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3月20日至4月20日/吕耿松
(博讯2007年5月17日 转载)
    
    
     3月21日,江西省贵溪市发生民众围堵铁路,造成沪昆铁路、皖赣铁路中断运行近 6小时事。涉及人数,官方版本说两万人 ,有官员私底下说包括围观者在内至少5万人。新华网和人民网当天都报导了江西鹰潭贵溪市发生群体性事件的消息: “据称,部分贵溪群众从上午11点35分开始在火车站聚集,到下午1点约两百人聚集在铁轨上,数百人围观。此事造成沪昆铁路、皖赣铁路中断运 行,至下午5点25分,聚集了近6个小时的群众被疏散后才恢复通车。”事件发生后,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当即 作出指示,要求迅速、稳妥做好处置工作,全力保障铁路畅通。省长吴新雄,省委常 委、政法委书记舒晓琴,公安厅厅长曾页九等领导赶到现场指挥处置工作。鹰潭市迅速 组织党政干部在现场做群众工作,疏散围观群众。自由亚州电台记者打电话给贵溪火车 站工作人员及市民了解情况时,一位干部说:“人民网发布的新闻不准确。今天我跟江 西日报的记者一起吃饭,他们始终在现场,估计有几千人,包括在外面车站围观的有大 概有5万人。真正在铁轨上有多少人我说不清楚,因为没有到现场。”关于发生这起 拦堵铁路事件的因由,人民网和新华网均称,是因为民众听传鹰潭市计划将现贵溪市所 属部分区域划归鹰潭市月湖区管辖。一些市民(包括干部)说:“鹰潭市为了扩充地盘 ,想把我们贵溪市比较繁荣的城市中心区、城西那一遍地区划归月湖区管辖,穷乡僻壤 的地方,鹰潭不要,等于我们贵溪以后就管农村了,这样一来意味着贵溪就没有城市中 心了,经济就没有办法步入良性发展了。”在这次事件中,还发生了反吞并万人大签名 活动。 (博讯 boxun.com)

    3月22日,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杏坛街道维权村民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原定闭门审 理,但100多村民到法院要求旁听,被法院遭拒绝,代理人因此拒绝上庭,由于被告未成 年,当天庭审取消。在去年10月村民大规模请愿行动中被抓的顺德区的杏坛街道村民,至今有 5人未获释。其中雁园村17岁的陈浩峰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 定于22日早上开庭,当天100多村民聚集在顺德法院外,要求进去听审。一位村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我们今天有100多村民到法院打算听审,最初只让被告父母进去,后说让30人进去,村民不愿意。最后穿制服的那 些法官和庭审人员都出来了,用喇叭对我们说5分钟之内不进去就当弃权。村民要嘛就都进去,要嘛就都不进去,因为这是我 们大家的事情。”据了解,去年秋天被公安分四波抓捕的近20名杏坛的维权村民,多数在都拘禁 3天到一个月后获释,除了至今被扣押的 5人。村民认为当局根本没有足够证据起 诉这些维权村民,长期拘禁他们是为了威慑村民,瓦解维权活动。
    3月22日,上午10时许,苏州房地产拆迁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金龙等3人,按事先约定来到拆迁户马雪明家, 在双方就房屋拆迁补偿问题协商时,马雪明用器件砸向张金龙等三人,致两人死亡,一 人受伤。据围观群众介绍,事情大概发生在上午9点多钟。当地拆迁部门以及街道工作人员两男一女3人,来到这户人家做最后的拆迁动员工 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户人家不仅关起门来,还向3名工作人员先扑石灰粉,然后用刀一阵猛砍,3名工作人员中的一位被砍中受伤后夺门 而逃,而其余两位则倒在了血泊中,一位是拆迁工作人员,男性。一位是街道工作人员 ,女性。当地居民介绍说,这户人家平时在村里很本分,有什么事情他们也很少声张。 夫妻俩平时也非常老实,和隔壁邻居相处得也非常友好。对于怎么突然会采取这种过激 行为,他们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一位居民猜测说:“大概是由于拆迁补偿不公的问 题。”这位居民说,他原来也住在这地方,在2005年的时候他拆迁搬走了,“这户人家之所以不搬走,听说是因为补偿不公,同 样的房子,人家能补偿100万元,而他只能补偿40万元。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户人家迟迟不肯搬。”居民介绍说,这块 区域最早从2004年4月1日就开始拆迁了,到后天也就是3月24日,是拆迁的最后一天。“今天早上,街道里的一位副主任和拆迁部门的一位主 任,还有一名拆迁工作人员一起上门做最后的拆迁动员工作,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 事情。”
    3月23日,重棉一厂200多下岗工人自发地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土湾(地名)地区马路上举行游行抗议活 动,事件起因于原(国营)重庆棉纺一厂破产清算事件,严重影响到该厂职工正当权 益。当局如临大敌,立即派上百军警分乘六辆警车前来与群众发生严重对恃(由于工友 们分外团结和保持充分理性,未发生暴力事件)。在军警武吓和驱逐下,工友们和平地 退却,没有给镇压者留下打压的口实。
    3月24日,约有九十余名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退休职工在成都市区人民北路一环 路十字街口的厂区门口持续五天静坐抗议,代表四万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退休的职工 讨要退休工资。这次静坐维权的诱发起因是从1993年开始的工资改革,地质局所有退休职工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调整或者兑现, 有的已被拖欠了十四年之久。据现场的退休老人估计,涉及退休职工的工资有数亿之 多。静坐抗议几天以来,现任书记也不愿接待和解答资金和问题的处理办法。此之前他 们曾多次协商,也曾在2006年向法院提起集体诉讼,但是还是没有丝毫积极的结果,于是在万般无奈的情 况下,出此下策来到成都市地质局门口静坐要求解决问题。来静坐的都是大多都是花甲 老人,在他们静坐期间就睡在他们用麻布袋做的一个简易“帐篷”里,在这个静坐过程 中,有维护秩序的老人被不明身份的人在警察的注目下挨打,现在还在医院中住院。他 们要求成都地质局领导人张子华归还1993年以来克扣的职工工资。老人们表示这次一定要拿到他们应拿的工资,不拿到 工资他们誓不罢休。
    3月28日,上午,湖北省广水市、随州市三、四百名民办教师联合在随州市信访局上访 ,民师代表与信访局及政府谈判后,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下午,民师们由信访局冲进 到隔壁的老随州市委内,并与政府继续谈判。下午四、五点钟,政府与广水市民师达成 协议,依据该协议,广水市成立以管教育的黄姓副市长领头的专班,专门解决民师问题 ,并在一个月内答复老师们。至此,广水民师就停止了上访。随州民师在与政府谈判时 ,则要求见市委马书记,并最终解决老有所养问题,政府始终末给正面回应。因此,晚 上,仍有二、三十名民师没走,他们也拒绝吃晚饭。截止到晚上10点多,老师们仍在三楼会议室与政府相 关人员谈判。而在楼下,有各乡镇来的人员,还有一些公安人员,老随州市委内的值勤 武警也曾一度集合在楼下。
    4月2日,下午1点30分,辽宁省黑山县300多退休工人前往县政府示威。据悉,示威的主要起因是要求退还被扣押的退休 金。
    4月2日至4日,吉林省军工企业东风化工厂200多名退休职工连续多天在省政府门口静坐,要求落实早年答应解决的各类养老 保险金问题。3日,他们遭到警方拳脚相向多人被打伤;4日省政府答应接见随即又反口不同意。职工决定继续静坐。访职工告诉记者, 省信访办曾答应接见,却出尔反尔,他们将继续静坐,坚持到有转机为止:“信访办原 来答应明天把我们单位的厂长,吉林市的控股公司,国资委、社保的全都叫到一块儿, 但今天上午省信访办又通知说我们厂不来了,你们愿意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们现在等到 明天上午看有什么情况,如果解决不了,我们准备会有行动。”据上访职工讲述,他们 不到20岁即参加工作,在1987年提前退休,企业当时答应他们日后补办各类养老保险,但一拖 20年至今未办。这批职工在 1998年领取156元的最低生活保障,当时允诺3个月后增加20元,但又没兑现,一拖8年去年才开始提高20元。近年,吉林省成为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政策性关闭破产的试点省份,东风化 工厂开始破产的前期工作。看到一些近年退休的职工又享有各类养老保险、又拿低保, 这批退休多年生活拮据的六七十岁老人开始上访。国务院社会劳动保障部等曾批复要求 吉林省解决,但吉林至今未能解决。
    4月4日,广东省东莞市大岭山镇数千村民联名举报镇政府违规征地,指当地政府在征 地过程中,存在“少批多征”现象,多征382亩土地,且征地过程中,群众不知情,征地款到账后才得知土地已被征收。经 当地媒体曝光,目前广东省国土厅已责令当地国土管理部门对此进行调查处理。
    4月5日, 8名来自延安的市 民昨天以“西北革命根据地陕北明人高岗研究会”的名义在高岗墓前献花,并先后拉出 两幅共有一万多名陕北人签名的横额,其中一幅写“人民的心声”。这个研究会的成员 大部分为普通民众,也有曾经跟随高岗工作的官员及其后人。他们认为,高岗曾经为建 立共和国立下汗马功劳,党的10次路线斗争都几乎得到平反纠正,就是高岗一案在宗派主义长期控制下,一直 得不到纠正。他们去年底致函国家主席胡锦涛,希望对高岗案件重新作出客观、公正、 实事求是的历史结论。参与活动的张先生说,他们过去3次向中央信访办提出上述要求,至今仍 未得到答覆。
    4月6日,乔延兵、于长厚、车宏年、邓太清、刘德军、姑鹤、 李宁、张蓝、巴克、刘现锋、胡泽国、王镜然、王晓文、吕耿松、王勇、陈勇、余锋、 孙玉昆、杨博等一些大陆民主人士发起“大陆知识份子签真名支持胡温实现真民主”活 动。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多次谈及政治体制改革,指民主制度 才是减少权力过于集中、防止官员贪污腐败、建立公平公正社会的有效途径。他说: “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 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社会主义民主归根结底是让人民当家作 主,这就需要保证人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就是要创 造一种条件,让人民监督和批评政府……就是要充分发挥人的创造精神和独立思维的能力。”郭永丰等发起人认为,如 果温家宝这番话出自真心而不是作秀,那么就应该予以支持。为了督促胡温实践自己说 过的诺言,中国民主人士发起了这场万人大签名。签名运动发起不到一星期,签名人数 就达到了1142人。到本发稿时,签名人数已达1677人。
    4月6日,湖北省潜江市下岗工人们在找不到讲理的地方和讲理的人的情况下,打出“强列抗议潜江市 政府借民心工程搞伤心工程”横幅,堵住了潜江市政府的大门并与警察发生冲突。连日 来,100多位下岗工人,因政府在经济适用房面积、结构、质量和交款时间等问题上违 反承诺,而找潜江市信访局、市长等机关和官员讲理,得到的却是政府把下岗工人的切 身利益不当一回事。
    4月6日,在反右运动50年之际,四川《成都日报》编辑铁流(黄泽荣)和30多名“老右派”在北京举行“反右运动50年纪念”座谈会,会后组织者铁流被监控。另外,陆续有人被限制到北京。与 此同时,海外有关纪念活动热烈展开,一千多人联署要求北京开放言禁,允许反思、总 结。铁流在反右派运动中被整为所谓四川“裴多菲反革命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划入右派 另册,因此案被株连打成右派者有近两万人。山东济南大学退休教授、曾被划为右派的 李昌玉说:“对于这50年我们有刻骨铭心的回忆,并希望中央不要采取过份的措施(来限制我们)。 1954年中国制定宪法说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但是这部宪法没能保护我们,几十 万人被打成右派。现在又有一部新修订的宪法,其中有关言论自由等条文并没有变动, 但看来还是不能保护我们。”
    4月6日 至7日 ,深圳市盐田国际码头有限公司(简称码头公司)与 该公司的近300多名吊车司机,发生有关工资等问题的劳动 争议,导致码头处于停工状态。7日凌晨1时 许,300多名员工聚集在公司饭堂,码头公司负责人 与员工多次协调未果。经了解,该公司主要码头吊车司机有塔桥司机和龙门吊司机两个 工种,塔桥司机从工作难度和技术要求比龙门吊司机高。塔桥司机基本是从龙门吊司机 成长起来的老员工,塔桥司机工资标准在人民币5300元 至8000元不等(税 前),龙门吊司机工资标准在3900元至5000多 元不等(税前)。 停工的员工要求包括:塔桥司机每名每月增加工资1000千 元,理由是员工工资增长水平远远低于经济增长率、码头经济成长幅度,有的甚至不增 反降;提高奖金系数,设勤工奖,并合理分配奖金;增加房补200到400元 ;支付加班工资;成立公司工会等。
    4月 7日,《中国人权论坛》就高智晟全家遭受酷刑和 非人道待遇发表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酷刑报告人诺瓦克及各国政府首脑 及各国际人权组织的公开信。公开信引 用《亚洲周刊》报道说,高智晟先生于2006年8月15日在山东被北京市警察秘密逮捕后,在看 守所里受尽酷刑。4月6日,著名爱滋病维权人士胡佳公布他与高 先生的电话录音,高先生在通话中说,从8月15至12月22日止,他被警察用铁链固定在铁椅上累计 长达580多小时,其中有一次就长达 109小时,双腿至今留下黑色的疤痕;双手 被拷住达600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 590多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 过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 385次。12月22日高智晟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释放后,高和他的妻子、14岁的女儿及3岁的儿子一直被软禁至今。当局警告他全家不得与外界接触,否 则将强化对他的妻子和孩子们的骚扰和虐待。目前,高家(北京市朝阳区小关北里 11号楼7单元)每天遭到100多个特工和警察持续监控。高家成了一所临时监狱,高的家人成 了人质。
    公开信认为, 中国政府的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其 1988年批准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 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1991年12月29日批准的《儿童权利公约》和 1998年签署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公开信表示,《中国人权论坛》全 体发起人对高智晟先生及其家人所遭受的酷刑和非人道待遇表示强烈谴责和愤 慨,并期待着国际社会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高先生全家的迫害。
    4月8日,5千多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包括多个其他族裔民众和民主人士在曼哈顿百老汇 大道举行了盛大的游行活动。游行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 希望之声等团体主办,70多个团体协办,旨在呼吁停止迫害,声援两千万人退出中共整个队伍延绵十多 个街区,游行组织者之一易蓉女士说,游行表达的三个主题是法轮大法的美好,反迫害 以及声援2000万勇士退出中共。曼哈顿的周末游人如织,游行场面壮观,吸引无数观众驻足 观看,人们被游行展示的真相所震撼。
    4月9日,乔延斌和周来生、王修南、王建波等一行,代表山东烟台军转干部去北京上 访,希望北京当局能促使山东烟台地方当局落实国家军转政策,解决他们目前的生活问 题,但在北京火车被烟台进京截访的警察强行拦下。乔延斌等致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 心:“各地派出大量警察在北京火车站出口截击上访人员,我们刚好被截,正在协调上 访事宜。事态在进行中。经过我们严正交涉,公安道出实情,他们带有无理、半强制性 地将我们用警车带回烟台,是烟台市委稳定办的指示。在民主与权力在烟台仍然明显属 于强权政治,我们的问题不解决就是不民主的具体体现!请求媒体呼吁!”当晚 23点,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从北京获得 最新消息:经过正规军事训练,分为南北两线进京的烟台军转干部代表,另外一路已经 成功突破警察截访,顺利进京。23点03分,军转干部代表再次致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现在,全国各地掀起进京 维权高潮,军转人员不断涌入北京,希望你们多多关注。
    4月10日,加拿大多伦多地区民主中国阵线的成员以及一批关注中国人权人士,举办 “六四”18周年纪念活动第一次筹备会。与会者表示,纪念活动的意义是告诉人们六四屠 杀的真相,呼吁人们拒绝遗忘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时事评论员金元清说,虽然过去 17年来,多伦多的六四纪念活动都是以不 想回忆未敢忘记作为主题,但是现在有了新的含义:他认为,目前中国虽然经济发展迅 猛,但是中共政权对民主人士维权人士等的普遍迫害程度加大,纪念活动也是让人们对 今天中国的现实有个真实全面的理解。民阵加拿大发言人刘轩表示,世界上所有的专制 政权都要蒙蔽真相,尽力让人们忘却历史事实,中国共产党通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已 经使得现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不知道六四屠杀的真相,所以拒绝遗忘将永远是六四纪念活动 的主题之一。
    4月11日,河南省柘城县35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聚集在双庙村口,为争取救命的药物集体上访。这次上访人 数来自三个乡镇,350多名感染者,驾驶5辆大巴,前往郑州上访。柘城县政府值班室工作人员李先生证实双庙村确实有 部分艾滋病患者日前去郑州上访。李先生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单位和血液制品企业在河南一些贫困农村擅自设立单采血浆站, 非法采集原料血浆,违规操作造成艾滋病感染,双庙村就是一个重灾区,村里有 300多人感染艾滋病。随着时间的推移,及 不规范服药,一些病毒携带者出现了各种机会感染,个别患者高烧长达 3个月之久,久治不愈,没有可以替换的 药物,尤其二线药物可望而不可及。儿童患者根本没有药物可言。治疗机会性感染的药 物种类不全,质量低下,感染者已经意识到沉默等于坐以待毙,于是自发地走在一起, 集体走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据河南省卫生厅公布的数据,截至2006年年底,河南省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 染者35000多人。全部感染者中,曾经有过有偿供血历史的人数占四分之三以上。
    4月11日,上海200多位上访民众到上海解放日报抗议日前一篇吹捧上海信访工作的不实报导。上 海解放日报在4月9日的一篇报导中说:“去年全上海市80个信访部门受理信访总量110多万件,基本上做到了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但是信访民众认为报导不 实,因此在2天后,200多位上访民众自发前往解放日报,希望报社做出解释。解放日报表示这件事不 好解释,因而拒绝评论。抗议民众被警方带走,从中午到下午3点多失去人身自由,后来被信访办的工 作人员接走。不管是解放日报还是警方,事前、事后都没有说明拘禁他们的理由。
    4月12日至13日,重庆爆发大规模工人抗议事件。12日上午11点,50多岁的原重庆市棉纺一厂下岗职工唐武(女),因与本厂几十名双解下岗工人 一道,代表原所在工作单位上万名职工,对自己正当权益被侵害而进行维权斗争之时, 突然被重庆公安部门以违反治安处罚条例(聚众闹事)为由,被当局拘押起来,投进了 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岭看守所。当局于后通知家属,唐武被治安拘留 12天。唐武被抓以后,工友们无不义愤填 膺,奔走相告。而唐武师傅于被拘当日即拖着病体(高血压等)在狱中进行了顽强的绝 食抗争。4月13日10~11时许,工友们纷纷来到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岭看守所门前示威抗议,并齐声高 呼“ 唐武坚持到底!我们来声援你了!”同时,激愤的工友们还大声唱起了《国际 歌》(法国欧文 鲍狄埃作)。与此同时,除重庆棉纺一 厂外,重棉二、三、四、五、六厂姐妹们(棉纺厂工人多为女性)闻讯后竞也立即行动 起来,和重棉一厂工友一道组成数十人的队伍,迅速前往重庆市公安局示威抗议,并强 烈要求警方立即放人,否则便会举行更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游行活动。尽管面对强大的专 政机器,但工友们分外团结,毫无畏色,让当局也切切实实感受了一回“无产阶级”的 伟大力量!在工友们的强烈要求下,当局不得不作出让步,允许将唐武师傅保释(保释 费是以刑拘天数按100元/(天)计)。4月13日下午6点42分,唐武被放出。由于绝食两日,唐武身体异常虚弱,出来后立即被工友送往 医院治疗。
    4月 13日至15日,13日上午10点,四川成都市温江政府出动大批搞拆迁人 员、警察,开着推土机去推温江区金马镇12大队2生产队杨姓农民的房子和几天后就要收获的 麦子、菜籽。一个90多岁的农妇就向政府官员下跪,苦苦哀求政府官员不要推自己快要收割 的大蒜和其他农民的庄稼了。由于下跪老农妇心急如火,快要晕倒过去了,激起周围农 民的强烈不满而聚集,之后,双方发生冲突导致农民受伤。4月14日上午9点起,金马镇12大队、13大队、14大队的1000多农民便开始聚集,阻断温江新华大道和蓉 台大道南延线交叉口公路月14日晚18点多,温江副区长王兵带领100多警察前往弹压,发现民众上千,气势不凡 ,加上男女老少皆手持木棒,就指挥警察:算了,他们人太多,打不赢,撤! 之后,警察全部撤退。4月15日上午,政府出动数百警察前往弹压,抓 走了一名农村妇女。下午16点20分,数百农民围聚金马镇政府要求放 人。
    4月13日至18日,河南郑州国棉五厂的4000名职工,因为被拖欠近6年的养老保险金,从13日开始连续多天罢工,并有400人集体到市政府前抗议,但遭到警方包围,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 16日,当局出动上百警力和 9辆防暴车把职工包围,扯下他们的横幅 ,并抓走3名工人。据了解,郑州国棉五厂原是国营企业,1999年破产后改为民营企业,因为拖欠职工 长达70个月的养老保险金,涉及约有20亿元人民币,工人才集体罢工。至18日,职工已经恢复正常工作,但厂方还未给予解决措施。
    4月14日 ,约有一百多名北 京居民举行示威游行,抗议在居民区附近敷设高压电缆,数十名警察到现场监视示威民 众,但双方没有发生冲突。示威居民举着“不要高压电缆, 不要血友病”的横幅,横幅长度达20米。据悉, 这条为奥运会敷设的电缆离居民区只有100米,也会延伸到儿童游乐 场。政府在建电缆前没有同居民协商,事后也没有理会居民的投诉,因此引发抗议。
    4月15日,湖北省南漳县公民付文花状告南漳县公安局被拘留,维权人士拟示威抗议。 付文花的代理人、湖北著名公益维权人士王金祥先生证实,3月25日,他就将付文花状告南漳县公安局的行政起诉状用挂号信的方式寄给了南漳县 法院,按相关规定,法院应在7日内作出是否受理的答复。可现在时间远过了7天,他没收到法院的任何回复。 4月11日,付文花给王金祥打来电话,说她正在南漳县法院询问起诉的事。付文花告诉 王金祥,法院不仅不给立案,还逼迫她撤诉,并且告诉她不撤诉就不能离开法院。随后 ,付文花又告诉王金祥先生,她被拘留了,然后就没有任何消息。王先生表示,为了让 南漳县法院依法立案、抗议南漳县法院的违法行为,支持、声援付文花诉讼,依法维护 其合法权益,他和朋友们正在草拟游行示威申请书,准备用游行示威的方式抗议南漳县 法院的非法行为。
    4月16日至20日,因抗议工资待遇太低等,陕西略阳钢铁厂职工数千人堵住陕西省 309号公路抗议达89个小时。2003年,由陕西省国资委主导、牵头,该厂 由前身的略阳矿山建设公司的国有制改为私有制,陕西宝鸡东岭集团掌控了该厂。东岭 集团掌权后,不断拆掉、卖掉厂里的7.2个亿资产,工人由四班三运转改为三班倒的加班,可收入不增反降。 2006年在省里的干预下,矿山又被东岭集团零成本收购。期间工人多次向上反映情 况,并给陕西省相关部门写信希望能解决这些问题,但一次次落空。今年 4月上旬,部分内部退养职工到了法定退 休年龄后,到汉中社保经办机构去办理退休手续,可他们被告知从2004年至今没有缴纳社保费用,无法办理退 休手续,退休职工只有回厂里找相关领导询问,被告知要他们过一个星期再去,可约定 的4月16日到了,领导却一个人也没见着。工人们怒不可遏,从16日上午10点开始堵路。4月18日晚,聚集的人数达几千人。由于下午5点30分左右县里警察前来强制疏导309交省道,引发更多的群众来声援,人数剧增。有人表示大约有二三千人参加, 还有人表示有一万多人参加。抗议工人们贴出和打出了“要让东岭明白欠帐要还的这个 道理,想赖是赖不掉的,咱们略钢工人有力量,略钢工人大团结万岁!”等横幅标语。 在夜间,工人们还燃起了篝火。19日,政府调来武警部队。当地人士表示武警的数目应有一二百人。武警开始先 住扎在离现场一段距离的地方,后来开到现场周围。20日凌晨3时,武警部队强行疏通了道路。
    4月17日,2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为了引起关注,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口号, 但很快有数十人被抓到前门派出所并被当地接回原籍。有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外地访民 进京的越来越多,大多都是为了反对实施了近两年的新上访条例。多名访民来到天安门 广场,他们瞬间打出“打倒腐败,还我人权的”的横幅,并高呼“打倒腐败”。之后, 他们中的近60人被大批包围上来的警察抓捕,把他们拉到天安门分局拘留所关押。长期关注 上访人士的湖南律师任华说,这些住在上访村的访民在两天前已在酝酿这次行动,他们 在上访村贴了告示,告示上说上访渠道不通,在上访村的一个地方集合商量到天安门静 坐,当时访民参加聚会的特别多,有好几百人,但是去的那天有二三百人,到那里打横 幅。还有近300人到东郊民巷温家宝家的门口去上访,登记之后抓了又给放了。据了解,两会 之后,重新获得自由的访民又大批的赶往北京上访,致使在北京的外地访民越聚越多。
    4月17日,上午9点,近200名全国各地的经租房主代表聚集在北京建设部门前上访,要求国家落实政策, 归还他们的私有房屋。大批警察及警车在现场戒备,随时准备行动。前往现场的一位不 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经租房业主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他说:“北京的有100人,外地的也有100人,大家不约而同的来,外地的领完了 表他们不接待,北京的也领了表也不接待,外地的不接待都到前边静坐去了,北京的好 多都跟办公室的人抗争,最后都接待了,跟他们谈了,是他们办公厅主任李建安司长给 接待的。而警察有人反映说他们事先已经知道这些人要来了,所以已经备好两辆公共汽 车准备拉人的,警察又照相又摄像,还有6辆警车在那边,警察都坐在警车里面严阵以待,后来他们进去谈判的时候李建 安司长就说,我们都早准备好了,你们要敢闹事,我们就敢抓你们。”北京的另一位经 租房主马杰明表示,经租房主这样的上访已有许多次,他说:去年12月份全国各地的经租房主已经组织过这 么一次,这次是上一次的继续,他们是要求国家归还1957年国家推行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活动中全部收归国家统一经营管理的他们个人 的私有房产。最近,建设部于2006年秘密下发的308号机密文件被曝光,海外博讯,大纪元等网站都登载了该份密件,该密件称国 家早期没收的私人房产是“社会主义改造的一部分”,不能归还。经租房主对 308号文件很气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经租房主表示,308号文件坚持他们的既有的经租房已经归国有,媒体不准报道,无论从政策和法 律上来说他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当初跟业主签订的协议是代为经营管理,代为租赁, 代为维修,建设部发文等于是利用欺骗的手段以强权掠夺了经租房业主的私有财产。
    4月17日至18日,安徽省阜阳市国有企业华源纺织厂的数千职工开始罢工,抗议工资低于标 准。他们当天游行到市政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次日,职工们将行动升级,除了围堵 在厂内斡旋的市政府领导人,还有游行。一两百人更以到火车站卧轨的方式呼吁关注, 行动遭到警察的暴力驱散,其间有工人被抓。阜阳市华源纺织厂有近50年历史,有数千员工。据了解一线工人 的工资普遍只有五六百元,而职工们则质疑期间由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厂内领导将效 益好的车间和一些房地产卖去,正一步步掏空这一个大型国有企业。阜阳市政府工作人 员称领导对罢工事件“高度重视”,但问到事情的其他细节,他怎表示不清楚:“市长 副市长都去了,还有几个常委秘书长,中午饭都没吃,晚上弄到十来点,坐下来开会开 到半夜两三点,他们很负责。具体怎么弄我们不太清楚。”当地市民在网上反映,应对 数千职工的大规模游行,官方除了出动防暴警察实行封路,阻碍交通畅通;还禁止咨询 的传播,内地媒体一律没有报道
    4月20日,北京市通州区三间房村的村民,不满土地被村委会转让给建筑商,在建筑工 地搭帐蓬维权,建筑商找来100多人打他们,造成11名妇人和一名男子受伤住院。据北京《新京报》引述村民说法,这块土地是村 民集体所有的宅基地,去年初村委会用空白纸张收集村民代表签字后,将数百亩土地转 让给金宏林建筑公司,村民未收到任何补偿款。上月起,村民在工地内搭起帐篷,轮流 住在里面看守,同时,村民将工地大门上锁,护住这块土地。但20日上午10时许,三辆大卡车载着百余名男子来到 工地,赶走在工地和帐篷静坐的村民。过程中村民遭到拳打脚踢,12名伤者被急救车送往潞河医院和 263医院,伤者中有11名妇女和一名男子,年龄最大者 78岁。多位村民表示,金宏林公司负责人 在现场指挥殴打,动手者包括保安、物业工作人员等,村民谢平的DV被砸坏,另有村民报警时手机被砸,碎 片均被打人者清走。通州公安分局治安支队警察说,打人的7名保安已被警方控制,正在接受刑警调 查。
    4月20日,早上8、9点,湖南长沙约有300多位退伍军人到湖南省委上访,因当局早已收到消息,这批军人还没到省委门 口,就被早已部署好的几百个警察强行带走。据中国泛蓝联盟成员张子霖表示,今天有 很多退伍军人去上访,因当局早就在周围300米左右都布置了警力,还有长沙的特警也调过来了。这些军人还没进去,就被警 察强行拉进大型公交车带走了。他说:“到处都是警察,无法接近现场,也就没有办法 接触到上访的退伍军人。这些退伍军人可能是不满当局没有安排好他们退伍后的生活和 工作,因此上访争取权益,退伍军人访在当局看来是比较敏感的。”最近,湖南、广西 等地企业退伍军转干部纷纷联合起来,集体起诉国务院人事部,认为某些部门对上访骨 干采取的拘留、传唤、监视是非法的。退伍军人集体上访已成中共头痛问题,对各地退 伍军人上访采取严加看管。
     转载于:《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1月20日至2月20 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11月20日至12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06年10月20日至11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9月20日至10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8月20日至9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7月20日至8月20日/吕耿松
  • 萧山事件与说真话记者昝爱宗维权大事记/周天亮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7-19完整版)
  • 滕彪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6-30)
  • 2006年4月20日至5月20日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5-18)
  • 2006年1至3月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3-17)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2-19)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2-07)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6-02-03)(图)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5-12-28)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5-11-15)
  •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维权大事记(2005-10-05)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6月20日至7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 2006年5月21日至6月20日/吕耿松
  • 2005年中国维权大事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