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市在新《信访条例》两周年之际到北京大截访
(博讯2007年4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记者:鲁北辰
    
     2007年5月1日 是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的日子,但对上访的群众来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怕群众上访影响了自己当官与提拔,武汉市在4月加强了在北京拦截 上访群众的力度,警力又增加了两百多,武汉市公安局长胡曙昆亲自挂帅,在北京府佑街一带巡逻,一听有武汉口音的群众就截回,{因在府佑街上访登记的数据是要上报国务院温家宝办公室的}。他们买通府佑街派出所的保安,查到是武汉市上访者身份证的群众就向他们招手,他们就蜂拥而来 “劝”其上车回武汉。。。 (博讯 boxun.com)

    
    2007年4月22日在北京,晚上十点四十左右,武汉市有五十多个警察把周新宝的住宿地围住,讲不许上访,湖北工业大学的张建明等上访者被“劝”上大交通车,连夜就出发带回武汉。只是周新宝另让坐上一辆“子弹头 ”的小卧车回汉,到4月24日证实,没有让周新宝回家,软禁在武昌余家头一个专关“法轮功”的地方,说要给周新宝办“法教班”。
    
    办“法教班”是去年八月份出现在武汉上访者面前的一个新名词,就是对上访者截回武汉后软禁起来不让其上访,这是武汉市委书记苗圩的指示。据说从去年八月到十二月由于有“法教班”的命令,使武汉市的上访为零,“零”就是说问题都解决了,没有信访问题了。据说这样的非法手段居然成了苗圩的经验加以在省里推广并得到表扬。
    
    从去年八月开始,有王赞反映武汉商业银行的问题被关了39天,还有魏秀枝,康群英等多人被关30多天以上,有一个叫邹桂兰的群众是反映其丈夫因揭露单位的问题与领导结了“梁子”,得了病不给治而身亡的上访。得罪了 原市政府秘书长于茂才[现江汉大学党委书记],从去年关到现在八个多月了还不放人,关在武汉市公安局的安康医院,这个医院都是以精神病人的名义把上访的人关起来的,还有好几个上访者也关在此地。如:有一个叫邹厚珍的妇女有一个残疾儿子一直是她照顾,上北京也带着儿子一起去。现在被关在这里不能照顾儿子了,也不知道儿子现在的死活了。邹桂兰的上访是为其丈夫黄思治,黄得了病想治病却因单位领导华定一{与于茂才是好朋友}不给三联单而不得治疗[原来都是公费医疗],因职称问题讲了真话受到华定一的打击报复,不给三联单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十多年了,江汉大学还有应付款不肯给武汉市中医院结清,而黄思治却早已作古。
    
    周新宝是因为房屋拆迁而上访的,开发商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把他家的房子给拆了,此地的房地产开发商是副市长袁善腊的哥哥袁善炎,周新宝反映的是这里面的黑幕,但他不断受到恐吓,这样才下决心上北京告状的。但武汉市公安局长胡曙昆这几天紧急带领三十多名警察赶到北京,到北京公安局请求帮助,怕周新宝的上访引起武汉市的东窗事发,所以22号晚上的行动有北京丰台区警察私人关系的协助,之所以这样讲是由于有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了解到他们没有接到上级的截访批示,但了解到武汉市公安局局长胡曙昆的确到北京市公安局来攻过关。
    
    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之际,武汉市政府这样明目张胆的截访,老百姓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老百姓的这些疾苦向谁去诉说呢????为什么他们不给老百姓解决问题,又不让老百姓上访呢?现代社会没有古代社会好。古代社会的冤民还可以拦骄喊冤。可是现代社会的冤民却没有地方喊冤。这是为什么呢?请大家想想。。。。。
    
    2007年4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