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勒索2100万:这是很狼狈的事,县委书记居然被绑架了(图)
(博讯2007年5月10日 转载)
    
    绑架事发当晚,王书记曾给县里管财政的某领导打电话,让他送钱过去,但由于王炳荣平时好酒,这位领导认为是书记酒后之言,并未当真。
    
    南方周末报道,某市公安局的一位民警:“县委书记被绑架,且涉及千万数额,肯定是大案,按规定,大案要案都是要上网通报的,但此案并没有登录上网。”
    
    勒索2100万:这是很狼狈的事,县委书记居然被绑架了
    
    中共威宁县县委书记王炳荣
    
    勒索2100万:这是很狼狈的事,县委书记居然被绑架了


    
    绑架现场示意图 向春/制图
    
    “威宁毕竟只是个小县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捂是捂不住的。”
    
    威宁县委办公室主任李正超反复强调:“这只是一起单纯的绑架,王书记和绑匪并不认识。”
    
    王炳荣调到威宁任县委书记一职,随即开始了他的“铁腕改革”:对非法小煤窑坚决取缔,对参与办矿的干部“重拳出击”。一年之内,炸封非法小煤窑两千多口,当地民众称“炸得很彻底,很难再恢复”。
    
    “他断了那么多人的财路”他们对王炳荣怀恨在心,一时间,威宁县城内多了不少要报复王炳荣的传言
    
    王炳荣到任后,首先拿领导干部开刀。坚决执行“男53女50”的转非标准,任何超过年龄的领导干部都要转为“非领导干部”。
    
    李来昌意外落选了,而他是上一任领导班子中留任的副县长。李来昌对王炳荣有意见,王炳荣出事前,李来昌曾经说过一句“王炳荣迟早要出事”的玩笑话.
    
    县委书记被绑架了
    
    “县委王书记被绑架了!”4月14日下午,贵州省威宁县的大街小巷传遍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这是一件很狼狈的事,县委书记居然被绑架了。”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对到访的南方周末记者说。
    
    退休干部曹老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恶作剧,但后来一连几天都没看到王书记在电视上作报告了,由此看来,被绑架的消息并非无中生有。”
    
    翻看威宁当地的媒体,县委书记王炳荣的工作活动定格在了4月13日下午:他参加了全县机关作风教育整顿活动动员大会,并作了重要讲话。此后他便在公众的视线中消失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威宁县一位自称知晓内情的领导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王炳荣是4月13日晚上8点左右在武装部的宿舍里被绑架的,绑匪当时开口要2100万元的天价。第二天中午11点左右被解救出来时已受重伤,被送往县人民医院。”
    
    4月20日,消息在威宁县人民医院得到了证实。县人民医院护理过王书记的护士并不认为王书记被绑架是什么秘密,她告诉本报记者:“王书记送来的时候伤势比较严重,头上有三处棍棒打伤的伤口,缝了二十多针。现在外伤已基本治愈,但头颅里还有一块血肿,今天早上7点已经转院到贵阳了。”
    
    据知情干部称:绑架事发当晚,王书记曾给县里管财政的某领导打电话,让他送钱过去,但由于王炳荣平时好酒,这位领导认为是书记酒后之言,并未当真。
    
    次日上午,该领导又接到书记电话,才感到事有蹊跷,随即报告了公安局长。绑匪被抓捕未费周章,“简直就是束手就擒”。
    
    县委书记被绑架的消息被严密封锁,某市公安局的一位民警告诉本报记者:“县委书记被绑架,且涉及千万数额,肯定是大案,按规定,大案要案都是要上网通报的,但此案并没有登录上网。”
    
    唐辉是一名乡镇干部,县委书记被绑架的消息在他工作的牛棚镇也早已家喻户晓:“威宁毕竟只是个小县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捂是捂不住的。”
    
    2100万元绑金背后
    
    尽管传言四起,但威宁县委办公室主任李正超在电话里反复向本报记者强调:“这只是一起单纯的绑架,王书记和绑匪并不认识。”
    
    这样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
    
    当地的一位干部对此也非常不解:“如果仅仅是为了钱,没有人会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县城实施绑架的,更何况绑架一个县委书记比绑架一个富翁要困难得多,风险也太大了。”
    
    从4月13日晚上的8点到次日中午11点,绑匪和王书记在一起呆了15个小时,这15个小时发生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县委书记王炳荣不是威宁当地人,县委给他安排了一处宿舍,在县武装部大院里。宿舍是一幢独立的三层小楼,一楼是食堂,王炳荣住在二楼,县长吴学军住在三楼,要上楼先得通过一道结实的电子铁门,案发现场就是王炳荣的宿舍。
    
    本报记者到案发现场考察过,小楼的门窗完好无损,武装部大院24小时有专门的守卫。威宁县一位领导干部说:“案发时间是晚上的七八点钟,不可能是破门而入,那样动静太大了。如果绑匪和王书记不认识,那绑匪怎么上的楼就是一个谜。”
    
    这位干部认为:“这是一次技术含量极低的绑架。”绑匪绑架了王书记以后,并没有转移,而是呆在王书记的宿舍里等钱,“难道他就没有想过,即使拿到钱又怎么能离开呢?除非绑匪精神有问题。”
    
    能令人产生无限联想的是2100万元的绑金。威宁县的一位领导干部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或有文章。而且,绑匪怎么就认定王炳荣能拿出这么多钱?向一个贫困山区的县委书记开价2100万元,不可思议。”
    
    谁绑架了他
    
    绑架案在小县城引起了各种揣测:王书记被什么人绑架?为什么被绑架?绑匪的要价在威宁民间也被传得纷纷扬扬:1000多万、2000万、2100万、2500万?威宁官方始终没有通过正面渠道透露任何消息。
    
    记者在威宁多方查证,得知绑匪名叫吴胜利,38岁,湖北省大冶市人,目前已被威宁警方刑事拘留。
    
    绑匪的身份得到了湖北省大冶市公安局的确切证实。威宁县公安局于4月14日向湖北省大冶市公安局东岳路派出所发了协查通报,通报称:4月14日接到报警,威宁县武装部宿舍王炳荣于4月13日8时许被绑架,请大冶公安局协助提供吴胜利家人情况和有无犯罪记录。然而大冶警方并不知道,被绑架的王炳荣就是威宁县的县委书记。
    
    吴胜利,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家住大冶市城西路一幢旧的居民楼里,楼下看门的大爷对他并没有深刻印象。
    
    邻居黄大妈能提供的信息也很有限:吴胜利原是大冶市鸡冠嘴金矿的货车司机,一年多前金矿改革,他“停薪留职”,到贵州发展,有一个11岁的儿子和“不经常回家”的妻子。
    
    吴胜利在鸡冠嘴金矿曾经的同事对他的近况也知之甚少:这一年多都没见过面,也没听说他有什么消息。
    
    所有认识吴胜利的人都透露了他的一个共同点:性格很好,精神上绝对没有问题。
    
    “吴胜利因为在威宁投资失败而起心报复”的传言并未得到佐证。他的朋友说:除非是中大奖,他不会有那么多的资金。
    
    本报记者先后到威宁县矿产局、煤炭局、工商局查证过,也没有发现吴胜利在威宁有过开矿办企业的记录。
    
    威宁县炉山镇的一位矿老板张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并未听说过同行中有叫吴胜利的老板。警方不配合,无法获取吴胜利更多的情况。而他的亲属朋友,在大冶和威宁都遍寻不遇。
    
    为何绑架县委书记?
    
    威宁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县城,用当地一位干部的话说是“积弊颇深的是非之地”。威宁县原人大副主任说得更直接:谁来威宁都迟早要出事!
    
    威宁历来是非法小煤窑的重灾区,瓦斯事故频频。2006年,发生了震惊全国的“5・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15人殒命。事故发生后,威宁县政府迅速清查、关掉了四百多个非法煤窑,6月4日,县长安顺才因为“5・2”事故伤亡人数过多而引咎辞职。然而,仅仅事隔3天之后,就又发生了导致5人死亡的“6・7”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威宁非法小煤窑的猖獗可见一斑。
    
    “5・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出事矿主之一蔡定礼,道出了小煤窑屡关不禁的内幕:只要每个月向当地政府交点钱,他们的煤窑就不会被炸掉。他们开矿的纯利润每个月在4万元左右,而他们至少要拿出十分之一用于交费和打点各种关系。
    
    官商勾结是非法小煤窑不断死灰复燃的重要原因,王炳荣明确讲:“有的干部参与办矿。”他所说的就是威宁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打拐中队中队长马超和威宁县某乡镇的党委书记王彦敏等人。前者是“5・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煤矿的入股者,没有投资一分钱却拥有50%的股份,后者因擅自向非法煤窑和运煤车辆收费,一审被法院判处一年徒刑。
    
    威宁煤矿资源丰富,煤层低,最厚的煤层只有70厘米左右,开采比较容易,“随便打一个洞就可以采到煤”,所以小煤窑遍地开花。鼎盛时期,一个乡镇就有几百家之多。
    
    如果不出事故,小煤窑是一举多得的“利是”:“干部分了钱,农民有活干,老板有钱赚,何乐而不为?”然而,频发的事故让威宁这样一个地处偏僻山区的小县城不断成为舆论的焦点。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也盯上了这个偏僻山区,2006年6月1日,由中宣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共同举办的“安全生产万里行活动”,第一站就选在了贵州。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06年4月,王炳荣调到威宁任县委书记一职,随即开始了他的“铁腕改革”:对非法小煤窑坚决取缔,对参与办矿的干部“重拳出击”。尽管到任刚满一年,提起王书记,威宁无人不知,他被誉为“改革者”。这位改革者,一年之内,炸封非法小煤窑两千多口,当地民众称“炸得很彻底,很难再恢复”。
    
    然而,王炳荣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也“烧毁”了很多矿主和地方官的利益,原威宁县的一位领导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毕竟,他断了那么多人的财路。再说,威宁的小煤窑泛滥成灾也不是一两天的事,这些矿主和现任官员肯定觉得心理不平衡。”他们对王炳荣怀恨在心,一时间,威宁县城内多了不少要报复王炳荣的传言。
    
    王炳荣被绑架后,威宁人开始了丰富的联想,不少民众斩钉截铁地告诉本报记者:就是某某矿主报复王炳荣。
    
    整顿吏治得罪了人?
    
    王炳荣在威宁招来的非议并不止于关闭小煤窑。王炳荣新官上任的第二把火烧的就是“整顿吏治”。他在坚定推行改革的同时,整顿吏治也使他得罪了不少干部。
    
    干部队伍严重超编是威宁县一个长期积淀的难题。翻开当地的干部通讯录,一个正科级单位有一名正局长、6至7名副局长很常见,而国家规定是一正两副。
    
    王炳荣到任后,首先拿领导干部开刀。坚决执行“男53女50”的转非标准,任何超过年龄的领导干部都要转为“非领导干部”。
    
    王芳(化名)是威宁县一位副科级干部,年龄刚过50岁,也在转非之列,她告诉本报记者:“这次转非是威宁历来动作最大的一次,转非的领导干部有百人之多,王炳荣是动了真格的。”
    
    “男53女50”的转非标准其实早已有之,但以前执行不力,王芳解释说:“一个副科级干部,花了多少心思才被提拔上来,怎么能轻易就被转非?芽这里面的潜规则,不容易打破的。”
    
    威宁县一位领导干部告诉本报记者:“以前的干部调整,说白了就是从中捞钱。在威宁这样的贫困地区,县级官员手中最有用的权力筹码就是人事任免。俗话说挪挪窝,抱金窝。”
    
    但这次的领导干部“转非”同以往的调整干部不一样,只减不加。被“转非”的领导岗位上,并没有调任新的领导干部,大家觉得王书记一碗水是端平的。
    
    王芳坦言:“即使王炳荣的干部改革没有私利,但被转非的领导干部心里肯定是不高兴,凭什么以前58岁的干部都可以在领导岗位上占着,我现在50岁就要转非?毕竟是冰冻三尺,要一下子改过来,反对意见还是很大的。”
    
    一位领导干部将王炳荣的严肃吏治理解为“他在威宁的关系少”,在威宁任书记之前,王炳荣一直担任毕节市农业局局长和党组书记一职。
    
    王炳荣的改革形象被当地的一些干部形容为“好大喜功、作风专断”,他“不讲人情”的直率性格让不少干部对他心存不满,一位干部向本报透露这样的细节:一次县委办公会上,某领导会上接电话,被王炳荣当即点名批评,下不来台,至今让许多干部心有余悸。
    
    王炳荣被绑架后,另一个人物反而成了焦点。
    
    李来昌,威宁县原副县长。2007年2月召开的威宁县人代会上,李来昌意外落选了,而他是上一任领导班子中留任的副县长。李来昌对王炳荣有意见,在威宁人尽皆知。王炳荣出事前,李来昌曾经说过一句“王炳荣迟早要出事”的玩笑话,如今被威宁百姓反复玩味。李来昌回应本报记者时大笑:“简直是无稽之谈。要想求证很容易,既然绑匪已经抓获,审审不就知道了吗!”
    
    威宁县是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辖区内有二十多个少数民族,地处云贵两省交界之处,社会治安向来是个难题,近来声名鹊起的威宁“四大名捕”就是因抓捕罪犯神勇而享誉全国。因此,威宁不少民众也猜测:在太岁头上动土也并非不可能。
    
    威宁警方回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各种流言无法找到得以证实的渠道。目前,县委书记王炳荣在省城贵阳的贵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干部病房治疗,本报记者试图和王炳荣正面接触,但被王炳荣的爱人委婉地拒绝了:“他(王书记)病情还比较严重,不方便接受采访。”
    
    威宁警方称:案子已移交检察院,仍在侦查阶段。关于绑架案的种种猜测短时间内也不会退出威宁民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扬州暴力拆迁:政府人员殴打高龄妇女,威胁绑架儿童(图)
  • 山西44小时破获千万元绑架大案 刑拘三嫌犯
  • [慎]东莞5名洗头妹被陌生男绑架火烧捆绑轮奸(图)
  • 7岁女儿藏北京地下室 郑大靖遭绑架回郧西(图)
  • 英国电视四台追踪报道 湖北郑大靖遭绑架
  • 西北工业大学副校长17岁儿子遭亲戚绑架
  • RFA: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图)
  • 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RFA张敏
  • 关于沂南警方非法绑架拘留村民陈光和的声明
  • 起诉中国佛协会长前,女居士突被绑架送精神病院
  • 山东邹城市:深夜绑架老人,将房推倒(图)
  • 山西失地农民讨补偿遭绑架毒打 被裸体扔在野外
  • 萧瀚: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张耀杰: 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
  •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二:声援涉险义助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们
  • 陈光诚的母亲和3岁的孩子今晚在京被绑架
  • 香港维权人士王耀庆于4月7日被绑架
  • 公安副局长涉嫌绑架人质 被武警围困饮弹自尽(图)
  • RFA:胡佳被国安绑架后曾绝食30天
  • 女子被绑架,公安延误出警,绑匪撕票,家属状告公安,难讨说法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徐双富被恐怖绑架的经过
  • 未婚女青年被绑架并强行上避孕环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网吧板被绑架勒索的经历
  • 孙文广: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
  •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 马英九绑架了宋楚瑜?/凌锋
  • 陈维健: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张耀杰: 怀宁县委绑架共产党
  •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郭起真:暴力绑架作鉴定的丑恶行径
  • 涨价听证:政府不应被利益集团绑架
  • 国共合作,绑架台商/林保华
  • 媒体对富人集团的一次“舆论绑架”
  • 强列谴责广东省公安厅非法绑架律师的黑社会行为/杨在新
  • 关于人权卫士陈光诚先生被绑架的声明(图)
  • 草根:绑架瞎子陈光诚
  • 杜义龙:用职称评定绑架教师个人权利
  • 刘晓波:被共产集权绑架的反法西斯胜利
  • 河北省定州市清风店刑警队副队长高来新公开抢劫,绑架
  • 周育田:张林为什么总被“黑社会”绑架
  • 让我震惊:从中国人遭绑架看某些人的丑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