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读书》杂志易帅:中国“新左派”失势先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4日 转载)
     亚洲时报 方德豪撰文/中国大陆出版发行的人文学术月刊《读书》在7月份宣布易帅,并引起知识界颇大关注。有分析指出,《读书》是中国出版集团主管、三联书店主办的一份重要期刊,三联书店这次把被视为“新左派”的主编换掉,某程度上可以说是“新左派”“失势”的一个先兆。
    
     中国知识界於7月11日传来消息:汪晖、黄平不再担任《读书》杂志主编;三联书店副总经理、副总编辑潘振平任《读书》杂志主编,《读书》杂志编辑吴彬任执行主编、李学军任执行副主编。新上任的《读书》杂志执行主编吴彬是着名自由派作家吴祖光的侄女,曾在第一任《读书》主编范用手下工作多年。 (博讯 boxun.com)

    
    形成对比的是,黄平一直反对自由主义和全球化,被视为“新左派”的旗手。至於另一位前主编汪晖,则并不承认他是“新左派”。可是,曾经在八十年代留美,并为《纽约客》、《纽约时报》等撰稿的北京作家查建英,却曾这样公开批评汪晖和黄平:“我认为96年以后的《读书》没有做到这一点,偏重一类声音、一家之言,没能兼容并蓄,没能让读者在全面了解后自己去选择”;“新左提出的许多问题也都有价值,也值得思索,但如果基本上只有一种声音,那不如改名叫‘新左论坛’”。据称,由於不少老知识份子都不满汪晖和黄平治下的《读书》,该书订户出现了下滑的现象。
    
    关於汪晖,另外还有一段争议。1999年,有一个长江《读书》奖的设立,这个活动由《读书》杂志承办,但作为《读书》杂志主编的汪晖却没有避嫌获奖,因而遭引来了不少批评声音。
    
    《读书》於1979年创刊,这一年也是中国开始推行市场改革的时候。当时的中共中宣部部长正是后来出任总书记的胡耀邦(1915?1989),而其时任职国家出版局代局长陈翰伯(1914-1988)则找来包括于光远、夏衍等着名知识份子组成《读书》编委会,并由自1938年起即从事出版工作的范用出任《读书》第一任主编。
    
    《读书》1979年4月的创刊号就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位名叫李洪林的作者在创刊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读书无禁区”的文章,直言文化大革命对文化的摧残,提出人民有读书的自由。批评此文革在当时仍是极为敏感之事,因此此文一出,引起知识界不一场不小的震动,《读书》因此名声大噪。
    
    可是,中国的出版刊物,却总是跟当时的政治气候有着某一种巧合。1996年,也即是江泽民权力渐渐巩固的时候,《读书》执行主编由被视为“新左派”的汪晖和黄平出任。在汪黄二人主政《读书》之时,不少读者特别是自由派的知识份子,都批评《读书》“难读”和“偏向新左”。在汪晖和黄平作《读书》主编之时,该杂志确实有邀请不少外国的作者投稿。
    
    对未来的《读书》,现年83岁的范用有这样的期盼:“《读书》不是学术刊物,希望能回到以前的办刊思路,不要拔高了,要办给像我这样的普通人看,给喜欢读书的人看。”在7月11日致潘振平、吴彬的书信的最后,范用说:“我期待《读书》换帅后做到这一点。建议在《读书》编后记中重申我们办《读书》的宗旨。”
    
    《读书》创刊号的“编者的话”_??_:“我们这个刊物是以书为主题的思想评论刊物。它……坚决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敢於打破条条框框,敢於接触多数读者所感所思的问题。我们主张改进文风,反对穿靴戴帽,反对空话,反对八股腔调,提倡实事求是,言之有物。”(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书》杂志换帅风波 当事人汪晖首次接受采访
  • 上海:民工可以干活,子弟不能读书?
  • 中国人读书率首次跌破50%(图)
  • 加拿大报纸:中国人正远离读书
  • 草堂读书会:关于右派的研究
  • 王怡:维权运动的渐进与非暴力—在草堂读书会的讲话
  • 外滩《读书》专题:《读书》调查报告
  • 中国人为什么老是抱怨“读书无用”?
  • 成都草堂读书会和独立中文笔会:“文学与记忆”座谈会(图)
  • 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陈平原教授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讲演
  •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图)
  •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图)
  • 河北一初中辍学率近90% 新读书无用论抬头
  • 成都草堂读书会将举行“国际人权日”主题演讲会
  • 成都草堂读书会"宪政与维权"讨论会:行政诉讼与人权保障(图)
  •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
  • 仲维光:《穿越生死》读书札记
  • 农民教育负担沉重,孩子读书就像押宝(图)
  • 为了父母 贫困生好好读书吧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陈永苗:《读书》换帅是“去改革化”的一个里程碑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从《中国改革》到《读书》——资本主导中国/冼岩
  • 刘晓波: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狱中读书笔记
  • 生存的意义与生命的价值(读书心得)
  •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贺伟华
  • 天才的谱系/老戚-读书札记
  • 谢选骏:1972年的《读书论》
  • 《穿越生死》读书札记——兼谈当前中国知识界的一些问题/仲维光
  • 刘晓波: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 读书是为了让父亲体面的生活
  •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狱中读书笔记/刘晓波
  •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 谁来告诉丁俊晖,读书究竟有啥用?
  • 知人论世看读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