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俞梅荪: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上篇)(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8日 来稿)

建军八十周年暨海军反右五十周年祭(上篇)

――海军中尉沈力成等31位右派分子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大庆,更是军中反右派运动50周年。我们纪念红军长征70周年,是要发扬坚韧不拔的长征精神;纪念抗日战争爆发70周年,是要不忘落后就要挨打的国耻。与此同时,我们更加不能忘记,在1957年广大官兵响应毛泽东的号召,为搞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积极参加整风,谁知许多人却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被劳改劳教22年,有的非正常死亡。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子,人民军队吃掉了自己的忠诚的战士。
    
    1979年,广大右派分子被宣布为“错划”,予以“改正”,但至今尚未平反昭雪。如今,他们仍在各方面受到歧视而被边缘化,不少人仍在贫困之中。
    
    建军节前夕,海军总部中尉右派分子沈力成,这身材骄健,精神矍铄,军人气质,看似60出头却已77岁的长者及其夫人,与我畅谈反右运动50年来的坎坷人生,给我们留下了悲怆的历史,这对今日的海军建设具有指导意义。
    
    立志报效海军
    
    沈力成,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动力系毕业,海军舰船修造部舰船处中尉技术员。
    
    1950年4月,海军领导机关成立,萧劲光大将任司令员,设政治部、后勤部和卫生部;1952年又成立海军航空部、海岸炮兵部、军械部、舰船修造部、工程部、学校管理部等,调入一批文化程度高、年轻有为的干部。1953年2月,毛泽东提出:“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那年,沈力成大学毕业,正是海军创建之初,立志要用专业知识报效海军。他参军来到北京市位于公主坟的海军总部的舰船修造部,部长是林真大校,政委是老红军李登嵩大校,副部长薛宗华大校、任秀生上校,下属各处长是校官。
    
    1957年4月,沈力成与北京大学当助教的女友结婚,故多次往返北大,看到那里的许多大字报,很受启发和鼓舞。当时沈26岁,中尉技术员,由于热爱共产党和海军建设,积极参加整风,带头贴大字报。在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中将召开的整风座谈会上,他知无不言地说:不应该只照搬苏联,也要学习英美;有的领导人不钻研业务;领导人犯了生活作风问题,只在党内偷偷处理而受到偏袒,群众有问题却要依法处理,希望加以改进。他的意见引起大家的关注。
    
     反右运动中在劫难逃
    
    1957年6月,上海江南造船厂按照苏联转让的图纸,建成我国第一艘潜艇,沈力成作为国家验收委员会成员,在旅顺海军基地参加试航验收,并把该潜艇编入海军建制。之后,他随部长林真回京不久,部里开始反右,10月份起,对沈进行批判;11月初,处长楼伯英少校找沈谈话,沈看到桌上的右派分子登记表里有自己的名字,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楼说,批判后就没事了,一切仍按部就班。11月7日上午,会议室挂起批判沈力成的横幅,开大会对其进行批判。
    
    沈按上级要求,上交日记本,被查出其中记有:“1956年10月,在军舰试航某基地,广播中突然传来关于匈牙利事件的报道,全体官兵顿时静下来倾听,这是一幅大家关心时事的美丽图画,似赶上苏联那幅战士读家书的著名油画了;青岛某个海滨浴场被作为专用,一般人不准进入,这是特权;为了祖国的独立富强,即使牺牲一点民主自由也值得。”由于涉及“匈牙利事件”、“特权”、“民主自由”,这也成了沈的罪状。舰船修造部的百来人,按百分之五的指标,沈和其他4位技术人员被定为右派分子。他觉问心无愧,仍去北大看大字报,后来就不让他工作了。
    
    1958年初,沈被开除团籍、军籍,剥夺军衔,降三级工资,留队劳动察看。海军总部留队的右派分子有11名:
    
    政治部文化部:黄源洛(大型歌剧“秋子”的作者,中国新音乐的开拓者之一)、吕恩谊(十大元帅油画像的作者,从小参加革命,部队培养的优秀画家)、江平(大尉,老革命并版画家)、沈苏斐(女高音歌手);
    舰船修造部:裘纯坚(文职高级工程师)、朱位诚和沈力成(中尉技术员);
    军械部:龚定国(中尉技术员);
    工程部:胡甲年(上尉技术员);
    卫生部:张丰(大尉,东北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明医生);
    学校管理部:余荣富(上尉教员,海军第三军事学校);
    其中5位是大尉或大尉级的文职,此外还有不少被定为更严重的极右分子,被送到北大荒等地劳改农场,舰船修造部的季震上尉技术员和另一位协理员被分别送到北大荒850农场和山西太谷农场去劳改了。
    
    留下的这11人被编成右派分子学习班,他们都是海军总部的业务骨干,因反右而被集中在一起,有打过仗的老革命、高学历的技术专家、高造诣的艺术家等,被定为右派分子似乎与其出身和贡献并无关系。
    
    右派班的任务是每天在海军总部扫大院,后来到十三陵水库工地属于海空支队一大队包干的工地上劳动,别人每半月换班,他们则常驻不换,直到完工为止。每天晚上在繁重的劳动收工后的小结会上,余荣富总是批判别人右倾,他认为右派分子之间只能斗争,不能团结,搞得大家很难受。后来,海军党委统战部长谢普生大校到工地视察来帐篷看他们时说,你们现在是由此岸到彼岸,在过渡当中,要团结互助。这才改变了他的做法,可见他是真正的左派。
    
    在异常艰苦的劳动中,沈曾晕倒被急救。回家后,母亲说他变成了“三毛”(漫画家张乐平笔下的乞丐流浪儿),但这比起常年在北大荒和夹边沟等劳改农场的右派分子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了。
    
    后来听说,当时罗舜初中将对右派分子的处理深感惋惜,但在极左路线下却爱莫能助。
    
    中国的“十二月党人”妻
    
    沈力成的妻子赵根植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俄文系,在该校的外国留学生班任助教。海军总部来人外调,外国留学生班的党政领导多次找她谈话,说是“右派分子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就是阶级敌人,要划清界线,要揭发沈力成的反党言行。”她分辩说:“沈力成放弃上海的舒适工作,到海军艰苦创业,是爱党爱国的,没有反对社会主义。”领导们十分震怒,说她丧失了党员的阶级立场,要她好好反省,还动员与她同宿舍的同事,揭发她的言行,这位同事为证明自己立场坚定而偷走了她的日记本,交给党支部。
    
    他们还动员她离婚,被其拒绝;沈力成不愿连累她而提出离婚,也被其拒绝。
    
    在那严酷的日子里,她读了俄文的涅克拉索夫的长诗《俄罗斯妇女》。那是在1789年,俄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和军官要推翻农奴制度,限制沙皇和贵族的权力,被称为“十二月党人”。他们失败后,其领导人被绞刑,其余被放逐西伯利亚服苦役。该长诗叙述十二月党人的两位妻子要千里寻夫而去西伯利亚,当局先是以悲惨的流刑犯生活相威胁,又以彼得堡舒适的贵族生活来诱劝。为此,她愤怒地喊道:
    
    不!我不是可怜的奴隶,
    我是一个女人,他的妻!
    就让我的命运悲苦吧——
    我要对他永远忠诚!
    啊,如果他为了另一个女人
    而把我忘记,
    那么。我就有勇气,
    不去做他的奴隶!
    可是,我知道:我的情敌,
    就是他对祖国的热爱,
    如果本来应当是这样,那么,
    我就会对他原谅!
    ……
    
    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坚信丈夫的事业是正义的,她们要牺牲一切去支持,去保护受到沙皇迫害的丈夫们。
    
    赵根植抄在日记本上的这段诗被查出来,党支部召开全教研室的批判大会,由那位偷日记的同事宣读此诗,说赵把党比作俄国沙皇,把右派分子比作十二月党人,竟要像十二月党人之妻那样与右派分子同命运。”其实,她只是崇拜十二月党人妻的刚正不阿和忠贞爱情,况且沈力成是响应毛泽东的号召才积极参加整风的,赵被上纲上线,有口难辩。
    
    之后,党支部书记戴新民、人事干部王世厚向赵宣布“劝告退党”的处分。赵痛心地发现,对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整风的人,进行如此侮辱人格的批斗,许多辛勤工作的教师和新中国的建设者们竟都成了阶级敌人,这真是国家的不幸与灾难,这已不是在1949年以前要求打倒国民党专制独裁,追求建立民主自由新中国的党了。如今,党要她整人斗人,这就更不是她1953年入党时的愿望了。她立即写了《退党书》。好在她平时的工作一贯积极努力,很谨慎,没有被定成右派分子。
    
    当时赵根植正在怀孕,她住在北大镜春园的邻居说,右派分子的爱人怎么还能怀孕。大家对她就像躲避温疫那样,使她在精神上被孤立隔绝。后来她难产了,产后一个月就要她参加四季青公社的支农劳动,别人都在菜地里干活,却要难产伤口未愈的她,下水田干活。之后,她被认为在政治上有问题而调到北京万民路中学当俄语教师,她经自修而教了英语。
    
    “改正”只是摘帽,并未真正平反
    
    1959年春,沈力成接到海军军事法院的判决书:他被开除出军队。判决书上说,不服可以上诉。但此时,上诉日期已过了好几个月。
    
    1959年9月,上级对留队察看的右派分子的处理有变,右派班被解散,右派分子交由海军总部的各原单位处理,工程部胡甲年被调到黑龙江水利厅,军械部龚定国被调到山西井径海军仓库,舰船修造部裘纯坚、朱位诚和沈力成被调到第六机械工业部所属上海708研究所当造船技术员,这比其它被送到农场劳改的右派分子,算是很幸运了。
    
    1959年12月1日,在舟山群岛海域,海军某护卫舰大队在编队攻击潜艇的演练快结束时,418号潜艇在上浮时与护卫舰碰撞,船体断裂,艇长张明龙等38名官兵葬身海底。这是指挥和训练的问题,更是技术落后的结果,初创的海军是多么急需大量的技术专家啊!
    
    沈力成的弟弟沈力仑是北京工业学院(现为北京理工大学)五年级学生,他因不同意把同学们定为右派分子而为其辩护,结果自己却被定为右派分子,该校是专门培养军工人才的。
    
    1965年,赵根植调来上海任教,与沈力成团聚。在1966年起的10年文革中,虽然沈早已被摘掉右派分子的帽子,但仍被“革命群众”揪出来,说他是没有改造好的“摘帽右派分子”,他被两次抄家,弯腰请罪,挨批斗、挨打、隔离审查、挂牌劳动、战高温等等,受尽凌辱与折磨。
    
    1959至1980年,沈的工资一直是49元,全国职工的工资提升了两次,沈和妻都因有政治问题,从未提升过。1979年,沈被改正,工资只恢复到1957年时的21级,仍比同等条件者们差三级。同事们的住房已分配到两间,他们三代五口之家却挤在一间房里住。由于他对党和国家充满希望,任劳任怨,常年夜以继日地拼命工作。
    
    1979年北大校党委来函,为赵根植平反,恢复党籍;1987至1988年,她分别被评为上海市和全国的优秀教师,1989年在上海市延吉中学退休。
    
    1989年六四以后,沈绝望了。1991年,他60岁退休时,只是普通高级工程师,而当年同等条件的同事们早已都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有的已是海军的将军了。
    
     海军右派知多少
    
    1957年秋,中央国家机关36个部门和军委5总部的大批右派分子,被送到北大荒八五○军垦农场等地,长期劳动改造,不少人长眠在那里。新华社记者右派分子戴煌(在战场上与日本鬼子拼过刺刀的新四军战士)曾在该场劳改,他在回忆录《九死一生》中对此作了详细介绍。
    
    2004年起,有右派老人自费回到八五○农场寻访,并发动在各地的难友提供情况,收集到861人的名单,已经知道的已故者81人(含军队23人,地方58人),其中1958年秋至1960年冬在劳改中的非正常死亡34人(根据场史记载,被送来的右派分子925名)。在861人中,军方145人,其中海军16人,加上在四川劳改的海军3人、海军总部右派班11人、修造部被送到山西劳改的那位协理员(姓名不详),共计31人,这仅仅是一小部分。19人名单如下,按年龄排列,一些项目不全或有情况介绍的,排在最后。
    
    贲长铭,1920年生,大尉(单位不详)
    季震,1923,上尉技术员,舰船修造部
    范德一,1926,中尉编辑,海军报社
    谢学敏,1927,连级军械工程师,海军航空部
    周兴华,1927,海军军校教员
    董象,1927,厦门海军部队
    王克勤,1928,上尉,(原在复旦大学介绍姚文元入党)
    杨川林,1929,上尉,海政文工团
    杜秉锐,1930,少尉翻译,海军航空部,已故
    焦铸英,1931,副排助理员,海军后勤部
    刘士彩,1932,舞台美术设计,文艺10级,海政文工团
    林治光,1936,正班勘测员,海军工程部
    王进中,正营,威海基地政治部宣传科长,1938年入伍,已故
    王雷华,北海舰队干部
    王世进,大尉,已故(单位不详)
    陈延辉,学员(单位不详)
    
    杨长虹,在四川劳改时逃跑,一年多后被抓回来,判了20年徒刑;常被揪斗,上世纪60年代死于劳改队医院,所属的海军部队和职务不清。(见石天河:《我在“监中之监”里度过文革》)
    
    杜恂凡,中尉,油料助理员,海军后勤部;1960年11月因饥饿难忍而误食中毒,死于八五○农场二分场。(见柳萌:《春天的雨秋天晴》)
    
    毛西旁,1928,正排,海军武汉预备学校教员;1957年,因给上海《文汇报》写过一封短信,表示赞成很多人士提出“自由办报”的主张,此信被转回该校党委而被划为“中右”分子,被迫转业到八五○农场云山畜牧场,在抢修水库时,与人抬土上坝,土筐越抬越大,最后加到500多斤重。他说:“哪能强迫从事体力难胜的劳动。”这句话被说成是“反对大跃进”,于是老账新账一齐算,被升格为右派分子。他不服而拒绝签字,被人猛打两拳,并抓起他的手,强行签了字,送到劳改队,常常饿得走不了路,但却从不因为身陷冤海而曝弃潦倒。(见戴煌:《九死一生》)
    
    王工,1928,上尉,1949年5月入伍的海军报记者;1957年初转业至蚌埠市委宣传部成右派分子,长期在劳改农场;改正后从业律师,当选为七届全国人大代表,致力于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索赔。由于其已转业,故不在海军右派分子之列。
    
    近来,我接触不少右派老人,其中有些是军人出身,有的还有战功,他们在和平年代转业到地方工作,由于在部队里培养出来的勇敢和正直的作风而积极参加整风,结果成了右派分子,又拒不认错,历经惨淡人生,至今仍在贫困之中。
    
    登录右派分子名录网(www.ziyouren.org),收录有全国的右派分子名单1948名,加上沈力成等12人,共1960人,其中军方223人,占11%(海军31人,又为军方的13%)。如按此比例估算,全国55万名右派分子,其中军方约6万人,海军约7800人。
    
    五十年后感言
    
    沈力成侥幸未被送到北大荒劳改,因其夫妇的高学历,虽学非所用,未能实现报效海军的鸿鹄之志,但有一技之长,50年来“二等公民”的平民生活也算安定,如今安度晚年,平安幸福。这比起许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乃至殉难的右派分子来说,真是不幸之大幸。他俩回首往事,无怨无悔。
    
    沈力成说:反右派运动50周年之际,我们要求对反右斗争中的违法行为进行反思,要求开放言禁,彻底推翻反右冤案,重建社会的诚信秩序,建立反右博物馆,但愿党和国家能在反右60周年之际,向一切政治运动的受难者承认错误,彻底平反。只有以史为鉴,才能不再重蹈覆辙。如今,我早已被党改造成真正的右派了,莫非当初我就是真右派分子,我以此为荣。希望年轻人能把我国的海军建设带上正确的道路上去。
    
    赵根植说:十二月党人妻的勇于自我牺牲精神,是一切妇女最高的精神和道德典范,每读此诗,我都会流泪。近日我和老沈看了三遍《寻找林昭》,如果说读《俄罗斯女人》使我们流泪,读林昭则使我们的心在流血。在1957年那种恐怖的政治环境下,林昭(北大学生右派分子)直斥专制制度,直斥暴君,5000年的历史中能有几位女士?真希望有一天,每个中国人都能知道林昭,我们的民族曾经有过多么优秀的女儿,她超凡的才华未能施展,却死在野蛮专横的侩子手的屠刀下。
    
    本文上述,1959年12月,418号潜艇撞沉之事,是根据卢嵘、李茂勤《中国首次潜艇沉没悲歌》南方周末2003-05-22;其图是从中国海军舰艇图库等网找到标明“沉没的418号潜艇”,我顺便发给沈力成阅知,谁知他立即回复说“不是”。我又从海军网上找到一艘“418”给他,却又被告知,这只是与“418”同类型的潜艇,但不是“418”。可以想见,他虽在那年初被开除,却牵挂着年底的沉舰。50年来,这位国家验收委员会原成员对潜艇是怎样的梦魂牵绕,当他得知潜艇的失事,又是怎样的“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沈力成家书
    
    在8月1日建军节那天,沈力成把本文发给他的两位堂弟,并立即收到回信。
    
    亲爱的力武、力以弟弟:
    送上这篇采访文,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们。其实,早就应该告诉你们了,只是很久以来,我们一直认为,应该忘却痛苦的过去。现在我们意识到,苦难的过去并不是个人的,而是我们民族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对它和对国家负有责任。人民应该看到所有灾难和不幸的历史根源而不再重蹈覆辙。否则,我们会因对暴君犯下的罪过保持沉默而难过。
    沈力成0801
    
    成哥、嫂嫂:
    我们含着眼泪读完你们的故事,仿佛又看到50年前,成哥在十三陵水库做苦工,嫂嫂怀着小真在北京的马路上步履艰难的情景。这是很好的教材,我们沈家的每个人都应该读,不能忘记过去的冤屈和苦难。从你们不平凡的50年,使我深深感到,做人一定要正直,光明磊落,乌云可以遮天,但太阳总会出来,50年前的冤案总会大白于天下。你们终于呐喊了,所有右派彻底平反的那一天一定会来到!
    弟,力武0802
    
    成哥嫂:你们好!
    读此文,对你们的经历有了更多的了解,不能简单轻松地如电视剧中人那么来一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常对儿子讲过去的事。我们的大伯伯(注:沈力成之父)的寿命不长是由于受的打击太大,两个儿子在大好年华被打成右派分子。现在我也做爸爸了,如果看见儿子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对待,心都会滴血。每年大批的优秀青年学生涌往国外,难道不正是我们国家长期待亏知识分子的结果吗!
    去年我的朋友的儿子参军在空军地勤部队,他给家里来电话时,总喜欢津津乐道地谈他所在部队的苏-27战机。但是我从许多资料中看到,其实俄罗斯卖给中国的战机配置不如卖给印度的。我对那位朋友说,国歌中“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其精神诚可嘉,但确实也是很悲惨,当然也是悲壮。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的儿女又不得不用他们的血肉再去筑长城,那真是我们国家的悲哀,都说落后要挨打,但真做起来好像就无所谓了。
    我看过电视片《大国崛起》。其中:牛顿去世,为他抬棺材的有两位公爵、三位伯爵,两位大法官。伏尔泰感慨道:这就是一个国家对待科学家的态度,对待科学的态度。800年前的英国就有所谓“王在议会”的《大宪章》,如果没有议会通过,国王也不能为所欲为。同是封建社会,也有很大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在300年前欧洲国家比较容易地进入到资本主义,而中国却迟迟无法跨出这一步。我的儿子也要读此文,希望下一代了解中国这段黑暗的历史。
    弟,力以0802
    
    
    (本文初稿《海军反右受害人访谈录――记一位海军中尉和他忠贞的妻子》,4000字,原载《争鸣》2007年第8期;经修改补充为8000字,又续写下篇7500字,原载《议报》第314期,20070806。之后,本文再作修订,送蔡楚先生。)
    
    附图供选用:
    1-1954年,沈力成,参军次年正排技术员,在上海。
    2-1955年,沈力成正排技术员在北京。
    3-1956年,沈力成中尉在青岛。
    4-1956年,沈力成中尉在中苏友好馆,现为北京展览馆。
    5-1956年,沈力成中尉技术员在北京。
    
    6-1957年春,沈力成夫妇新婚燕尔在海军总部大院(反右之前最后一张照,位于北京市公主坟)
    7-1-2007年7月3日,沈力成夫妇
    7-2-2007年7月3日,沈力成、赵根植夫妇和俞梅荪
    8-1959年12月1日,在舟山群岛海域沉没的418号潜艇的同类型潜艇
    
    9-海军首任副司令员罗舜初中将(1914-1981)
    10-海军首任司令员肖劲光大將(1903-1989)
    
    
1955年,沈力成中尉技术员在青岛

    1955年,沈力成中尉技术员在青岛。.jp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俞梅荪:刘衡,青春而活力四射(组图)(图)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图)
  • 俞梅荪:百里洲镇选区投票日,吕邦列被警方调离选举现场后 
  • 俞梅荪: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俞梅荪: 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律师:天使与魔鬼—— 一个立法工作者与律师的恩恩怨怨/俞梅荪
  • 陈小平:前中南海法律秘书俞梅荪的故事
  • 俞梅荪:李柏光深陷囹圄之真相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