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如此构建“和谐社会”:北京重现小说中虚构的“渣滓洞”/吕耿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5日 来稿)
    原标题:当代"渣滓洞"——北京仪化宾馆
    
     吕耿松 (博讯 boxun.com)

    
    读过小说《红岩》的人都知道"渣滓洞"这个地方,那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在重庆设立的"中美合作所",是个专门关押政治犯的牢房。在作家罗广斌、杨益言的笔下,渣滓洞简直就是一座人间地狱。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读《红岩》的人越来越少,"渣滓洞"也渐渐被人淡忘。但是随着近几年来公民维权运动的兴起,一种关押冤民的新型的"渣滓洞"却应运而生。在首都北京及全国各地星罗棋布的"渣滓洞"中,被浙江访民称为"黑牢"、"阎罗殿"的北京仪化宾馆(京浙宾馆)可以说具有代表性。
    
    仪化宾馆位于北京市北太平庄马甸七省小区,原名京浙宾馆,后因京浙宾馆名声太臭,又改称仪化宾馆。但名称改了,这座宾馆的"集中营"性质没有变,而且比过去有过之无不及。因此宾馆改名仅一年时间,其臭名昭著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京浙宾馆。仪化宾馆名义上是宾馆,实际上是浙江省政府驻京办事处的办公机构,由浙江省信访局信访处处长戴永安坐镇。据访民说,仪化宾馆有四道门,由浙江驻京办收买来的黑社会分子把守:第一道是宾馆大门,第二道门是电梯,第三道门是走廊,第四道门是访民住的房间,每道门都由四五个彪形大汉把守着,赤手空拳的访民一旦进了这座魔窟,根本无法逃脱。该宾馆还有一间 18 平方米的地下室,没有窗,只有一扇铁门,还装了钢管保安门。里面没有床,没有被子,只有几张钢管椅。不听宾馆指令的访民被抓来后都关在地下室,不分男女都关在一起,到了晚上男男女女都挤在一起,着地而睡。关进地下室后,行李都被检查,手机被收缴。地下室的所谓"管理员",都是政府化钱雇来的凶神恶煞的打手。这些人二十几岁,身高一米八十左右,头发都往上竖,且染得黄里透红,一看就令人生畏。在地下室被关过访民说,他们一抓进来就遭到这些黑社会分子毒打,要你写下"下一次不再来北京上访"的保证书,否则就别想出去。这个地下室,堪称人间地狱,它不仅专门关押上访的冤民,而且访民一旦被关进了这个地牢,就会受到残酷的折磨和虐待。
    
    2006 年8月 10日 ,杭州访民钱永贤举报上级贪污上访到北京,因最高人民检察院不肯受理,他向中南海界外的警察诉冤,被浙江省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押到仪化宾馆并关进地下室。8 月12日 ,钱永贤要求到公用厕所擦身,自称姓王的看守不允许。同室的傅风山站起来帮他说理,王看守二话不说,便飞起一脚,踢中傅风山的下身,傅疼得在地上打滚。钱永贤说:"你真把我们当犯人啦!是犯人也不能打呀!"看守见钱竟敢顶撞,立即叫来两个打手,将钱按在椅子上轮流掴耳光,直到打累了才停手。当时钱的两只耳朵疼痛难忍,一点听不到声音。后来他回杭州到医院检查,诊断是右耳膜被打破,医治花了 3661元,至今仍未治好,还时常要晕倒。10 月8 日,杭州朱瑛娣和另一个访民孙莲娣在北京上访时,从国家建设部返回住宿地的途中,被亲自率队截访的杭州市上城区信访局局长高燕东劫持至仪化宾馆。次日早晨 8 时,孙莲娣因宾馆不给早餐吃与对方工作人员吵嘴,立即被三个黑社会分子毒打,他们一边打一边骂:"想和政府作对?找死!"孙莲娣被拳打脚踢后,心脏病发作,倒地不省人事。暴徒不但见死不救,还抢走孙莲娣的手机。朱瑛娣见状即拨打 110、 120,为其求救。但这三个黑社会分子却把朱拖到地牢中,对其进行疯狂殴打,致其头部、双腿、全身上下均出血,左手小指被拗成骨折,朱瑛娣当时昏死过去,但这些暴徒仍抢了手机扬长而去。朱瑛娣后来去了医院,也花去三千多元医药费,左手小指至今还未好。 10月 23日 ,台州访民郭四妹等四人在北京西三环被临海市信访驻京办抓住,关进仪化宾馆的地下室丹桂厅,由四个黑社会分子看管他们。郭四妹的脸被打肿,小腿被踢伤,并被拖到另一个地下室(安装暖气管道的工具间)"罚站",暴徒还抢了她的手机。今年"两会"期间,浙江温岭访民郭宴溱等在仪化宾馆被关十多天。郭宴溱是个残疾人,他柱着拐棍告了十年状,也在仪化宾馆受到了毒打和虐待。
    
    近几年来,仪化宾馆关押过的访民数以千计。仅去年8 月中旬,和钱永贤同时关押在地下室的浙江义乌人就有23 个。当年叶挺在渣滓洞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首悲壮的《叶挺囚歌》,如今在仪化宾馆地下室墙壁上写下悲怆留言的大有人在。仅2006 年3月 3日到 8月17 日,就有15 名访民在此写下了相当于遗言的留言,如浙江缙云县访民樊支援写下了"若冻死或饿死在这里,请你们告知 "的留言。除樊支援外,还有天台县的陆冬菜、桐庐县的徐竹根、兰溪市永昌镇赵行村的陈汝妹、苍南县的黄高利、温岭市的詹文奇、温岭市横峰街道五洋村的金华福、武义县郭塘村的魏振清、武义县历垣镇石龙头村的项根秋、杭州市吴山路的后阿雄、杭州市的傅凤山、钱永贤、宁波市的王林先及没有留下地址的陈汝兰、陆冬英,还有只留下一个"孙"字的孙先生或孙女士(电话 )……
    
    在一个自称"人民当家作主"国家,在一个正在倡导"和谐"的社会,在一个堂堂的国家首都,竟会出现仪化宾馆这样的专门用来关押冤民的地下黑牢,岂只是冤民的悲剧?渣滓洞,人们过去只在小说中读到,而现在却是真真实实地出现在生活中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渣滓洞的一个幸存者被处决的经过/晓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