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周新闻聚焦:从黄菊去世传闻看中共的死亡政治
(博讯2007年5月14日 转载)
    路透社本月9日香港电,据香港凤凰卫视电视台援引不愿透露身份的消息来源报道,早前盛传罹患胰腺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医治无效,于9日清晨病逝于北京301医院。最早发布黄菊病逝的消息是英国《泰晤士报》,中国观众得知消息是通过有北京背景的香港凤凰卫视台。不过,随后不久国务院新闻办对黄菊死讯予以否认,凤凰卫视台随即对“误报”道歉,星岛网也将有关新闻撤下。但英国《泰晤士报》坚决不予更正,认为从北京301医院得到的黄菊病逝消息是真实的,对国务院新闻办的否认感到惊讶。
    
     中国领导人的生老病死历来都是党和国家的机密,老百姓没有知情权,中共党员没有知情权,新闻媒体没有知情权,黄菊生死问题现在成了迷,有人说已经病逝,有人说在靠仪器维持生命,但中央没人出来解释,于是乎,猜测和小道消息成了人们关注的话题,海外的专业人士、评论家和国内的异议学者开始大发议论,海外的媒体也议论纷纷。 (博讯 boxun.com)

    
    中国领导人的生死问题其实是政治问题,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多少年来,中国领导人就在玩耍“死亡政治”。毛泽东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如同历代的封建皇帝,甚至接班人都要“永远健康”,其实他们也是人,也会生老病死,但是他们的健康状况始终讳莫如深,从不对外公布,权力始终掌握在自己手里,以致都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穿了,就是一个权力斗争问题。邓小平健康问题也同样隐瞒,江泽民身体现在如何,无人知晓;除了黄菊,中央九大常委,每个人的健康状况如何,这都是秘密,因为他们的健康状况都牵涉政治权力斗争。
    
    反观民主国家,如美国总统的身体状况,如果发生问题都要向人民公布,哪怕只是一个感冒或者一个小手术,都要公开。民主国家的领袖很少出现“病人治国”现象,而独裁专制国家一直以来都是“病人治国”,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都是如此,前苏联后期的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都病亡在权力位置上。一个在中央排名第六位的黄菊,其生死问题为何牵涉甚多?“上海帮”、江泽民、十七大、陈良宇等都是黄菊生死要顾及的元素,难怪小道消息、传闻如此之多,难怪人们议论纷纷,难怪成为海外媒体关注的焦点。
    
    ● 黄菊简介
    
    黄菊(1938年9月——2007年?月)
    
    男,汉族,1938年9月生,浙江嘉善人,196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5月参加工作,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电机制造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工程师。
    
    1956年至1963年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电机制造专业学习。1963年至1967年上海人造板机器厂动力车间、铸钢车间技术员,厂长秘书。1967年至1977年上海中华冶金厂动力车间技术员、车间党支部副书记。1977年至1980年上海中华冶金厂革委会副主任、副厂长、工程师。1980年至1982年上海市石化通用机械制造公司副经理。1982年至1983年上海市第一机电工业局副局长。1983年至1984年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工业工作党委书记。1984年至1985年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委秘书长。1985年至1986年上海市委副书记。1986年至1991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1991年至1994年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1994年至1995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市长。1995年至2002年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2002年中央政治局常委。2003年3月任国务院副总理。
    
    中共第十三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委员,十四届四中全会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十五届、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 黄菊病逝传闻的海外媒体报道
    
    ▲德国之声:中共政治局委员黄菊去世。路透社香港电,据香港凤凰卫视电视台援引不愿透露身份的消息来源报道,中国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周三在北京去世。黄菊生前在中央领导人中排位第6,被普遍看作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亲信。
    
    ▲星岛环球网: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掌管国家经济的“上海帮”成员黄菊的离世,让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可以委任团派人物入主中共政治局。
    
    据中国国内消息人士指,终年69岁的黄菊,9日早上于北京301医院去世。301医院是中共领导人接受治疗的指定医院,邓小平亦于1997年死于该医院。
    
    熟悉大陆内情的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表示,也听到有关传闻。他表示,中共对高级领导人的身体状况“瞒病不瞒死”。如果死讯确实的话,相信中共官方会很快公布有关消息,也不排除中共因为内部权斗向外发布有关讯息。
    
    金钟认为,由于黄菊被传患胰腺癌已经有一段时间,他的影响力已经淡出,对中共目前高层的影响不会太大。不过他认为,作为上海帮主要人物之一的黄菊,如果确实死亡的话,将标志着中共上海帮权力的没落,对胡温政权打击“上海帮”有利。
    
    黄菊是9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是中共第六号人物,与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关系最密切的一个。不过,据北京高层消息人士表示,黄菊虽然在一系列原本与他有关联的贪污受贿案中脱罪,甚至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但反而使他的劣名更为广泛传播,在权力分配过程中,中共总理温家宝也一直对他加以抑制。
    
    在与黄菊关系密切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于去年9月下台前,外界一度传出黄菊的死讯。对黄菊和上海官员来说,这都是中共胡温政权打压“上海帮”的举措。
    
    而至截稿为止,中共官方新华社仍未发布有关消息。
    
    近日,北京曾频传黄菊病情恶化的消息,4月底已从长期疗养地上海被接返北京,入住解放军301医院高干病房。黄菊前年底被传出患上胰腺癌,经过多次手术后病情稍微稳定,去年全国两会上,官方首度证实黄菊患病的消息。
    
    去年以来,黄菊一直以各种方式保持在官方媒体的曝光度,有时在休养地上海会见访客,有时对一些重有会议发贺信、作批示。在今年的两会上,黄菊出席了3月5日的全国人大开幕式,并于3月7日高调亮相上海代表团,发表讲话。
    
    翻看黄菊的履历可以发现,他的仕途不能说平步青云,却一路走得稳健。1983年,年仅45岁的黄菊就进入了上海市核心领导层,出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1986至1991年,已经担任市委副书记的黄菊,又出任常务副市长,成为当时在上海先后担任市长的江泽民、朱镕基的主要助手。黄菊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期间,经常率党政领导班子视察市区建设。
    
    来自中国媒体的评论称,曾与中共主要领导共事,又有基层工作二十年的经历,不仅为黄菊积累了扎实的政经经验,也成为他有机会北上升迁的基石。1991年朱镕基赴京任职,黄菊接任上海市长,1994年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调任中央,黄菊再接下市委书记一职。他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整整八年,地方首长在同一岗位如此长时间,算是少见的。
    
    1995年在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上,黄菊获增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北京决策层。
    
    黄菊在上海任职主要领导的时间很长,任市委常委有二十年,任市长、书记十一年。上海的前任领导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先后进京后,坊间早有黄菊调任北京的传闻。从那时起,大多数人都相信,黄菊调京只是时机问题。在时机的等待中,为黄菊也为上海创造了新机遇。
    
    黄菊的作风低调沉稳,但仍可见其胆识。为走出上海特色,黄菊向中央提出“三个保证”:保证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保证服从国家宏观调控、保证财政上交一年比一年多;终于换来中央允许上海“自费改革、自主改革、率先改革”。
    
    ▲自由亚洲电台:外电报导黄菊病逝。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报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周三凌晨在北京病逝。中国外交部对本台表示,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而国务院则否认有关报道。分析人士认为,黄菊去世有利于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权力布局。
    
    英国《泰晤士报》引述中国消息人士说,罹患胰腺癌数月之久的黄菊,周三凌晨在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病逝,享年69岁。而中国国务院的一名官员在回答西方传媒查询时,则否认黄菊病逝,指报道并无根据。本台粤语组致电中国外交部查询,发言人办公室表示,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而香港凤凰卫视曾报道华菊逝世的消息,但晚上撤回并道歉。
    
    出生于1938年9月的黄菊,原名黄德钰,是浙江省嘉兴嘉善人。196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196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去世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主管经济工作。黄菊长期在上海工作,被认为是江泽民的亲信,也是所谓“上海帮”的重要成员。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席讲座教授郑宇硕对本台粤语组表示,黄菊因为长期患病,已经很久没有参与实质的工作,因此他的去世对中国政坛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他认为接替黄菊职务的,不会是“上海帮” 背景,也不会是胡锦涛的“团派”成员。
    
    据维基百科介绍,黄菊1987年作为上海市长候选人而被推荐为中央委员候选人时,遭遇极低选票而遭落选,因此中央决定由朱熔基出任上海市长。1991年,因朱熔基前往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才开始在上海掌权。1995年,黄菊的女儿嫁给旅美台湾报人方大川之子方以伟,此后方以伟在旧金山收购多家中英媒体,并任上海-旧金山姐妹友好城市委员会主席。江泽民访美期间还曾专程到旧金山访问。此外,黄菊的夫人余慧文是上海慈善基金会副会长,其弟弟黄昔是原上海浦东发展集团副总裁。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中心去年曾报道,二人因涉嫌卷入巨额舞弊案而遭中纪委调查。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表示,黄菊在中国人心目中形像不佳,他一心维护江泽民及“上海帮”的利益。黄菊的去世将有助于胡锦涛的政治布局。
    
    去年2月,香港《南华早报》最先报道了黄菊患胰腺癌的消息,到去年3月中共政协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承认黄菊入院治疗。黄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3月两会期间,他曾经参加了上海代表团的审议会议。
    
    ▲南洋商报:传黄菊病逝。北京9 日讯,据中国凤凰台引述一项消息来源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已经病逝。
    
    黄菊最近再次被传病情恶化。据香港《明报》报道,黄菊4 月底已从长期疗养地上海被接返北京301 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养病。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已受命出任常务副总理的职务。
    
    现年69岁,曾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黄菊在政治局常委中排行第六,在国务院内分管金融及经济事务。自去年他传出患胰脏癌后,外界一般把他在今年十七大后卸任视为定数,因此他病情恶化的消息估计不会对十七大的人事布局造成太大影响。
    
    因病缠身,黄菊过去一年多来鲜少亮相。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两个月前的中国“两会”上,黄菊当时出席了3 月5 日全国人大开幕式,以及3 月7 日的上海代表团的审议会议。
    
    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上,黄菊虽然强打精神始终展露笑容,但病态已相当明显。外界还注意到,中央电视台在两个小时的政府工作报告期间,仅给了他以及各常委一个特写镜头,而不是按惯例对每名常委做数次特写。
    
    自去年9 月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免职后,有关黄菊夫人甚至他本人地位不保的传言不断,他因此有意借该次公开亮相来对外宣示他“没事”。
    
    事实上,病中的黄菊一直以各种方式保持曝光度,如间隔不太久就在上海会见访客,或对重要会议发贺信、作批示等。如今中国媒体两个月没他的消息,这是相当长的间隔期。
    
    ▲联合早报:问及黄菊病况 国新办官员:没有新的消息。外传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病危,身体健康状况成谜,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局长郭卫民10日不愿对此发表任何意见,表示“没有新的消息要发布”。
    
    香港媒体报道,黄菊从上海被接回北京301医院治疗,目前病危。9日北京一度盛传黄菊已经逝世,但国新办官员对外表示“纯系谣言,毫无根据”。
    
    郭卫民中午在国新办记者会会后接受媒体记者询问时,不愿意再对黄菊病情的任何问题表示看法。他表示,9日已经对外发布了消息。
    
    在记者追问下,他一再表示,10日没有消息,没有新的消息要发布。
    
    ▲美国之音齐之丰报道:中国仍制度性封锁信息。中国官方否认外界传说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去世的消息。评论人士指出,在实行一党执政的中国,执政党以及执政党控制的新闻媒体制度性地封锁信息或散布虚假信息,导致谣言传闻兴盛,让执政的共产党及其宣传部门控制下的官方媒体丧失公信力。
    
    来自上海的黄菊是中共中央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在中国最高领导层是排名第六的重要人物。黄菊去年开始多次没有出席本应出席的重要公开活动。在外界广泛传说黄菊身患绝症之后,中国官方以含糊的措辞承认黄菊患病,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详情。
    
    来自中国的消息和传言随后说,黄菊家人涉嫌卷入贪污腐败丑闻。对这些传闻,中国官方保持沉默,没有证实也没有否认。中国公众无法知道有关的传说到底是虚幻不实、言过其实、还是冰山一角。
    
    有中国大陆背景的香港凤凰卫视星期三率先报导黄菊去世。中国官方随后迅速对这一消息否认。凤凰卫视收回先前的报导,并表示道歉。
    
    ▲德国之声记者山人综述报道:《黄菊去世传闻风波的背后》。报道说,5月9日,凤凰卫视、路透社、泰晤士报、星岛环球网等媒体纷纷报导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近一段时间来的焦点人物之一的黄菊已于当日去世。后来,中国国务院对此作了辟谣,凤凰卫视也撤回了报导。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如下。
    
    黄菊病危应该是真的
    
    卡斯特罗报了几次即将死亡,每次引起世界关注,却依然健在。当初赵紫阳的死讯也曾多次误报。5月9日,那么多媒体都报了黄菊去世的消息。但中国国务院说,这个说法是丝毫没有根据的。
    
    近日本已传出消息,说黄菊4月底已从长期疗养地上海被接返北京,入住解放军301医院高干病房,实施抢救。黄菊患胰腺癌是从去年初传出的,中间时有所闻。日前又从上海接去北京抢救。癌症这个东西,众所周知,它不象别的疾病,就怕反复。一旦反复,就危险了。凤凰卫视的相关新闻下面,读者的反馈中也有说:“听上海医务界的同仁说毛病的确很严重了。应该是差不多了。”
    
    将来怎么给黄菊写讣告
    
    凤凰卫视有位读者留言说:“这么重要的新闻是要以讣告的形式出现的。中央还在研究讣告内容事项呢。”
    
    虽然黄菊只是病危,但此言还是说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一旦黄菊去世,这个讣告可是相当不好写的呢。首先,黄菊在中国政界的地位相当高,在9大政治局常委里排名在中间。而与此同时,上海社保案开始清查后,关于黄菊的传闻始终不断。也许关于他本人的还少些,但关于他家人的传闻可以用“沸沸扬扬”来形容。记者去年在中国期间也听到不少。有人说,中央给黄菊指出了两条路,一是隐退,二是离婚。
    
    黄菊既没有隐退也没有离婚,而且还隔三岔五地露一下面,以示没事。最近一次是在两会上,3月5日开幕式上他出现了。海外的记者们注意到,胡温等领导人对他丝毫“不假颜色”。然后,他3月7日出现在上海代表团,慷慨激昂了一番,若有所指,又似有给上海领导人壮胆之意。
    
    在追求“和谐社会”的今天,如何处理黄菊这样的高层领导人显然是个难题。本来人们认为,至少出于他的身体状况,他会在十七大上自然退下。可是,如果他确实是在癌症晚期,如果他在十七大之前就被“大自然”给退下,那么,怎么写他的讣告呢?
    
    所谓盖棺定论,在当今的中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此地位,写得简洁了不好,写得太好了又不好。所谓入土为安。讣告自然不会去说他不好的地方、可能有问题的地方,何况所谓问题是需要证据的。连陈良宇都没有结案,怎么可能数说黄菊呢?但要写得太好,或许也有反作用,尤其是对受社保案牵连的许多人来说,或成为激励,或成为借口?本来,讣告在中国就是一种最难写的文字,每个字都可能会讨论半天。涉及处在游移处境里的黄菊,那就更难了。也许,这个讣告现在已经起草好了也难说。
    
    在海外,时有关于黄菊的一些绯闻流传。在上海社保案前后,关于他家庭卷入腐败的传闻更是不断。在星岛环球网的相关报导下,有这样一些读者留言:“他解脱了!他太太怎么办啊?”“死了也很好,免得17大出丑。”“关于他,坊间都有传言,就是杨浦区控江路那里的别墅。我对杨浦区很不熟悉,这些话都是从前在杨浦上班时听杨浦的同事们讲的。”“唉!”
    
    最后这个带感叹号的“唉”字一字评语尤其意味深长。假如中国共产党中央的讣告允许用一个字来表达,这也许是很合适的。他的一生,名有了,地位有了,晚节不保?不知道。外界不是很清楚。但从“无风不起浪”的角度看,却也许比较接近事实。
    
    他身后的上海变数以及什么是“上海帮”
    
    黄菊病危之际,上海的换届已将到来,说是“五。二三”换届。港台媒体估计,上海市委将有大变动,“市长韩正可望留任市委副书记,以求上海稳定,直到中共十七大后再调动。但现任的副书记及市委常委可能大变动。据悉,一名常委当前正接受中纪委调查。”
    
    联合报说:“黄菊病情起伏,在上海都被视为一种象征。上海方面当前正处于高度人心浮动阶段。……上海官场至今难风平浪静。……黄菊此时病危,被接到北京,对上海部分官员是一重击。”
    
    还有海外媒体的分析报导说,习近平到上海后,加大整治力度,但又避免硬手造成上海过分动荡,因此采取“软下台”之招数。最突出的是上海人大常委会主任龚学平将被劝退。
    
    黄菊一旦去世,是否就是给所谓的“上海帮”画上一个句号呢?
    
    “上海帮”一说本来只是一个代名词,本身并不准确。最早启用这个词的大概是毛泽东了。毛泽东半开玩笑地说王张江姚是“上海帮”,“四人帮”。从那以后,关于“上海帮”的说法在中国国内虽然不提,但在海外华语媒体中几乎没有间断过。
    
    其实,所谓“上海帮”,被视为成员的也只不过跟上海有较多的渊源而已,或在那里长期生活过,或在那里长期工作过。四人帮里,江青和张春桥虽然早在三、四十年代就在上海滩混,但他俩都是山东人,姚文元是浙江诸稽人,王洪文是吉林长春人。至于以后被海外华文媒体称为上海帮的,也几乎没有一个是上海人或在上海出生的,江泽民是江苏盐城人,朱镕基是湖南长沙人;吴邦国是安徽肥东人,曾庆红是江西吉安人,陈良宇是浙江宁波人,韩正是浙江慈溪人。相比较下,出生地最靠近上海的倒是黄菊了。他出生的地方嘉善,往南出了上海就到,在嘉兴和上海松江之间。
    
    真正地道的上海人,倒未曾被称为上海帮。在中国高层领导人里有两位是最著名的,即陈云(上海青浦人)和钱其琛(上海嘉定人)。
    
    今日中国,做生意的也好,搞政治的也好,谁能跟上海毫无瓜葛呢?如果说,谁在上海居留较长时间,谁就成了“上海帮”,那么习近平就是下一位了。然而,这种“习惯定义”难以让人信服。只能说,上海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是中国的经济、金融中心,一定程度上也是与北京并列的文化中心。由于其重要,所以当了上海领导人的一般都会成为中国核心的政治局的成员,从这里再往上走,离顶峰也不远了。上海从江泽民开始,有意无意中成了提供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主要道路。胡温的崛起,对此作了一定的改变,使中国最高层领导人走“分散集中道路”和“上海道路”这两条升华道路的力量对比至少相对均衡了。继江泽民、朱镕基退下后,黄菊一旦去世,自然使经上海走向中国最高领导层的这一条道路显得更弱一些。要说象征意义,也许也就在这里还有一些。但也就是那么点象征意义了。
    
    德国波鸿大学辜学武教授曾对德国之声说,上海帮的真正核心不是黄菊,也不是吴邦国,而是曾庆红。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么,黄菊的去世,虽然会给上海政界仍然在位的领导人们的地位,或者说心理位置,带来一定的影响,但对中国高层政治而言,并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绝不会象卡斯特罗去世将会给古巴带来决定性的影响那样。
    
    但是,5月9日的黄菊去世传闻风波,却也说明全世界都在关注着黄菊。为什么关注黄菊呢?自然因为前有陈良宇案,后有十七大。世界关注中国,今天已是自然的事。世界关注上海,也是因为中国这个经济金融中心对世界许多国家许多公司许多人有着越来越大的切身利益联系。
    
    ▲中央社:提前送黄菊去见马克思 凤凰卫视为误报道歉。香港凤凰卫视今晚以跑马灯方式发表声明,更正先前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逝世的报导,并表示歉意。
    
    凤凰卫视于晚上七时曾报导黄菊逝世,但稍后外电引述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官员加以否认。
    
    凤凰卫视的声明说:“本台十九点新闻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逝世的消息,纯系谣言,毫无根据。本台对因此产生的不良影响,表示诚挚歉意,并特此更正。”
    
    去年中以来,外界就一直传出黄菊病重。但其后,黄菊不时在一些重要场合出现。
    
    今年初中国人大及政协“两会”举行期间,黄菊也曾露面。
    
    昨天,香港媒体报导,黄菊因为病重,从上海被接回北京的解放军三零一医院治疗;凤凰卫视于晚上七时进一步报导黄菊已经逝世。
    
    ▲BBC报道:中共政要黄菊是否病逝众说纷纭。英国《泰晤士报》和香港凤凰卫视星期三(5月9日)先后报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在北京病逝,但中国国务院随即作出强烈否认。
    
    星期三出版的《泰晤士报》引来自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的消息人士称,去年被诊断患有胰腺癌的黄菊星期三上午在301医院病逝。
    
    凤凰卫视在香港当地时间晚上7时的新闻中报道了黄菊病逝的消息。
    
    但是随后路透社致电中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求证有关消息时,却被告知有关报道全无根据。
    
    当天晚些时候,凤凰卫视也在节目中表示收回有关报道,并自认报道“纯属谣言”。
    
    不过《泰晤士报》后续报道则再度引301医院消息来源表示对国务院的否认感到惊讶。
    
    69岁的黄菊是排名第六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排名第一位的国务院副总理,是中国主要领导人之一。
    
    他在1991年接替朱镕基出任上海市长;1994年升任上海市委书记并进入政治局,2003年被提拔为中国第一副总理。
    
    黄菊普遍被视为江泽民的亲信,也是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不过有观察家称,黄菊进京在中央很受排挤,实权不大。
    
    接替黄菊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在2006年被指涉入挪用金额高达32亿元人民币的上海社保基金案,已经被双规。
    
    有传言称黄菊的妻子余慧文也涉入社保基金案。
    
    ▲香港明报:官方下令有关黄菊消息一律等新华社发稿。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目前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抢救中,有消息称他已陷入昏迷状态,仅靠仪器维持生命。昨天境外传媒更一度传出他已病逝的消息,但官方其后否认。昨日301医院气氛大体正常,但南楼高干住院区戒备森严,不断有中央警卫局士兵巡逻,而挂上中央军委车牌的车辆亦明显增多。
    
    现年69岁的黄菊是中国政坛第六号人物,仅次於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总理温家宝、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他於去年初缺席多个重要公开场合,并传出罹患胰腺癌的消息,官方在3月召开的人大、政协会议期间证实黄菊患病,但无交代他患何种病。此后黄菊一直无法恢复正常工作。黄菊去年起在上海中山医院接受中西医结合保守治疗,今年初病情再度恶化,春节后病情曾趋稳定。黄菊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今年3月7日出席全国人大的上海代表团会议并发表讲话。之后他就返回上海。
    
    路透社引述国务院否认
    
    消息人士透露,黄菊上月中病情突然加重,中央出於种种考虑决定将他接返北京,安排在解放军总医院救治,行程高度保密。
    
    昨日中午,有关黄菊病逝的消息在内地和本港不胫而走。下午,英国《泰晤士报》网站率先报道此消息,但所配的相片却是中国另一位副总理回良玉的照片,但其后删除照片,到了晚上再换成附有黄菊照片的中国否认死讯的报道。
    
    傍晚时分,与北京关系密切的本港凤凰卫视亦报道了黄菊病逝的消息,本港的有线电视、Now TV以及路透社都转发此消息。不过,到了晚上7时30分,路透社引述国务院办公厅发言人表示,黄菊病逝的报道没有根据;凤凰卫视亦宣布收回早前的报道,并指其为“谣言”。
    
    本报记者昨日在解放军总医院现场所见:该院的门诊和住院大楼气氛正常,人来人往,但后面南楼、西楼的高干住院区戒备森严,不断有挂上军委车牌的房车进进出出,一些房车还拉上窗?。有消息称,黄菊留医的西南小楼已完全封闭,前天(8日)曾有多名中央主要领导前去探视。
    
    官令一律等新华社发稿
    
    昨日,有内地网站接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紧急通知,要求对有关黄菊的的消息“一律等新华社通稿,在网站首页摆放的位置参照新华网。不开新闻跟帖、不互动、不做专题、不讨论、只发单条新闻”。
    
    ▲联合报:黄菊生死不明 上海官场面临大地震。罹患胰腺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黄菊再次病危,中共中央已接他到北京治病。
    
    黄菊病危,为上海即将到来的“五.二三”换届,投下变数,上海市委将有大变动,市长韩正可望留任市委副书记,以求上海稳定,直到中共十七大后再调动。但现任的副书记及市委常委可能大变动,据悉,一名常委当前正接受中纪委调查。
    
    今年三月北京举行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在上海养病的黄菊坚持到北京,出席人大开幕式,之后参加上海代表团会议即返回上海继续疗养。据上海方面消息,黄菊上个月病情突然加重,在五一黄金周前被接到北京的解放军总医院(三○一医院)救治。
    
    二○○二年十一月中共十六大后,黄菊出任政治局常委,次年担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负责金融、大型国企、交通、安全生产等领域。去年一月,黄菊发现罹患胰腺癌,初期在三○一医院动过两次手术,病情稍微稳定后,在他的坚持下,去年九月转赴上海养病和治疗。
    
    黄菊在上海中山医院进行中西医结合的保守疗法,去年十一、十二月曾传出病情稳定,但今年初病情再度恶化;春节后病情趋稳定。
    
    黄菊罹病以来,往来北京、上海间,这次再赴北京,上海方面高度保密。消息人士透露,黄菊因病情加重,北京中央出于种种考虑,决定接他到北京。
    
    黄菊病情起伏,在上海都被视为一种象征。上海方面当前正处于高度人心浮动阶段,因为上海市委代表大会定于本月二十三日举行,这届大会是换届大会,将决定上海下一届新领导班子的组成。
    
    习近平三月调任上海任市委书记以来,全力以赴,力求稳定人心,但上海官场至今难“风平浪静”。
    
    对下届市委的组成,习近平出任书记当然不会变,但上海市委如何组成,其他人如何安排,将有大变动。黄菊此时病危,被接到北京,对上海部分官员是一重击。
    
    ▲中国时报朱建陵报道:黄菊一旦病逝 陈良宇案将速战速决。北京昨日盛传罹患胰腺癌苦撑近两年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昨天早晨病逝于北京解放军三○一医院的高干病房,但稍晚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在接受查询时表示,此一谣传“毫无根据”。
    
    前天传出黄菊病重,紧急送到北京治疗。昨天上午即传出黄菊病逝的消息。晚间七点,与中共关系密切的香港“凤凰卫视”报导了黄菊病逝的消息,但随后又道歉并更正了这项消息。
    
    由于黄菊身染重症已经有一段时间,消息指出,中共相关替补人事安排先前已经按步就班进行,不致因黄菊的过世而产生影响。据称,黄菊过世最大的影响,将是加快前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涉及的社保基金案处理进程。
    
    现年六十九岁的黄菊,是在前年底被传出罹患胰腺癌,中共官方则是在去年三月间证实黄菊患病的消息。其后,去年九月间,在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挪用社保基金被拘之后,由於黄菊妻子余慧文涉案的传闻不断,迫得黄菊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拖着病体,出现于公开场合,以证明自己及家人的清白。
    
    在今年三月间的人大、政协“两会”上,黄菊不但本人两度高调出镜,也安排妻子余慧文在上海公开露面,辟谣的企图明显。消息说,黄菊这次的公开露面,是他本人要求的,被认为是一个对外宣示的政治姿态。其间,黄菊在参加人大“上海团”的议事时发表讲话说:“所有重大决定都需要集体研究决定,绝对不能一个人说了算”,普遍被认为颇有“针对性”。
    
    身染胰腺癌以来,根据此前的消息,黄菊已在北京动了两次手术,又在去年九月间转赴上海中山医院,以中西医结合的方式进行保守治疗,但今年初以来,传说黄菊的病情重新恶化,癌症已经转移到肝脏,两次被紧急抢救。日前又有消息指出,由于病情进一步恶化,黄菊在上月底被从上海接返北京,入住解放军三○一高干病房。
    
    由于黄菊染病已久,他分管的国企、交通、安全等工作,先前已经逐步移交或让权给了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和吴仪,以及国务院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和国务委员周永康等人。
    
    黄菊在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中排名第一,是为常务副总理,吴仪排名第二,曾培炎排名第三,根据此前的消息,黄菊过世之后,吴仪将出任常务副总理一职。但另有消息来源指出,吴仪由与年龄问题,周永康可能才是“十七大”取代黄菊、进入政治局常委序列的热门人选。
    
    中共是在今年一月底宣布黄菊续任“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主任一职,但该委员会的副主任由三人增为四人,周永康被任命为常务副主任。
    
    ●专业人士、学者的评论
    
    ▲亚洲时报评论员方德豪撰文《为什么外界这么关注黄菊的生死?》。文章说,应该指出,黄菊得病,早已不是秘密,据说其工作已由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副总理吴仪等人兼顾。黄菊没有视事后,中国政坛的运作大致畅顺,但媒体和外界这么关心黄菊的情况?有分析认为,黄菊生死之重要,关键到江泽民在政坛的影响,关键到陈良宇案的调查,也关系到中央理顺跟地方势力的关系。加上现时正是中共酝让十七大新班子的关键时刻;所以,黄菊的健康,才会这么受到关注。
    
    现年69岁的黄菊是中国政坛第六号人物,其排名仅次于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更重要的是,外界普遍视黄菊为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利益代理人。
    
    在胡锦涛成为中共总书记后,外界一再猜测有地方势力暗中抵制中央政令,而中国的宏观调控措施,更成为中央和地方出现半公开争议的争力场。其中,据说最“跋扈”的地方诸侯,正是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也即是黄菊当上海书记时期的市长,以及其于上海的继任人。
    
    去年陈良宇终于因为生活和腐败问题而遭撤职调查;期间,外界传出一些上海社保基金案情跟黄菊妻子余慧文有关。另外,陈良宇案到目前为止仍未结案,也未被开除出党;一些分析就认为这都是因为黄菊还是抬面上的人物,仍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有关。
    
    事实上,自去年黄菊生病以来,中国官方传媒一直发放黄菊在不同场合作出批示的消息。只要他的情况许可,黄菊即使是一脸病容,也会坚持公开露面。今年三月两会期间,他就特别亲自跑到上海代表团为其打气。
    
    必须要承认的是,按一般情况,患得重病生死攸关,名利权力其实已不再重要。前中共福建书记宋德福当年患病,能潇潇洒洒地辞去职务;反观黄菊,则非要撑到最后一刻不可,光是这现象本身,似乎已能说明其中有一些问题。说到底,若然中国的政治制度更加成熟,由上而下有良好监督,舆论更加开放,政治运作更加透明,大家还需要去不断猜测一名官员的健康和生死吗?
    
    有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其原旨是要劝戒小孩子不要说谎。当代中国政坛的“狼来了”的故事,其原旨却可能是说明媒体之言不可尽信,又或者是让大家听习惯了“狼来了”的说法,减少“狼来了”的震?。又或者,这回牧羊童甚至是狼方面故意放出“狼死了”的风声,为的是其他一些目的。
    
    ▲时事评论员林保华发表文章《黄菊生死之谜》。文章写道,中共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六的第一副总理黄菊,出现死后复活的情况。是不是比那个虚伪的中国天主教“教官”傅铁山在复活节后翘辫子就永世不得复活幸运得多,还有更多的“剩余价值”值得被中共利用?这个问题正在引起热烈的讨论。
    
    原因是黄菊的死讯首先是由BBC在5月9日率先宣布,中共在香港为基地的凤凰卫视跟进宣布。但是当天国务院新闻办出来否认,认为消息“毫无根据”,凤凰卫视也做出道歉。
    
    BBC处事严谨,有相当把握才会发布消息;而以凤凰在中国的人脉,如果不是权威人士提供旁证,也不会轻易相信;以他们的政治背景,如果不是可靠的资讯,他们又怎么敢把自己领导人的生死大事当儿戏?在国务院新闻办发表声明后,英国“泰晤士报”网络版的跟进报导中,再引述其在解放军301医院的消息来源称,对官方的否认“感到惊讶”,更可见黄菊之死并非空穴来风。而在同时,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监察部长李至伦于4月28日在北京病逝,却到5月9日才由新华社宣布,整整推迟了11天。难道最近中共对死人的消息有推迟发布的新政策?无论如何,中共内部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种事件对中共来说不是第一次。文革期间,以及文革结束后“平反”热潮的时候,对死去的中共官员“秘不发丧”的情况最多,大多是因为对讣告不能统一认识造成的。因为讣告有“盖棺论定”之意,不但对死者的政治待遇,尤其涉及他们的家属、亲友以及同事、部下未来的前途,因此他们必须死命力争,到底是走资派还是革命干部,坚定或伟大又到什么程度?印象比较深的是原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于1989年11月9日去世,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才颁布死讯。原因是他作为被毛泽东借刀杀人的张国焘西路军的幸存者,长期对毛泽东不满,而中共又不愿为西路军平反而引发“反毛”浪潮,所以不想给予高评价,但是当时西路军幸存者的李先念位居国家主席要职,徐向前也是还活着的几个元帅之一,因此为李卓然力争名分,才拖那样久。
    
    如今的黄菊,恐怕也处于盖棺难以论定的情况,不知道该如何写讣告。本来,照规矩,病危时讣告早已写好,然而可能内部争吵,吵到死还没有共识,只好让他先复活,反正现代医术昌明,心脏起搏一下,或者叼个人参,来得及的话,做一个克隆黄菊,都是可行的办法,不怕外界说封锁死讯。然而为何讣告对黄菊的评价会有歧意呢?最根本还是牵涉胡温与上海帮的斗争还没有到东风压倒西风或西风压倒东风的程度。以黄菊在帮内的地位,有好评价,底下受益,否则可能连带遭殃。对黄菊的评价也关系到对江泽民死后的评价,所以等于江泽民在为自己写评价,当然要放手一搏。
    
    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自然也与十七大排序没有最后定案有关。所以奉劝中共大佬,要死也要在十七大以后死。不论好评还是坏评,总可以入土为安。不必死活成谜,以致于“挑动领导斗领导”,增添和谐社会的不和谐因素。
    
    ▲评论人士子曰发表文章《生老病死都在暗箱操作之中》。文中说,人这一辈子,无论穷通贵贱,都躲不过四个字,那就是生老病死。这两天,黄菊一会死了一会还活着的消息轮番演绎,叫人好生起疑,如坠五里雾中。其实,黄菊有病,天下人都晓得,但患的是什么病,那就天知道了。因为对于中共来说,高级官员生死健康,都是绝密,都在暗箱操作之中,老百姓是不得与闻的。这与小布什割了一个小黑色素痣,就上了全世界报纸,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这也是民主政体还是专制政体的一个区别。
    
    想到了当年毛泽东死的场景,笔者看到不少老百姓哭得那个叫痛,真是如丧考妣。不是好好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的么,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呢?这不是天塌了吗?其实,毛泽东身体早就不好了,别看他表面上“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健步登上天安门城楼”,别看他“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内里却都是强撑着的。据《吴法宪回忆录》讲,第八次接见红卫兵后,伟大领袖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都站不起来了,说“不见了,不见了,真是受不了了!”,后来不得不取消了自己要增加一倍会见红卫兵的计划。但是,在老百姓眼里,他是官方宣传的一个能够“万寿无疆”的神,哪个料到他也像常人一样会死呢?
    
    另据《李志绥回忆录》描述,毛泽东生前,还玩弄过装病装死的把戏,以此来考验手下人的忠诚。 无独有偶,“六四”以后,国外媒体十分关注邓小平的健康状况,而他却也在这上面玩起了捉迷藏,或是隔三岔五地露一面,或是好长时间不见影踪,让人颇费猜详。据说,邓大人为此发过话,说:人家越是关心,我越是不出面,让你们心里没底,不敢轻举妄动。看看,红司令的这套把戏,邓大人给全盘继承了,说透了,还是暗箱操作那一套。
    
    胡锦涛继承大统之前,网上不时也有关于他健康的传闻,说他患有糖尿病,无心恋栈权位。可一旦大权在握,此类的传闻反倒不见了。个中奥妙,还是费人猜详。唉,无论生老病死,还是健康羸弱,连人生在世的一个正常规律,也要让执政党给神秘化、政治化、黑箱化了。世间万物,人间万事,无处不在党的掌控之中。
    
    说真的,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自己把自己事情一天到晚搞得神秘兮兮的,可老百姓真的关心你们上层人物的健康与否吗?不要说像黄菊这样的六把手,给没给老百姓带来过多少恩惠?值不值得人们去关注去敬爱了?照如今贫富悬殊、官民对立的政治局面发展下去,即便是有一天“核心”死了,“为首”的不在了,可以断言,不但绝对不会再出现像当年老百姓万人空巷、十里长街送别你不知道的周恩来那样的场景,恐怕还会招来“死一个少一个”的天怒人怨!
    
    ▲评论人士苏蔚发表文章《黄菊两会露面内幕和中共领导人生死的重大机密》。文章说,一个中国国家领导人的生死消息,竟然闹出如此波折,中央电视台为什么就不能澄清一下呢?
    
    中共领导人的健康状况至今属于国家和中共党的头号机密,这一点和毛泽东时代没有区别,甚至还不如毛时代。
    
    毛时代新闻联播还让全国人民有盼头
    
    文革后期,全国人民被迫每天祝愿毛泽东“万寿无疆!”但是还可以从每日央视的新闻联播里看到毛泽东一日衰过一日的身体状况。
    
    当年一位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的老报人,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正在东北农场放猪,他说,每天我穿着小黑棉袄,抱着我的放猪鞭,靠着南墙根晒老阳的时候,就盼着老毛死,我想,老毛死了,我就有出头之日了。
    
    今天胡锦涛的新闻管制之严,彷佛连给老百姓有个盼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黄菊自2006年1月,陪同金正日访华回北京检查身体,发现胰腺癌,住进301医院,接受手术,重病的消息早在北京高层流传开,很快传到国外。去年秋天黄菊到上海接受中医保守治疗,也在上海市民中广泛流传,很多上海的癌症患者都说:“连黄菊每天都喝中药汤。”4月底又传出黄菊送北京301医院抢救。官方从来没有公布黄菊的病因和病情,拿全国人当傻子。
    
    当然,区区一个黄菊的死活怎么能和大魔头毛泽东相比!但是提倡和谐社会,最近又要搞“民主新模式”的胡锦涛总应该让老百姓有一点知情权吧,中共干部的医疗,占用全国医疗费用的80%,中共领导人享受着世界最顶级的医疗服务,每个人耗费的民脂民膏究竟有多少,当然属于最高层绝密,因为普通看不起病的老百姓想象都想象不出来,一旦知情,国家稳定怎么保证?但是一个重要领导人生病了,不能理事了,怎么也应该向人民交代一声,总不能今天来个题词,隔一段再来个致信,糊弄老百姓。这难道只是为了后死制造个“鞠躬尽瘁”的“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吗?
    
    黄菊最后一次露面,显示高层权力斗争
    
    新华社今年关于黄菊的最后一条电讯是《黄菊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强调重视社会发展和改善民生》。今年两会黄菊从上海来北京偶尔露峥嵘,的确引起海外传媒和国内关心者的猜想,从北京接触权贵阶层的消息人士那里了解到内情如下。
    
    对今年的“两会”,江泽民对胡锦涛温家宝提出两个要求:一、还没有作出调查结果之前,必须保留陈良宇人大代表的资格,必须保持一定的尊严;二、让黄菊参加会议。
    
    去年八月,温家宝亲自到上海找陈良宇谈话,结果遭到陈良宇拍桌子瞪眼,还破口大骂,江不让今年两会取消陈良宇的代表资格,明显是江泽民要求从轻处理陈良宇立场的表达,胡温都接受了。
    
    但是对黄菊的出席,胡温表示反对:“如果出意外,那将闹出国际大笑话。”但是未能阻止黄菊来北京。
    
    江让黄菊来北京“玩命”,当然是显示江派势力的“稳定”和“抱团”。身体消瘦,行动迟缓的黄菊,化过装后在电视镜头下,仍显示出脸色黑如铁皮,靠医药保驾,黄菊出席了人大开幕式,听完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主席台退场时,胡温连招呼都没有和黄菊打,以表示不同意黄菊来京的明确态度,显示出关系紧张到何种程度。
    
    第二天黄菊还要出席上海市的小组会,临时清场回避外省和外国记者,就是怕出意外,黄菊临会15分钟,走了听会形式,背完发言,立刻就被送回了上海,一位知情者说:“要死在这,那就太热闹了。”
    
    海外传媒把黄菊出席“两会”比喻为“苦肉秀”,一点不假。
    
    从以上内情的披露,可见患胰腺癌的黄菊无论依靠当今世界医学的顶尖科技,还是靠上海中医的保守治疗,总之,来日无多。新华社什么时候宣布他的死期,总不是再令世界惊奇的消息,只是中共和世人都在等待的一个消息罢了。
    
    至于黄菊本人和家族贪腐问题,与陈良宇和上海社保基金案、周正毅案的关系,胡锦涛时代很可能要被掩盖,成为要等若干年后再揭的党内秘史。今天掩盖则是维护党的团结和形象。除了党内斗争的需要,一般反腐不上正部级,这是中共立的原则。
    
    ▲旅居在新西兰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草虾发表文章《黄菊有多重要?》文章说,牛皮轰轰的新政总理温家宝,实在是个哭世宝,最高级别的一名访民。看到各处难民都来上访,自己又能找谁上访呢?且看常务副总理黄菊先生,也就是政治局常委的黄局,总是笑眯眯的一张小脸,颇像一朵皇菊。如果他不能生龙活虎的参加政治局的内斗,那么江泽民在政治局就要黄局了。
    
    政治局常委九人的党国职务-胡锦涛国家主席、吴邦国国会委员长、温家宝国务院总理、贾庆林政协主席、曾庆红国家副主席、黄菊常务副总理、吴官正纪检委书记、李长春宣传委书记、罗干政法委书记。黄菊是以副职入局的影子总理,也是清华大学老大哥,若论四人的入学年份:黄菊1956,胡锦涛1959,吴邦国1960,吴官正1965.九人当中属于江家帮的有五人:吴邦国贾庆林曾庆红黄菊李长春。如果黄菊与贾庆林、李长春抱成团,吴邦国曾庆红就不能不顾及在上海的香火之情。
    
    黄菊还能带动政治局18名普通局员中的江家门客,回良玉、陈良宇、周永康、曾培炎、张德江等人。黄常副与另一位分管经济的副总理回良玉联手,温家宝总理就有好日子过了;联合计委主任曾培炎,就确定中国的预算投向哪里;联合陈良宇,就能把上海的经济实力兑现为政治筹码;联合周永康,就确定中央政府可以把多少财力变为警力;联合张德江,中国支撑北朝鲜的盘子就敲定了;联合陈至立,中国的教育科学文化部门的知识分子就有了五斗米…
    
    可见关乎中国的稳定和谐,黄菊的地位有多重要,简直是无人取代的,何况中共制度下的国务院根本不是责任内阁制,至少温家宝无权撤换主管金融财贸的常务副总理。所以我们应该恭祝黄菊先生永远健康。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黄菊离任对中共高层政局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相信目前有关十七大人事安排的方面当然有种种方案。这些方案一般相信也都是在七八月份才拍板的。这些方案一定会将黄菊要退下来这个因素考虑在内。大家的注意力当然是会集中在谁会接他的任,谁会接替他国务院商务副总理的机会。因为这个继任的人选当然要在政治局常委有一个职位,而且这个人选要比较年轻一点的。相信也是以后接任温家宝的班的。”
    
    黄菊是浙江人,1994年起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职务。2002年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2003年3月任国务院副总理。郑宇硕认为,黄菊是有争议的人物,“在一般中国人眼中,黄菊很可能就是江泽民以下,最重要的所谓上海帮的人。黄菊长期在上海担任重要的职务,一直从市长升任市委书记,再进入中央。所以,上海的发展,他当然有一份功劳。作为一个地区的领导人,上海的高速发展,特别是上海从比广东落后的局面赶上广东,成为中国现在发展最迅速的地区,黄菊当然有一份功劳。但是在这高速发展中出现的种种问题,特别是贪污的问题,黄菊自然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此次黄菊是否去世的消息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郑宇硕教授分析认为,毕竟黄菊是政治局常委的一员,也就是中国最高层领导人九人中的一个。特别是陈良宇案以后,关于上海帮以及十七大的人事安排是广受关注的话题,海外媒体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政治局势的发展也自然相当关心。
    
    ▲联合早报发表韩咏红的文章《黄菊病情谜团:透明何必这么难?》。文章写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本周先后被传出病危与病逝的消息,结果引起国际媒体高度紧张。前天下午,北京的外国媒体都忙于彼此打探消息,直到傍晚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出面辟谣,大家原本徘徊在“报道与不报道”之间的思绪,总算稍定下来。
    
    真相大白了吗?却又未必。国新办答复说,黄菊过世的消息毫无根据。但他究竟得了什么病,病况如何,其职务目前由谁代理等问题,外界仍不得而知。事实上,自从2006年初以来,有关黄菊患上胰腺癌的消息,中国境外和国际媒体皆已重复报道,也多次传出他病情恶化的消息,当局却除了曾在去年“两会”前夕简单证实他患病,并在前天否认他病逝以外,对于外界的传闻却是从不回应。
    
    法新社的一篇评论中称,这一个围绕中共第六号领导人健康的谜团,再次提醒了大家,中国虽然在快速现代化,但其政治精英的活动依然隔绝在神秘主义的面纱之后。
    
    可见,地下斗争的神秘主义传统,依然主导着中国最高层的政治文化。中共近年号召向执政党转型,却未脱革命党底色——领导人的健康问题还是国家机密,就是仍担忧着这类消息有可能引起政治动荡。1970年代,毛泽东晚年的健康情况始终被当局隐藏得密不透风,直到他病逝时才让民众知晓。类似的事情十几年前又发生在邓小平的身上,尽管外界纷纷猜测邓小平的健康已出现警讯,当局始终含糊应对。
    
    问题是,那都是发生在中国对外封闭的年代,或对外开放水平远不及今天的1990年代。2007年的今天,中国与国际社会融合度已今非昔比:加入了世贸组织,北京奥运举办在即,又积极投入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国经济规模在世界上坐四望三,当全世界密切关注着中国的此时,这样的保密作风不仅不太符合它正努力建立的“崛起的大国”形象,实际上又是非常难以做到的。 
    
    前天抢先爆出黄菊病逝消息的是英国的《泰晤士报》。香港的凤凰电视台随后也做了相关报道,之后撤回。一个特殊的现象是,即使在国新办辟谣后,《泰晤士报》仍不作更正,而且跟进另一篇报道说,中国政府“罕见”地否认了其高级官员病逝的消息,并称来自医院方面的消息人士对于官方的否认感到吃惊。
    
    这家西方媒体对官方消息明显地摆出一种采取半信半疑的态度,这多少反映出中国政府公信力的不足。中国政府常指摘海外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不真实,这恐怕和当局透明度不够脱不了关系。尤其在互联网时代,政府的不透明将让小道消息更盛行,这正是为什么境外媒体总喜欢“猜”中国的很大原因。
    
    就黄菊健康对中国政局的影响而言,现年69岁的黄菊在十七大中卸任已几乎是定数。自从3月中央将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以后,中央对上海人事的安排已经完全掌握,黄菊对上海人事的影响不再,当局仍对其健康讳莫如深,难免加深了外界不解。
    
    或许,中国政府所面对的困难,是找不到适当的方法和时机来公布国家领导人的病情。那么,这次黄菊被传病逝的事件,是否可能成为当局检讨保密制度,展示不同作风的一个契机?
    
    ▲居住在天津的评论人士曹维录发表文章《黄菊其实已经去世》。文章说,近来,人们对黄菊是否去世之事多有关注。5月9日,凤凰卫视、路透社、《泰晤士报》、《星岛环球网》等媒体纷纷报导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近一段时间来的焦点人物之一的黄菊已于当日去世。可是,中共官方否认了这一消息。随后,凤凰卫视的声明说:“本台19点新闻有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逝世的消息,纯系谣言,毫无根据。本台对因此产生的不良影响,表示诚挚歉意,并特此更正。”
    
    凤凰卫视是有着大陆官方背景的影视媒体,对于中共高层领导人的生死和健康状况一般不会擅自播报,以前也没出过类似的情况。那么这次为什么会误报中共领导人去世的消息呢?我的想法是:黄菊已经去世,然后中共最高层有人将此事通知了凤凰卫视,这才出现了凤凰卫视的“误报”。“误报”其实并非误报,此事暂时不让公布才是问题的实质。凤凰卫视不知个中奥秘,以为既是官方正道来的消息,就按以往的惯例处理就行了,没想到就出了事。
    
    黄菊4月底从上海被接返北京,入住解放军301医院高干病房,实施抢救。黄菊所患胰腺癌是从去年初传出的,到现在已有好长时间。癌症是很难治愈的病症,病到黄菊那个程度,也就不分什么高干平民了,在这个时候是平等的,病到一定程度就死人,死神不管你有没有政治地位。有了解内情的人说:“听上海医务界的同仁说毛病的确很严重了。应该是差不多了。”在上海就已“经差不多了”,到北京后去世也是很正常的。
    
    有人说黄菊去世却不公布是因为没有写好讣告,凤凰卫视的一位读者留言说:“这么重要的新闻是要以讣告的形式出现的。中央还在研究讣告内容事项呢。”
    
    这确实有可能是黄菊的死因不公布的原因,黄菊的讣告牵涉很多问题,上海官场并非风平浪静,中共不想把自己内斗的情况公开化。如果黄菊能在十七大以身体健康的原因主动退下,各方皆大欢喜。现在的问题是还没到十七大,黄菊就去世,把问题提前摆到了桌面上。中共高层要在将内斗公开化和高调肯定黄菊给对手以把柄之间作出选择。无疑这是很难作好的一件事,一旦处理不好可能会使作得很好的事情功亏一馈。
    
    是不是这个原因,目前我们只能说这种可能很大,决不能说就是因为这个。我们进一步对此事件进行分析,就会有这样一个疑问出现:黄菊病重很长时间了,中共权力斗争的双方,难道就没想到黄突然去世的问题?他们会不会在黄菊还在的时候就把一些该处理而不好处理的事想到,最起码,讣告中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大盖地理顺一下?很冒失地将黄的去世消息捅给凤凰卫视也似乎有违中共一惯作事原则。由凤凰卫视公布黄菊去世,然后再由其出面澄清,这一来一往弄得世界舆论哗然,路透社、《泰晤士报》、《星岛环球网》等媒体纷纷报导,这其中是不是有故意为之的意思?
    
    前些年影视界发生这样一件事,著名影星刘晓庆在其所制电视剧《皇嫂田桂花》正式上映前,传出电视剧中的两个年轻女主角是刘晓庆私生女的传闻。过了一两天,媒体上又出文章避谣。传闻和避谣其实都出自一个地方,目的是要引人们的注意,以提高电视剧《皇嫂田桂花》的价值。
    
    当然,如果有意炒作黄菊,那就是转移公众视线,分散舆论压力。黄菊在中国政界的地位相当高,在九大政治局常委里排名在中间,如果对其进行某种人为操作,可以成为某种舆论导向。5月9日的黄菊去世传闻风波,说明由于上海陈良宇贪腐案和近在眼前的十七大人士变动,全世界都在关注着黄菊。问题是,中共目前在什么问题上感到了压力很大,以致于要用个方法来分散一下呢?人们把近十几天来国际、国内所发生的事拢起来分析一下,也许能够找到问题的答案。
    
    ▲旅居在美国的评论人士李天笑发表文章《黄菊生死迷雾背后的黑影》。文章写道,从中共帮规看,黄菊既是党的人,死活由党说了算,死的怎么痛苦和活的怎么难受由不得黄菊。这没得说。在死活的问题上,虽有马克思频频招手,也得服从政治局安排。党说在北京死,黄决不能在上海活。党叫黄死,黄不死也得死;党叫黄活,黄死了也得活。
    
    不管党怎么利用黄菊的死,反正黄菊死了不能白死。但黄菊进京请死,死马当活马医,一反中共“瞒病不瞒死”的惯例,其中有重大隐情。
    
    一种分析是,让黄赴京等死是逼胡温亲自赴丧。这年头,胡温是否出席已故现任的政治局常委遗体告别仪式及丧礼规格,并慰问其遗属,已成为外界观察已故领导人地位、影响力的风向标。如黄菊死在上海,胡温南下奔丧的可能极低;如黄死在北京,胡温无理由不赴丧。这种分析的问题是,胡温要赴丧,黄死后移尸北京也不迟;胡温若不想赴丧,黄菊活着赴京请死也没用。从胡温在两会不与黄菊握手看,既使胡温出席黄菊遗体告别,也非真想赴丧,而是另有打算。
    
    另一种分析是,黄在京缓死是由于中共内斗不下,对黄菊的身后评价即悼词和丧礼规格未取得一致结论。这种分析有一定道理。黄菊是“上海帮”重要成员,是政治局常委中与江泽民关系最密切的一位,而江是胡最凶险的暗中敌手。在江系陈良宇牵出黄菊及家人涉案、贾庆林岌岌在危、曾庆红欲叛两难的情况下,黄如何“盖棺定论”直接关系到贾、曾的定位,17大双方力量的消长,及江胡谁占上风的关键问题。黄死辰的宣布就取决于这字句必较、寸权必争的结果。
    
    但我说的重大隐情还不在此。仅仅把黄的死辰与其后事安排及中共内斗相联系还未构画出黄菊生死迷雾背后的黑影。这个黑影就是江泽民本人的结局。江本人是把黄菊的死地、身后评价和丧礼规格作为其自身的结局来看的。如果黄菊死在上海,再移尸北上,这不但直喻“上海帮”的死局,也直喻江本人也可能死在黄菊为其营造的上海别墅里,再移尸北上。但江究竟死在哪里,早已有定数。这是其一。
    
    在江看来,如果黄菊的死后评价很低,也意味着江的死后评价将更低。因为黄菊的罪行只是江的一小部份,江的罪行远大于黄。江必为黄力争。这是其二。
    
    最有意思的是,在江为黄争中,黄菊欲死不成、欲生不能的过程恰恰为江日后接受大审判的过程构画了一个前景。江泽民曾与叶利钦频密见面十次,自我吹嘘情谊深厚。但叶去世后江一声未哼。非江不想出席丧礼出风头,是江的病体不能也。江衰到如此程度,离黄菊不远也。
    
    江的死也是它不能自主的。虽有马克思招手,也得服从人民安排。人民说江在北京死,江不能在上海活。人民叫江死,江不死也得死;人民叫江活,江死了也得活到世纪大审判那一天。胡温要看到自己被迫将黄菊移京缓死,竟无意间为江的后事做了一次演示,也会不由的乐了。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评论人士田奇庄表示,一个政府高级领导人的健康和生死的消息在中国总是要被弄得扑朔迷离、让人揣测不已,显示出中国的政治制度还是封闭的集权专制的权力斗争体制。他说:“所以说,当这些人一旦到了自然规律要终结他们的生命的时候,往往会引发权力和权势之间的斗争。”
    
    田奇庄说,出于对权力斗争的顾忌,中共一贯封锁高级领导人健康和生死的消息,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评论人士赵达功说,黄菊去世的传闻最先由香港凤凰卫视这个有中国大陆背景的新闻机构播出,似乎也显示了一些中国内部权力斗争的迹象。赵达功认为,从当年隐瞒毛泽东的病情到今天隐瞒黄菊的病情,中共当局一贯刻意隐瞒高级领导人健康和生死的消息,也显示了坚持专制的中共当局害怕中国公众一旦了解最高领导层的真相,会产生让中共感到不舒服的疑问。
    
    赵达功说:“这也是有先例的。从毛泽东开始就这样,有疾病不让大家知道。因为人们知道了会产生一个问题:一个有重病的人,怎么能担任中央领导人、怎么能工作呢?不能工作,为什么不退出这个位子呢?人们必然要产生这样的疑问。”
    
    赵达功说:“就是说,黄菊也可能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已经真死了。只是现在当局还没有决定如何发讣告,不知道如何评价他,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如何评价他,所以就推迟他的死亡日期。这都有可能。”
    
    ▲苹果日报发表评论人士李平的文章《黄菊为什么要赶回北京?》。文章说,身患胰腺癌的黄菊在4月底急急由上海赶回北京,名义上是到北京接受治疗,但显然另有内情。如果上海的医疗水平、医疗设备不如北京,他去年就会留在北京就医,不须返其「老巢」治疗。英国《泰晤士报》网络及本港凤凰衞视昨日先后报道黄菊病逝的消息,虽然后来遭北京官方否认,但黄菊病重则是事实,他带病赶回北京,相信与其个人处境微妙及后事安排有关。
    
    虽然中共中央早在1991年就发出通告,要求党和国家高级干部逝世后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举行追悼会,但治丧规格,包括是否发讣告、公布治丧委员会名单、举行追悼会等,仍视乎领导人的实际地位而有所不同。邓小平、胡耀邦病逝时举行国葬,中央先发讣告,再举行隆重的追悼会,而陈云、杨尚昆等则未举行追悼会。
    
    现任的政治局常委是否出席已故领导人遗体告别仪式,并慰问其遗属,已成为外界观察已故领导人地位、影响力的焦点之一。中共元老薄一波年初举殡规格甚高,除黄菊之外的政治局常委都出席,显示薄一波之子薄熙来仍可享受父荫。
    
    自1980年代以来,在任时病逝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有四人,包括当时身兼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廖承志(1983年6月)、谢非(1999年10月),天津市委书记谭绍文(1993年2月),被邓小平革除中共总书记职务的胡耀邦(1989年4月)。其中,谢非病逝於广州,中央只委托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南下出席其遗体告别仪式,丧礼规格远不如在北京举殡的其他国家领导人。
    
    黄菊万一在上海因病情恶化而逝世,中央政治局委员集体南下出席其丧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丧礼规格极可能要降低,外界对其家人及上海帮的不利猜测势必加剧。相反,如果丧礼在北京举行,胡锦涛、温家宝依常规要慰问黄菊的家人,相关镜头是上海帮及黄家所需要的。
    
    ▲明报发表秦胜文章《将黄菊病情真相告知传媒又何妨?》。文章说,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病危的消息,近两日在京城内外广泛流传,昨日甚至传出他在北京「301医院」病逝的消息,虽然外电引述国务院新闻办官员称黄菊病逝的消息毫无根据,但黄菊病情的真相外界还是不得而知。其实,黄菊患病的消息中共曾经对外公布,此时将真相告知新闻界,也没有什揦大不了。
    
    黄菊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第六号人物,但是,他自前年底开始频频缺席中共领导层的集体亮相场合,引起外界猜测是患了重病或出了问题。直到去年3月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召开时,官方发言人证实黄菊患病,有关猜测才停止。但是,黄菊究竟患了什揦病,官方一直未公布,海外传媒曾报道指黄菊罹患胰腺癌,但官方都未证实。
    
    今年3月北京举行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在上海养病的黄菊到北京两次亮相,分别是出席人大开幕式和参加上海代表团会议。这样的亮相让外界猜测,黄菊的病情可能好转,又或是他本人要求或中共领导层要求他到北京亮相。但是,不管怎揦说,这样的亮相起码是要证明,黄菊的身体状况还算稳定。相隔仅仅两个月,却传出他病危甚至病逝的消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却又让人猜测,3月黄菊到北京时的身体状况并不稳定。国务院新闻办官员既然指摘海外传媒的报道毫无根据,那么,将其病情真相告知传媒又有何妨?
    
    上海将在本月下旬召开中共代表大会,有分析人士认为,黄菊病情的起伏,将对上海领导班子的换届产生影响。其实,陈良宇出事后,上海的事情就不再是中共党内的所谓上海帮说了即可,从习近平3月从浙江省委书记调任上海市委书记,就已说明上海的人事安排完全是中央掌管。而黄菊的亲属亦牵连到上海的种种案件中,以黄菊的身体状况,他又怎能继续影响上海的人事安排呢?无论黄菊是否去世,他对上海政坛的影响,都已成为过去了。
    
    ▲旅居在美国的时事评论员伍凡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对目前的中共来说,黄菊死和不死本身意义不大,因为在拔除管子之前,他们就可以说他活着,他们可以控制他的死期。伍凡举例邓小平,说当年他也死了7、8次,最后才死成,都是先放话。那就把黄菊的事,先看成放出的假消息。
    
    伍凡认为:“黄菊的死绝对对胡温有利。尤其对胡锦涛,他再不用在17大常委分配上考虑黄菊的位子。 那么江泽民的势力中就会少一个位子。17大后,如果江泽民的势力还是占上风,胡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胡希望黄菊赶快走,他好清理上海,对他今后权力的掌控是有利的。
    
    伍凡说:“共产党现在的内斗非常激烈,是我们想像不到的程度。”
    
    伍凡认为,黄菊的死并不是一个关键人物的死, 而是一派中间的一个重要人物死,他的死第一个就会影响到陈良宇。陈正在软禁中交代问题。如果他知道黄死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钱权交易,很多事情就可以不讲了, 因为死无对证了。
    
    陈的问题还未定论,是当刑事犯来处理,还是当作党内的一个矛盾,有问题的人来处理,所以这也影响到共产党内部的斗争,影响到17大的位子,和上海帮这些人的重新安排。
    
    伍凡说:“5月23日要召开上海市委的选举,如果黄菊不死他还会发话,产生影响,如果死了也就按下面的人来办事。有人放谣言出来,我想他的心态是希望黄菊早点死,很多事就关门大吉,重新处理,人事重新安排,也就顺利轻松一点。”
    
    “现在离17大还有三四个月,如果没有17大,事情也就不会那么关键了。”伍凡说:“ 最希望他死的人我看除了胡锦涛还有曾庆红。”
    
    伍凡分析,曾庆红这个角色很特别, 他虽然和胡锦涛合作,但也和江泽民合作,但自己单独也拉出一个帮派。黄菊在党内的职务一直在曾庆红以上,对曾庆红来说,黄死后,可以让他少一份被牵制的力量。 曾庆红希望黄菊手下剩下来那些还有实力的、高干子弟、军队的一些人能成为他的手下,他做帮头,最终可以和胡锦涛讨价还价来抗衡。
    
    伍凡认为,江泽民不会一下子退出去。江一派的人,相互之间都有一个牵制和保护的利益关系。江提拔了那么多手下、将军、军区司令,希望这些人维护他。这些人也希望政治局常委里有他们力量的人,有个头帮他们讲话。江虽已不是总书记了,但他们还希望他有影响力。
    
    “从现在的实力来看,胡锦涛一棍子还打不死江泽民,凡是多少还要看他的脸色办事。”伍凡说: “ 比如上个月毛泽东的第二个儿子毛岸青死了,政治局全体成员八宝山出席了追悼会,第一个是胡锦涛,第二个就是江泽民,江死赖着不下来,胡多少还有点顾忌。”
    
    伍凡还举例,前不久胡锦涛跑到宁夏去讲话,明显他还掌控不了军队,他为什么不在北京对这那些将军们讲话了而跑到偏远地方讲话。所以目前胡对江是又恨、又不能不对付他。
    
    伍凡分析,17大以后,胡能操控一半以上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就赢了。不管是谁,都是要掌握省这一层,将军这一层、大军区和省军区这一层。不管是收买还是动员,都要把这批人拉到手。
    
    他说:“胡会继续打击江派,把他的人马挖出来。听话的将来就重用,不听的总有一天会将你干掉。等江下面的人都被干掉后,江也就没有影响力了。 ”
    
    伍凡认为:“黄菊在这场斗争中,所起的作用就是一派人希望他死,不管是去地狱还是去哪里,赶快走,把这位置让出来,胡锦涛要。而江就不希望他马上死,拖着,黄菊不死就可以让江泽民有条件和胡锦涛讨价还价。”
    
    传出黄菊病危的消息时,适逢中国股市狂涨,突破4000点。温家宝惊呼有人操控股市,抵制宏观调控,制造社会混乱。对此伍凡认为:“股票的事情个非常蹊跷的问题。中国经济没有成长的那样的快。股票这样成十倍,百倍的往上升,钱就这样赚,是非常不正常的,完全是泡沫。这钱从哪里来,从银行里拿钱出来转移到股市中去,转移了一个领域。”
    
    “可是这些钱根本不能起任何实质生产财富的作用,没有起到任何对国家经济生产有帮助的作用,没有。”
    
    伍凡解释,股市不可能永远上升,这是市场的经济规律。那么一旦有一批人认为钱赚够了,他们要向外抛卖,大家就都往外抛的时候,股市就往下掉。
    
    “这就像温加宝所说的,社会就会崩溃了,那么谁来承担责任。”伍凡说:“温加宝曾讲,他来承担责任,国务院来承担责任,因为他已经意识到有人来要他承担责任,有人设圈套要温加宝来付这个责任。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有人要借用金融、股市这个套来打击温加宝把他干掉。”
    
    伍凡引用温家宝的话说,“这是一个灾难,这是一个犯罪的行为”,但是他挡不住。可是他又是国务院总理,他就要承担这个责任。
    
    伍凡称:“那么谁讲的这个话,谁就承担责任,谁就下台。这就是党内的斗争,从金融,从股市中斗。我想打你,我打不倒你,就用这种方法来借刀杀人。这段时间不会久的,中国股市不可永远这样涨上去,我们拭目以待,要出大问题的。”
    
    伍凡继续分析,从政治上来讲就是温加宝的对手,就是要打他,打他那一帮的人,甚至要将胡锦涛也牵进去。
    
    而在政治方面想要温加宝下台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江泽民和曾庆红,因为江泽民曾经提出来要交换人:让黄菊下台,那你对方温加宝也要下台。而温加宝在去年几次就曾提出要辞职不干了。因为他已经感到他受到威胁了。而胡锦涛是否是全力支持他了,也要打个问号。
    
    伍凡说:“从经济上讲,谁有钱财投进来,把股市炒的这样高,肯定是有钱人,这有钱人不是老百姓,肯定是官方的,能够操控这庞大的资金,将钱投进出的人。我们看看谁在管银行,以前就是黄菊嘛”
    
    “黄菊病危后,他分管的股市、金融这块就由温加宝直接在管,或是吴仪。而吴仪也感到股市的疯狂,也想制止,可是制止不了。”
    
    伍凡强调,真正投入到股市里的钱,还有各个省市,尤其是江浙、上海、广东这一带,这些省市的官员在操纵,国务院管不了。 因为现在中国的钱都不在中央,都在省这一级里。
    
    伍凡说:“省一级的银行欠了很多钱,有很多的黑账,而税收又补不了这个缺口,那么他们就来炒股市,把股市炒的高高的,在股市上赚了钱,然后拿回来补银行的黑洞。也就是地方政府拿银行的钱去炒股市,来添补银行过去的黑洞。所以他们一直不希望股市跌下来,这是他们干的, 中央没有办法制止,制止不了。
    
    伍凡说:“中国的财权也好, 行政管理权也好,基本上已经是联邦制了,中央已经没有什么大权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就是个总理,你能管33个省市所有的官员,把他们都撤职可能吗,不可能。实际上是已经把你架空了。”
    
    (原载《民主中国》 作者:施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菊长期大量服用冬虫夏草诱发胰腺癌 多名领导患癌
  • 黄菊离任对中共高层会带来哪些影响?
  • 官方沉默,公众不知:黄菊副总理去世的消息究竟该谁负责?
  • 黄菊死讯真假之谜,新闻报道生死之劫
  • 黄菊死没死?301医院与国新办看法不一
  • 黄菊要死不活 靠仪器维持生命
  • 黄菊最后一年-在权斗和病痛中消耗(图)
  • 黄菊病况 国新办官员:没有新的消息
  • 黄菊去世传闻风波的背后
  • 黄菊若病逝陈良宇案将加快了结
  • 黄菊为什麽要赶回北京?
  • 网民翘首等待黄菊最新消息 官令一律等新华社发稿
  • 黄菊突然病危 上海官场面临大地震
  • 官方否认传闻:报道全无根据,黄菊还没去世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黄菊9日病逝 享年69岁
  • 北京传出消息:黄菊病危,返京抢救(图)
  • 两会权斗硝烟浓 黄菊苦肉计(图)
  • 全国政协闭幕式:简短、沉闷、黄菊缺席
  • 黄菊夫妇露面,上海社保案临近结案?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 李天笑:黄菊生死迷雾背后的黑影
  • 黄菊被夺权:江派全面崩溃的徵兆?
  • 将黄菊病情真相告知传媒又何妨?
  • 黄菊为何交权并非不得而知
  • 对《黄菊被夺权》说三道四
  • 黄菊被夺权:江派全面崩溃的徵兆?
  • 黄菊他已不再需要权利/潘小涛
  • 上海市民颜芬兰一封无奈的求助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上海市民张桂兰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陈良宇事件是否会向江泽民,黄菊等人发展?
  • 刘逸明: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 郭永丰:胰脏癌患者黄菊强撑露面为哪般?
  • 分析:黄菊与温家宝的政治较量/邱蓬莱
  • 陈希同保外就医,黄菊老婆被调查/林保华
  • 刘逸明: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 分析家:换一个角度思考黄菊
  • 刘逸明: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 动向杂志:江泽民的家奴──黄菊
  • 黄菊得病是因为吃补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