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牡丹江史上最“牛”开发商百套房子卖给千余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6日 转载)
    
     来源:生活报
     (博讯 boxun.com)

    从2002年4月份起至今,在牡丹江市机电小区购买住房的居民翘首以盼能住上新居,然而他们却掉进了开发商精心设计的陷阱中,辛苦攒钱购买的住房不仅住不上,而且还面临房款不退还的危险。原来,开发商采取欺诈的手段一房多卖,共计开发158套房子竟然卖给了1093家,最多一户卖了19家,一房卖三四家属平常。按购房者的说法,初步估计涉案金额最低为5千多万元。发觉受骗的购房户陆续到公安机关报案。今年3月28日,牡丹江市政府成立了由公安、纪检部门组成的“3・28机电小区专案组”,彻查此事。7月24日,记者赴牡丹江市采访了这宗离奇的诈骗案。
    
    一个买房者被骗的遭遇
    
    7月24日,100多名购房代表聚集在牡丹江市政府信访办,希望信访办的同志将情况反馈给专案组,加快办案速度,毕竟,几年的等待和失去房款的危险对他们来说,已经让他们心力交瘁了。
    
    牡丹江铁路车辆段的周玉春没有出现在这群队伍中。周玉春,被代表们称为牡丹江市“机电小区购房诈骗案”正式报案第一人。当日中午,记者找到了他。
    
    按照周玉春的说法,2005年7月份,他在大街的电线杆上看到机电小区售便宜房的消息,曾两次和妻子来到现场考察,但是没有购买,“主要是怕不把握。”然而同年8月份,他的同事李桦(化名)对他说,他有个朋友王经理给机电小区开发商供应水泥、钢筋,开发商没有钱,给了王经理几套房子,委托他帮忙往外卖,非常便宜。有同事从中做介绍人,周玉春打消了原来的疑虑,于是在当年的9月20日,他把原来的住房卖掉,将房款5.9万元一次性交给了王经理,王经理给他开具了“正式”的商品房购买合同,而且周玉春也见到了开发承建机电小区的一个负责人李文斌,李承诺2006年肯定住上房子。
    
    然而不久,别人告诉周玉春“这处房子有事儿”。不放心的周玉春来到他购买的单元房内,用粉笔在墙上写了“此房已售出”的字样,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周玉春说,第二天就有一女同志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购买的房子,周告诉对方是2005年,对方称她在2004年就已经购买了这套房子。
    
    周玉春当即找到李文斌,李文斌告诉周玉春,他购买的是按照原来规划的2号楼,现在2号楼是中间的那幢,弄错了,于是又在新的2号楼为周玉春选了同样楼层面积同样大小的房子。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周玉春同样用粉笔留言。“因为我离这儿比较近,所以没事就去,可是我发现写的字总是被人擦掉。”周玉春说,“一次,我和几个朋友在我购买的房子聊天时,进来一男一女,他们声称在2004年也购买了这套住房。”
    
    见购买的房子又重了,周玉春再次找到李文斌,李保证房子建成后把钥匙给周玉春,不给对方。周玉春不托底,找到王经理,王经理说他不管。
    
    此后的日子,周玉春多次找到李文斌要求退房,然而李文斌多次推托,其间周玉春来到牡丹江市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咨询,有关负责人告诉周玉春他手里持的购房合同是假的。在多次索要退房款未果的情况下,周玉春到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报了案。
    
    “原来我寻思只有自己的房子买重了,后来才知道像我这样的太多了。”周玉春说。
    
    最多一户卖了19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与周玉春一样,许多购房户都是通过关系或是别人的介绍才购买的住房。
    
    倪翠芬,今年54岁,2006年8月通过张某介绍认识了牡丹江市某公安分局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这名民警声称在机电小区2单元502室有一户建筑面积为79.27平方米的房子要卖,售价为7.5万元。倪翠芬随后在他的“家中”见到了该民警的妻子,由该民警的妻子写了购房合同,签字也是该民警的妻子,倪翠芬尽管质疑了一下,但出于对警察的信任,倪翠芬还是分几次将房款交给了这名民警。
    
    “交齐房款后,2006年10月28日,我到售房处,发现我所购买的住房已经被售出。但并不是我,于是我给对方打电话,对方声称在2003年就买了该房。而开发公司也证实了此事。”倪翠芬说,“我于是找到张某和那名民警,可那名民警对我说,房子不是他的,购房合同也不是他签的。签合同的人也不是他妻子了。”
    
    倪翠芬对记者说,此后她多次到牡丹江市公安局反映情况,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后来市里成立专案组,我才了解到,我购买的这套房子算我在内已经卖了14家。”
    
    “2004年4月,我当时是通过我小姨子认识了承建机电小区的林某,他说这套房子便宜,建筑面积60多平方米,才4万元,你今天不买明天就没了。我当时手里没那么多钱,就通过1分利‘抬’的钱,他们开着车到我家来取的,当场开具的发票和商品房购房合同。我当时还寻思,服务咋这么到位呢?后来才知道,他们一开始就没安好心,疯狂地诈骗敛财,根本没想让你住上房子。我这套房子重了4家。”购房户刘宝珠对记者说。
    
    而冯志方被骗的经历更觉得窝囊,“我当时在承建的机电小区做塔吊操作工,4年多时间里,我雇用了塔吊司机三十余人,他们起早贪黑地干活,可开发商一分钱不给,欠了我们14万多,最后开发商用两户楼房顶替工程款,就是这样,房子仍然被他们一房多卖,至今楼房和工资都无法兑现。导致这些司机整天管我要钱,使我无法正常生活。”
    
    记者在一份牡丹江市政府信访办给牡丹江市政府某领导的“关于机电小区购房户要求查处王秀刚(开发商)重复售房问题的请示”中看到,机电小区系2001年机械局按内部职工集资方式建房,当时批准是98户,依据《牡房委会(2003)9号文件》要求,此房不能对外销售,但开发商王秀刚将房屋一房多卖,共卖出1093户,有的一户竟同时卖了19家。我办意见,一是建议有关部门尽快组成专案组,立案调查处理;二是因此案之特殊情况,应明确定性质为“刑事诈骗案”,主要走司法程序。
    
    诈骗的伎俩:一骗二哄三耍赖
    
    既然属于内部职工集资建房不允许出售,那么为什么还能公开对外销售,而且一直持续卖了5年之久呢?
    
    刚刚退休不久、原牡丹江市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赵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机电小区属于内部集资建房,当时批准是98套,面积是10600多平方米,按规定不允许出售,可是开发商在建的过程中不经请示,又私自建了60套,都差不多封顶了,引起了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注意,但是考虑到既然已经建起来了,也是属于国家资产,扒掉挺可惜的,于是市里经过研究,补办手续,这60套允许按照商品房对外出售。但是开发商胆大妄为,违法乱纪,私刻公章和私印商品房销售合同,结果骗了许多人。
    
    在采访中,一些购房户向记者反映,经过他们到专案组了解,根本不是后来多承建的60套,而是包括98套房子在内共194套,“当时开发商是在两幢楼的北边都接出一个拐角,其中一幢楼因为接出的拐角影响北面楼的采光,结果地基都整好了,人家不让建。开发商把本来不存在的楼房都卖了出去。”
    
    记者在实地采访发现,在那幢楼的北角,地基的确都已经打好了。
    
    事实上,此前,因为这两幢楼从2002年开始到现在还没竣工,以及一房多卖的现象已经引起了一些购房户的注意。
    
    购房户刘淑洁说,她是在2003年购买的房子,当时开发商承诺2004年8月份肯定能住上,可是她一去问就说往后推了,再不就是说等两幢楼都完工了一起交付使用。“什么样的楼房建了四五年还没建好,实际上开发商就是不想建成,一旦建成了就涉及入住问题,一房多卖的事情不就鼓包了吗?等房款骗得差不多了一走了之。”
    
    张广华是一名长途司机,他最早发现这里有猫腻,“报纸上、大街上都贴满了机电小区的售房广告,满打满算,机电小区能有多少套房源?值得这样大肆宣传。于是我就在我购买的房子里用粉笔写上此房已售出的字样,结果过了不久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他也购买了这套房子。”
    
    据购房者蒋立明对记者介绍,一旦购房者发现一房多卖的问题找到开发商,他们先是采取骗的招数:一共建两幢楼,1号楼和2号楼,“如果你买的是2号楼重了,他会说实际按照现在的规划弄错了,应为1号楼,然后帮你调换到新的‘2号楼’,如此反复,现在我们都弄不明白哪个到底是1号楼和2号楼,全凭他们嘴上说。而对于连续调了两次都出现一房多卖的现象,开发商就会两头都许诺这套房子给你不给他,而对于一些老百姓来说,出于私心,认为占便宜了,所以都不吱声了,可是没想到他们两头都这样说,哪个都不是真实的。”
    
    牡丹江铁路车辆段的郭清富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他和一名叫高双玲的女士购买了机电小区的同一套住房。记者看到,尽管是同样一套住房,但是购房合同不一样,价钱也不一样,郭清富花了7.5万元,高双玲则花了7.8万元,而发票上标注的金额,一个为126210元,一个为89940元。
    
    郭清富对记者说,当时他联系了高双玲得知房子重复卖了后,找到李文斌,李承诺这套房子建好后钥匙给他不给高双玲,后来有一次他联系高双玲,得知李文斌也是对她这么说的。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李文斌在2006年11月17日给高双玲写了一份保证书:高双玲在机电小区基建办购买2号楼3单元401室,我单位保证此房不发生纠纷,如有纠纷,本单位负法律责任,本人保证。
    
    周玉春说,真相败露后,开发商就耍赖,“爱咋咋地,上哪告都行。”
    
    买房被骗身心两伤
    
    “这几年可把我们折腾坏了,房子没住成,钱也要不回来。不少家庭夫妻双下岗,就寻思买个便宜点的房子,结果被骗了,有好几个家庭的老人因承受不住打击而病逝。”采访中,购房者蒋立明凄苦地对记者说。
    
    周玉春说,他卖了原来的住房买机电小区的房,手里根本没有余钱了,孩子还上大学,被骗的事一直没敢对父亲说。今年6月2日,他父亲问起此事说:“你买的房子咋这么多年没住上呢?”他实在瞒不住就说了真相,结果老人着急上火,在6月10日就去世了。
    
    王世堂今年53岁,儿子27岁,是个聋哑人,两口子都下岗,考虑到有个房子能给儿子说上媳妇,亲属们凑了6万9千元钱在机电小区买了一套房子。“交钱那天,我和79岁的老父亲一起到现场看房,我对收钱的人说,我们家这种状况,你可不能骗我们呐,收钱的人说,骗谁也不能骗你们,结果我买的房子卖了三户,到我们家已经是第三家了。”王世堂和父亲因为此事住了好长时间医院。
    
    孙淑敏和爱人都下岗,属于动迁户,当时开发商给了他们一年的租房费,后来就一直没给,因为房子始终没建成,至今一家人仍然租住在没有窗户、漏雨又漏风的破房子里。
    
    购房户刘淑洁对记者说,开发商之所以能骗到现在,就是因为利用人们贪便宜的心理,再加上这些购房户有一面坡的、海林的、东京城的,大多数都是子女在牡丹江市上班,这些人平时因为工作很多时候碰不上,所以无法知道一房多卖的事情,“去年年底,我们得知这个情况后,为了核实谁和自己重复买了房子,大冬天的我们站在机电小区附近挨个问。”
    
    采访中,几乎所有的购房者都提出这样一个疑问:机电小区开发商公然在报纸上、大街上打广告售房,进行公开诈骗,牡丹江市的相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对此进行监管?直到有老百姓发现了这样的问题,而受骗者已经达到了上千户,才引起他们的注意?
    
    事实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机电小区在承建时“严格地说不算合法就开工了。”
    
    7月24日,牡丹江市规划局审批一科科长张德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开发建设机电小区之前,开发商到规划部门申请过,我们也受理了,当时批准是两幢一字形楼房,有一幢往北拐了一块。但是在规划部门没有放线,也就是说没丈量两幢楼之间实际距离的情况下就开工了,严格地讲不算合法,是不允许开工的,但是按照行政职责划分,没有办完手续能否开工、开工后由谁来制止,怎么监督、怎么整改,售房过程中由谁来监督,就不是规划部门的职能范围。”
    
    7月24日,记者来到机电小区专案组了解情况,专案组一位负责人说,“案件正在侦查中,还有外逃的涉案人员,不便透露情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王秀刚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 举报市委书记 女开发商成阶下囚
  • 欧氏开发商“黑心”赚钱 莆田政府成了“助推器”
  • 暴力拆迁政府赶前头 欧氏开发商隐身幕后
  • 辽宁开发商举报原市委书记遭逮捕被判无罪
  • 开发商二拆唐瓷厂宿舍,仅一警察干预且被殴打/张起(图)
  • 南京开发商强行拆除寺庙,扯脱尼姑裤子羞辱
  • 安徽临泉县村民对峙县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分子(图)
  • 开发商打伤北京通州十多名村民
  • 广州开发商强行驱赶拆迁户
  • 上海土地食物链黑幕 官员下海成开发商中介
  • 广州“最牛开发商”轰走合法业主 建围墙锁大楼 (图)
  • 中国安徽农民守耕地与开发商对峙
  • 有史以来最牛的开发商
  • 艰难的维权系列之九——百姓利益重要还是政府开发商利益第一!/范宗斌、戴长斌(图)
  • 最牛拆迁户成为护产抗争的象征:开发商已提出支付$50万
  • 重庆暴力拆迁:开发商料事如神,警察绝不插手/张起(图)
  • 北京海淀:开发商雇凶殴居民 “人民警察”袖手旁观(图)
  • 浙江平湖九龙山国家森林公园:开发商挣了百亿,砸了数千农民饭碗
  • 果岭小镇的开发商你想干什么?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就别说谎话蒙骗视听
  • 官员成最大开发商:高校与政府合谋卖地外迁(图)
  • 天下纷纭说吴苹:她在政府和开发商面前抬头挺胸(图)
  • 重庆市长就钉子户表态:拆迁不涉及开发商利益
  •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 田晓明:和沈良庆一起抵抗开发商对中低收入阶层的袭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