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拆開吴英本色集團的非法集資鏈條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9日 转载)
     (劉泰推荐)
    拆開吴英本色集團的非法集資鏈條
      吳英案8月10日下午1點從金華市檢察院退回東陽市檢察院,這意味著金華檢察院認為僅憑現有證據無法認定吳英構成合同詐騙犯罪。此前吳英因涉嫌合同詐騙犯罪金額過億,按有關規定由東陽方面移至金華審理。通過一份長達47頁的起訴意見書,可以初步還原出一個以吳英為首、林衛平等七人為“一級代理”的集資模式。通過逐級的再借貸,一千多人的“下下線”被捲入吳英案中,形成一個類傳銷的金字塔集資模型。
    
      非法集資造就“億萬女富豪”
    
      吳英(右圖)早在2004年就開始涉足高利貸業務。 其最初活動地點不在她的家鄉東陽,而是在更為富庶的城市寧波。2004年9月,吳英就從夏某等四人處借款,開始的第一筆借款金額只有區區25萬元。在整個2004年,吳英顯得十分小心謹慎,單筆借款都沒有超過10萬元。吳英2004年前後在東陽市內的產業只有喜來登俱樂部、西街貴族美容、千足堂足浴等,資產數量至多在千萬左右,日後聞名一時的本色集團也還沒有成立。
    
      吳英的借貸軌跡2005年起轉回東陽,當年本色集團成立。也正是從此以後,吳英逐漸享有了“億萬女富豪”的光環。2006年8月10日到10月12日,吳英在東陽市工商局註冊成立了本色商貿、本色車業等12家實業公司。一度東陽的黃金地段遍佈本色集團投資的產業。
    
      吳英從2005年到2007年1月間以投資、借款、資金週轉為名,非法吸收存款共計90089萬元,所得款項被吳英用於償還本金、支付高額利息,個人揮霍、本色控股及下屬公司的經營與管理等,並造成鉅額存款無法歸還。
    
      吳英起初吸收存款的利息約為7厘~1分/天(年利率約為256%-548%),以借100萬元為例,她每天需要支付放貸人7000元,每個月就高達21萬。而央行的基本貸款年利率一般在5%~6%之間,吳英的出價是央行基本利率的50到100倍。
    
      知情者稱,一些早期借錢給吳英的人確實發了一筆橫財,“她必定要讓一些人先嘗到甜頭,這樣雪球才能越滾越大”。而吳英及其本色集團的大規模投資計劃,也讓許多人深信不疑。
    
      吳英的地下借貸利息2006年降到5厘/天,卻有更多人趨之若鶩。在部分當地公職人員的信任之下,吳英“信譽”陡然上升,包括一張九千萬的白條,都是在那個階段簽的。
    
      資金掮客在非法集資鏈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本色集團非法活動中,被吳英稱為“表哥”的林衛平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吳英的幾筆大額借款都來自於林衛平。經林衛平之手借貸的金額更佔吳英所有集資款近一半。如此“神通”的林衛平原為義烏市文化局文化稽查中隊長,同時經營著一家小山賓館。
    
      吳英2006年3月以成立公司需要註冊資金為名向林衛平借款。首筆借款金額為500萬元,支付時先扣除一個月利息60萬元,實付440萬元。 此後,林衛平開始了“資金掮客”生涯。從2006年3月30日至2007年1月,吳英共從林衛平處吸收存款4.7441億元之巨,截至案發僅歸還9707萬元,支付利息5001萬元。幾張林衛平的借條顯示,這些借條比吳英的借條稍顯完整——林衛平在小山賓館的便簽上自己的手機號碼、單位和單位地址。
    
     除林衛平外,還有三人在這個集資鏈條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一為義烏市創世德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總經理楊衛陵。從2006年4月開始,吳英從楊衛陵處共借款9600萬元,現已歸還7730萬元,支付利息1050萬元。其次是浙江現代陽光律師事務所律師楊志昂,從2006年1月到11月間,吳英從楊志昂處吸收七筆存款共3130萬元。
    
      而導致本色集團資金鏈瀕於斷裂的,恰是因為楊志昂和吳英之間的借貸糾紛。從2006年12月21日起八天內,吳英自稱被楊志昂等四人綁架至杭州、溫州、馬鞍山和鎮江四地,並被迫簽署大量空白文件,四人拿走數百萬現金及支票。但楊等四人堅決否認此為綁架,在吳英報案後,該案也一直未在東陽市公安局立案。
    
      資金掮客的操作手法類似傳銷
    
      這些資金掮客的操作手法與傳銷有些類似,尤以林衛平的運作最為典型。林衛平的借貸目標首先鎖定在親友同事之間。第一類是林在義烏市文化局的同事,其在2006年全年共向9名同事吸收存款高達2000萬元,大部分存款至今沒有歸還。第二類是其親戚和戰友。從2006年開始,林衛平開始從自己的親戚和妻子的親戚處廣泛借貸,並向在義烏交警隊、農行義烏某鎮分行等幾處任職的戰友借款。此類借款總額高達6998萬元。
    
      林衛平還把借貸觸角伸向義烏市環保局、交警隊、稠江街道、稠城街道、義烏市中心醫院等第三類人員“機關事業單位幹部”處,共借貸740萬元。起訴意見書將第四類人定義為一群從事“資金生意”者,他們在林衛平背後展開一張巨大而隱秘的資金網,從2006年2月開始,這群人向林衛平提供了總額高達6.2億多元的資金。其中還出現了一家金華市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名字,該企業法定代表人胡某共向林衛平提供了7790萬元的借貸資金,目前尚不清楚該資金的來源。
    
      地方私營企業則是吳英的另一條重要資金渠道——在有關材料指出的第五類“其他人員”中,至少10數家義烏當地企業身影隱現,包括針織、服飾、印刷及工藝製造等多個行業,資金總額達1.28億元。
    
      由金文廣經手,林衛平2006年7月從浙江一統實業有限公司(下簡稱一統實業)吸存本金4000萬元,約定利率月息4分5厘,期限不定。至2006年11月,林歸還金文廣、陳溪東、一統實業三者本金5300萬元利息1100萬元,尚欠金文廣個人借款500萬元、陳溪東個人借款300萬元,一統實業3000萬元。一統實業的法定代表人和最大股東是陳溪見,佔股25%——陳溪見同時也是浙江能達利集團的董事長。
    
     媒體曾披露過能達利集團與吳英案的關係。但能達利於今年3月27日發表聲明稱,其與吳英沒有任何資金關係,並稱有關其涉案的新聞純屬捏造。不僅如此,涉案的金陳二人與陳溪見之間還存在密切關係。其中,陳溪見是陳溪東的哥哥,而金文廣又是陳溪東的連襟。同時,該陳姓家族企業亦曾向吳英借款,並由其下屬浙江千家伴擔保公司提供了背書擔保。當時千家伴的法定代表人及最大股東都是陳溪見。至吳英案發後,陳溪見將擔保公司股權轉讓給他人。
    
      仍有四億資金去向不明
    
      吳英已歸還本金三億余元,支付利息一億余元。其餘至今已查明的流向有用於購買其他公司股權、房產、汽車以及珠寶,另有四億左右的大量資金去向不明。
    
      吳英2006年8月以剛成立的本色商貿有限公司的名義收購了浙江博大置業名下博大世紀公園55%的股權,並付款2000萬元。
    
      炒房是吳英的另一大投資去向。從2006年7月開始,吳英在湖北荊門、浙江諸暨、浙江東陽等地購買了價值3500萬元左右的房產,尤以東陽和荊門兩地最為集中。這些房產顯然是吳英最值錢的資產之一,在債權人與吳英發生償還糾紛之後,這些資產首先被債權人“看上”。
    
      2006年12月底,也就是吳英自稱被綁架釋放當天,有兩個與楊志昂和吳英都有關的“意味深長”的訴訟在金華中院和荊門中院迅速調解完成。 根據兩地法院判決調解書,“將吳英本色控股的14處房產分別判給胡滋仁和劉賢富兩人”、“將吳英在荊門房產3000多萬元進行查封,金額達2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兩次調解均為當天完成,這兩份調解書確認了吳英的本色集團將近億元的房產賣給了兩個安徽的農民,並且本色集團已經收到了大部分的房款,而代理本色集團出庭的是另一個安徽的農民,這三名安徽人均為安徽省當涂縣人。這兩個案件是在調解的前一天法院才受理立案,按照正常的程式顯然不可能在立案後的第二天組成合議庭進行調解。吳英以及本色集團對上述兩個案件均不知情。
    
      吳英在汽車和珠寶上也多有投資。吳英不僅在汽車租賃業紅火的時候大舉購入汽車,還買汽車送給林衛平等人作為吸收存款的“酬勞”。起訴意見書顯示,吳英共購置汽車40余輛,耗資1500余萬元。
    
      吳英在資金已很緊張、資金都是從他人處吸存所得的情況下,分別六次從杭州某珠寶公司處購買1.4億余元的珠寶,但僅支付2300余萬元,構成合同詐騙。2007年2月13日,該珠寶行法定代表人方某向東陽市公安局報案,同年2月18日立案,目前已偵查終結。(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拆開吴英本色集團的非法集資鏈條


    拆開吴英本色集團的非法集資鏈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亿万女富豪吴英非法集资链:一张白条9000万 (图)
  • 浙江女富豪吴英被诉两罪名 涉案达十亿(图)
  • “东阳富姐”吴英案涉案人员首起经济纠纷案撤诉(图)
  • 吴英案债权人浮出水面部分官员涉案千万(图)
  • “传奇富姐”吴英被批准逮捕 同时被捕还有6人(图)
  • 《文汇报》披露"吴英神话"实际是花钱收买记者推波助澜
  • 浙江东阳银行业人士透露26岁女富豪吴英案内情
  • “亿万富姐”总部遭警方封锁 吴英下落不明(图)
  • 吴英调查 26岁东阳女富豪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