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狱中陈光诚正挨饿 九十一次要求写申诉书未成/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7日 来稿)
    
    
     (博讯 boxun.com)

    (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05,26 )
    
    * 家人探视狱中陈光诚 *
    
     5月23日下午,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和家人前去探视在临沂监狱服刑的陈光诚,得知近一个月来,陈光诚经常挨饿,九十一次正式向狱方要求安排适当的人来代他写申诉书,至今没有结果。
     陈光诚先生于2005年公开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例如动用暴力,强制堕胎、结扎,监禁、殴打当事人和他们的亲属等。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案在重审开庭多位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从2005年8月至今,先被软禁,后被监视居住。
     现在在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的袁伟静接受我的采访,谈这次会见陈光诚的详细情况。
    
     问:“请问你们这次会见的确切时间?”
     答:“5月23日下午三点十分左右。”
    
     问:“您和哪些家人一起去的?”
     答:“大哥,还有母亲。我还带着小克斯(女儿)去了。”
    
     问:“会面多长时间?”
     答:“半个小时。”
    
     问:“在什么样的环境下?”
     答:“仍然有人在我大哥和妈妈后面听着,大哥说好像有四个人,我只看到两个。比以前有所改善的是,以前光诚那边(隔着玻璃)不安排人,以方便他们听我们说话。这次他旁边安排另一个服刑的人会见家人在谈话(就比较正常)。”
    
    * 陈光诚说:“我很饿” *
    
     问:“你们和陈光诚先生都谈了些什么呢?”
     答:“ 上两次去见他,我们一直担心,问他吃的怎样,他说‘你们放心,我都能吃饱’。但是这次三点十分,我们刚坐下,告诉光诚‘我们来看你了’他答应着,很高兴。为了更好的和我们说话,他把帽子摘掉,以便脸贴在玻璃上(听或说)。
     然后他就告诉我们‘我这个月吃不饱,我很饿’。他说,因为里边使用的是犯人管犯人的制度,别的人都是去伙房吃饭,因为光诚不方便,不能去,他们就让吃完饭的服刑人员给他捎回来。但是,经常忘了给他捎。出现这种情况他就吃不上饭了。
     他说,一共不去伙房吃饭的是五个人,这五个人里好像还有两个小组长。捎来的饭有时不够,就要先给小组长,最后不够的,肯定就是光诚了。”
    
     问:“为什么他们需要别人把饭带回来呢?”
     答:“我只知道光诚因为不方便,没有问另外四个人是为什么。光诚很饿,因为我们家人以前去,留下一点钱作生活费,他可以自己花钱到‘营养餐厅’(还是叫什么的地方)订菜。现在这个监狱非常欺负他的是,他们觉得光诚是盲人,订菜后记不住花了多少钱,没想到光诚记得清清楚楚。扣他帐的时候,光诚发现扣了双倍的钱。他非常生气,说‘扣我一个盲人的黑钱是非常可耻的’。
    
    * 陈光诚:九十一次要求安排家人助写申诉书无结果 *
    
     袁伟静又谈到关于陈光诚要求安排他信任的人代写申诉材料的问题。她说:“他一直在里边要求,已经给监狱方面写了九十一次,要求他们想办法安排时间地点,让家人来帮他把材料形成文字,然后递交上去。但狱方不愿意做,只是说让光诚口头说出来,他们帮助整理,然后递交;或让监狱服刑人员帮助写;让律师来或让我在家里写。
     光诚说他的要求我不知道,我在家里写不行;狱中人员写,即使光诚口头讲好了,他说‘我无发确认是否按我说的去写了’。
     因为5月8日家人去看没能见成,留下二百元钱,他就知道家人去了。
     5月15日,他还跟监狱工作人员强烈要求安排家人来帮他写申诉,但是现在还没有结果。
     光诚想见律师,有些事还是需要律师去做。我已经和律师联络了,律师说会尽快安排时间。”
    
    * 陈光诚亟需蚊帐而不可得 *
    
     问:“陈光诚先生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答:“他说现在天热了,里边有很多蚊子,他没有蚊帐。监狱里有个小卖部,让我们去买,因为在外边买了他们不让捎进去。但是我们去里边买,他们又没有。我们就和狱方商量‘我们能不能到外面买个小蚊帐给他安上?’他们说‘不用,到下个月再说’。我们说‘不行,现在蚊子已经很多了,光诚说了’,他们说‘没问题,下月再说’”。
    
    * 陈光诚:祝贺金燕,问候亲友 *
    
     袁伟静也告诉陈光诚一些外面的消息。她说:“我转告光诚曾金燕获得2007年《时代》周刊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之一,和你去年一样,她是今年入选人里最年轻的。”
     光诚非常高兴,还让我转达对金燕的祝贺。他还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我父母那边的情况,还问了一些朋友、律师,像滕彪、李劲松等都怎么样。。。”
    
    * 带书引起的对话 *
    
     袁伟静这次带了两本书给陈光诚。她说:“这两本书是《残疾人维权手册》和《刑事诉讼法》,都是汉字的,这次还不错,都让我们捎进去了。
     当我向狱方人士说‘如果狱中普通服刑人能看的书,我们给光诚捎的盲文的材料也应该能递进去’。
     监狱一个工作人员就说‘这没有道理可讲,共产党现在就这样,他让你怎么干你怎么干就行了。如果按道理的话,陈光诚是个盲人,他就不应该到这里来,但还是送进来了。全国有几个盲人这样坐牢的啊!’他当时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 母亲和幼女的心 *
    
     问:“陈光诚的母亲说了些什么?”
     答:“母亲就说这次光诚脸上看上去不如上次好。因为光诚说吃不饱,妈妈就说‘唉,怎么老让他吃不饱!’”
    
     问:“您还带着女儿小克斯去了,她看到爸爸是什么样的反应?”
     答:“她还不错,因为自从4月18日来探视见过光诚以后,回到家里,她就一直把我和光诚的那个结婚照拿到床上去,每天都说‘这是爸爸’,有时说‘我找爸爸去’,有时说‘妈妈,我想爸爸了’。
    
     问:“克斯快两岁了?’
     答:“到7月21日两周岁。”
    
     问:“克斯有没有跟爸爸说话?”
     答:“这次说了。上两次看见光诚都很害怕的样子,这次因为有玻璃隔着,还有个小台台,她就站在台子上,喊‘爸爸,爸爸’,光诚听了特高兴,说‘小克斯,孩子好,等爸爸回家给你买个小汽车’,克斯就答应着‘啊,啊’,然后就唱歌,唱‘小燕子’能唱两三句,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就会唱一句,给光诚听。”
    
     问:“克斯能把小手伸进玻璃上说话的孔里吗?”
     答:“伸不进去,孔特别小。她就用手在玻璃上摸啊摸的,叫爸爸,最后走的时候还说‘爸爸再见’”。
    
    * 袁伟静:5月28日,给我自由!*
    
     去年11月28日,陈光诚案重审开庭后的第二天,当时已经被软禁了一年多的袁伟静被当地公安局以“是陈光诚的同案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最长时间不得超过六个月,也就是到今年的5月27日。
     袁伟静说:“28日这天应该给我自由了呀!”
    
    * 陈光福:光诚吃不饱,我们特别生气 *
    
     5月23日下午,和袁伟静一起去探视陈光诚的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说:“从光诚脸上来看,精神是很好,但是脸色不如以前,他提出的吃不饱的问题,我们作为家属,特别生气。
     他是一个残疾人,本来像他这样的盲人不应该被送到监狱,但是他被送进去,起码要保证他的吃饭问题。他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到餐厅吃饭,别人给他捎来才能吃,但是别人忘了捎带。。。是真的忘了还是怎么回事,我们不太清楚,经常忘,就是不应该出现的。再有,有时候带回来的饭又被别人给吃了。
     我们找了‘驻狱检察室’,检察室作了记录,说‘调查一下’。”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的律师难阅卷 海内外关注郭案开庭/RFA张敏
  • 访郭飞雄太太张青 细谈警方四次登门/RFA张敏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女儿、外孙女谈李鋭再说家事/RFA张敏
  • 李南央期待父亲将“白手套”扔在脸上/RFA张敏
  • 狱方拒收合法送书 不安排家人见陈光诚代写申诉/RFA张敏
  • 李锐九十寿辰 女儿新书贺礼/RFA张敏
  • 高耀洁回家后遇异常情况/RFA张敏
  •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RFA张敏
  • 听高智晟胡佳通话 看相关司法状况/RFA张敏
  • RFA张敏:袁伟静呼吁继续关注暴力“计生”问题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