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力雄:僧团领袖的逆向淘汰(图)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4日 来稿)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目前中国当局对僧团领袖采取的政策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防止僧团领袖成为民众领袖。满足大众迷信层面的摩顶打卦,念经开光一类活动是自由的,但是僧团领袖对民众讲经传法,指导和规范民众行为,就受当局的猜忌,遭到严格限制。一些威望崇高的宗教领袖或高僧大德,甚至连行动自由都受限制。他们举办社区公益事业也被当局严加防范。当局担心僧团领袖一旦同时兼有精神领袖与社区领袖双重身份,能量会超出政府的可控范围,对当局权威提出挑战。
    
    二是对僧团领袖进行“逆向淘汰”。凡是坚持宗教原则、拒绝充当工具的僧团领袖,都会遭到打压;对那些保持沉默,不惹麻烦,传统地位比较高的僧团领袖,当作“统战对象”,给一定甜头,也把大棒始终举在他们头顶;而对善于投机,放弃宗教原则,甘当政府工具的僧团领袖,则给各种好处,安排官职,提供优厚资源,使其成为吸引其他僧团领袖的样板。
    
    三是把持对僧团领袖的选择与任命。无论是活佛还是寺庙负责人,都须当局批准。这一方面可以造成藏传佛教界对当局的依附,一方面可假以时日逐步替换不断去世的僧团领袖,最终使整个藏传佛教的僧团领袖都变成当局挑选的驯服工具。配合这个目的,还把僧团领袖分批送到官办佛学院进行培养,灌输当局需要的思想。
    
    僧团领袖目前来自佛教本身的制约基本没有,宗教戒律理论上存在,但是佛法威力及对犯戒的惩罚是否存在,全在于当事人信或不信。而来自政权方面的制约却大大增加。政权利用上述措施引导僧团领袖,只能是促使僧团领袖远离佛法。而佛教的“方便圆通”,既是佛教的迷人之处,也容易变成堕落僧侣掩盖私欲的狡辩。
    
    历史上西藏也有过灭佛年代,但佛教仍然得以延续,因为宗教是在信徒心中,不能被外在暴力消灭。而今日中国的宗教政策造成僧侣堕落,却是佛教最致命的危险。一旦僧侣不再成为信众与佛法的桥梁,信众与佛法就相互分离,信众只能沉溺于远离真理的迷信,并且失去对佛法的信心。这就是释迦牟尼的预言——“毁我教者是穿我衣服的人”。
    
    (RFA藏语专题节目)
    
    
    
西藏佛协会长珠康·土登克珠活佛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在西藏自治区佛协会议上,佛协会长珠康·土登克珠活佛在发言.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力雄: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图)
  • 王力雄:最怕的就是僧团领袖堕落(图)
  • 王力雄:西藏城市化的担忧(组图)(图)
  • 王力雄:格尔木的新藏人(图)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西藏之水救中国,谁来救西藏?(图)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 王力雄:达赖喇嘛的棋局(图)(图)
  • 民间智囊群体如何存在——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八)/周巨川
  • 政改离不开民间智囊群体——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七)/周巨川
  •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