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克拉玛依火灾死亡报告:0/25领导+36/40老师+288/731学生
(博讯2007年5月08日 转载)
    
     40个老师死亡36人其余受伤----让我们为了这个数字,向教师敬礼!
     (博讯 boxun.com)

     发生于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火灾,近日再次成为国际焦点。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近日中国央视记者陈耀文在其博客刊文,报道有关后续。又据网上流传,克拉玛依市当局当年曾在中国媒体上宣布:将在火灾现场友谊馆建立火灾纪念馆,以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并警示后人。可是,据称至今过去了十多年时间,甚么纪念馆一个影子也不见!以下为一篇于网上流传的有关文章,但并非陈耀文的哪里篇。
    
     亚洲时报报道,十多年前那场大火至今回响著一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中国国内官员的丑陋,在火难中曝光!无耻,永远写在中国官员的脸上!克拉玛依的大火,
    
     映照出国内官僚最鄙陋残忍的一面。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官僚为欢迎上级派来走走样子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全市最漂亮的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
    
     因舞台纱幕太靠近光柱灯被烤燃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叫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政府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电灯已全灭,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当时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著)于是,学生们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最关键时刻已被错过了!
    
     796名来自全市15所中小学的师生(每所学校组织最漂亮的40多名学生歌舞队)全部陷入火海之中,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注,另有一说:死325人,伤136人;此处采用法院判决书的数码);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
    
     在场的有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
    
     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6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 “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事实很清楚,是克拉玛依市教委的主持官员葬送了学生逃生的时间与机会!造成了本来可以避免或减少的学生大批死亡的惨剧!作为大人,明知火灾的危险,却把孩子留置于死地而不顾,无异于故意杀害孩子!
    
     查法院判决书和当时媒体报导,在火灾现场的市教委领导有如下2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
    
     其余的均是科长或以下的小官,称不上“市教委领导”,也无权主持大会?
    
     所以,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人,不是唐舰,就是况丽?或两者均是!
    
     1995年10月再报道—次法院的轻微判决以后,全国的媒体再也不敢吭声,国内人民对此责问道:
    
     那么多孩子为了让领导先走, 牺牲了自己, 他们死得无声无息.?
    
     那么多普通教师为了救学生, 牺牲了自己, 他们的姓名有几个被人所知?
    
     更卑鄙的是克拉玛依市当局,当时在全国媒体上宣布:将在火灾现场友谊馆建立火灾纪念馆,以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并警示后人。可是,至今过去了十年时间,什么纪念馆一个影子也不见!仅把己烧毁的友谊馆全拆了,空地成了空荡荡的—片“人民广场”,只剩下那些孩子的冤魂日夜在广场上徘徊。全国人民又被克拉玛依市的臭官僚大大愚弄了一回!
    
     有网友指出:“即便在封建王朝,如果城池破了,县官是要死节的。现在的官员连封建道德都没有了!”
    
     “这样一个人间惨剧,如果发生在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德国,等等,甚至台湾,那么责任的追究,将直指国家最高领导部门,教育部长(国家教委主任),甚至国务院总理,都得引咎辞职。”而中国在...之下,真是成了一片神奇的土地,在那里公仆成老爷,主人要让儿子先走(邓小人曾自称是“人民的儿子”);主人不能说话,公仆的臭文却全国“通稿”;在那里什么奇迹都能发生,例如领导害死了人民仍在当领导,而小学生听了领导的话却永远学不到生!
    
     对此,国内网友在克拉玛依大火十周年之际,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民选的官员为百姓,官选的官员为自己”
    
     “让领导先走,是全世界几百年来最无耻的语言!”
    
     “领导,哼,垃圾,不要看它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千万不要把它们当人看!”
    
     “先走的领导不配做领导,不配做人,不配做动物,他们是地球的病毒”
    
     “和古代唯一的区别.老爷改成了领导.更无耻.虚伪.更丧尽天良”
    
     “这就是中国血淋淋的现实。究竟谁是最残忍的人?正是这些既得利益者们。这场大火,把什么都说清了吧!”
    
     “别斯兰的孩子死了,有全世界的人献花。新疆的孩子死了,死了就死了。为什么?”
    
     “那些领导和那些马屁精是最卑鄙的!”
    
     “恶的XX让人性泯灭!”
    
     ............
    
     “让我们记住这笔血债,迟早要还的,要把它写进中国的历史.”
    
     “克拉玛依人怎么不XX呢?把这些狗屁’领导’都他妈揪出来当场打死!”
    
     有网友回忆了9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之难:由于船上人多而救生艇不足,许多资产阶级富翁和贵族人士不是利用各种优势“先走”,而是纷纷主动让出逃生机会,坚持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一位富翁为此留下遗言:“我决不会让一个妇女儿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象一个男子汉!”
    
     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0几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这20几个官员名字,经考证如下(按官职大小排列):
    
     方天录,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克拉玛依当时是个仅有20万人口的油城,新疆石油管理局的副局长相当于市长。),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尽管他只被火星烧焦了几绺白发,仍然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以怠忽职守罪仅判处有期徒刑5年。
    
     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在火灾发生时仅是叫—个人走出去报警,也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
    
     (以上二人是此次演出活动的主要领导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法院判决书语),以怠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著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著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 “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以怠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朱明龙,市教委普教科科长。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判处有期徒刑4年。
    
     赵征,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仅组织舞台北侧的部分学生演员撤离,“忽略了”舞台南侧的学生演员,也犯怠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分。
    
     (以上四人是此次演出活动的具体组织者和实施者)
    
     (附注:各大媒体都隐瞒死亡人的身份,哎 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25个领导死亡0人
    
     40个老师死亡36人其余受伤
    
     731个学生死亡288人另外还有100多人受伤,很多人残疾。
    
     亚洲时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克拉玛依内幕:女干部宣布领导先走,党政权贵鱼贯而出
  • 南方周末:克拉玛依,没有终止的记忆 (图)
  • 为了忘却克拉玛依的12月8日
  • 克拉玛依那场大火:女刑警不堪回首的亲身经历
  • 女警察回忆亲历新疆克拉玛依大火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克拉玛依大火中"让领导先走"的败类,竟然市长!!!!
  • “让领导先走”的败类,升为克拉玛依市长有感/郭起真
  • 思童:克拉玛依哀歌
  • 纪念克拉玛依大火死难者诸君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