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亿田鼠闹洞庭:大量投毒破坏生态体系(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1日 转载)
    
    来源:潇湘晨报
    由于发生洪水,20亿只东方田鼠正在从洞庭湖湖滩向垸内转移,给农作物造成重大损失。目前,洞庭湖沿岸的岳阳、益阳以及沅江市等地正组织当地群众积极灭鼠。如此大量的田鼠,加上汛期的洪水,有关单位担心导致鼠疫爆发。
    
    潇湘晨报报导,岳阳县鹿角镇滨湖村,距县城仅有十余公里。村支书徐红兵说,在此次鼠灾中,滨湖村是整个岳阳市最严重的村庄,全村损失达百万元以上。在短短20天内,滨湖村已撒下6000斤搅拌了毒药的大米,“这仅仅是村里组织的,还不包括村民自己撒的”。鼠患之重与民生息息相关,村民们盼望的是,何时能够采取真正有效的方式抵御老鼠来袭。
    
    在这个村庄,不同程度的鼠灾持续了10余年,以致不少村民只能无奈地搬迁。10年来,滨湖村人口从1300多人下降到了800多人。6月上旬洞庭湖涨水,涨了两三米,将湖边杨树都淹了,栖息在湖洲中的东方田鼠纷纷内迁,朝湖岸涌来。“涨水时,老鼠铺天盖地,怎么也挡不住……”村民说起身形大多只有十来厘米的东方田鼠,仍不免有些惊恐。
    
    村主任陶小红带记者前往村里田间地头察看。在五组陶德雄1亩多稻田里,倒在地上的稻穗已经发黄。在一二十天前,这片稻谷只熟了七八成,还不能收割,但是东方田鼠来了,棵棵被齐根咬断。田地里,是随处可见的鼠洞。“只有两天时间,大概估计有一两百只老鼠,将稻根全啃光了。”陶小红说。
    
    
20亿田鼠闹洞庭:大量投毒破坏生态体系

    
    6月下旬以来,位于洞庭湖畔的益阳市大通湖区全面捕杀爬上防洪堤的东方田鼠
    
    52岁的陶庆丰正在发愁。他的一亩五分地全被老鼠咬过,“一根都没有剩下,像是被收割机收割了一遍”。要在往年,这块地最少可以收获一千斤谷子。陶家的玉米地也未能躲过鼠灾,玉米棒子全被吃光了。玉米地旁边是一片西瓜地,地里同样遍布鼠洞,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臭味,不少西瓜已被老鼠吃空。
    
    陶小红说,今年鼠灾,村里经济作物无不受损。其中,早稻320亩,花生600亩,红薯200多亩,就是桔树幼苗,接近根部的树皮也被老鼠啃掉,直接经济损失总计达100万元以上。昨日下午6时,村支书徐红兵手持木棒,和镇里、村里的干部再次来到洞庭湖岸边的沙洲上打老鼠。沙洲上土质松软,密密麻麻的老鼠洞令人触目惊心。洞里时不时蹿出几只鼠,四处奔逃。
    
    掀开一块废弃的墓碑,底下竟有6只老鼠,几棒子下去,3只老鼠顿时丧命。墓碑下全被挖空,成了老鼠的栖息之地。移开湖边一只老船,下面又冒出几只老鼠。“这些天,我们打死的老鼠数以万计,打鼠最多的半天打了380只,有的人足足打死了几千只。”徐红兵说。
    
    鼠患扰民,10多年来,每到六七月,滨湖村便开始了与老鼠的战争。“其实,在6月上旬涨水时,我们就已在湖边撒了药,毒死了不少”。村里干部说,出人意料的是今年的老鼠实在太多。在村民看来,下药是目前条件下唯一有效的方式。徐红兵说,村里花费了18000元购进6000斤大米和20斤“敌鼠纳盐”、300斤“鼠克星”,大米搅拌鼠药放置在田地间,“最多的一天撒了3500斤”。但让村民尴尬的是,放药毒鼠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之举。
    
    放了药后,猫莫名死去。徐红兵说,村里死去的家猫、野猫恐怕只能用“上千”来计算了。他们分析认为,是老鼠吃了拌了毒药的大米后,身上带了毒,随后被猫吃,猫也被毒死。中毒而死的狗也有上百只,村民陶雷敏说,现在连鸡也只能圈养了。
    
    10年来,迫于鼠患和洪灾,村民不断外迁。徐红兵说,1996年前,村里还有1300多人,如今只有800多人,不少人在县城、溁湾镇、鹿角镇购地置房。对此,滨湖村5组村民陶雷敏深有感触。他以前住在湖边,一家有3亩8分田,但鼠灾与洪灾总是光顾。后来他只好搬家,买下8组一户人家的房子。而这户人家也是迫于鼠患迁进了县城,才把房子转给了陶雷敏。
    
    老是迁移不是个办法,鼠患之重已与民生息息相关,村民们盼望的是,何时能够采取真正有效的方式抵御鼠患频频来袭。鹿角镇镇长吴杰说,滨湖村的洞庭湖边是两股来水交汇处,形成一种漩涡,水流不急,易于田鼠上岸,在沿湖修一条挡鼠墙是当务之急。从实践的效果来看,没有比这一防鼠工程更好的办法了,而资金是目前唯一的瓶颈。
    
    6月16日夜晚,至今让常年在外打鱼的大通湖区北洲子镇向东村村民戚建秋仍有些害怕:“天哪,我在村里生活了3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老鼠,成堆成堆的拼命往大堤上挤来。”昨晚,戚建秋站在洞庭湖向东闸码头,指着防鼠墙说,6月16日晚上8点左右,他准备从湖州的渔船上上堤回家。他没有想到,双脚刚踏上湖州,便看见一堆堆黑东西四处乱蹿,用灯一照,是一只只东方田鼠。
    
    戚建秋用竹棍扑打,但越打越多,最后吓得不得不扔下竹棍,关了电灯,只顾朝30米外的大堤上跑。在大堤最高处的挡鼠墙前,他看见的是更多的老鼠,黑乎乎的一片,吱吱叫着往墙上爬,朝他的身上爬了过来……
    
    湖南省益阳市植保植检站站长曹志平解释说,被杀死的田鼠都装在蛇皮袋里,通过估算每个蛇皮袋里田鼠尸体的重量,并统计该区掩埋蛇皮袋的数量,从而推算出有90吨田鼠。至于20亿只,曹志平称是通过监测估算而来,一亩地平均有500只田鼠,整个洞庭湖区有400多万亩地,从而得出20亿只的数量。
    
    目前,洞庭湖沿岸的岳阳、益阳以及沅江市等地正组织当地群众积极灭鼠。如此大量的田鼠,加上汛期的洪水,是否会导致鼠疫爆发呢?“所有被打死的田鼠都用石灰消毒掩埋,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产生鼠疫的。”曹志平告诉记者,不管是人工捕杀还是药杀的田鼠,都是用蛇皮袋装好后,挖坑深埋,并用石灰消毒。岳阳市鹿角镇副镇长王鹏告诉记者,和往年一样,他们将所有田鼠的尸体收集在一起焚烧后再掩埋在高处,因此不会发生田鼠尸体被洪水浸泡产生鼠疫的情况。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长期从事洞庭湖湿地保护的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长沙办公室项目主任张琛解释说,洞庭湖区因生态破坏以及生物多样性减少,致使田鼠数量剧增。今年夏季汛期来时,洪水灌进鼠洞,田鼠被迫翻越堤坝,进入农田,从而形成爆发式的鼠患。湖南省植保站站长刘年喜认为,目前采取的投鼠药、防鼠沟和防鼠墙等都治标不治本,“要根治洞庭湖鼠患,必须采用生态的方法,从长远着手,保护田鼠的天敌,逐步恢复洞庭湖的生态系统。”
    
    长沙晚报报导,湖南省农业植保植检站负责人表示,要建立长效检测机制与灭鼠机制,杜绝东方田鼠为害洞庭湖沿岸。据分析,本次洞庭湖周围东方田鼠大暴发与近两年洞庭湖枯水期延长密切相关。据介绍,因为今年洞庭湖涨水期还没有过去,未来日子里,还有可能出现两到三次“人鼠大战”情形。
    
    据悉,岳阳市岳阳县鹿角镇已经出台土政策,规定打死一只东方田鼠可以得到1角钱的奖励。很多村民是全家上阵打老鼠,有村民3天便上交老鼠尾巴2700条。但是,由于老鼠太多,这种土政策效果不大,该镇约2万亩农田仍然在老鼠的威胁之下。有人做了这样一个推算,假如一只老鼠一天吃4克粮食,20亿只老鼠一天就可以吃掉粮食80万公斤。
    
    专家表示,一方面是要建立东方田鼠繁殖的长效检测机制。另一方面,要建立灭鼠长效机制,防止发生更大鼠灾。还有专家提出,要尽量恢复洞庭湖生态环境,在使用药物灭鼠时,要注意保护好洞庭湖湿地环境,不应伤害其他牲畜和动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洞庭湖爆发“人鼠大战” 官方称灭鼠225万只(图)
  • 政府“吃资源”洞庭湖灾难深重,“长江之肾”危矣/朱红 箫远
  • 洞庭湖水位之低创30年记录(图)
  • 洞庭湖生态恶化触目惊心
  • 洞庭湖水质重度污染
  • 陈维健:山穷水尽洞庭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