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亲历无锡臭水,污染如此真实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1日 转载)
    
    来源:凯迪网络/天涯论坛
     (博讯 boxun.com)

    网友原题:亲历无锡臭水,污染如此真实
    
    非常郁闷的 昨天半夜写了这个帖子发在天涯论坛 今天中午时候已经上了头条 一直漂在天涯杂谈的前几个 回复很多 很多人关心关注。
    
    但是刚才它被“和谐”掉了 很多人尤其是学生感到不满 我询问了小党斑斑 斑斑说是编辑封的 又帮我询问了编辑 编辑也是没有办法 论坛受到官方压力 要求和谐掉我的帖子 让它在茫茫论坛中沉下去。不过天涯还是还是把它放在头条 这样可以让更多人看见-----一个放在头条的被阉割的帖子 里面个中原因 是人都能想到了吧。为了保全这个消息让更多关注的人看到,我现在把它转到你们八阕,朋友告诉我,你们这里最值得信赖。
    
    现在学校的同学都在活受罪 学校没有任何关于停课的通知 而必需品尤其是水又涨价又脱销 食堂烧着臭饭菜 有些同学相信官方的鬼话用了烧过的自来水 现在皮肤过敏的过敏 眼睛痛 还有肚子痛 还有喉咙疼
    
    而我们这些没有学校允许下旷课回家的同学 也心里不安。
    
    这样下去同学们都没法过了
    
    原帖连接http://www9.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 6148463&Key=177259585&strItem=free&idArticle=920390&flag=1
    
    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污染的可怕.在一个水量充足的地方.我不在意可能有些人会嘲笑我没有见过世面,或者嘲笑我的敏感和洁癖.我不过记录下这两天真实的情况和体会. 由衷的郁闷喊了这么久的环保,怎么结果还是这样呢?
    
    希望现在身在无锡的朋友们都保重!
    
    5月29日
    
    白天如往常一般上课,下课,午睡,赶作业.下午打开群跳出来一条不知什么时候的消息,说的是近日因为太湖污染蓝藻大爆发,整个无锡的自来水都不能用了, 不能喝,不能洗,总之什么都不能,要同学们赶紧储备纯净水,准备炭乌梅.当时没有太在意.傍晚去学校商业街的超市买水果,看见一个个男生手里提着大桶大桶的水森活从超市里出来.
    
    作业做到凌晨时候准备洗澡,一开水龙头便闻到刺鼻的令人恶心的腥气,洗过的手,那臭味完全覆盖了洗手液的香味.
    
    当时我的反应很强烈,因为比较敏感的缘故吧,觉得那个味道特别的恶心.连烧开的自来水都腾腾的冒着腥臭.我们不能确定自来水龙头出来的水里到底有什么, 决定用热水瓶烧开的水加了滴露,再和加过滴露的冷水快快的洗了个澡.用饮水器里的纯净水洗了脸刷了牙.没有敢洗衣物.而宿舍一个同学对我和另一个同学用纯净水洗脸的行为表示不屑,貌似平静的态度里露着几分嘲笑,嘲笑我们的敏感与洁癖.她最后用加了滴露的温水洗了脸.而且对我的"明天上完课就回家避难"的决定嗤之以鼻.
    
    实在按奈不住发了个消息给家长,汇报了学校的情况.虽然知道这个时段是不会有回复的.想来整个宿舍楼情况都一样,不过很多房间已经熄灯就寝,要到第二天早晨才能发现情况.
    
    几个人折腾到两点来钟终于爬到床上.我闻着自己身上滴露和自来水混合的刺鼻气味,一宿辗转难眠.
    
    5月30日
    
    一早的水池散发着腥臭,比29日晚的还要浓烈.我们一大桶纯水用的只剩下一个底.
    
    同学见面都讨论着"无锡臭了"的话题.往常冷清的只有班级学校通知的班级群里也顿时热闹起来.有些人说大润发的纯净水曾一度脱销.
    
    我抽空上了下校园网,"十大"的帖子里有6个是讲臭水的.而校园版块就完全被"臭水"帖塞满了.有些人把衣服洗臭了,有些人洗出了疹子,有些人对这种味道泛恶心,学校的澡堂也充斥着腥臊臭味,而学校的超市里的大桶纯净水脱销,到哪都一样不能洗澡;有些人呼叫着学校出来给个说法,是放假还是发放免费的纯净水给学生们;也有不少帖子转载着蓝藻的知识,污染的原因,一些流言蜚语;也有人骂起政府的无能,转载了一个市长的欠揍的话(如果那个是真的话)...
    
    而昨天晚上我们寝室用自来水洗脸的同学,今天早上脸上多了几个奇怪的小红豆.她很后悔.并坚定的表示今天和我一起去火车站回家.
    
    吃午饭前我特意去了下校园网的膳管会版块----谁知道食堂是不是用纯净水呢? 而进去只看见一个和其他版块一样的通知,储备纯净水云云,食堂用水只字未提.下面跟帖人的心情大都和我一样,询问着那个学校后勤部不会回答的问题.
    
    前往一食堂的路上,见到迎面走来的同班同学.她们都像受了什么大当一样皱着面孔告诉我们"千万别吃食堂,该死的饭菜全是臭水味"----确实,我们走进食堂,就闻到了那股味道.即使肚子里空空的(早饭就没敢吃),只好转向小超市买酸奶.小超市的生意异常火暴,因为大桶的纯净水暂时脱销,同学们都开始疯狂的一箱箱一袋袋的购买保特瓶装的纯净水.
    
    学校南区的纯净水据说一早就脱销了,北区超市中午时候排队买水的长龙勘比任何一场当红明星的演唱会门票队伍.走在路上的人几乎都提着,抱着,抬着,拖着一袋袋,一箱箱的水...我们去宿舍楼下叫水得知水厂来不及生产,饮水器上的纯净水暂时送不到.小小的一个门亭里挤满了冒着大汗的女生,脸上挂满了"无奈"二字.
    
    我打了个电话给妈妈诉说委屈.她半夜收到短信后,今天一早打电话去无锡水厂,电话占线,打给环保局,占线,无锡电视台,占线,后来无奈她只能问无锡的114,又打电话去央视新闻频道询问,才把事情大概弄了个清楚.而我诉说的情况比她在新闻中得知的要严重的多.她在知道连纯净水都紧缺后显得担心,并允许我旷课回家.
    
    宿舍有个无锡同学(简称P).她的校友如今在无锡电视台工作.我们都非常焦急这样的情况到底会持续多久,而学校除了通知我们注意身体,储备纯水以外几乎任何事情也没有说. 于是她打电话给那位校友,询问媒体方面有什么报道,官方是否出了什么说法. 回答是他们也不确定,他们电视台到今天中午一共已经打进去3000多个电话,都是询问"臭水"的事, 而官方说法似乎没有. 据说三四天就能好, 谁知道呢?唉. 那位校友还说,现在他们电视台已经不播关于"臭水"的民生新闻了----这样算不算消息封锁? P同学打电话回家问家里怎么样, 她妈妈说一样, 都臭了, 楼下的水站纯净水也短缺, 居民们都去抢水, 还打起来了. 而P同学的妈妈还没有去抢水,因为附近家乐福的水有打折了.于是P同学决定下午就回家帮妈妈去家乐福抢购.
    
    我们走在校园里,见面都谈论着可怕的"臭水",路过小桥边的眩晕.同学们惟恐买不到水的紧张眼神,热浪下面排着队,一个个微微张着嘴穿着气,喉咙那一动一动,像一大群鸡. 我们顿时觉得仿佛置身于类似的电影里的情况,又让人想到前几年SARS笼罩的城市恐慌.而SARS病毒毕竟看不见,摸不着.而臭水,吸在鼻孔里,粘在身体上,甚至吃在嘴里...我开了个玩笑说要取个"伊藤润四"的名字,画一部以这个为主题的恐怖漫画.
    
    大润发和家乐福的纯净水打折会持续到6月7日,不知道是不是意味着无锡的水就要"臭"到7号. 同学们都很担心. 我觉得我和N同学都很幸福,因为我们家住的近,可以回家使用比较好的自来水, 而其他同学,不是家住的太远,有家不能回,就是如P同学一般,即使回家,也和学校一样. 我想到舅公住在惠畅里,想来情况也一样吧,说不定也到我奶奶家或者他上海儿子家避难了.
    
    中午在宿舍上网恶补了下关于太湖污染的信息.其实太湖污染早就不是一年两年了.不过每次都开个研讨会,喊喊口号而已.我记得大一时候去宜兴买紫砂泥,顺便参观游览,看见好多化工厂,还有一个红墙金瓦的政府楼...有次家人载我路过锡山, 看见一个化工厂, 就在大白天, 光天化日, 向厂后的一条小河里排浮满白色泡沫的污水...5月中,摄影课,老师带我们去三国城水浒城还有蠡湖之光拍照, 镜头里都是"绿糊糊"的湖水...
    
    而无锡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苏州有五条河流, 源头都是在太湖的,全部重污染,住在那五条河周遍的人估计也很痛苦.
    
    据说每年国家会投很多钱在太湖治理上???
    
    听到那位校友说无锡电视台不拨报本地关于臭水的民生新闻的时候,我们寝室都很愤慨,当时恨不能拿个小DC出去录几段"抢水盛况",然后发到youtub 上去.因为食堂饭菜全部是臭的,所以不少"大采购"队伍中,除了水以外,方便面一类也成为了主角.甚至不少人乘公交车,骑电毛驴,打的,包黑车去附近的易初莲花等等采购. 推着或者骑着毛驴的人,车上放着两箱水,还有一塑料带方便面,趟着自行车的女生,车后座上一两箱水,后面跟着一女生,一手扶着箱子,一手拎着一塑料带储备粮食, 强壮的宿舍全体出动的男生, 以及帮助情人的骑着电毛驴的男生,因为电毛驴上坐着两个人而只能放一箱水...我们上午买了四瓶水,后来忘记在超市买面包了,于是又进去,超市里排着歪歪扭扭的长队伍,从收银台到最里面,挤满了人, 我们原本要把买过的水放在收银台外面地上的篮子里的, 但是脑筋一闪又犹豫了----害怕水放在那会被人拿走, 不禁让人想到那些饥荒年代,拿着个饼走在街上啃都会被人抢下来的情景...不过差不多的情景应该是发生了, P同学小区附近的水站里, 一些人为了抢桶可怜巴巴的水而打起来.
    
    我不禁在想"患难见真情" 真的就是我们一直认为的那个意思吗??
    
    我回家的重要原因还有,衣服.
    
    臭水洗的衣服都是臭的,不少同学一开始没注意,即使是烧过的水,洗出来还是臭的. 我的昨天的内衣裤和T恤以及前天的一条裙子一件T恤都没有洗,也不敢洗.而因为家近,衣柜里几乎没什么东西,于是只剩下一件硕大的PHX13的球衣... 穿着没洗的裙子...样子可笑极了.
    
    而今天一整天,肚子几乎是空的.昨天傍晚买了两个番茄,却没办法好好洗,后悔啊~怎么没买香蕉.
    
    我在饿的眼冒金星的时候突然想猪喝什么水呢?难不成是这种有毒的臭水吧!那猪肉会不会也变成臭的呢? 就这样顶着个太阳 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完了一堂课,又奔向一教上公选课的考试,路过旁边的小河堤,发现竟然校园里的小河里也开始漂起绿色的奇怪东西了,臭烘烘的.
    
    公选课最后没上成,因为老师突然病了. 至于病的原因,我甚至还猜测是不是皮肤过敏----在饥饿和紧张的时候总是容易胡思乱想. 回宿舍时候陪伴同学去逸夫楼买上网卡. 楼前刚好停了辆巴士, 一些学生在上去, 开着窗, 只听见里面传来他们大声聊天:"...现在整个无锡都臭了...""...怎么洗澡..."
    
    无奈的说,逃不了荒的同学只能利用这段时间节食减肥了. 不去食堂吃臭饭菜, 因为没办法好好洗澡所以不能出门或者多动, 喝纯净水.南京帮的同学和我一样都果断坚定的选择下午上完课就回家,而其他同学,估计长三角一带的都会陆续逃回去, 可怜那些远远的同学, 很多人回不了家,也没有潇洒到逃到周遍城市避难顺便游玩.
    
    每天清晨的清洁工大妈会用厕所龙头的水和大拖把拖我们教学楼楼道的地面. 然后湿漉漉的地面慢慢变干,臭水蒸发上来了...这两天每天上课路过走廊,尤其是厕所水龙头附近,都会被那股腥臊恶臭熏的头昏脑胀. 前两天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臭味,今天终于明白了.严重的时候真想把ZF的几个公仆和XXXX厂长都丢到太湖里,用鞭子抽,给我洗澡!洗! ----这样
    
    我们的宿舍楼,清晨时候,楼道里也弥漫着臭水味. 即便我们拼命的使用着花露水,消毒水,香水,驱蚊水---凡是带香味的东西,但是总掩盖不住那一屡臭味,就像今天食堂卖的煮玉米,香喷喷的玉米咬上去的一刻发现嘴里已经吸进了臭水味----今天整个一食堂都是臭味. 而食堂的大叔好心的告诉我们注意身体,并说这个至少要一个礼拜才好.
    
    我记得大一刚到无锡时候,很不习惯,因为当时觉得无锡的自来水就很黄还有一股奇怪的腥+漂白味,起初几天洗漱,在自来水里兑了纯净水,才慢慢适应过来. 还因为水土不服和心情郁闷生了很长一段时间病.当时很被一些人看不起.我也承认自己适应能力差一点.到3天前还算基本上适应无锡的水了,突然又要回到用纯净水洗漱甚至洗澡的时代了.其中的一些东西,真是让人不得不悲叹一声.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呢?有人说3天,有人说5天,有人说7天.
    
    听说又要"引江济太"了,可是这样不过拆东墙补西墙,何况现在长江自己还是个泥菩萨,即使缓解得了太湖污染一时,明年呢?后年呢? 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 这个要问问那些拿了国家拨的治理太湖的款的人, 还要问问被红墙金瓦"照(罩)"着的一片片小化工厂
    
    无锡市里面感觉把消息封锁了 新闻也不一直跟踪报道 政府也不出面
    
    在77路上下车时竟然还放着"太湖美" 太讽刺了 昨天下午火车站也放着哪首歌
    
    这样的ZF 真是没话说了
    
    不知道是什么人放的消息说无锡蓝藻泛滥是因为东南季风把整个太湖的都吹到无锡去了
    
    每年蓝藻爆发的时候都是这样一个调调 仿佛有了这个结论就可以把责任推向别处 自己的污水照样光天化日的排 真是可笑!
    
    如果是东南季风刮的 为什么今年提前那么多月?
    
    且东南太湖的水是2类水 蓝藻爆发的原因主要是水体富营养化 东南太湖根本生不出多少蓝藻 又何来"风把蓝藻吹到太湖里" 如果真是这样 北湖应该变干净啊 因为东南湖很干净啊
    
    说那种话的人只能说明自己不负责任 太湖是大家的 美的时候"太湖美" 太湖现在脏了 睁着眼睛捏着鼻子喊:"是东南变的风把太湖弄脏的,不管我事."
    
    再说说学校吧
    
    现在学校里还有很多学生 大都是住在外省的 因为学校没有发布停课通知而 没办法回家 一箱纯净水 女生洗个澡就差不多了
    
    比较郁闷的是无锡本地的同学 回家也是这个样子 甚至更严重 因为市里面的大桶纯水价格已经翻了好几翻 在学校至少还能买到正常价格的水
    
    昨天下午我们这些"旷课回家挂的讨论回家事宜时候 身边的无锡同学一脸无奈
    
    "你们怎么办呢?"
    
    "没办法啊~下课继续去买水啊!!"
    
    我回家前和班里几个要好的走不了的同学说 实在熬不住 就来投奔我吧----仿佛到了生死关头 友情变的很高大
    
    昨天一天只喝了两罐酸奶 宿舍有两个同学买了食堂的玉米 都啃了一两口就丢一边了 接下来也不过酸奶,干粮度日.
    
    晚上近8点时候到的家.家里早就吃过了.我妈妈看见我灰头土脸拎着一纸袋脏衣服回来,心疼极了. 我一整天没有洗手(是的!上完厕所手也没有洗!!)
    
    我骗妈妈说吃过了饭. 其实之前早就前胸贴后背,两眼冒金星了. 整个人冲进浴室先在浴缸里泡了N久,然后又用淋浴冲了一下----真舒服啊!!仿佛刚从非洲某地回来一样. 真是难忘啊!
    
    高中时候选的地理,练习册和讲义上经常出现的题目中就包括 地图填空(太湖及周遍城市公路等) 然后太湖上划了几个区域 上边标著着水污染的等级然后提问污染的原因 治理的措施----这样的题目对于面对高考的人来说 都能轻松倍的滚瓜烂熟 而具体治理情况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同学告诉我说现在阴井口和下水口的味道也越来越臭了 宿舍浴室阴井口还泛着烂韭菜的味道 早上起来发现很多很小的 一边跳一边飞的小虫在洞口活动 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校区在梅园的时候 我和一同学租房子在西山村的一个阿婆家 我住楼上 她住楼下 她在楼下可以自己烧水用 我在楼上不可以 每天的水都是房东阿婆烧好了放在厨房间然后我自己去拎的
    
    有时候起的很早会看见房东阿婆去房子后面的井里挑水浇田洗菜 阿婆对我很好 经常烧点小粥 煎点馄饨给我吃
    
    有次我同学喝的纯净水忘记叫了 就自己烧自来水喝 味道难闻极了 然后上来喝我的发现我的水一点臭味也没有 因为是井水烧的
    
    现在突然想起那位房东阿婆 不知道她家现在什么情况 不知道那口水井是不是被村里人抢水
    
    但愿大家都能挺过来
    
    同学们发布最新消息 菜场上的鱼虾贩子都没有生意了!
    
    今天同学们开始去药房买乌梅炭 好几个地方都没货了
    
    水变的更加臭 更多同学准备开溜
    
    学校还是没有关于处理办法的任何声明
    
    租房子在外面的同学说"投机倒把"商多了 老贵老贵一桶 变成中东了 水比油贵
    
    不好意思的说,我前天和昨天都没有大解了,真难受.两天没怎么吃东西.有些同学是吃纯水泡的方便面.我不吃方便面,觉得自己没有到快饿死的地步不会吃那些方便食品和速食,结果昨天快到家时差点趴下. 今天一早起床去自己家楼下菜场买了磨好的豆浆 煮开喝了一大杯 还吃了一个菜馒头真美味但是心里总有股说不出的感觉
    
    刚才和留在学校的同学们聊天了 情况还是很不好 虽然下了一点点雨 但是整个学校就是很臭 小河根本不能闻 水很刺鼻 碰也不敢碰
    
    她说
    
    去东降买水果,吓死了,满大街老老少少都在忙着往家里搬纯净水,好几家送纯净水的门头前听着大卡车装的都是空桶,纯净水抢空了.她们赶紧去好友多超市,诺大一个超市只剩下一小堆农妇山泉和雀巢纯净水了,她问有没有3.8水森活,导购说早就没有了,回来的路上看到几辆卡车在运啤酒,这年头不只是卖水的,买啤酒的都赚死了,还看到一个也就小学3年级的小男孩在往家里滚一大桶纯净水.大润发的雪碧脱销了.今天学校门口发国难财的纯水有一大堆,也很快就卖没了.
    
    她们在六楼开着窗户能闻到臭味,昨天小白开玩笑说以后都没人愿意大便完了冲厕所了.
    
    从前天开始她肚子一支不舒服,估计和水有关系
    
    学校依然一点声音也没有,留着同学们在校园里活活煎熬.连嘴皮子上极会说的院系领导们,也集体失声(不知道是不是集体失踪抢水去了)
    
    我们院的辅导员,前几天像个锯了嘴的葫芦,今天倒好像见他有一些反映,好像是关于卖给学生纯净水的事情,外面有人拖他办。不过他很不屑,应该他不会明着赚这样的钱.
    
    我们设计院新来的领导,平时话最多,最看不起设院学生,乱七八糟抓纪律抓晨练七七八八事情最多的老师 最近屁反映都没有 竟然好意思还忙着什么"学生管理" 管理什么啊?!最大头的就是水了!
    
    我的另一个同学说
    
    现在所有的水都在用农夫山泉 可是水都不够用 外面卖的水已经分不清真假了.
    
    像牛一样 从学校里面弄了6箱水回家
    
    路上公交车每部都配了两个司机, 可是还是遇到了追尾, 所以很倒霉的,自己坐的公交车撞车了.
    
    现在整个无锡都恐慌了,很疯狂,行为,眼神,又听说太湖水的污染会持续到夏天.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下是我和一个同学的MSN对话 我=我 她=Y同学
    
    Y同学 说:
    
    刚打电话了
    
    我爸让我走
    
    他现在在关注医院的发病率
    
    如果有动静就带我妈也走
    
    天那
    
    但是现在家里外婆在生病,走不开,我爸说如果我在无锡待着帮不上忙,还会增加家里用水负担
    
    我 说:
    
    走区哪啊
    
    我说要真是那样,怕会像非典时那样封城
    
    我爸说他知道,可是有太多无奈。再说外婆在这里,一时走不开的。
    
    我都不知去哪
    
    无锡已经有学校放假了
    
    我们学校也快的
    
    怕现在 走,往后就难了
    
    超市买旅行包的人都很多
    
    很多吃的脱销
    
    现在心情沉重...
    
    我 说:
    
    实在没办法旧来我家吧 虽然一个小老房子
    
    还能住住我房间
    
    Y同学 说:
    
    TOT ...
    
    真的可以吗?
    
    会给你添麻烦的...
    
    我 说:
    
    没关系的
    
    患难时刻不帮忙不像朋友
    
    Y同学 说:
    
    TOT 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 说:
    
    实在每地方去了就过来吧
    
    总归有水有吃的有住的
    
    Y同学 说:
    
    好的...
    
    又一段对话
    
    MUSK 说:
    
    我要走,可能这几天就走了,苗头很不对
    
    水也不够喝
    
    不能洗澡...
    
    不能洗头
    
    我 说:
    
    是啊
    
    注意身体啊
    
    MUSK 说:
    
    恩,我宁可只喝纯水,也不敢吃什么
    
    我 说:
    
    据说不少人用了水长小红包
    
    MUSK 说:
    
    是的
    
    我 说:
    
    小会说她肚子不舒服
    
    MUSK 说:
    
    她们有人说痒
    
    还好我没有用那个水
    
    我妈说喉咙难受
    
    ...
    
    MUSK 说:
    
    可是家里人还用那水洗手什么的
    
    我 说:
    
    不要 那个水有毒
    
    MUSK 说:
    
    你不知道有多缺水
    
    根本不够用
    
    洗的衣服是黄的
    
    我现在很崩溃
    
    我走了家里怎么办
    
    可是我留这里确实什么也帮 上
    
    我 说:
    
    全家一起走吧
    
    MUSK 说:
    
    就只有每天尽可能从学校往家里运水
    
    我 说:
    
    你外婆能走吗?
    
    附近有没有亲戚?
    
    MUSK 说:
    
    不能...二度中风, 能动.. 能说话..吃东西有障碍..失禁
    
    亲戚都在无锡这片
    
    我 说:
    
    啊。。。。。。哎呀。。。。
    
    医院用的水呢?
    
    是什么水?
    
    MUSK 说:
    
    不知道
    
    我可能跟妙去上海
    
    我 说:
    
    这样很好啊 还有的玩
    
    MUSK 说:
    
    可能还要 投奔你的
    
    我 说:
    
    好的 我最近也要区
    
    MUSK 说:
    
    恩恩
    
    今天学校真的有把水放在收银台外面被偷的事情
    
    刚才新闻台才过了个新闻
    
    太寒心了 CCTV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真是"理智"啊
    
    和无锡的同学聊天中...
    
    筱细娘 说:
    
    水好些没?
    
    MUSK 说:
    
    在下
    
    筱细娘 说:
    
    自来水还那么臭吗?
    
    MUSK 说:
    
    臭的
    
    筱细娘 说:
    
    你们水够吗?
    
    MUSK 说:
    
    我还有一箱
    
    撑到明天笃定
    
    市里不可能够的
    
    如果政府连供水问题都解决不了,说明问题严重了
    
    不知道会失控成什么样子
    
    所以我这两天出去
    
    政府能不能解决也就这段时间能看出来的
    
    解决得了么回无锡,苦点也认了
    
    我爸爸么在打听发病率
    
    筱细娘 说:
    
    校园网上看来很多人长红豆了
    
    MUSK 说:
    
    ... ...
    
    要死了 关键我妈还死活不听我的
    
    昨天拿那个水洗澡 今天又洗手 还洗碗
    
    好说坏说都没用
    
    筱细娘 说:
    
    告诉她 我们学校生共实验室实验的结果
    
    MUSK 说:
    
    好的 唉
    
    她说觉得喉咙难受,反正不对头
    
    我说,你 对头还用...
    
    真无奈了
    
    筱细娘 说:
    
    你跟爸爸一起劝她啊
    
    天那
    
    MUSK 说:
    
    ...我们说的嘴肿也没用啊
    
    她超级固执
    
    小苍兰 16:28:17
    
    雅楠去买回家的票了
    
    大班后天也走了
    
    细娘 16:30:26
    
    你们也快逃吧
    
    小苍兰 16:31:25
    
    我这几天走不了啊,学姐快毕设了我帮他做的动画还没做完
    
    细娘 16:31:58
    
    有关你的生命健康
    
    何况她的毕设原本不应你来做啊
    
    小苍兰 16:32:31
    
    我知道的。所以抓紧时间做完回家]
    
    细娘 16:33:45
    
    唉 你自己看吧 身体最重要
    
    小苍兰 16:40:56
    
    恩
    
    以上是最近的聊天记录 住在山东的同学也准备回家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