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大教授李零:我要与“孔子热”划清界限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3日 转载)
    (编者按:所谓的“孔子热”是中国政府出资安排,到海外大学建孔子像等,这么明显的事实,国际上却瞎着眼睛胡乱分析。)
    
来源:南方周末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的时候,李零极力在自己的作品和当下的“论语热”、“孔子热”之间划清界限:“我写书,主张通俗化,但是我也反对庸俗化。人民群众也不能惯着,大众的兴奋点很多也是弱点。他们喜欢那些科学管不了的东西、神秘兮兮的东西、测不准的东西、极其实用的东西。卖假药的,专在治不好的病上做文章,原因就是,患者跑过医院,治不好,病笃乱投医,急着买他们的药。我写书,是想帮大家把不明白的地方搞明白。我自己也搞不明白,就说我没答案。”
    
    新儒家简直是昏话
    
    记者:基督教有马丁・路德这样的大阐释家,《论语》能不能从头搞一下,看看各个时代,哪些阐释家赋予了新意?
    
    李零:你是说新儒家吗?我不是说了吗?新儒家的话简直是昏话。
    
    我是觉得,任何一种文明,肯定都有利有弊,今天,因为政治气候的变化,大家特别怀古。怀古是什么意思?就是跟今天或刚刚过去的今天拧着来。比如解放后,小教不许信,只许信大教,现在反过来,都念宗教的好,说宗教是安定人心的。其实历朝历代都禁旁门左道和淫祀,战国秦汉就如此,不是现在才有。
    
    当然大家要立的不是小教,而是大教,足以跟伊斯兰教、基督教三足鼎立的大教。可问题是,武力传教是西方文化中最糟糕的传统。你说弘扬传统,学的全是这类玩意儿。普世性的宗教,其实是思想上的专制主义,和政治上的中央集权有同样的功效。这类传统,是好还是坏?大家要想一想。
    
    我并不是诋毁中国文化,我认为中国文化非常伟大。但全盘西化后,祖宗留下来的最大遗产,不是别的,就是我们自己。你不要问西方文化是你的主体,还是中国文化是你的主体,这个主体就是你自己!中国文化,我可以接纳,西方文化,我也可以接纳,就像我们既可以吃中餐也可以吃西餐,哪个为主,哪个为辅,不重要,你非得争出个“中餐是体,西餐为用”来,这不是自己跟自己找别扭吗?
    
    一个文化的好坏是靠文化本身的感召力。在这点上,我们比不上我们的祖宗。我们的祖宗,至少是讲“远人来服”,而不是靠拼命推销。以前我们只取经,不传教,现在倒想传教了。
    
    “原典”不许联想?
    
    记者:对《论语》里的某些话,是不是不忠于原典也可以是很好的解释?
    
    李零:《论语》里当然有读不懂的地方,碰到这种地方,往往有争论。人们最爱争论的是信仰上的分歧,但信仰上的分歧才最不能争论。你读《论语》,是争信仰,对不起,我没兴趣。解释当然是要忠实原典。你通过阐释,借孔子的嘴,说你心中的话,当然没人能禁止你的这种自由。但如果没有证据,我要说,你这是歪曲。
    
    记者:难道不能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孔子吗?
    
    李零:在言论自由方面是可以的,你可以印你的书,你可以乱讲,当然没人能管你。但在事实的层面上,这绝对不可以。孔子只有一个。就算解释经常沦为一种游戏,可还有考古和其他证据在那儿挡着你呢。你讲了半天,人家拿出材料来,证明你完全是胡说八道,你还要继续说下去吗?
    
    记者:您读《论语》的时候,特别容易联想起您的“文革”经历。比如您从孔子“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联想到红卫兵最早是清华附中的学生发动起来的;从“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联想到“文革”的时候儿子和老子划清界限。为什么?
    
    李零:不许联想吗?联想是把古今放在一起讲,怎么不可以?“文革”受刺激,又不是什么丑事,记吃不记打,才是可耻的事。更何况,我还讲当下的事。孔子说,“天下无道久矣”,我说,大学无道久矣,怎么不可以批评?我们讲的是类似的事。孔子批评当世,算不算愤青?
    
    我要强调一下,《论语》不是写给人民大众的。《论语》提到老百姓,说的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是供统治者使唤的。今天,大家都说,《论语》走进千家万户是大好事。但我们要注意,孔子和先秦的所有思想家一样,他们都是愚民的。《论语》教学生当君子,是让他们当贵族,不是眼跟前儿的假贵族,而是古代的真贵族,你叫老百姓怎么学?战国的子书都是“干禄书”,话是说给统治者听。因为孔子的机会还没到,他说给君主,君主也不一定听,只好先说给学生听,叫他们时刻准备着。《论语》的说话对象非常清楚:孔子的学生。我讲《论语》,也是讲给学生听,我不反对别人读,但我认为,《论语》这书,还是对知识分子的自我反省更重要。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丧家狗》是一个现代知识分子和一个遥隔两千四百多年的知识分子之间的对话。
    
    孔子热的政治化背景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后世的尊孔和批孔都是政治家发动的。今天的情况是这样的吗?今天似乎是先有民间读经热、祭孔热,再有国家层面的孔子学院和弘扬传统文化。
    
    李零:我不这么认为。我在书里说,我不跟知识分子起哄,也不跟人民群众起哄,还漏了一样。民间和政治上的孔子热,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不好说。比如气功热,人民群众最关心自己的身体,你可以说是民间先有气功热。但我还记得很清楚,很多领导要治病,大气功师们才纷纷跑到侯门里面去。
    
    谁能把今天的传统文化热跟国内形势、国际形势全然分开?我是把这件事放在全球文化处于保守主义的背景下来看的,而且我特别强调它跟1980年代的反差之大。为什么同样一批人,一会儿骂祖宗,一会儿祖宗什么都好,到处去推销,要弄到世界上?这样的东西离开世界的政治气候和中国的政治气候,光是民间,就能成气候吗?
    
    到底是民间热在前,还是政治热在前,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是说不清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孔子学院总部在北京正式成立:女国务委员亲自担任主席
  • 孔子文化节遭审美疲劳:未脱离政府办节模式
  • 孔子“圣诞日”与新的造神运动(图)
  • 孔子标准像为什么遭到人们反对?
  • 我国已在37个国家和地区建孔子学院80所(图)
  • 中国专家欲建孔子后人DNA数据库(图)
  • 发展国际软力量:“孔子学院”进军非洲
  • 联合国设立首个以中国人命名的奖项孔子教育奖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次与中国联办孔子文化节(图)
  • 2005国际孔子文化节在山东开幕(图)
  • 2005国际孔子文化节将举行“全球联合祭孔”活动
  • 孔子在中国大陆“复活” (图)
  • 中国将在海外建立孔子学院以推动全球汉语学习
  • 孔子不是“丧家犬”/冼岩
  • 孔子从“丧家狗”到“宠物狗”
  • 孔子的泪水如同马尿/西风独自凉
  • 于丹学生出书质疑老师:《孔子很着急》、《庄子很生气》
  • 韩国甚为震撼:于丹令孔子复活,创立文化霸权主义
  • 既非龙的传人,也非孔子传人:评薛涌“我绝对拒绝做龙的传人”/方强
  • 陳一舟:“痛哭孔子”背後的公民表達精神
  • 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 又迎来了社会需要调整的时代 孔子以及儒学救不了中国
  • 李万刚:孔子为何憎恶白天睡觉
  • 崔书君:祭祀孔子如同給死人燒“小姐”和“安全套”
  • 陈阳:倘若孔子也按血型分班
  • 何来“孔子标准像”?/庞忠甲
  •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 孔子学说与“全球伦理”/庞忠甲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曾宁
  • 謝選駿《中國文明整合全球》有关孔子的摘錄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上)/庞忠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