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山西警方拒救黑砖窑童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4日 转载)
    
    《上千孩子被卖山西黑砖窑四百父亲网上求救》的报道引起强烈反响。尽管在寻找孩子的路上遇到重重阻碍,但父亲们依然不愿放弃希望。还在山西寻找孩子的家长柴伟介绍,估计现在丢失的孩子有几千人,现在已经有几百名家长赶赴山西了。但是,山西警方依然不愿意帮家长寻找失踪的孩子,而被解救出来的孩子则表示,黑砖窑厂厂主曾活埋两个孩子。
     (博讯 boxun.com)

    一个小孩出逃引发家长寻亲
    
    据《新快报》报道,张小英15岁的儿子酒文杰是今年1月29日丢失的。酒文杰就读于郑州市国防科技中专。“1月29日那天,我的手机有两个未接电话,我现在越来越肯定,那两个电话是我儿子失踪前打给我的。”张小英说,酒文杰1月24日放假,但放假后一直没有回家,因为一直跟儿子联系不上,2月7日,她觉得儿子可能是丢了,于是,到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
    
    寻人启事登了几个月,没有丝毫消息。5月的一天,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电话里,对方自称是河南孟县人,是一个小孩的家长,儿子就读于郑州市黄河学校,几个月前失踪,刚刚从山西省临欹县临晋乡赵窑村逃了回来。一了解,张小英才知道,儿子可能也被卖到山西去了。“后来我打过1月29日那天的两个未接电话,确定那是郑州市二马路车站的公用电话,”张小英说,“我儿子,可能就是在这个车站被人拉上车的。”
    
    张小英5月9日决定求助于河南电视台。之后,河南电视台联合张小英、柴伟、袁成、老张和羊爱枝等五位家长,一个月内三次奔赴山西运城永济县进行调查,并推出了一系列的报道。
    
    目前,张小英已经是第五次到山西了,他们五人中,只有老张找到了儿子。柴伟说:“老张的儿子虽然找到了,但已被打成残疾,唉!”
    
    儿子踪迹确定人却无法找到
    
    柴伟12日在运城永济县临晋镇接受了媒体的电话采访,之前,他们几人刚从该县栲栳镇过来。“现在,到处都看不到小孩了。”柴伟说。现在的砖窑,基本都不让他们进去了,就算能进去的,也看不到小孩。“我们怀疑,孩子是被转移了,有可能被运到别省的工场去。”柴伟说。
    
    初次到达山西时,砖窑还允许他们进去寻找,只要有警察局的人带着,就能进入砖窑。“但现在,警察局也不大配合。”柴伟说,在运城市永济县栲栳镇,有一次找局长,连续打手机,就是不接,找到警察局去,一个警察竟然当面对他说:“不帮你们查了。”
    
    柴伟是郑州人,儿子今年17岁,是在郑州走失的。“我儿子很好认,因为他智力有点问题,手脚有点残疾。”据柴伟称,在栲栳镇的警察局,他曾从被解救出来的孩子中,问到关于自己儿子的线索。前后有三个孩子说见过自己的儿子,描述的特点完全吻合。但孩子们都说,后来就不见他了。柴伟的儿子现在是生是死,还不清楚,但是,他却一点也不肯放弃希望。
    
    “我们几人每天早上各自分头出去找线索,但经常是束手无策,漫无目的地在街头走,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就靠碰‘运气’了。”6月11日,柴伟等人连同警方到山西临猗县临晋乡一砖厂解救“黑人”,据介绍,该窑厂厂主岳西山为当地最有势力的窑主。当天他们成功解救7名孩子,还有二十多人窑主不让走。
    
    当时,窑主让他们到警察局开证明,“可我们到了警察局,等候多时,直到下午才看到指导员出现。他没有理由推托,带我们到窑场,途中见到岳西山,岳西山指着指导员的鼻子训斥道:‘你为什么让他们坐你的车,快让他们下去’”。最终在窑主的阻挠下,他们没有能把剩余的二十几人救走。
    
    最多一天接待七十位家长
    
    网上有网友这样描述一个丢了孩子的家长:“我见过这位家长,叫王守义,他的脸上只有愁苦,儿子到现在毫无音讯。”44岁的王守义是河南长葛市的一个农民,儿子今年20岁,已失踪两年了。“你怎么肯定,你儿子是被卖到山西了?”记者问。
    
    “怀疑,”王守义来说,“我13日也要到山西去了,一定要去看一看。”两年来,王守义日日夜夜在等待孩子的消息,他仅有一个儿子,另外还有一个在家念中学的16岁的女儿。据王守义称,目前郑州专门设了一个接待处,专门接待那些丢失孩子的家长,最多的一天,一共接待了七十多人。由四百多位家长结成的的“寻亲联盟”队伍来自全国各地,有上海、四川、河北、安徽、山东的,还有来自新疆的。
    
    又有四名孩子在广东失踪
    
    失踪孩子的家长张小英13日给媒体发了长达十页的传真,传真中包含了部分失踪孩子的名单和照片、部分家长名单以及至今被解救的人数。传真显示,从3月4日至今,他们已经成功解救近百名“黑人”,其中包括近七十名孩子。
    
    张小英在传真中痛斥黑砖窑厂厂主“惨无人道”,并详细叙述了5月28日,家长们和警方从山西洪洞广胜寺镇曹生村三条沟砖厂成功解救老张的孩子的过程。据老张的孩子张银磊透露,2007年,该砖厂竟然发生两名年仅十八九岁的孩子被窑主打伤后活埋的恶性事件,而据当地百姓反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此事引起当地警方重视,已经立案调查。在传真中,失踪孩子的名单中有四人报称在广东失踪,其中三人在广州,一人在高要。
    
    洪洞黑砖场案惊动高层
    
    山西洪洞县黑砖场大案惊动中央领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王兆国亲笔做出批示。13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来到洪洞,对黑砖场一案的查处进行督促、调查。
    
    洪洞县委主要领导13日下午2时30分汇报了黑砖场一案的详细情况。会议通报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洪洞县要向31名受害的农民工正式道歉,道歉内容包括用县财政资金补发工资、农民工每人发放一千元的慰问金等;另外,以上部分并不影响农民工的民事权利主张。
    
    目前只有七名农民工有了具体下落,大多数人失去了联系。目前,地方政府掌握的农民工资料存在诸多错误,使得工作难以展开,“补发工资也找不见人”。这也成为汇报会上洪洞方的“一道硬伤”。目前,工头衡庭汉已被警方定为“公安部B级逃犯”;洪洞县政府已经拨出专款,要求公安部门全力抓捕该疑犯。
    
    会上,张鸣起重责该案背后一个“核心人物”----黑砖场老板王斌斌的父亲、曹生村党支部书记王东己。“儿子的黑砖场是什么情况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看他连一个普通党员的资格都不够”,“这是严重的违法违纪”。临汾市委相关负责人最后表示,要正确对待舆论监督,“农民工在哪里需要一个个落实”。
    
    张鸣起13日下午5时和大家一起赶到曹生村,查看黑砖场的现状。但是,那6条凶猛的狼犬一条不见,农民工居住的黑屋子居然被身份不明者焚毁,现场只剩下一堆瓦砾。12人去过该砖场的官员却说,“昨天还是好好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千名童工遭虐活埋/薛涌(图)
  • 北京奥运供货商残酷剥削工人 滥用童工 (图)
  • 中国童工:官方严禁但却盛行
  • 童工、卖血-中国社会新问题
  • 东莞童工稚嫩得让人心痛
  • 河北5童工被闷死家属不满验尸结果
  • 温家宝指示开棺验尸查女童工死因
  • 河北煤气中毒女童工被活活闷死?
  • 广州地下工厂曝光 童工受尽摧残折磨(图)
  • 中国玩具厂充斥童工 国际人权关切(图)
  • 河北矿难暴露童工泛滥:200米井下每天做16小时(图)
  • 暗访童工: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如绵羊般听话(图)
  • 河北老板将童工活着送去火葬闷死,警察庇护凶嫌
  • 从河北女童工被活活闷死,看中国人权现状/李卫平
  • 赵达功:童工在中国是普遍现象
  • 杨银波:中国童工——禁而不绝的群体
  • 唐学鹏:越南童工的全球化“解放之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