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反右”五十周年的声明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8日 转载)
    不能容许“反右”文字狱贻害至今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反右”五十周年的声明 (博讯 boxun.com)

    
    2007年6月8日
    
    50年前的1957年3月,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号召党外人士帮党整风,重申“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方针;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提出“放手鼓励批评,坚决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中共各级组织和机关纷纷组织“党外人士座谈会”,鼓励人们畅所欲言。
    
    然而,鸣放刚刚开始两个月,毛泽东就在5月15日写出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为反右运动定下了调子。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这是为什么?》的社论,指出:“少数的右派份子正在向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权挑战”。“他们企图乘此时机把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打翻,把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打翻,拉者历史向后倒退,退到资产阶级专政,……把中国人民重新放在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反动统治之下。”同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出毛泽东亲自起草的《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的指示》,正式宣布反右运动的开始:“这是一场大战(战场既在党内,又在党外),不打胜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并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在全中国展开,一场中国历史上、也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浩劫遽然降临。数以百万计的知识分子与正直之士被打倒在地,带来了“万马齐喑”的政治局面。
    
    反右运动中抓右派的依据,无一例外是“右派言论”,是再典型不过的“以言治罪”。不仅是公开的言论要治罪(在会议上的发言和公开发表的文章),而且是私下的言论也要治罪(被揭发的私人谈话、私人信件、私人日记和造谣诬陷),已经达到“腹诽罪”的荒谬程度。
    
    反右运动也是一场反法治的迫害运动,可以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剥夺上百万人的基本自由。没有检察院起诉、没有律师辩护、也没有法庭判决,而只有群众控诉、会议揭发、背后小报告、领导划圈和组织宣布。
    
    正如《浙江部分反右受害者及其家属敬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所言:“1957年的反右斗争是中国历史上冤者最多、株连最广、历时最长、手段最毒、胜过秦始皇焚书坑儒千百倍的大冤案。”绝大多数右派备受凌辱煎熬达20余年,其家人也都要遭遇程度不同的株连。
    
    1957年的反右运动,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灾难,前承“反胡风集团”的文字狱,后启全国“舆论一律”的谎言“大跃进”,从而导致非正常死亡达数千万人的“大饥荒”,也是“文革”更大规模的疯狂政治迫害的预演。
    
    尽管1979年中共中央作出为55万右派平反的决定,但是由于当时的最高决策者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前台总指挥,对这场旷古文字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邓小平对右派平反做了极为荒谬的辩解:“反右斗争是正确的,错误只在于扩大化。”为此还特意不给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等“大右派”平反。
    
    邓小平的定性使为右派平反的举措半途而废,导致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时至今日,反右运动的罪错仍然得不到根本纠正。一方面,中共政权没有向受害者公开道歉,也没有给与受害者以合理的国家赔偿;另一方面,反右运动的真相无法还原,官方档案不见天日,民间的记忆和反思被压制。正因为反右这场旷古文字狱的制度根源没有得到根除,中国“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仍然是文字狱遍及全国。
    
    然而,今日中国的民间不再愚昧和怯弱,当年的右派们也不愿再沉默下去,近年来民间不断发出重新评估反右运动诉求,时值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际,民间的呼声已经汇成不容小视的潮流——
    
    2005年9月10日,重庆的116名右派及其亲属发出《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2005年9月18日,全国182名右派及其亲属发出《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 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
    
    2007年2月28日,上海21名右派及其亲属发出《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申诉信——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
    
    2007年3月3日,全国61名右派发出《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2007年3月8日,浙江41名右派及其家属发出《给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2007年3月9 日,新疆37名右派发出《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2007年4月21日,3名右派和1名右派后代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必须彻底否定“反右派斗争”的错误政治运动;
    
    2007年5月19日,北大10名右派发出《致北大校长的公开信》;
    
    签名联署以上公开信的右派及其亲属和支持者至今已近四万人(见签名网:http://127.0.0.1:8567/dmirror/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53)。
    
    与此同时,关于反右运动的回忆、研究和反思的文章大量出现在互联网上。把“反右”检索引擎,在“百度”上是482,000条,在“谷歌”上是249,000条。
    
    值此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作为以捍卫言论自由为宗旨的民间写作者组织,鉴于“反右运动”是践踏言论自由的旷古文字狱,鉴于大陆民间关于反右运动的诉求的合法合理合情,鉴于积极参与民间纪念反右五十年的人士正受到迫害,为此声明如下:
    
    一,支持右派及其亲属的诉求:1、要求中国政府开放言禁,允许人们用多种方式反思、总结反右运动的历史教训,找出和挖掉产生错误政治运动的根子,用制度来保障中国的民主进程;2、要求中国政府纠正“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缺点是扩大化”的错误结论,郑重宣布反右运动是完全违反中国宪法的错误的政治运动,向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公开道歉;3、要求中国政府给与反右运动中的受害者给与必要的经济赔偿,特别是对于那些遭受开除公职、强制劳改、家破人亡等摧残而至今仍处于困境的知识分子和干部,至少使他们能够得到安度晚年的合法权利。
    
    二,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民间进行公开研究、介绍、讨论、纪念“反右”活动人士的跟踪、骚扰和迫害。本会在此特别关注笔会会员李昌玉先生的个案(参见附录)。李昌玉先生是50年前反右文字狱的受害者,至今仍然遭受着因言治罪的迫害,此案正是文字狱贻害至今的一个缩影和典型。
    
    本会在此强烈抗议济南市有关当局对李昌玉先生的政治迫害,并呼吁:1,立即解除对李昌玉先生的监控与打压,恢复李昌玉先生的人身自由和旅行自由;2,停止用“非法出版”来构陷李昌玉先生,还李昌玉先生以写作自由;3,立即归还李昌玉先生的护照、电脑、手稿、作品等所有扣押的物品;4,追究政治迫害者的责任,不能容许“反右”文字狱贻害至今。
    
    最后,我们呼吁中国政府落实“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原则,履行宪法中保障国民的言论自由的条款,依法处理包括反右在内的历史遗留问题,作为启动今日中国的政治改革的第一步。
    
    附录:李昌玉先生个案简介
    
    李昌玉先生是“老右派”,曾遭受长达数年的迫害。自2005年以来,他积极参与民间反思反右运动的活动,与其他右派一起率先发起网上右派签名活动:要求平反,要求补工资,要求向害人道歉。今年以来,他不但参与右派签名活动,而且撰写了大量有关反右的文章。
    
    然而,从今年四月起,李昌玉先生所在学校党委书记奉命多次找他谈话,威胁他说:上面已经圈定全国三个闹事右派分子:北京的铁流、杭州的叶孝刚和山东的李昌玉。书记令他停止参与纪念反右五十周年的活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位党委书记还从济南去到秦皇岛向李昌玉先生的儿子施压,动员其回济南做父亲的思想工作。与此同时,有关部门开始严密监控李昌玉先生的电话和网络,李昌玉先生外出也有人跟踪。
    
    今年四月,李昌玉先生收到美国的邀请函,请他六月赴美参加反右学术研讨会。他所在学校的领导再次上门阻止他前往美国。5月8日,李昌玉先生坐车在前往济南火车站的途中被几辆警车拦截,被带到所在地公安分局。一小时前,济南市新闻出版局的人员从他家小院水泵房抄走了他的文集《历史大视野》1940本,也抄走了他家的电脑。没收了他的护照。这本自费在香港出版的文集被当局作为非法出版物收缴,并立案移交济南公安局经侦大队处理。拦截他的就是经侦大队的多名警官。他们以“”传唤“名义扣留了李昌玉,并对他进行了七个小时的”询问“。传讯后,李昌玉先生虽然被释放回家,但他的人身自由、旅行自由和写作自由仍然受到严格限制。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网站)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反右运动五十年 平反仍无期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捍卫民主,维护宪法,反右运动是完全错误的政治运动
  •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一周新闻聚焦:反右运动五十年,清算呼声此起彼伏
  • 反右运动回顾 双百方针今昔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杨光:反右运动中的“两个毛泽东”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大民主”、“群众运动”、反右运动/杨光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反右运动应当彻底否定,章伯钧罗隆基理应公开平反/施绍箕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论反右运动的要害是违宪兼论禁书事件/李昌玉
  • 作家柳萌: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