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 来稿)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被新华社记者指责为"号称'民间环保卫士'"的无锡市宜兴"农民"吴立红,2007年8月10日被戴上"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的帽子,一审被江苏宜兴市人民法院当庭作出有期徒刑3年判决的,其中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这个报道是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于2007年8月10日23:12:30在新华社的北京新华网发布的。 (博讯 boxun.com)

    看到这个报道,我第一反应就是报道"内容"似曾相识,为什么呢?
    原来,两个月前的6月5日,新华社记者王骏勇已经"未审先行宣判"吴立红的罪名了。王骏勇记者6月5日这样报道:"据悉,吴立红以举报、媒体曝光所谓'环保'问题相要挟,敲诈勒索、谋私敛财,蓄意已久,他曾在日记中把敲诈勒索对象分门别类,制定敲诈额度。"(2007年6月7日见于新华网,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7版)
    既然吴立红前面已经"敲诈勒索、谋私敛财,蓄意已久",后面果然是"敲诈勒索罪成立"。8月10日,新华社记者王骏勇这样报道一审判决:宜兴法院认为,被告人吴立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给东方厂设置业务障碍相要挟,两次索得人民币1.5万元,数额较大;吴立红还通过私刻企业印章,虚构事实,骗取人民币3万元,数额较大。吴立红的行为分别构成敲诈勒索罪、诈骗罪,应予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法院据此依法作出上述判决——等于该法院对公安、公诉的指控依法给予了一一确认。
    看新华社6月5日的报道正是这样写的:宜兴警方依法查明,2003年10月至2004年12月期间,吴立红从宜兴市环保局得知常州某除尘设备厂(作者注:即东方厂)承接了江苏某钢铁有限公司(作者注:即宜兴市乾震钢铁厂)一起环保任务,即找到该厂业务经理戴某(注:业务员戴燕华,现任公司经理),自称"环保卫士",与省、市环保部门领导有较密切的个人关系,以其能阻碍该厂顺利结算工程款及通过工程环保验收为要挟,向戴某索要所谓的"业务费"。戴某担心吴立红制造麻烦,先后两次将1.5万元人民币交给吴立红。
    对于8月10日的法院判决书,几乎是按照这个步骤一步步"确认"的——8月10日,宜兴市法院经审理查明也是两次"索得"人民币1.5万元。两条新闻,同一个人的报道,却有明显的区别:警方认为吴立红是拿了常州某除尘设备厂(即东方厂)的钱,而法院查明吴立红拿的也是东方厂的钱,只不过与东方厂签订供货安装协议的是中国第十七冶金建设公司,而非前面警方依法查明的承接了东方厂业务的江苏某钢铁有限公司(即宜兴市乾震钢铁厂)。如此重大误差?到底是公安查明的正确,还是法院查明并确认的正确?如果两个中有一个错误,新华社就应该更正,不要诬陷吴立红,要实事求是地报道。
    再仔细看新华社8月10日报道:2003年10月,被告人吴立红得知常州市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以下简称东方厂)与中国第十七冶金建设公司(以下简称冶金公司)签订了袋式除尘器供货安装合同的信息后,先后找到东方厂负责人和业务经办人,称自己是"环保卫士",与省、市环保部门有较密切的关系,以该业务不给他参与,就通不过环保工程验收及结算不到工程款相要挟,以"业务费"的名义索要钱财。2004年春节前(春节为2004年1月22日),被告人吴立红又通过手机短信向东方厂索要3万元。东方厂担心吴立红阻挠结算工程款,分两次给吴立红1.5万元。
    新华社同一个记者,却有两份明显有差异的报道,而且不同的事情却都一个相同的"犯罪方式"——先后两次将1.5万元人民币"业务费"交给吴立红:前一个是6月5日报道指吴立红在2003年10月至2004年12月期间,东方厂业务代表先后两次将1.5万元人民币交给吴立红。后一个报道是8月10日指吴立红在2004年春节前(春节为2004年1月22日),"又通过手机短信向东方厂索要3万元"——既然是"又",说明前面还有"敲诈勒索"——可前面根本就没有提到敲诈勒索。如果没有,为什么记者要写上"又"呢?
    所谓东方厂担心吴立红阻挠结算工程款,分两次给吴立红1.5万元",给来给去,不还是这1.5万元吗?为什么后面还有个"又"字呢?懂得简单算术的人都知道,两个1.5万元正是三万元。新华社记者于8月10日一审宣判后"又"这样写下了另一个"犯罪事实":2004年12月,吴立红私刻了东方厂的印章,购买了空白的收款收据,指使他人在收款收据的交款人栏、摘要栏、金额栏分别填写了"宜兴市乾震钢铁厂""东方厂(工程款)""三万元正"等内容,并在该收款收据上加盖了私刻的印章,吴立红持该收款收据至宜兴市乾震钢铁助材厂,以东方厂的名义收取工程款,从乾震钢铁助材厂获取现金3万元。
    西祠胡同论坛上一个署名"来到无锡30年"的人这样发帖子,其中用非常准确地描述提到:"2、2004年12月24日,吴立红找到宜兴乾震钢铁助材厂董事长陆乾,谎称代常州市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收取工程款3万元,陆乾要求吴立红出具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的收款凭证,吴立红即伪造了常州市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的印章,并自购票据,骗取乾震厂现金3万元。
    "可这个帖子和新华社记者的报道一样,里面都是有疑问暴露:比如6月5日前面提了"常州某除尘设备厂(作者注:即东方厂)承接了江苏某钢铁有限公司(作者注:即宜兴市乾震钢铁厂)一起环保任务",可后面8月10日却又称"常州市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以下简称东方厂)是与中国第十七冶金建设公司签订的协议",既然后面的东方厂没有与宜兴市乾震钢铁厂签订协议,那么,为什么吴立红能够"突发奇想"地用私刻的东方厂印章盖章的收款收据,给宜兴市乾震钢铁助材厂,以东方厂的名义收取工程款,并最终"从乾震钢铁助材厂获取现金3万元",骗子骗钱真的这么容易吗?如果真像网络上帖子所言,常州市武进东方除尘设备厂只是从总包给中国第十七冶金建设公司取得了其中一部分宜兴市乾震钢铁助材厂设备安装除尘业务,乾震钢铁厂就没有义务付出吴立红安装费,也不应该直接付给东方厂,只需与十七冶结算就可以了。可疑问就在这里,一个堂堂大企业——乾震钢铁助材厂的董事长陆乾(肯定不是初傻子),为什么偏偏相信一袭农民的吴立红,并愿意给他3万元?最后这3万元和前面指控的1.5万元,都成了吴立红的敲诈勒索和诈骗罪证,最后吴获刑三年。
    8月10日,新华社的报道是这样写的:2004年12月,吴立红私刻了东方厂的印章,购买了空白的收款收据,指使他人在收款收据的交款人栏、摘要栏、金额栏分别填写了"宜兴市乾震钢铁厂""东方厂(工程款)""三万元正"等内容,并在该收款收据上加盖了私刻的印章,吴立红持该收款收据至宜兴市乾震钢铁助材厂,以东方厂的名义收取工程款,从乾震钢铁助材厂获取现金3万元。而6月5日新华社同一个记者王骏勇所报道的"2006年3月至2007年1月间,吴立红又以曝光污染问题相要挟,敲诈勒索有关单位现金4万余元",却在8月10日没有再提到。但是,他却在8月10日提到这么一个事实:江苏宜兴农民吴立红涉嫌敲诈勒索、诈骗一案在宜兴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吴立红的家属、新闻媒体记者及当地群众等旁听了庭审。庭审结束后,我只见新华社一家(境外不算)在报道,难道他报道中提到的"新闻媒体记者"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吗?事实上,吴立红家人透露,当时,美联社、纽约时报等多家境外媒体也前来采访,均被法庭拒之门外。
    今年39岁的吴立红家住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周铁镇,新华社记者已经把他已"丑化"的历史公布出来了:2002年8月曾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宜兴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5日。2007年4月13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诈骗罪被宜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经宜兴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5月24日被依法提起公诉,宜兴市人民法院于8月10日下午开庭审理。
    看来,新华社记者王骏勇对吴立红"厚爱有加",非常巧合地在6月5日世界环境日这一天把吴立红被捕的消息公布出去。当年的环保日主题是"污染减排,共建环境友好型社会",可对于"环保卫士"吴立红来说,真是一个大的讽刺。他为了环保事业,还于2005年先后获得中央电视台年度"感动中国"候选人提名并当选十大环保杰出人士,可不幸却因此进了监牢——还在"号称'环保卫士'"之外多了两顶帽子: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
    8月10日下午5点多,天网黄琦接到吴立红妻妹许静华电话称,宜兴法院当天下午2点30分开庭审理吴立红案,审判刚结束,吴立红诈骗罪和敲诈勒索罪成立,还处罚金3000元,追缴非法所得4万5千元。许静华解释吴立红向东方厂业务经理戴燕华索要业务费1.5万元及另一笔3万元:"这些都应该是吴立红的工资"。
    目前,吴立红及家属都已提出要上诉,上诉法院为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吴立红被抓等待审判的6月份,无锡太湖蓝藻又一次大规模爆发,自来水发臭,居民饮用水告急,引起人们对发展与生态环境关系的深刻思考。令人痛心的是,水污染在我国是普通现象,相对欧美日发达国家清澈见底的河流,十年国家投入巨资和人力治理太湖污染,何效之有?越治湖越污染,治理者的颜面何在?今天,新华社记者还能在这个真真假假的被污染的世界看清楚真相、告知人民之真情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既然是"诽谤他人",为什么北京公安出面拘留业主?
  • 老昝——昝爱宗 转自塞林的新浪博客
  • 昝爱宗 :杂文家鄢烈山披露当年南方周末挨整内幕
  • 《中国县域经济报》逼迫山西站记者苗葳辞职/昝爱宗
  • 昝爱宗:谣言的国度,却不知道什么才是谣言
  • 昝爱宗:太湖污染案发:呼吁江苏当局尽快释放吴立红
  • 昝爱宗:诉浙江新闻局长俞剑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 昝爱宗继续告浙江省新闻局侵犯名誉权
  • 昝爱宗诉浙江省新闻出版局获法院裁定
  • 昝爱宗状告公安局 二审维持原判
  • 昝爱宗:北京再度发出要求龙新民下台的声音(图)
  • 昝爱宗:死缓:"优秀士兵"崔英杰的不幸
  • 昝爱宗:龙新民获法国骑士勋章真丢人 (图)
  • 昝爱宗:新浪网博客管理员就再次删贴并表示歉意
  • 昝爱宗:谁删了记者与温家宝对话的原话?
  • 昝爱宗诉杭州公安局网络分局网文被处罚案一审判决书(图)
  • 昝爱宗赴香港受阻亲历记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昝爱宗致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理事长的公开信
  • 昝爱宗:记者们决不向暴力和恐怖低头
  • 昝爱宗:"反腐倡廉"不离口的陈良宇:终于栽了
  • 昝爱宗:“老李,以你的条件, 怎么能让孩子干这个。”
  • 昝爱宗:愤怒 仇恨 虚伪 忍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