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血泪铺就山西黑砖窑:童工案背后是政府失职渎职!(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5日 转载)
    
     来源:京华时报
    
    近日,山西众多黑砖窑扣留大量未成年人充当苦力的消息,在河南省上千个失子家庭中飞快地流传。百余父母自发组队,遍访山西运城、晋城、临汾等地的数百家窑厂,一条血泪铺就的“黑工之路”由此被揭开。今年5月,河南电视台曝光此事后,闻讯前来求救的家长超过1000人。目前,河南、山西已解救被强制劳动的农民工和未成年人共379人,拘留犯罪嫌疑人58名,行政拘留62名。
    
    今年3月8日,河南郑州市民羊爱枝未满16岁的孩子王新磊离奇失踪。走遍数百个网吧、张贴数千张寻人启事后,羊爱枝几乎绝望了。但3月底,河南孟县一位家长按寻人启事拨通了她的电话,重燃羊爱枝寻子的希望----—那位家长的两个孩子,幸运地从山西一处黑砖窑逃脱。4月初,羊爱枝踏上赴山西寻子的征途。在运城、晋城、临汾,可怜的母亲甚至长跪在砖窑厂门前,询问孩子的下落。
    
    “我跑了不下100家窑厂,”她说,“几乎每处都有孩子被强迫做苦力。”有些孩子甚至还穿着校服。而亲眼看见的场景令她肝肠寸断,“他们蓬头垢面,赤手光脚,砖车拉不动时,监工就在后面用鞭子抽。”有孩子避开监工的视线,跪下恳求羊爱枝把自己带走;或偷偷地塞给她纸条,上面写着家里的地址和电话。羊爱枝尝试着带走他们,但失败了。有监工对她抡起了大棒。
    
    回到郑州后,她觉得个人之力难以维系寻子之路。通过《大河报》上的寻人启事,她很快寻找到了同盟者:巩义的张山林、郑州的柴伟等一共6家人。4月20日,家长们再赴山西。在晋城地区高平市、临汾地区洪洞县等地的公安局,羊爱枝蹲在局长办公室门口声泪俱下,终于拿到了当地公安部门出具的协查公函。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他们一举解救了数十名未成年人。然而,黑砖窑实在太多,而他们的寻访又频繁遭遇阻力,家长们被迫转而寻求媒体的帮助。
    
血泪铺就山西黑砖窑:童工案背后是政府失职渎职!

    
    山西黑砖窑童工运输线。
    
    5月9日,河南电视台记者付振中与家长们一道赶往山西。经实地探访后,那些被摄像机偷录下的场景,令所有观众怒不可遏。在山西万荣县六母村附近的4家窑厂中,每个都有一二十个孩子,其中最小的8岁,在砖机前像机械人一般地干活。被问及籍贯时,孩子恐惧地看着手拿三角带的监工,木讷地摇头。关于河南家长寻子的消息,窑厂主们已互相通气。部分窑厂转移了孩子,甚至有窑厂监工看到有人来,就提前用高音喇叭喊话。即便这样,仅付振中看到的孩子便不下200个。
    
    河南省烟草局一位家长在电视上认出了自己的儿子,但等他赶到窑厂时,孩子已经被转移走。窑厂主当着警察的面嚣张地说:“我们这儿没有啊,你拿出证据来。”16岁少年刘乙峰,汝州人,在黑煤窑做工48天后被解救。在当地派出所的要求下,窑厂主才给了700元工资。4月27日,16岁的朱广辉被解救出来,窑厂主迫于压力支付了600元工资后,被送到山西永济市城北派出所。第二天,朱广辉自己坐中巴车回郑州,结果中途被当地劳动局一监察员拉下车,介绍到了另一个窑厂。这个监察员还收了孩子300元“中介费”。
    
    一个月后,面对家长们的质问,这位监察员面红耳赤,都市频道的摄像机记录下他试图把钱还给孩子的尴尬场面。朱广辉曾答应其他家长,一起指证害过他的黑心窑厂主。但当天下午,孩子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此时,他的父亲正在赶来接他回家。截至目前,孩子依然去向不明,付振中难掩担忧:“会不会又被掳走了?”
    
    当解救孩子的画面播出后,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自5月下旬起,打往电视台的热线电话已累计两千多个,上千名失子家长手拿相片,来到电视台求助。而数百位家长则自发聚集山西运城,追随前方的记者和羊爱枝,奔波于各地的窑厂之间。但由于窑厂主们提前转移,目前获救的孩子只有四十多个。
    
    5月27日,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镇派出所的民警到曹生村,排查非法民爆物品,突然发现一名披头散发、浑身污垢的男子,大夏天还穿着棉袄。经了解,这人竟是当地一黑砖窑的工人!民警怀疑该窑有虐待民工行为。当天下午,洪洞县公安局便采取行动,出动30多名警力包围黑砖窑,解救出31名工人。
    
    民警解救民工当天,即控制了砖窑窑主王斌斌和两名打手,工头衡庭汉与3名打手出逃。王斌斌是曹生村村支书王东己的长子。工棚废墟附近散落着好几只不同款式的破鞋。“当时工人们都很激动,疯似地跑出来。好不容易被救出来,都说再也不想回去了。”洪洞县刑警大队队长林旭说。工人们常年不能刷牙、洗澡和理发,被解救出来时个个长发披肩、胡子污秽、阵阵熏臭。绝大部分人手脚、身上均有大面积的烧伤,有些更伤至无力行走,须由警方以担架抬出。
    
    大多数人被警方安排吃饭、洗澡、换衣,由于极度惊恐,其中8人趁民警不备,自行离开,没有留下任何资料。6名伤重者被直接送到附近的山西焦化厂医院住院治疗。5月29日,洪洞警方根据已抓获人员提供的线索,前往湖北省十堰市郧县,对包工头衡庭汉等实施抓捕。在十堰警方的大力协助下,5月31日,打手衡名扬被捕。衡庭汉和其余两名打手仍在逃。
    
    6月13日,洪洞警方向临汾市公安局提交报告,申请将衡庭汉定为全国B级通缉犯,正在逐级上报。据王斌斌交待,砖窑最早是雇请当地人,但效益始终不好,甚至一度赔钱。去年开始,王斌斌将砖窑承包给河南安阳人衡庭汉,双方协议,衡庭汉每给王斌斌1万块砖,王斌斌支付380元,材料费、人工费全部包括在内。据此计算,一块砖的成本是三分八,而当地黏土砖的价格是每块砖一毛钱。
    
    对于王斌斌来说,一块砖的利润是6分钱。而对于衡庭汉,他从不给工人工资,所用黏土都是从背后山上挖取。他要付出的成本只是烧砖所用的劣质煤泥。为防止工人逃跑,砖场一年多来没有向工人发过工资,平日工人们动作稍慢便会遭毒打。在被解救的31名农民工中,9人已神志不清,初步判定为弱智。
    
    “只知道自己叫什么,爹妈的名字和老家在哪里统统不知道”。警方审问打手,并询问工人后初步判定,这31名受害人员均为受胁迫、诱骗而来。其中从西安车站拐骗民工3人,从郑州车站拐骗9人,从山西芮城砖厂拐骗19人。31名工人原籍分布12个省区。洪洞县曹生村黑砖窑虐工事件被披露后,引起广泛关注。全国总工会也高度重视。6月13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在山西省总工会领导的陪同下抵达洪洞县,专程对洪洞黑砖窑一案进行调查。
    
    黑砖窑虐工事件被发现后,洪洞县、广胜寺镇等县乡政府采取了部分安置措施,发给了农民工们数百元路费和生活费。6月5日至8日,除自行离开的8人外,剩余23人被分批送到洪洞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自行返乡。据最新消息,只有9名民工确认到家,14名民工还没到家,8名最早自行离开的民工则去向不明。
    
    在6月13日下午召开的专题会议上,临汾市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农民工在哪里需要一个个落实”。洪洞县公安部门一边抓捕疑犯,一边继续查找受害人下落。黑砖场老板王斌斌的财产、砖场的资产正被清点、查封。目前,洪洞县政府已拨出专款20万元,准备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两倍940元,按月补发受害人员的拖欠工资,还将给予每人1000元的慰问金。但受害人员离开匆忙,更有6人的地址资料不详,使这一系列抚恤送达的希望渺茫。
    
    6月8日,临汾市工会向全市发出通知,要求彻底排查小砖窑、小煤矿、小铸造等企业,并设立有奖举报号码。当天,临汾市工会还责成洪洞县农民工维权中心代表农民工依法起诉黑砖场,并向人民法院申请对黑砖场主进行财产保全,确保农民工工资补偿。
    
    在事件反思中,山西省总工会提出了“如何克服在非法企业维权工作”的问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非法无证小企业非法用工企业,与职工虽有事实劳动关系,但因为不能建立工会组织,给职工维权带来很大困难。目前,山西省总工会正在着手研究解决这一问题。据悉,洪洞县已经抽调人大、纪检、监察等部门人员,组成专门调查组,对相关单位及人员进行责任调查,近期内将针对失职、渎职或其他行为,分别作出处理,严厉追究责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黑砖窑主被拘捕,顺带4名打手
  • 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山西警方拒救黑砖窑童工
  • 山西黑砖窑事件续:上千孩子或被骗卖做苦工(图)
  • 山西芮城“黑砖窑”农民工每天工作16小时分文不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