夫失控式的方式解决民族冲突。最好的方式是“递进民主”的方式。无论西藏或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问题,都要先解决大陆问题,展望大陆民主,推动多层次的递进民主。我最关心的就是中国政治转型,我提出递进民主是因为,如按西方式的民主转型,可能民族问题暴发是很激烈的,所以我一直不赞成在中国实行西方式的政治转型。我把很大精力放在民族问题上,主要是中国未来政治转型,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民族问题,处理不好就是大规模的民族问题,很有可能国土分裂及不断的民族动荡。
    

图为王力雄2007年夏在甘孜州甘孜县县城。
    
07年夏王力雄在甘孜县县城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力雄: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图)
  • 王力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图)
  • 王力雄: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图)
  • 王力雄:最怕的就是僧团领袖堕落(图)
  • 王力雄:西藏城市化的担忧(组图)(图)
  •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图)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西藏之水救中国,谁来救西藏?(图)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 王力雄:达赖喇嘛的棋局(图)(图)
  • 民间智囊群体如何存在——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八)/周巨川
  • 政改离不开民间智囊群体——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七)/周巨川
  •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