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亚莲:“住房权利卫士奖”奖状被上海公安截抢事件始末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5月07日 来稿)
    【赵达功按: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女士今天凌晨托人打来电话,说由于披露“住房权利卫士奖”邮件被上海公安截收事件,现在她失去自由,住所门口有公安把守。她要求我把她原来发给我的一些资料署名“马亚莲”公开发表。在这里我强烈谴责上海公安的卑劣侵权行径!并遥祝马亚莲女士一切平安。】
    
     卖客求利,宅急送道德诚信全无 (博讯 boxun.com)

    
    2006年年度“住房权利卫士奖”于12月5日颁布后,奖状由赵达功先生于12月22日从深圳宅急送快递到上海,然尽管赵先生和本人都已考虑到邮包的安全性,邮包只注明是资料,且本人以其它隐秘渠道将代收件人的联系方式告知赵先生,但此奖状却仍在上海宅急送物流有限公司离奇“丢失”。
    
    “丢失”事件发生后,宅急送公司非但未告知委托人和收件人,竟还答复赵先生:“收件人程志英已于12月25日亲笔签收了邮包”,并在宅急送网页上也写着收件人程志英“已签收”,但“原单”(即签收人扫描件)未归档(无)。之后,还丝毫不理睬客户三次网上和多次电话投诉。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07年2月6日当客户上门投诉后,上海宅急送在表明邮包已被其 “丢失”的情况下,在客户因上海宅急送不肯出具“丢失”证明、而拒绝“归还”理应出示给客户的“报案回执单”复印件且坚持不走、要求说法后,竟无耻的反诬我们“影响”了他们的工作,打110报警(实则是自感棘手,只好推向肇事者处理)。还纵容其员工张明(自称)当公安面殴打代收件人程志英,以达到不出具任何证明、迫客户离开的企图。
    
    宅急送发货部郭经理还极其荒谬、霸横地言称只对委托人负责,收件人无权提出要求,且实际上至今未对委托人答复,还不肯将“报案回执单”复印件交给拥有合法知情权和同具邮包主权的收件人,事后也不理睬我们要“报案回执单”复印件的要求。2007年3月19日我再次联系郭经理时,他无理由明确答复不给。所附“报案回执单”复印件是我们瞒着他们悄悄想法复印的,宅急送出示的复印件在七宝派出所被他们收回。
    
    虽然上海宅急送答应会善后赔偿,但奖状显然不是其能赔得了的。而宅急送如此置客户权利不顾、不理的行为,无疑是有着难以言说的苦衷。但无论如何,其作为国内大企业毫无诚信、责任、道德原则、违背最基本的商家准则的行为,尤其是本已无理还施野的暴行,都已向世人表明:宅急送不可相信,宅急送作为商家不合格,中国企业离国际标准相距甚远。
    
    而由上海宅急送答复客户邮包“丢失”、报案过程和本人所掌握的证据证明,事实上,此邮包正是被上海公安违法截抢。
    
    违法截抢,上海公安愚痞相尽显
    
    2007年2月6日,在多次投诉不被理睬的情况下,收件人程志英和我、奚国珍到位于上海闵行区的宅急送上海分公司交涉。交涉过程让人愤懑;交涉结果令人悲泣。
    
    那天,在客服中心经过较长的等待后,客服中心答复说邮包“是25日在办公室门口被抢了,已在当天报过案了”;此后经我们抗议并强烈要求、等待后出示、却始终无理不肯给我们的27日七宝派出所《案件接报回执单》复印件上书“发现资料在办公室被盗”;到七宝派出所后才同意由宅急送出具的证明上却是“途中不慎失窃”。前后三种不同的说法及本人提出的种种疑问,显然不是其员工找借口所能敷衍、搪塞得了的。
    
    失窃客户邮包,在快递公司应属大事,按客服主管的说法,公司已就此事发过通告,既如此,第一、为何竟还会在29日及其后都答复委托人、且网上也写收件人已签收?还不理客户投诉?第二、为何竟会前后有三种不同答复?第三、为何竟会不在“被抢”或“被盗”或“失窃”当天报案?第四、如此大事,竟只派非发现邮包“失窃”的员工廖东鸣单独前往报案?第五、报案员工廖东鸣与郭经理所述发现“丢失”人(郭:是廖;廖:是其他员工)、地点(廖:分检中心办公室〈与“报案回执单”相符〉;郭:马路上)、事发经过等完全不同,且自相、互相矛盾?第六、为何到七宝派出所才肯出具“丢失”证明?七、为何不敢交出报案回执单复印件?……?
    
    而光天化日下的“抢劫”或“盗窃”、“失窃”案件,尤其对经常发生莫名“丢失”客户邮包并引起纠纷的上海宅急送(七宝派出所警察说),公安竟不向邮件主人(委托人或收件人)调查邮件价值;不到现场勘查、取证(否则负责那块区域的报案员工廖东鸣怎能不知公安当天是否到过现场?廖说:派出所给我做了个笔录,有没有到现场我不知道。经我追问后,郭称:“那天下午公安到'小接点'、'总部'来过,显属谎言);报案回执单上无接报警员姓名、电话;不问宅急送何故事隔二天才来报案,并申报刑队立案全面调查宅急送经常”丢失“客户邮件的”真相“;还无理支持宅急送拒交”报案回执单“复印件;无视员工张明的凶狂,回绝受害者索要张明的所谓”检查“;……。
    
    宅急送和公安对待此刑事案件如此草率、不当回事的做法,显然悖逆常理、法律,任何明眼人都应能推断出只有一种可能,即此“丢失”事件,宅急送和公安有着彼此心知肚明的原因,故而才会出现漏洞百出、极其荒唐的“理由”和伪说。而所谓“受案”(无论是否“治安”受理或“刑事”立案),无疑都只是掩人耳目的装扮和心虚。
    
    那天,为了不致让程志英多收牵累,我未过多就一些问题提出交涉和抗议,在得到基本证据后离开。
    
    实际上我们也已拿到邮包确被公安违法截抢的证据,只是为了不牵连无辜,此证据目前暂不公布,但会提交联合国等各人权组织。特别希冀能在引起中国最高领导人重视下,派员调查时出示。(注:证据已转移并提交联合国人权组织,故请也有父母的公安顾念我家中本已身体虚弱不堪的高堂,勿再大显抄家身手。)
    
    通信(讯)自由,遥不可及的公民权利
    
    通信(讯)自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早已成普世共识。如公民有违法行为,理当按法定程序正常查抄、监视。偷偷摸摸的行径乃街头小痞所为,发生在身负治安维稳、打击犯罪的堂堂公安身上,直让辖下的百姓悲叹、愤懑。然此种见不得光、登不了堂的愚蛮恶行却在上海公安“执法”中普遍发扬光大,怎不令纳税人痛惜无奈、被迫付出的高昂公务工资?
    
    上海公民通信(讯)自由受到非法侵害的例子岂止这一件、一桩。
    
    如每到关键“节点”(政府人员称),很多访民的宅电、手机都会处于瘫痪状况;即使能通,电话机也会经常发生各种异常问题、电话费严重超支等情况。2003年本人就宅电发生的上述问题曾向电信公司投诉,结果竟被发现“标有很多分机”……,还被“欠费停机”,经一次次艰难交涉、抗议,甚至已拟好起诉状,电信公司才上门合理解决,但表示,对于我所反映的电话异常情况、特别是安全问题,他们只能尽自己所能,很多事他们也很无奈。虽然电信公司未就安全保障作出承诺,但比较中国移动上海公司,还是表现出了极其珍贵、稀有的一点企业良知。
    
    又如上海访民段惠民因上访北京被截访后,遭截访暴徒无辜猛殴致重伤、抓回上海反被刑拘、劳教且不给疗伤,于因病危被强行无手续踢出的第二天,即2007年1月2日不治身亡。那天,深领截访之威、害的众多访民惊闻惨案后,纷纷赶到医院探视、祈祷,目睹惨状激愤填膺。而较早知情、在医院陪顾段家人的我,手机突被恶意网上开通GPRS200套餐、定制新浪幽默笑话……等诸多收费项目和无条件呼叫转移,虽然从接到移动公司开通这些项目的信息后,我即一次次投诉并三次修改密码,移动公司也立即将呼叫转移取消,但随即又变成无条件呼叫转移,甚至连10086投诉都无法打,手机处于瘫痪状态,第二天,非但原充值费用全部扣光,还被移动公司以欠费为由停机。
    
    令人气愤的是,尽管本人收到移动公司定制信息通知时即投诉并多次声明,从未开通过上述收费项目和呼叫转移,移动公司必须立即取消上述收费项目并保证用户的安全、返还不当得利。但因垄断而霸王的移动公司依然无视事实和法律,完全不理用户的投诉,趁机非法恶意牟利。2007年3月18日我挂号邮寄给中国移动上海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郑杰的投诉信和声明至今无任何回音(因健康原因,通过行政或法律手段的追究会在稍后继续进行)。
    
    再如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甚至其亲属的电话费常常莫名巨额超多、瘫痪,投诉无门。
    
    可以说,谈到通信(讯)自由,上海百姓都会发出“多想的,可能吗?”的感叹,而这方面的遭遇,民主、维权等政府所“敏感”人士的体会尤为深刻。
    
    何时,祖国大地才会显现出健康、盎然的生机!何时,我们才能呼吸民主、自由的空气!
    
    强权肆虐,中国企业怎与世接轨
    
    先哲说:“在一个国家里,政府的品质总是影响并成为该民族性格品质的模型。”“政治无道德就是社会的毁灭”。
    
    很难想象,强权恐怖肆虐下的企业会表现出另类的脱俗。出淤泥而不染只是一种美好的假想,无法无天、功利浸淫下的企业良知被吞嗜毫不足怪,何况有无所不能、专造“和谐”的公安内“身居要位”“了不起”“惹不得”的人物之口谕了。
    
    故不难“理解”宅急送和移动公司的“配合”之举,也不难“理解”其完全违反企业规范的恶劣言行,更不难“理解”在中国为何会假冒伪劣泛滥的原由。
    
    而不惜企业声誉、形象的咄咄怪事当然也只有在非良性循环下的体制中才会发生。
    
    呜呼!有如此专与文明、法制作对、匪性横溢的上海公安撑腰,有如此不惧民怨沸腾的上海政府作榜样,还会有什么样奴性、邪恶的企业不会出现呢?
    
    只是如此下去,中国企业,你何时才能真正与世接轨?中华民族,何时才能蜕却粉饰,走向真正的繁荣?国泰民安的“和谐”局面,何时才能真正实现?
    
    祈盼“法治”的人们拭目以待!
    
    马亚莲 2007年3月28日
    
    附件:(略)
    
    一、2006年12月27日上海闵行区七宝派出所《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复印件;
    
    二、2007年2月6日上海宅急送物流有限公司《丢失证明》;
    
    三、住房权利卫士奖奖状被截抢投诉经过;
    
    四、部分录音证据。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维权网”报告指责中国人权状况恶化
  • 江苏省无锡市民“五一”节举办维权沙龙
  • 中国工人维权意识抬头
  • 广州近千名业主维权与城管冲突
  •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孙文广
  • 维权就是维护社会的稳定——湖北民间维权人士刘飞跃访谈
  • 上海高楼外高悬维权标语:温总理救救我们
  • 刘飞跃:湖北随州维权村民代表遭砍杀 村民纷纷探望(图)
  • 在中国做维权律师被指为危险行业
  • 大学教师、公益诉讼代理人陈雄炎维权活动受到威胁
  • 维权人士石福奎被村干部威胁,出国旅游被拦截
  • 重庆拆迁户维权成功:同意放弃跳桥自杀
  • 经租房维权人士到建设部示威 同警察斗智斗勇/光远(图)
  • 中国电讯用户发起万人维权诉讼运动
  • 严小蓉释放 温江农民维权再获胜利(图)
  • 北京首位被开除工会主席一审胜诉 称维权太难
  • 特稿/中消协改吃“皇粮” 疏远消费者维权
  • 南漳公民告公安 反被拘留 维权人士拟示威/刘飞跃
  • 《维权文摘月刊》发刊词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佛山南海三山维权人士陈惠英(女)郑重声明
  • 贺伟华:四月份的民间群体反抗、维权运动分析
  • 依法维权 一位退伍军人的心声/张爱龙(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戴晴评论:平民维权开创性案例
  • 陶君:从郭飞雄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
  • 刘安军:维权人士接受奥运外国记者自由采访要遭殃
  • 陶君:我是一名维权志愿者(个人维权宣言)
  • “三足鼎力”的新时代:拆迁纠纷凸显维权观念觉醒
  • 北京---台湾----谁为死去台胞维权?
  • 杨在新:退伍军人参与维权运动已引起中共的高度紧张
  • 维权运动的组织化、政治化、暴力化与民粹化问题/吴俊
  • 呼吁各界警惕大陆“维权陷阱”和“维权骗子”
  • 刘蔚:唤醒国人之12—回顾六四屠杀,看今天的维权风云
  • 当代维权运动的意义与后果/杨光
  • 刘安军:祝维权人士猪年吉祥 好人一生平安!
  • 百万饱受欺诈和掠夺的中国股市退市和两网难民自发维权
  • 郭永丰:维权的策略讨论
  • 2006年维权运动的反思/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