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镇委书记无法无天,强征农田滥抓无辜/吕耿松(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7日 转载)
    吕耿松
    
    浙江省乐清县湖务镇党委书记金超英是一个专横拔扈、无法无天的“小诸候”,他所管辖的地方虽然只有巴掌那么大,但他却是这个小地方不可一世的霸主。笔者在《中国的土地管理法是不是一张废纸?》一文中曾提到,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征用一分农田也必须由国务院批准,但在眼下权力失控的中国,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圈走几十亩良田如探囊取物——乐清县湖务镇党委书记金超英正是这样一个典型。
    
    偷梁换柱:征荒地用良田
    
    和所有的共产党官僚一样,金超英也是个好大喜功的主,虽然做不出什么利国利民的事,却念念不忘“政绩”。他提出“教育强镇”的口号,这个没错,但实施“教育强镇”的具体做法不是加大教育投入,而是扩建搬迁镇中心小学,为此征地45亩。在征地过程中,他采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段,在上报时写的是荒地,但拿到《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后,却在农民耕种的良田里兴建工程,将大片将要成熟的水稻用土方填平。
    2002年11月间,金超英把该镇定头村党支部书记邱修章和村长王昌辉叫到镇里密商征地之事,并同时与乐清市国土局“打招呼”,称要征用定头村小塘里的一片地(小塘里是毛草坦)。12月1日,王昌辉背着村民与国土局秘密地签订了《征地协议书》和《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书》。该秘密协议书约定征地44.8425亩(水稻田),共补偿村民762323元人民币(平均每亩17000元)。这两份秘密协议。只有金超英及其他镇领导、定头村支书邱修章、村长王昌辉和乐清市国土局的负责人知道。
    2003年7月,湖务镇中心小学遵照镇领导的旨意,写了《建设用地申请表》,定头村村委填写了《土地补偿登记表》等材料,上报乐清市国土局、建设规划局审批。同年10月15日,《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文件批下来,文件明确规定建设用地批在定头村小塘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基本农田是不能征用的,即使因大型基础工程(军事设施、道路、管线、水利枢纽等)需要,也要由国务院批准。但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或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可由省一级政府批准。没超过规定额度的,可由市县审批。小塘里是毛草坦,属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所以市里很快就批下来了。但审批下来后,镇政府却把扩建搬迁镇中心小学的建设用地移到了定头村湖务塘。湖务塘是农田保护区,距镇政府只有100米左右,而小塘里距镇政府却有近两公里。
    2004年8月,金超英在骗到上述建设用地的批准文件后,指使邱修章和王昌辉通知20多户村民到镇政府召开所谓“村民代表会议”,宣布征地的位置及补偿标准,立即激起与会村民的强烈不满,当场将会议闹翻。接着,金超英以每亩增加5000元补偿费(即23000元)做村民的“思想工作”,除几个人经不起威逼去领了补偿款外,大部分村民都拒绝领取。
    金超英偷天换日,将荒地调包成良田,引起村民强烈不满。2004年8月18日,村民王昌群到镇长、书记办公室去反映良田被强制执行的情况(王昌群等村民不知金超英是主谋),定头村党支书邱修章和村长王昌辉叫来5个黑社会分子,当场在镇政府办公室将王昌群的肾脏打出血。9、10月间,金超英将建校培土工程和基建工程发包给本村的流氓地痞,并指使工程强行培土奠基,把即将成熟的40多亩晚稻用土方覆盖,眼看就要到手的5万多斤秋粮就这样被金超英和他流氓哥们白白毁掉,毫不心痛。
    2004年12月,基建工程队进场施工,被农民阻止,双方多次发生冲突。在镇领导的指使下,工程队雇佣了数十名黑社会分子,统一带着白手套,用铁棍殴打村民,其中村民谢招财左腿骨被打断。后来事情闹大,工程被廹停工。
    
    村民拦路向省委副书记告状
    
    2005年4月30日,湖务镇党委以“湖务镇中心小学”的名义向基建工程队发出了《关于要求尽快复工的通知》,强令工程队于5月15日前恢复施工,并令派出所作为基建工程队的保镖,再次挑起工程队和村民之间的冲突。在村民保护耕地,阻止工程队施工的过程中,派出所多次将依法维权的村民抓起来关押。
    2006年8月,正当定头村农民感到绝望时,浙江省省委副书记周国富到定头村隔壁的台头村葡萄园来考察,定头村村民得到这个消息,全体村民一致决定去拦路喊冤,集体下跪。当时村民们满怀希望地把所有的关于镇政府违法征用农田并毁掉即将到手的秋粮的资料都交给了省里的大官们,他们恳请这些“青天大老爷”为他们作主,制止镇政府的胡作非为。周国富们表示“非常重视”此事,并承诺尽快帮村民解决问题。第二天,镇领导带来了几个干部来到定头村,装模作样地走访了几家受害户,表示他们对农民很关心,农民有什么困难他们会尽量向上面反映,农民听了心里乐滋滋的,日夜盼望着“上面”来解决问题。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哪位“上面”的领导来关心过农民。农民失望了,只好再次到镇政府去要求解决问题,并多次上访。他们上访到乐清市政府、温州市政府、浙江省政府,还几次去北京找中央,但不是被遣返,就是被关被打,毫无结果。农民们说,他们要钱没钱,要粮食没粮食,要土地没土地,这日子叫他们怎么过?!
    
    非法抓捕无辜村民
    
    由于“上面”言而无信,对湖务镇政府的违法征地视而不见,镇长杨乐丹等镇领导(金超英现已调到乐清市当统计局局长)及村支书邱修章和现任村长王昌和更加肆无忌惮,新建校区的施工进度迅速。村民的意见没人听,阻止施工又被抓被打,实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于是在2006年10月初,40多位村民来到工地新建的房子里,弄坏了几阶楼梯和几扇窗户,试图以此警告建筑商,让他们停止施工。但是镇政府以此为借口,对农民进行了疯狂的报复。2007年4月7日,镇政府带领150余名警察突袭定头村,对村民进“大扫荡”,没有任何罪名就抓走了王昌兵、王昌群、王良德和叶兴满4位村民。4月9日,在杨乐丹、邱修章、王昌和的亲自率领下,湖务镇的警察、镇政府工作人员及社会上的小混混共200多人来到工地,强行让施工队施工。这伙人糟蹋庄稼,几名老年妇女实在看不下去,便上前论理,但却遭到人大代表李纪法的殴打。他把三个老农妇按在工地上的泥地上,死命掐她们的脖子,激起众怒。王昌兵、王昌群、王良德和叶兴满4 位无辜村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后,现在都被乐清市检察院批准逮捕。王昌兵、王昌群是兄弟俩,他们全家的土地都被强占,今后没了生路。如今他们兄弟俩都被逮捕,面临被判刑。他们的母亲周玉兰已经近70岁,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面对这从天而降的横祸,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决定去北京找胡锦涛、温家宝讨个说法。镇干部说,他们抓人是省委副书记周国富的指示,但村民们不相信,因为去年周国富来台头村葡萄园视察时,村民们拦路下跪喊冤,他当时还表示“非常重视”村民的实际问题,虽然现在问题没有解决,但总不至于狠心到要把村民抓去坐牢吧。有村民认为,这是某些镇干部血口喷人,想毁坏周国富书记的形象。
    
    村民们的强烈要求
    
    2007年4月25日,周玉兰、谢招财等40多位村民联名写了一封控告信,控告湖务镇政府违法征地、非法拘押村民。他们在联名信中提出了六点“强烈要求”:
    一、 2002年12月1日村长王昌辉在金超英的指使下背着全体村民与乐清市国土局秘密签订的《征地协议书》和《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书》无效,宣告作废;
    二、由于《征地协议书》无效,湖务镇镇委向国土局、建设规划局骗取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建设用地批准书》无效,由相关单位收回作废;
    三、村民们认为以金英超为首的镇委、镇政府没有把镇中心小学征地扩建搬迁的经费上报市教育局列入财政预算,不通过财政拨款来解决,而是“自筹资金和贷款200万”。这是搞无米之炊,想创“政绩”又没有资金,于是千方百计在农民头上括,强占农民土地、压制、坑害被征地农民,实在不像共产党干部,而是一个封建专制的土皇帝,应该依法严惩!
    四、拆除非法建设的教学大楼,还农民一片良田,追查数次指使数十名黑社会分子用铁棍殴打农民的幕后策划者,并绳之以法;
    五、立即释放王昌兵、王昌群、王良德和叶兴满4 位无辜村民;
    六、湖务镇镇委是以扩建“湖务镇中心小学”的名义非法征用45亩土地的,但造一所小学要用那么多土地吗?原报批的是荒地,而实际征用的是良田,这说明这起非法征地事件存在着腐败,所以要求上级纪检检察机关对此案进行彻查。
    镇委书记无法无天,强征农田滥抓无辜/吕耿松
    镇委书记无法无天,强征农田滥抓无辜/吕耿松


    镇委书记无法无天,强征农田滥抓无辜/吕耿松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5月2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