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元假币海量入市 61岁农民解密制造过程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5日 转载)
    
     来源:硬币,长沙,猪圈,岳麓山,假银园
    南方周末王亮/几乎没有人关心,手中那枚一元硬币的真假----它仅仅是“一元”钱。在士多店、小吃店、报刊亭,老板找给你的钱可能是假的;公交车上,你扔进投币箱的可能是假的;在自动售货机上,退币口退给你的也可能是假的……
    
    在最隐秘的山洞及猪圈等地,假币制造工厂24小时不停生产。工人们两人一班,一个负责往冲压面放假币坯子,另一个则负责操作冲床、清理冲压面。一班熟练工每小时可以生产六七百个硬币,所以,每台机器每天可以生产假币约1.5万枚。如此计算,每台机器月产量可达40-50万枚。制造1枚面值一元假币能获毛利0.2元
    
    几乎没有人关心,手中那枚一元硬币的真假----它仅仅是“一元”钱。但如果把1052万枚假硬币放在一起,又是怎样的感觉?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披露,2006年前8个月,湖北省收缴假一元硬币不少于1052万元。在广州,每个公交公司目前每月收到的1元假硬币至少20万,而这个城市共有14家公交公司;在南昌,公交车日均“吃进”假硬币近4万枚。为此,2006年,公安部开展了“菊花行动”----一元硬币的背面图案是盛开的菊花,严打此类犯罪。广州、武汉等8个城市,被确定为“重灾区”。
    
    它从何处来?它的“流行”意味着什么?南方周末记者历时一个月,辗转广东、湖南、湖北等地,一个黑色链条由此揭开。在广州----假硬币的“消费胜地”,士多店、小吃店的老板们可以轻松拿货。和他们密切联络的,是类似于B仔这样的送货员。
    一元假币海量入市 61岁农民解密制造过程
    
    武汉警方展示被缴获的假硬币
    
    最新发现的一个假硬币生产窝点在湖南长沙。2007年5月下旬,该市公安局摧毁了一个特大制造、贩卖假硬币团伙。一元假硬币的成品、半成品和原料总计8吨----相当于两头非洲象的重量。此前半年内,这个团伙总共制造了三百多万枚假币,先后销往广州、深圳、郑州、杭州等地。在这些地区,像顺哥这样大批发商直接与他们交易。长沙警方提供的情况表明:假硬币制造者最先考虑的是,找到一个隐秘而隔音的制造地点----生产假硬币的冲压机床会发出巨大响声;生产地点需要堆放大量的坯料;而生产出来的成品,要被悄无声息地运走。
    
    湖南娄底警方破获的廖保安、游建华假币团伙,其制假工厂就隐蔽在山林中,距离县城三十多公里。从表面看,这是一个约300平方米的猪圈,养着几十头猪,生产车间就在猪圈下。2006年3月,长沙警方破获的假币制造工厂,也藏在岳麓山下的山洞中。生产时的轰鸣,已被幽深的山洞吸收殆尽。如果这些窝点被迁到城里,精明的嫌犯会用各种手段包装----比如,武汉市警方破获的假币案中,制造窝点的院子里摆着一台塑料粉碎机,堆放着各类塑料瓶,制假者以粉碎塑料瓶的声音掩盖罪恶的声音;而2007年5月,长沙警方破获的假币案中,为避免噪音与震动引起注意,每一台机械的底部甚至包上了汽车轮胎。
    
    对制假者来说,仿造一元硬币易如反掌。只要会制作仿古钱币,就会制作假硬币。假硬币制造脱胎于假银元的制造工艺,经历了由原始土法浇铸到现代化精密冲压的演变。事实证明,来自新化的假硬币制造者,大多有过从事仿古钱币制造的经历。2004年7月,湖南娄底警方在新化破获数起制贩假硬币大案,其中有两个制造窝点的前身就是仿古钱币作坊。负责设计制作模具的主犯游建华从1996年起,就做假银园模具和各种纪念币工艺品模具。“制作仿古币工艺品要转产假硬币在技术上是完全可以的,只要把机器设备换成精度更大的就行。”他供述。
    
    假币制造的核心是模具。游建华自己就是一个制作模具的高手。这个身高不足1.6米的中年男人只有初中文化,但头脑聪明,在电子技术、物理、机械制造等方面颇有研究。最初,他从浙江苍南等地购买仿古钱币模具,后来自己学会了模具制造。“为研制模具,强迫自己每天看两小时书。”他称。制作一个纪念币模具能获利200元,只需4个小时。新化孟公等乡镇的仿古工艺品厂,都是从他手中购买模具。他在自己的模具制作车间里,依靠一台电脉冲机床做出的假硬币模具,把第四套、第五套硬币的假币做得惟妙惟肖。公安部请求国家印钞总公司和上海造币总厂调派专家到场协助鉴定,才确信这样的假硬币模具出自游建华之手。
    
    警方人士透露:一个完整的制贩假币团伙通常由股东出资组成,内部又有技术、生产、运输、销售的详细分工。假币制造工厂一般24小时不停生产,以使自己的利润最大化。通常,工人们两人一班,一个负责往冲压面放假币坯子,另一个则负责操作冲床、清理冲压面。一班熟练工每小时可以生产六七百个硬币,所以,每台机器每天可以生产假币约1.5万枚。如此计算,每台机器月产量可达40万-50万枚。一枚假币能卖0.35元,而买一个假币坯子的价格是0.1元。制造1枚面值一元假币能获毛利0.2元。扣除机器设备和人工开支,利润率约为200%。
    
    如此大量的假币流入市场,危害自然可想而知。2006年,长沙市宁乡县、娄底市新化县、张家界市慈利县三地硬币流通受阻,部分银行甚至也拒绝受理硬币业务。“与纸币比,假硬币的流动速度更快。”一位专业人士说,“由于人们普遍存在纸币偏好,不愿久持硬币,促使其流通频率和速度不断提高。”这位专业人士认为,其危害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损害人民币信誉,对硬币的流通形成制约;二是代替真币进行流通,造成货币流通失控、投放失衡;三是对公交、电信、邮递等服务性行业的冲击比较明显,并制约着自动零售服务业的发展。
    
    这一点,武汉市公交集团深有感触。2006年,该集团共收假币约1850万,其中一元假币1350多万。为防止假币再次流入,2007年3月,该公司不得不在所有的无人售票公交车上都安装了假币识别器,一台识别器价格3000元,总共安装5000台。但随着一种识别器难以鉴别的新型假币的流入,上千万元投入又可能打了水漂。“想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加强硬币发行和防伪的环节。”金融专家钱奇说,“硬币自发行以来,还没有对外公示其所含的防伪技术,也没有公开真假硬币的特征对比。以致人们对真假硬币的识别,只能依赖于其较为主观的经验或判断。”
    一元假币海量入市 61岁农民解密制造过程


    
    由于假硬币制造时噪音巨大,所以其窝点多选在偏僻地点,甚至隐匿在地下
    
    武行公交集团一位员工说,她一度难以辨认真币和假币的区别。后来细看才发现,假币会粗糙些,正反面的图案不统一,边缘划手,上面容易有锈迹。钱奇认为,中国还应迅速建立硬币反假培训机制,这方面的缺陷会导致金融机构业务员无法胜任鉴别工作;另外,从金融系统多年反假币宣传情况看,主要侧重于50元以上券别,对硬币防伪未曾涉及,造成如今近99%的居民缺乏硬币识假能力。
    
    湖南新化县老坪村。那座最破旧的瓦房里,住着村里手艺最好的“铜匠”陆远东。但在一场眼疾后,他不得不放下活计,重新做一个在土里刨食吃的农民。与村子里崭新的楼房比,他家破旧的瓦房显得格格不入。但老坪村的老人都说:那些盖起楼房的人家,不少要感谢陆远东----24年前,陆远东研究出了仿制银元的技术,并无私传授给村里的同行。此后,这项技术被多次“改良”,最终变成了一元假币的制造手段。
    
    61岁的陆远东看起来老实巴交,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容。“当年试做假银元,只是为了好玩儿。”他说。即使在今天,谈起当年的试验过程,陆远东依然兴味盎然----先把一块铜板烧软,再从中间把它切成两半、对折起来,把一块真银元夹在中间。然后用锤子敲打,使两片铜板合在一起。此后,用锯子把粘合在一起的铜板从中间锯开,把银元拿出来,铜板上就留下了银元的模板。用3根钉子把两片铜板钉在一起,一套简单的模具就做成了。接下来,就是不断试验工艺和各种金属配料,比如,在响铜、红铜中添加铝,这样做出来的银元不但颜色对头,而且吹出的声音更逼真。
    
    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新化县,是有名的“三匠之乡”----铜匠、铁匠、泥瓦匠。在某些村落里,几乎一半人靠这些手艺为生,特别是铁匠和铜匠----他们在当地统称“铜匠”。1983年10月,陆远东终于做出了逼真的假银元。当时,银元早已不是流通货币,仿造并不违法。对陆远东来说,仿造成功也仅仅意味着一场智力游戏的结束。对那些向他打听技术、配方的同行和老乡,陆远东基本不设防。半年之后,仿造技术已是附近人皆知的“秘密”。
    
    掌握了技术的铜匠们开始一窝蜂地制作假银元。在很短的时间里,附近村庄的破锣被一扫而光。甚至有聪明人发现了湖北沔阳一家铜锣厂,他们的收购,挽救了这个濒临破产的企业。但对热衷生产假银元的铜匠们来说,他们的目的是骗钱。最常见的假银元行骗方法被称为“挖宝”,这也成为新化一带以假银元为中心的、五花八门的骗钱手段的代名词。
    
    简单而又本原意义上的“挖宝”过程是这样的:在某个封闭的山村,突然来了几个穿着中山装的神秘“工程师”。他们租住在某个村民家中,白天背着仪器到附近的山上探测。好奇的房东会询问来历,“工程师”们半遮半掩地告诉他:自己是上海来的考古工作者,在这个村子附近发现了宝藏。
    
    少有房东能抵挡这样的诱惑。经再三恳求,“工程师”们会带着其观摩“寻宝”的过程----“工程师”们的“探测器”在某个地方突然发出“滴滴”的叫声,人们开挖,一个沾满泥土的坛子被发现了,里面赫然是亮闪闪的“金条”和“银元”。亲眼见证“宝物”出土的房东不甘心就此错过,当他提出希望能买几个“银元”时,“工程师”们碍于“朋友”关系,冒着“违反纪律”的风险,忍痛卖几个给他。
    
    毫无疑问,“金条”和“银元”都是假的。探宝的“仪器”其实不过是一根伞柄,而发出“滴滴”声的,则是藏在“工程师”裤兜里的门铃。一位年近不惑的新化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清楚地记得:当他年幼在老家时,常有一群群村民聚集在一起谈论“挖宝”经历,那些被骗的人被称为“猪”或“羊”。当地人不再满足于用原始的土法浇铸工艺制造假银元,那样费时费力,生产效率低下,价格并不贵的冲压机械取代了火炉和铁锤。在新化的孟公、西河等地,公开的仿制古钱币、银元的作坊曾经多达数十家。
    
    接着,人们不再满足于依靠铤而走险的诈骗方式使用假银元。银元毕竟已经退出流通,而一元人民币硬币、五元港币显然要来得更实在。机械化制作假银元、仿古钱币的工艺和制造硬币的工艺在技术上一脉相承。而且对于一元硬币来说,少有人会认真细察。2004年7月,娄底警方在新化破获数起制贩假硬币大案,其中有两个制造窝点的前身就是仿古钱币作坊。从纯粹好玩的仿制银元到批量伪造流通硬币,新化的“铜匠”们悄然完成了蜕变。
    
    《新化县志》记载:至少从20世纪早期开始,新化就已经出现一批又一批的制造假币者。见诸县志的大案就有:1917年,县署查获伪造钞票案6起,缴获伪钞票14798张,印刷机具多件,首犯谢仁江、李叙召、杨若云于8月24日处决;1950年,县公安局在洋溪、汝溪、古塘等地破获伪造钞票集团,主犯杨白光、杨衷分别判有期徒刑7年和5年;1951年6月,县法院判处非法印制12800万元(旧币)的惯犯欧资生等3人死刑,欧等人在民国时期曾进行伪造法币活动。
    
    ……
    
    此后,制造假币在新化一度销声匿迹。但是进入1980年代,由于上述偶然因素的触动,制假死灰复燃。1990年代后,新化的假币案日益增多。1999-2005年,湖南娄底警方共破获各类涉嫌假币犯罪案件203起,其中重特大案件32起,涉案总金额3800万元;摧毁制贩假币团伙39个,其中大部分案发地在新化。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