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0日 来稿)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在北京召开,这是一件大事,为国内外一切关注中国未来命运与发展的人们所瞩目。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大党,有七千多万党员,占全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五,有八十六年的建党史,已执政五十八年。不仅拥有一切权力、财力,资源,举国上下各种人才精英,几乎都囊括其中。但是,在它作为执政党的五十八年来,前二十八年(即1949年10月1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到1976年9月9日,毛泽东西去之时到打倒“四人帮”,应‘五人帮’,帮主就是毛泽东)无一政绩可言,人民得到的全是灾难。
     (博讯 boxun.com)

    1978年毛共统治告一段落,邓小平先生复出后,中国共产党才真正为人民办了一些实事、好事,不再搞祸国殃民制造仇恨的“阶级斗争”,开始抓国家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群众生活,并不断改善和提高,才有今日较为好的安定局面。毫不讳言,今天的中国比起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社会物质和人民生活好上了一百倍、一千倍。可是,由于各种历史与现实的诸多原因,仍存在不少极需解决的问题,主要是一党专政和权力绝对集中所导致的贪污腐化、道德沦丧、政商勾结,公产私有,言论阻塞,有法不依等,以及破坏环境、浪费资源,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与官府相勾结的黑恶势力。当然,最为严重的还是人民无言论自由,国家大小政事仍是黑箱操作,老百姓无参政议政的权利。不管怎样说,近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为人民所乐道而加以肯定的。
    
    而毛泽东主政下的二十八年中国,无一建设成就,无一政绩可言,看到的是田园荒芜,饿殍盈道,缺衣少食,民不聊生;经历的是争斗不息,厮杀不断,山河喋血,尸横遍野,成千上万善良的中国人民大批大批地被投进监狱,大批大批地被饿死或被杀掉。毫不客气,实事求是地说:毛泽东是个暴君,是个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的暴君,为千夫所指,万民所恨!
    
    新近由香港书作坊出版、辛子陵所着的《红太阳的殒落—千秋功罪毛泽东》所提供的内部解密资料表明:“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暴力社会主义的恶性发展。大跃进三年,全国有三千七百五十五万人被活活饿死。损失约一千两百亿元。文革十辏找督S?978年12月13日,在公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说法,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如果再加上李先念(1977年12月20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的国民收入损失5000亿,浪费和减收共计一万三千亿人民币。从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没有内战,没有重大自然灾害,非正常死亡在五千七百五十五万人以上,经济损失一万四千二百亿元。近三十年,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为六千五百亿元,两次大折腾的损失,是我国前三十年基本建设投资总额的两倍多。就是说,本来可以用于建设国家和改善人民生活的宝贵资金,有三分之二以上被毛泽东折腾掉了。这就是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建设国家的总成绩单。”
    
    这样的领袖、国君、皇帝,应不应该交全民批判、公审,应不应从天安门城楼上摘下他的画像?不知为什么至今还挂在那里,仍留下时代的巨大阴影。
    
    由于毛泽东主政的二十多年来,从未给中国人民做一件好事情,使得共产党“伟光正”的形象受到了极大的玷污,使七千多万中共党员深深蒙上羞辱,建议十七大的代表们拿出新时代的勇气,力挽狂澜,除旧布新,尽快把他取下来,挂上国人敬爱的孙中山先生,他才是当之无愧的国父!为了中华民族的崛起,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无论从历史与现实考虑,共产党都应该更名。
    
    理由是,一,共产党既然崇奉马克思主义,而晚年的马、恩两位伟人早就公开了抛弃了共产主义。他们主动解散了共产主义者同盟,此后再没有建立过共产党,而建立的是社会民主党。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出于个人目的,把马、恩抛弃了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拾掇起来加以发挥,建立了一个以暴力为己任的独裁专制的共产党,开创了一场以消灭私有制为结局的革命,建立了一个以排斥反对先进生产力为特徵的社会制度。用恩格斯的话说:“我播下的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
    
    二,这个独裁专横的制度,极端仇恨知识,仇视科技与艺术,反对人权,篾视人性,扼杀民主,箝制言沦,不给公民任何自由的权利,实行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实际是一人专政(共产党专全国人民的政,中央委员专体共产党员的政,政治局委员专中央委员的政,中央常委又专政治局委员的政,最后是毛泽东一人专政),亦即毛泽东公开承认的,他就是“马克思十秦始皇”。这么一个暴戾恣睢的霸主,必然荒谣无耻,草菅人命,滥杀无辜,坑灭异已,所以才有“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几十年来的苏联历史、东欧历史、中国历史,都已经证明这条极权专横道路是走不通的!苏联垮台,东欧解体,中共之所以能独撑局面,是“改革开放”的活力挽救了它。一言以蔽之,代表先进生产力的资产阶级和私有制,是任何暴力消灭不了的。中国几十年来所进行的暴力革命,无论是十年“土地革命”,还是三年“解放战争”,以及1949年后的“土地改革”、“对私改造”、“合作化运动”,死了那么多人,毙了那么多人,私有制消灭了吗?没有!今天仍然屹立于大江南北,黄土高原,早早超过1949年前的发展。它势如万均雷霆,浩荡洪波,正在冲毁共产主义运动所构筑起来的堤坝。无比巨大力量的私有制,将把暴力与专横击个粉碎!
    
    三,今天最大的“资产阶级”就是夺取了政权的中共党内的豪富们,以及千千万万在“改革开放”中富裕起来的真正私有产者。前者是当权者所阴护的“自留地”,后者是新兴的民营企业,如果再叫共产党,“去共谁的产”?前者还是后者?“共产”两字就是暴力!就是恐怖!就是专横!就是不稳定的破坏因素。如再叫共产党,就是公然挑衅“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就是胡锦涛总书记在反对自已所倡导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建立科学发展观”,难道自已打自已的嘴巴吗?何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已明文写上“保护私有财产”!只还没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十个赫然大字!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定会写上。自已更名,比别人更名为好;自已革自已的命,比别人革自已的命为好。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不应忘记历史!
    
    四,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应该更名。现在我们国家到底还要解放谁?还有谁没有得到解放?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几十多年来的革命,通过战争的掠夺手段,早已推翻打倒了一党专制的国民党和独裁腐朽的蒋家王朝,接着又用暴力手段剥夺了资产阶级的财富,没收了地主阶级的土地,解放了所谓受压迫、受奴役、受剥削的劳苦大众,难道还要再一次去解放他们么?过去毛泽东欺世盗名,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国门敞开之后,中国人民才知道,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比无产阶级国家人民生活得好十倍百倍,他们是游泳池的水太深,空调散发出的热量太热。这个骗人鬼话,在今天连三岁孩子也不会相信了。未必我们还要磨刀霍霍,一试锋芒么?
    
    五,解放台湾吗?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蒋介石先生早已作古,子侄儿女多是平民;独裁专制的国民党在与民进党竞选中早被选下了台,现在那里是民选政府,还需用战争手段去摧毁吗?再有,那里的人民还在受压迫么?谁又在受压迫呢?2005年我曾去台湾访问半月,那里老百姓比大陆老百姓生活得还好,一个普通工人每月工资不低于新台币一万伍仟元(四个新台币折合人民币一元)。台湾的问题仅是个政治体制不同而已,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不是通过战争手段,而应是比赛、竟争,看谁在为老百姓办事,谁把经济搞得好?不是解放问题而是统一问题。两个不同政治体制的统一,只能通过谈判、对话、和解的手段去解决,决非战争与解不解放的问题。东西德两个政体,不是未响一枪一炮就统一了吗?为此,解放军应更名为中国人民国防军!不更名就意着国内还有战争,还有阶级仇恨和阶级压迫,不然为什么还叫解放军?为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更名为中国人民国防军。
    
    我是一个七十多岁老人,也是一个曾被中共解放而翻身的童工,三世穷人,五代布衣,新中国之始曾是共产主义基本教义派,斗资本家,揪地主,抓反革命,总是冲锋在前,恨不得把富人杀过精光光,再用枪杆子的威力得到自已想得到的东西。而然又一场暴力革命的1957年反右斗争,被毛泽东打为极右分子,为一篇8800字的小说整整关押了23年,相当一个字关押了我一天。1980年“改正”回归原单位成都日报社,不愿再去欺骗人民,故而勇辞公职,去到商海打拼。一个时候我的公司曾拥有近百名员工,远远超过当年茶叶店的老板。虽然三年前就金盆打水回归书斋,但有房、有车、有存款呀!已非赤贫,早是“有产阶级”,故怕“共产”。因我曾“共”过别人的产,难道别的人不“共”我的产吗?为此,只要共产党三个字存在,稍为有一点钱的人就不会轻轻松松,快快活活的过日子,恐怖总在威胁着千百万勤奋发家的人。在我们中国,富了是负担,富了是心病,穷仍然有光荣的遗传,因为共产党是喜欢穷人恨富人的。只要叫共产党就不会改变本性,正如狼永远都要吃人!
    
    出于对公对私和对国家民族大局考虑,特建言“十七大”将中国共产党更名为中国民主党或中国社会民主党,回到真正的马克恩主义道路,不要再搞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假马克思主义那一套。
    
    李锐先生在为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作序中有这么一个政治笑话,“有一个中国人去德国特利尔城参观马克思故居,问看门人,你们德国出了马克恩,为什么不信奉马克思主义?看门人说,马克思是大学问家,他留下两本经典,一本穷马克思主义,一本富马克思主义。听老辈人说,有个叫列宁的人很厉害,把那本穷马克思主义抡走了,而且撂下话,不许我们信马克思主义。我们只剩下一本富马克思主义,也不争什么正统,反正日子过好了,偷着乐吧!”看来中国革命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拾列宁牙慧,拿着“一本穷马克思主义”在挥舞,赶快弃旧图新,改弦更辙吧!
    
    一片腑语,光明无私,如犯天威,甘愿受惩;为国兴盛,企民富裕,冒死建言,何惧生死!
    
    2007月8月于北京通州润园
    --------------------------
    原载《议报》第316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