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
(博讯2007年5月21日 来稿)
  ――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纪念聚会的风风雨雨
4月6日北京右派聚会,原定为10时至16时在海淀南路通慧寺3号“三乡似水”毛家菜馆。我准时到达,10来位右派老人已先到了。这个大众菜馆的领班说是因临时停电,不知什么时候来电,只好取消这个活动并道歉。我见其用餐大厅虽然昏暗,还有从窗户射进的一线阳光。我说,可以凑合着照常进行吧。领班说,由于没有电而无法做饭。我说,用液化气不影响做饭呀。领班说,他们是用电做饭的。整个餐馆空荡荡,黑沉沉,竟无一个服务员,只有这位领班小姐在瞎对付。
我问,是否有人搞鬼?答,是供电局检修线路,这一片都停电。她还指着隔壁的小餐馆,我看周围的餐馆和理发馆也没电,聚会无法移到隔壁餐馆。由于停电,卫生间里漆黑,几位老人无法进去使用。我愤怒地说:这不是道歉的问题,如此折腾这么多的老人,是缺大德的啊!我是搞立法的,依照《经济合同法》的供用电合同规定,供用部门要事先通知,以便客户改变场所;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你们餐馆如此严重违约,要按照这次消费总额3000元的两倍赔偿,供电局也要赔偿!领班唯唯诺诺地一个劲道歉。
既然来了就不能散,我们立即联系了5公里外的北三环西路苏州桥东北角的“芙蓉国里”湘菜馆。老人们分乘出租车,有5位老人和我骑自行车,其中年龄最大的王效道79岁,最小的博绳武68岁,分头前往。我们在此留下一人,接应尚未抵达的73岁右派吴美潮携其坐轮椅的94岁母亲、刘恪山(中国少先队队徽设计者,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者)等等不少右派老人。如此折腾,就好似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会议在上海市黄陂南路374弄108号住宅里举行,全国53名党员的13位代表到会,为避开巡捕房注意,会议临时转移到嘉兴南湖的船上继续进行。
11时许,大家在“芙蓉国里”湘菜馆聚齐,与会者达40人,其中右派30余人,先于我骑车出发的韩大钧等两位右派老人未来,必是走失了,似还有其他走失的老人。
时隔50年,反右幸存者们终于欢聚一堂,百感交集。大家先为林昭等无数右派死难者默哀,之后一边畅谈一边午饭。在聚会进行到一半时,警方车上的人进入餐馆盘查,老板茫然应对说,这是一帮老头们的生日聚会。此时,非右派客人悄悄离去,右派者也走了几位,气氛紧张起来,剩下21位右派老人。我把聚会包间的门关上,老人立即取出“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纪念”的紫色横幅展示开来,大家迅速排好,个个精神抖擞,气宇轩昂。我赶忙按动相机时,手在颤抖,力重千斤,这是冲破五十年困境的历史瞬间。由于场地狭小,我在慌乱中抓拍,挤在后排的两位老人未能摄入,角度亦不理想。
之后,大家迅疾收起横幅,聚会提前圆满结束。大家平安散去时,我发现聚会的组织者任众和燕遯符的紧张情绪松弛了。他俩都对我说:今晨出门时已安排好家务事,作好回不了家的准备了。
当天晚上,《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的新闻稿及合影,在《观察》网上发布,被有关网站转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香港《动向》杂志总编张伟国立即腾出几个版面,刊载聚会的图文,赶在当月15日那期出刊,海外学人黄河清为每位老人赋诗共达30首。
后来得悉,4月6日上午,警方下令停电,在“三乡似水”菜馆一旁,两辆可疑的切诺基牌吉普车早已在那里蹲守。警方似乎以为,只要停电,聚会就能散伙。没想到,这些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不辞辛劳地辗转别处继续进行。切诺基车又悄然跟踪到“芙蓉国里”菜馆,车上的人一直在外蹲守而未吃午饭。散会后,安全部门的人又去饭馆查访。看来警方是从监听电话中侦察到这一聚会,但却不知其内容究竟而无从下手,在博弈中阴错阳差了。
那天的聚会,不少右派老人不敢前来,怕被一网打尽。我邀请1977年我在北京清河毛纺厂当工人时的三位右派师傅叔叔,他们不敢前来。
聚会之后,陈奉孝(北京大学数学系21岁的学生右派)闻讯立即从山东赶来北京会右派难友,一吐衷肠。他说:1957年邓小平是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反右派扩大化我就有责任,我是总书记呀。”毛泽东也说过:“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他们表面上承担责任,但却没有纠错的实际行动,甚至一错再错。邓小平几经沉浮感悟道:“文革这样的事在英法美这些西方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1848年,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徘徊,1917年在俄国建立苏维埃政权,1949年在中国建立共产党政权,社会主义国家都历经残酷的政治运动……。
聚会两天之后,在组织者之一的铁流住家周围,9至12日出现三辆车的七八个人日夜守候,每当他外出都紧跟其后,全家惊恐不安,以为是绑匪,后来发现其跟踪到任何地方都畅通无阻,且有恃无恐,这才断定其必是执行公务的国家安全部门的便衣人员。为此,铁流写下绝命诗:

是七尺男儿,敢说真话舍已;

做千秋雄鬼,决不低头屈服!
海外学人黄河清风闻此讯息,万里赋诗“寄铁流梅荪”曰:

三万里河入海东,五千仞岳摩苍穹。

梅花窗外寒风冽,如铁潮流踪迹雄。
与此同时,山东有三位右派老人被禁止去北京,其中一位还刚做过白内障手术,自己根本无法出门,有关部门却出于疑虑而上门警告。这一聚会原曾酝酿请各地的一些右派在4月15日来京聚会,因考虑到风险和一些右派老人的畏缩,临时改由北京的一些右派老人在小范围提前聚会。看来还是有如廿年前的费孝通、钱伟长之属告密,只因时迁势异而使聚会成功。早在28年之前,这些右派分子都已被“改正”,但远隔50年后,当局对他们耿耿于怀的防范心态似未改变。
为此,李昌玉(1957年山东大学中文系的22岁学生右派分子,如今山大附中退休教师)撰文《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在网上发布并对媒体发表讲话:“五十年来,我们有刻骨铭心的苦难回忆,希望中央不要采取过分的措施来限制我们。1954年《宪法》就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的规定,但却未能保护我们,55万人被打成右派,现行《宪法》有关言论自由的规定并没有改变……。”况且,这种老友聚会类似于生日或婚丧事,亦非集会。
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其鸣也哀,其言也善”。聊可相慰的是,跟踪铁流者自4月13日起消失,是否采取其他监控方式则不得而知,但愿这是当局的天良发现,愿意与右派老人善意互动的征兆。
4月14日,铁流致函国家主席胡锦涛,坦陈61位右派上书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提出要求,以及右派聚会的经过,请求胡主席过问右派及其家人50年来的深重苦难,尽快解决这一历史悬案,请国家安全部门不要继续非法实施监控。在后来的日子里,铁流发现仍有一辆出租车似乎在悄悄跟踪,他不再理会。我建议,以后应该邀请国家安全人员一同参加右派老人聚会,由他们去向其上级汇报老人们的呼声。铁流对此很赞同。这样则可使其不必日日夜夜地捕风捉影而事倍功半,又可双赢。
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之际,这些已成垂暮老人的莘莘学子,在尘封磨难沉默半个世纪之后,为了推进我国的民主政治,使后代人不再重蹈覆辙,他们终于挺身而出,聚在一起发出声音。相比1987年“反右斗争”三十周年时刘宾雁等准备研讨会被告密而被打压,社会的政治文明似乎进步了一点。这次右派聚会,要求妥善解决历史悬案,以史为鉴,汲取惨痛教训,推进民主法治,构建和谐社会与科学发展,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4月15日,介绍右派聚会图文诗的香港《动向》杂志出刊的当日下午至晚上,参加聚会的右派老人,均被所在街道办事处或原单位政工干部找上门去谈话,其中有的直至晚上10时40分才离开右派老人的家。尤其是《动向》杂志刊载的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右派王效道为聚会敬献的墨宝作品。当日下午,79岁的王效道被叫到街道办事处谈了两个半小时,说是被境外敌对势力利用了。他十分紧张,不知如何是好。16日,由王效道邀请各位右派老人到该校座谈老人保健常识,临时被迫取消。17日,居民委员会副主任等来我家查户口,我此生头一回遭遇入室查户口的,次日铁流也被入室查户口。(详见另文,抗衰老座谈会被迫取消而成反右维权聚会)
4月20日,任众、燕遯符、铁流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再次呼吁:“反右派斗争是错误的政治运动,必须彻底否定!”他们邀我这个右派之子联署,以示其日后作古时,还有继承者。
4月21日,我离家住到亲戚家,因其全家外出旅游,由我代为喂猫。一周后事完,我回到自己家中得知,我离家次日,20来位警察和干部及其5辆车来我家,在大院里每4人一班,3班轮流日夜蹲守,晚上有时达10多人。由于警察不认识我,就在大门口仔细观察每一位进出大院的人,看其是否是我或者是去我家的,从而惊动全院200家住户,邻居们以为我犯了什么大案要案,听警察说是我危害了党和政府。老邻居们知我是好人,有的要给我通风报信却又不知我在何处。警方人员守株待兔多日后已撤走。邻居们对我刮目相看,以为我涉嫌“六四”,我说是“反右”,大家都不知“反右”为何物。
4月26日,铁流启程飞往美国,将参加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召开的“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
这些老眼昏花且动作迟缓的草根右派老人,与现代化装备而快速反应的左派青年警察之间,是爷孙之间的角逐与博弈,如同猫鼠大战,抑或是鼠象之战。当局严厉监控打压老人的聚会和上书,严密封杀有关反右的言论、文章、书籍,这一切统统都是扰乱社会秩序,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民主权利的违法犯罪行为,更是顶风违反中共中央大力提倡“构建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可见这些右派幸存者们,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光,仍未走出反右派斗争的十面埋伏,真是任重而道太远了呀!
后来听说,停电的那家“三乡似水”菜馆的生意每况愈下,“芙蓉国里”菜馆虽地处住宅小区并非路边黄金地段,生意却突然兴隆起来,莫非是受到无数反右死难者在天之灵的保佑。
一些读者来信,辽宁的一位职员写道:那些由历史原因铸成的千古遗憾,那些九泉下英灵们的悲歌!那些至今仍不屈不挠的奋斗着,但却仍没有被当局公正对待的伟者,向您们致敬!深深的敬礼!我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这个社会总是让我们看到最不愿看到的那幕,英雄流血又流泪?国人的悲哀?民族的悲哀?时代的悲哀?抑或执政者的悲哀?我作为60年代末出生的人,有人说我们是承上启下的一代,承继着历史的重任,肩负着未来的传扬,多么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为那些逝去的英灵做一点事情,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啊!长歌当哭!
“在这场弱者与强者的伟大战斗中,只要我的气息尚存,我将永远站在弱者一边”,这是美国大律师丹诺说的。我们不自由,但这不是理由,伟大的行动与伟大的作品,无一不产生于黑暗,以其正直、善良与诚实来照亮黑暗。本文作于丹诺150周年诞辰日,借此纪念他。
附:

餐馆停电违反的法律规定
《经济合同法》第三十七条:供电方……因故限电,应事先通知用电方。如无正当理由限电或由于供电方的责任断电,应赔偿用电方由此而造成的损失。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财产损害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赔偿损失。第四十九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警方越权行动违反的法律规定
《人民警察法》第二条: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
第三条: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第四条:人民警察必须以宪法和法律为活动准则,忠于职守,清正廉洁,纪律严明,服从命令,严格执法。
第三十三条:人民警察对超越法律、法规规定的人民警察职责范围的指令,有权拒绝执行,并同时向上级机关报告。
第四十四条:人民警察执行职务,必须自觉地接受社会和公民的监督。人民警察机关作出的与公众利益直接有关的规定,应当向公众公布。

    附图
    
    停电的“三乡似水”毛家菜馆
    1-在停电的“三乡似水”毛家菜馆,右起,赵俊卿、陶省、刘显生、王效道、任众、铁流、纪增善、韩大钧,右侧背后的餐厅很昏暗。(此图原载《动向》杂志)
    
    停电的“三乡似水”毛家菜馆
    2-在停电的“三乡似水”毛家菜馆。右起,任众、铁流、纪增善、韩大钧、纪由、刘钿湘、万耀球、谢宏之(右派后代)。(此图原载《动向》杂志)
    
    停电的“三乡似水”毛家菜馆
    3-“芙蓉国里”湘菜馆,前排,73岁的右派吴美潮和他的94岁的母亲,站立者左起,任众、姚仁杰、纪增善、燕遯符。
    
    
    注:本文初稿《右派老人聚会前后》原载《开放》杂志2007年4月号,观察网转发时作者又作了大量补充。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7/5/22) (Modified on 2007/5/2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的沉闷(图)
  • 俞梅荪:百里洲镇选区投票日,吕邦列被警方调离选举现场后 
  • 俞梅荪:太石村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俞梅荪: 只因悼念紫阳.被逼连夜逃亡
  • 俞梅荪:紫阳两周年忌日祭拜系列文
  • 俞梅荪:彭真委员长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修订版)
  • 俞梅荪:彭真像读《毛主席语录》那样读《宪法》的启示(组图)(图)
  • 俞梅荪:太石村选举人大代表两轮投票前景未卜
  • 律师:天使与魔鬼—— 一个立法工作者与律师的恩恩怨怨/俞梅荪
  • 陈小平:前中南海法律秘书俞梅荪的故事
  • 俞梅荪:李柏光深陷囹圄之真相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