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童工现象“死灰复燃”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4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5年前,万荣县六毋村曾因使用河南籍童工惊动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并被罚14万多元结案。
    
    5年后,记者在六毋村发现,这里的六十余家瓦窑厂仍有童工,仅记者视野所及便不下20个。但在警方清理前,他们被连夜转移。
    山西童工现象“死灰复燃”
    
    2007年6月17日,在山西运城临猗县,一帮失踪孩子的家人到砖窑寻找自己的孩子 图片为翁洹摄
    山西童工现象“死灰复燃”


    
    2007年6月15日,在运城万荣县,乔国和在询问砖窑的工人自己孩子的下落 图片为翁洹摄
    
    
    南方周末6月14日头版报道《少年血泪铺就黑工之路,豫晋警方酝酿联手解救》中,河南失子家长提及,山西运城万荣县通化镇一名叫六毋村的地方,曾发现大量童工存在。6月15日,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赶赴当地,进行再度观察。
    
    随行的电视记者亦用摄像机,留下了这令人惊心的场面。在六毋村村口,六十余家土瓦窑连绵不绝,已是中午时分,仍未见停工吃饭的迹象。身高一米三四,稚气未脱的童工,散见在各个瓦窑间,仅记者视野所及便不下20个。
    
    孩子们大多从事的是制造瓦坯的活计,记者试了下他们手中的圆柱形制坯工具,重约七八斤,而他们几乎以每三十秒一次的频率反复,一日下来以千次计。
    
    孩子们对陌生人到访分外警惕,被问及年龄,脱口而出17或18岁,旋即散去。一位孩子偷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今年14岁,从云南来,二月份至今还没收到工资。当记者提出带他走时,他流露出迟疑的神情,但很快被赶来的工头吆喝走。
    
    因误认记者为河南寻子家长,这位中年工头劝慰记者说,“我们都是云南的,这没有河南孩子,你们去别处吧。”
    
    一位在窑厂工作的成年人悄悄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此片瓦窑几乎全被云南和山东人承包,干活的孩子一般都是工头从家乡带来,有诱骗来的,也有征求家长同意带来的,作为报酬,工头会在年终给家属寄2000-3000元,作为孩子劳动所得。
    
    当天下午,记者离开时,工地一切照旧。
    
    等到第二天上午,南方周末记者再赴现场,竟然发现,童工已人迹全无,昨日还忙碌的瓦窑一片冷清,许多甚至人走窑空。当地窑工告诉记者,昨天下午,当地警方前来清理,孩子已经被工头连夜转移走,应该不会走远。
    
    记者赶到正在六毋村村委会办案的清理小组了解情况,数十位窑主和包工头正在接受笔录调查。一位办案警官和劳动监察人员竟对记者称,初步清理结果,并未发现童工的存在。
    
    记者无从得知此次清查的最终上报结果,但意外地从该县劳动监察部门获悉,正是这个六毋村瓦窑,使用童工历史由来已久,屡禁不绝,2002年甚至惊动国家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并责令省市彻查。
    
    南方周末记者从当年该县上报劳动保障部的调查报告中获悉,当年公然使用童工的单位实为六毋村砖瓦建材集团,其管理层与村委会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该集团对各瓦窑的生产销售和劳动用工不进行实质管理,只是每年向各窑主收取一定费用,作为其管理和统一向各职能部门上缴的经费。无论集团还是各瓦窑均未进行工商登记,每个瓦窑基本上实行“计件承包、工头管理”。
    
      而报告中所述的童工分别来自河南商水县石墙镇和姚集乡,均存在不同程度的工资拖欠和工时超长,以及生存条件恶劣的现象。
    
    该报告还揭示了造成童工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村委会作为村级基层组织,非但不严格管理瓦窑,甚至阻挠检查,二、地方政府尤其镇政府重经济,轻管理,对乡村企业监管不严,三、各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只收费,不管理,等等。
    
    当年的童工案,最终以罚款14万8000元结案,当地劳监部门曾表示,吸取教训,加强工作,预防事件再次发生。
    
    然而,五年一轮回,童工现象依然在原有的土地和监管下顽强存在,并且规模甚至有扩大迹象。不同的只是,童工从河南籍变成了云南籍贯。
    
    连日来,山西积全省之力,展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专项行动,目前已有近400名民工获得解救,其中不乏未成年人,并得到妥善安置。然而,上述例子提醒的却是,如何才能从真正意义上杜绝童工现象死灰复燃?而这显然不是一场迅勐的解救行动所能解决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童工现象死灰复燃:孩子被连夜转移(图)
  • 山西童工事件发现:网民是中国最大的在野党/秋中漫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