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力雄: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9日 转载)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一位在“萨噶达瓦”期间去西藏旅游的朋友回来讲他经历的“一次抢劫”。他们三十多人一个旅游团被领到拉萨市中心一个据说是佛学院的寺庙。前面的感觉很好,殿堂古旧,佛像庄严,香火缭绕,喇嘛念经,然后带他们去让活佛摩顶加持。当大家内心充满感动时,关键一步便开始了。他们被告之,活佛不会讲汉语,因此不能把对每人命运的预测讲出来,但是今天正好有一位能讲汉语的高僧在,他来告诉每人的未来吉凶。
    
    “高僧”采取的方式是单独接见。他操着流利汉语,用内地巫师神汉的词汇给每个人讲了几乎同样的话,无非是“天庭饱满、贵人吉相、大富大贵”等,然后话题一转,恫吓当事人近期会遭不顺,有小人陷害等,若想消灾去祸,必须要烧高香。而烧香效果如何,取决供养是否心诚。
    
    我的朋友不太明白,反复询问,“高僧”告之心诚体现在交钱多少。朋友问交多少,回答少则三千,多则三万,越多越好。朋友推托自己出来旅游,身上没有多少钱。“高僧”谅解地指点:“我们这里可以刷卡。”朋友这时已经完全明白,前面的神圣庄严都是圈套,目的就是为了钱。他的感动变成厌恶,几次想拂袖而去,可是被“高僧”单独接见的局面和环境使拂袖而去会显得过于激烈,稍讲情面就很难做出。朋友最后给了三百元钱得以脱身。而单独接见的精心设计使得旅行团成员无法沟通,只能挨个被宰。当大家最后碰面时,得知人人都交了钱,我的朋友交得最少,多的交了几千。大家共同感觉是遭遇了一次被胁迫的抢劫。而在后来的旅途中,旅行团又有三次被带进类似的局,其中一次是在青海的塔尔寺。大家对西藏的评价,因为这种遭遇降低了很多。
    
    顺便介绍一下,我这位朋友是1980年代的共青团中央常委,与胡锦涛共事,曾在官场前途无量,但是因为反对镇压天安门运动与中共决裂,从此追求自由民主,至今已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核心人物之一。也许未来有一天,他可以对解决西藏问题发挥作用。可是第一次去西藏就让他留下这种印象。我只能尽力给他解释,问题并不在西藏本身,而是在西藏的殖民化后果。
    
    我向朋友要来让他遭遇“抢劫”的寺庙照片,传到拉萨去,拉萨那边立刻认出,那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弘传密宗法要的最高学府之一——下密院。
    
    (RFA藏语专题节目)
    
    图1、图2为这位遭到“抢劫”的汉人拍摄的拉萨下密院。
    拉萨下密院
    拉萨下密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力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图)
  • 王力雄: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图)
  • 王力雄:最怕的就是僧团领袖堕落(图)
  • 王力雄:西藏城市化的担忧(组图)(图)
  •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图)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西藏之水救中国,谁来救西藏?(图)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 王力雄:达赖喇嘛的棋局(图)(图)
  • 民间智囊群体如何存在——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八)/周巨川
  • 政改离不开民间智囊群体——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七)/周巨川
  •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