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霓虹灯下有血泪!记江苏阜宁检察院刑讯逼供(图)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3日 来稿)
    
    在硕集镇国俊旅社,晏爱华、郑美恩、蔡建光、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等人,用尽了各种手段,对我进行折磨,每天早晚只给我半碗稀饭,并用手拷将我 24小时固定在南北双拉的钢丝上,一分钟也得不到休息。用铁链拴住我的双脚,肩部、腰上都用绳子捆吊着,使我一动不能动。还用电警棍、竹片不时的敲打我的手指和脚指。当我被折磨昏过去时,赵学岩就用冷水将我泼醒,还开玩笑说我一昏过去,就绝缘了,电警棍对我不起作用了。郑美恩、徐立山有时还将我背后,捆把椅子,跪在搓衣板上,他们坐在椅子上。由于他们长期将我的双手平拉捆在钢丝上,直至双臂都变成紫黑色,腰部以下全部水肿。在此期间,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蔡建光等人还前后摇晃钢丝,由于严重折磨,使我的左臂侧神经被拉坏死。手和胳膊失去知觉,徐立山还别出心裁地用他们喝啤酒时用的扳子反扳我手指。把我的十个手指全部扳肿起来,指甲里充满淤血,曾几次被痛昏死过去, 他们就用冷水泼我,把我泼醒后,就将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用电风扇对着我吹,冻得我全身发抖,不论白天黑夜,鞭打我时就将电视声音开得很响,来掩盖我的叫喊声。他们不断用皮带抽打我,用筷子敲我手指,郑美恩还叫徐立山用缝被针刺我手指甲,说将淤血放掉才会好得快些,不久,我的十个指甲全部脱落,现在我仍保留两玫。经过折磨后,我的双手无法弯曲(调查机关可以看询问笔录有好长一段时间是没有我签字的后来免强签了字写的也不流畅),无法吃饭,于是他们每天就用汤勺喂几口就算了。特别是徐荣兵喝醉酒后还用衣架上的硬钢丝敲打我的耳朵,将我左耳软骨敲断,致使我现在左耳朵变形。徐荣兵、徐立山喝醉酒后不是他的班也进来暴打一顿才心满意足的找地方睡觉。经晏爱华指使,郑美恩主办,徐立山、徐荣兵、蔡建光,为了讨好领导,相互争功。将我吊起来,将我的双脚用铁链捆起来,用方凳子砸我的双脚和膝盖。将我的双手和右腿都吊到钢丝上(他们称之为金鸡独立)腿上脚上皮开肉绽,我当时被打得全身是伤,人都无法站起来,至今脚上还有着大块大块的伤疤。由于长期用铁链捆住我的双脚和长期吊打我,致使我脚脖子上留下八、九厘米长的疤痕,双肩还有捆绑的痕迹。至今清晰可见:郑美恩还随心所欲地用最污秽的言词编出了打油诗,叫我大声读,不停地读,如果稍有停顿就用皮带和绳子抽打我。
      夏天,苍蝇、蚊子特别多,徐立山、郑美恩还把拍的死苍蝇和虫子逼我吃掉。有时还很随便地朝我脸上喷口水和痰。此时的我,已没有任何尊严可谈。他们轮翻着折磨我,徐立山、郑美恩有时还将自己抽的烟头掐在我手背上,并叫我喊他爷爷,祖宗。如果不叫就是一顿毒打。在硕集国俊旅社期间,晏爱华局长还亲自作示范,鼓动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蔡建光、陈子旭用手扣捏我的腋下两边(他们称之为扣板油)我的腋下两边被他们扣得由紫变黑。晏爱华讲,这样叫他疼得要命,又不会留外伤。徐立山做法更毒辣,他用竹片使劲敲打我的下身并说:“就算你出去也失去性功能。”使得我一度小便困难,他们百般折磨,一直不让我睡觉,我困时,他们就用辣椒中间的筋擦我的眼睛,由于过度疲劳,经擦多次后,我的左眼睛里长出了一块红云一样的东西,至今也无法完全消除。在晏爱华的指使下,郑美恩、徐立山、徐荣兵、赵学岩、陈子旭他们把我吊起来,不让我小便,后来徐立山给我的小便用盆子等下来后给我喝,还以此为乐,说这叫“自产自销”,真是心比蝎毒。由于长期折磨,致使我的手腕被手拷磨得看到骨头、脚颈被铁链磨得见到骨头,脚面被方凳砸的皮开肉绽,左胳膊由于长期绑吊,侧神经坏死,片体淋伤,也站不起来了,只剩下一口气了。八月五日左右,晏爱华局长去对我说:“我们姚检察长说了,从人道主义出发,带你去看伤,要是我就叫你终身残废,哪怕就是死了,用白布一裹送到火化厂烧掉,打一报告就说你是畏罪自杀。”后来,他们在阜宁县医院骨科请来一位叫郭雄虎的主任医师到硕集给我看胳膊,由于胳膊神经严重受伤,必须尽快治疗。8月6日,贾检察长、陈必太副局长亲自带我到南通看伤,一同去的还有县医院的郭雄虎主任、赵学岩、蔡建光、徐荣兵等人(两部车子)。到南通医院找的专家是神经专家陈红兵教授给我看的伤。由于南通附院刚搬家,肌电图没有安装好,他们下午就将我带回到盐城市三院编了个陈飞的名字给我做了一次肌电图,后来就用南通专家开的处方给我打针、吃药,贴膏药。直到九月二十九日。他们又将我带回到迎宾饭店关押,养伤。(现有相关证据充分证明)后又在十一月二十二日左右第二次带我到南通复查,他们给我做了脑电图和X射线检查等等,我记得当时找的是诗德教授,还给我左胳膊专门做了检查。在十一月二十四日左右又带我到盐城市第四人民医院做了一次肌电图,这次他们用的是刘萍的名字。听郑美恩、李国俊(旅社老板)说给我吃药、打针共用医药费 4000多元,主要用了抗生素、云南白药、三七片、天麻丸、膏药等,针剂用的是加兰特敏、Vbl、Vbl2等每天四针,打了近叁个月。在此期间,我一再请求检察机关调查这些情况,他们坚决不去,说什么调查太麻烦。他们经过一个多月的折磨后,没有结果才去调查,结果根本不存在他们说的(莫须有的)什么脏款。
    
霓虹灯下有血泪!记江苏阜宁检察院刑讯逼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