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师大28名研究生网上贴文讨薪:自比黑学生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31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28名研究生以“北师大讨薪组”的名义,在众多知名网站上发表题为《绝不做“黑学生工”----100天讨薪的心路历程》的博客文章,称他们在担任北京西门文化公司编纂的《毛泽东读书集成》校对工作期间,该公司拖欠其工资。他们将该公司比作“山西黑煤窑”,并将公司董事长比作“黑老板”,将自己喻为“黑学生工”。该文经过网络广泛传播,引起了社会普遍关注。有关人士将黑学生工事件与向文波博客事件、故宫星巴克事件、带头大哥事件并称为博客力量展示四大事件。
    
    学生讨薪事件发生在2007年7月16日上午9时30分,北师大28名研究生来到西门文化公司,讨要西门公司“长期拖欠的劳务费”,坚持要求立即领钱,并以报警、媒体曝光等手段进一步威胁。公司提出4天后统一发放劳务费,遭到学生拒绝。下午1时,学生领到了自己扣税后的所得后,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继续在公司门口聚集,强烈要求公司为他们每个人开出详细的纳税证明,并要求带走公司缴税证明。直到下午3时左右,学生们才全部离开,在西门公司门口围堵了将近6个小时。
    
    据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一位研究生称,他和本系的一些研究生今年4月至6月在北京西门文化公司为《毛泽东读书集成》做兼职校对,公司承诺的薪酬是一天 100元。到了西门公司,他们觉得,那里简直就是北师大的兼职“集中营”,除了中文系的,还有很多历史系的研究生,共有28人。
    
    “在我们辛勤工作3个月后,公司的项目《毛泽东读书集成》的大部分校对工作都完成了。我们期盼着马上能拿到工资,不过,这一等就再没有了任何音讯。刚开始,我们不好意思拉下脸来要钱,就轮流给这个公司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能领钱。他们开始以种种借口搪塞我们:什么会计结婚、公司老总出差、收入核算问题……连我们这些没有社会阅历的人也能听出来,全部都是骗人的。难道一个公司只有一个会计能算工资吗?老板出差,打个电话不是一样能发钱吗?”在这种情况下,北师大的研究生开始酝酿集体进行讨薪。
    
    在沟通没有效果的情况下,出现了7月16日学生集体围攻西门公司的一幕。西门文化公司董事长冯成略说,学生们在网上反复提及的“欠薪100天”之说,纯属子虚乌有,根据公司当时与学生达成的口头承诺,校对费采取的是阶段性核算的方式。2007年1月至3月9日已经对前期工作的学生们进行了第一次结算,4月10日又发放了一次劳务费。原计划5月10日结算4月的劳务费,但因为公司会计请婚假回老家结婚,本次劳务费于5月15日发放,其婚假期间的劳务费(即4月26日至4月30日)顺延至下一次核算中。之后因为预期《毛泽东读书集成》的校对将于6月中旬完成,当时即与学生们协商确定,4月底、5月、6月中旬的费用一次性核算,并于7月统一发放。6月13日所有学生的校对工作正式完成,西门文化公司应在7月支付给学生4月26日至6月13日期间的劳务费,其应支付的劳务费总计天数也不足100天,“讨薪100天”之说并不属实。
    
    至于学生们提出的“为每个人开出详细的纳税证明,并要求带走公司缴税证明”的要求,冯成略表示,由于税金是公司代扣代缴的,所以必须入账存档,因此不能将纳税证明交给学生。
    
    据记者了解,前来讨薪的学生拖欠工资最多的将近2000元,最少的100元,资金总额接近3万元。
    
    7 月26日,冯成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的所谓‘黑学生工’事件对于公司来说是一次深刻的教训,更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说明我们公司在内部沟通方面,包括领导之间的沟通,尤其是临时员工与领导之间的沟通、员工与员工之间的沟通等方面的管理出现了漏洞。我们需要认真地反思、积极改进内部管理。”
    
    北师大中文系一名研究生在讨薪事件结束后用“缩水的自尊”反思他们的“胜利”。他说,我们忘了自己的身份,我们是研究生,我们懂得法律,其实完全可以运用高级一点的手段,通过法律来维护自身的权益。如:我们可以组织起来,选派代表直接与相关公司负责人对话,要不就通过学校老师或领导来给公司施加压力,推进问题的解决,从而避免给人留下破坏社会秩序的话柄。
    
    据记者了解,目前,西门公司已经委托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要求在“北师大蛋蛋网”上发表《目睹西门文化公司之怪现状》等文章的作者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删除其发布的侵权内容,否则将追究相关机构或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