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图)
(博讯2007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湖北省蕲春县横车镇九棵松村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作者:姚立法
    
    游安才是第九届、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中共)党支部书记。九棵松村曾是湖北首富村,村集体累积纯利至少在七亿元以上,目前却欠一点五亿元的债。
    温家宝曾视察过九棵松村,其他中共高官上百人次到过这个小山村。
    九棵松村一浪高过一浪的农民抗争从未间断,但农民们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本周二(4月17日)上午,刚结束20天拘留生活的村妇熊桂花带领四人,准备到省政府上访,在蕲春汽车站被蕲春县委县政府驻九棵松村工作组人员和警察带走;下午,村妇王望明等四人又一批上访人员赶往省府武汉。
    一、游安才其人其事
    1、游安才多次在村电视大会上讲:“我在九棵松村没有杀人权,但其它所有的一切,我说了算。我要谁富谁就富,我要谁穷谁就穷!所有干部都要听我的。”
    2、游安才的庄园(见照片一)占地30亩。造价近千万。庄园内有人工湖、喷泉池、大理石广场、露天舞池。
    3、游安才为了迎接湖北省副省长刘友凡等官员视察九棵松村的工作,特组织对农户进行卫生检查。检查人员发现七组潘容(女)家里有两个蜘蛛网,村里决定潘容“不能上班”。潘容本身家里穷,又失去工作,便服毒身亡。
    4、游安才要村企业的厂长吴庆祝为其庄园安装水管,吴认为不好向游要钱,就带上用过了一次的半新水管给游安上,游发现后,大发雷霆:“你娘的×!老子你也敢骗,你把水管折掉给我滚!”
    随后,吴的厂长职务被撤,村里决定村内企业不得接受吴打工,吴现流落他乡。
    5、游安才决定,把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四组的吴其华、七组的周庭文、董发吉、九组的陈长青等人赶出村外,折其屋,注销户口。游的妹妹游国爱生四胎(三女一男),无人过问。村集体动用300万元建一村卫生院(见照片二),交游国爱经营。
    6、游安才为了刘友凡(副省长)在九棵松村吃得高兴,一桌菜饭、酒水花去一万七千多元,一盘鱼翅就近6000元,还是派专车到武汉选购的。
    7、游安才决定,把全村仅有的三千亩耕地(口粮田)全栽上树,承诺每年补偿农民每人500至1000元,时至今日,六年了,农民没得到一分钱。
    8、游安才亲手从上海买回的7000多万元一套的生产设备,因是淘汰设备,生产不到两个月设备报废。
    9、游安才截留国家拔给农民的直补、良补和截留铁路征地补偿费共几千万元。
    10、游安才指使下属骗税350万并参与私分了100万元。
    11、游安才坐在小车内命令其司机发动小车,冲向将其团团围住的找其讲理的农民。一村妇王望明被撞飞,另一村民周庭顺因躲避不及,顺势附贴于车头,死死抓住刮雨器,车不仅不停,反而飞速行驶,其间几次刹车欲置周于死地。
    12、游安才不信管理信鬼神,特地花三万元从九江请回三位巫婆,扬幡招魄,大白天捉鬼。原因是村企业建设施工中七死三重伤。
    13、游安才任中共村书记32年,把村里的石英矿挖光了、森林3500多亩砍光了、企业搞垮了,他个人却发了,据传他资产过亿元。
    ……
    二、游亲友大发横财
    1、游的长子游云,黄冈市中级法院法官,垄断九棵松村板材厂进出运输业务,以代扣代收运输费为名,每年谋利260万、三年共计700多万元;垄断三个石粉厂编织袋业务,每年获利100多万;1998年7月竟将抗洪专用袋几百万条卖给九棵松石粉厂,获利100多万元。
    2、游的女儿游珍,黄冈市公安局警官,垄断九棵松村弹簧钢厂进出运输权,以代扣代收运输费为名每年牟取暴利100多万。
    3、游的次子游文,在读书期间就强行要企业职工与他做生意,色拉油进价35元一壶卖给职工70元,注水牛肉、苹果、糖果等高出市场几倍价强卖给职工,每年牟利100多万。毕业后成了横车镇国家公务员,并兼任九棵松村企业付厂长年薪79万。
    4、游的妻弟熊长富、国家公务员,以他人的名字与板材厂做煤生意,用30%的煤、70%的黑土搅拌后卖给板材厂,2000多吨煤至今不能烧。80万的黑心钱,早就入了他的腰包。并垄断两个石粉厂运输,代收运输费五年谋利700多万。
    5、游的弟弟游安民在矿山负责年薪30多万。
    6、游的外甥郑新发,在“九方园特殊板材有限公司”任财务总监年薪20万。
    7、游的外甥女婿吴礼瑞,垄断装卸业务。九方园板材厂采购业务获利400多万。
    8、游的外甥女婿董杰,垄断九方园公司设备配件每年获100多万。
    9、游的舅母江庆丰,强行九棵松村企业与她做劳保福利生意每年获利60余万。
    10、游的姨妹熊凤娥,垄断木材采购权和石粉运输权每年获利90多万。
    
    三、农民抗争遭镇压
    九棵松村农民从2005年至今,近80次集体进京、进省、上黄冈市、蕲春县和横车镇上访。少则5、6人、多到400多人。封堵市、县和镇党政机关大门多次。
    上访的目的十分明确:
    举报游安才贪污、受贿。
    举报九棵松村几十年村务不公开、假公开。
    举报九棵松村历次的各种选举,是反民主和假民主的典型。
    向中共的党委和政府讨要选举权和罢免权,讨要民主监督、民主决策和民主管理的法定权利。
    然而,农民一浪高过一浪的抗争,遭遇的却是被收买、离奸、传唤、审讯、恐吓、威胁、跟踪、软禁、拘留……
    1、今年北京“两会”前夕——3月1号,蕲春县县委书记熊长江、县公安局副局长董跃飞近200人,分别找农民“谈话”,威胁农民不要进京上访,谁进京就抓谁!
    从3月1号开始,农民上访骨干30多人,各自分别被县委县政府驻村工作组的6人看守,谁“失职”就会被撒职。
    从3月1号开始,九棵松村方园30公里内的汽车站、火车站和轮船码头都被便衣把守。农民插翅难飞。
    农民分成六批进京上访团,以备前赴后继。
    3月1号,董前民等5人在邻县浠水火车站被抓。
    3月2号,董元明等5人在徒步前往界岭镇的途中被抓。
    3月2号深液,周庭顺等6人,考虑在蕲春、浠水和武穴境内的车站码头上不了车,便先到江西九江后再上火车。
    在九江火车站,周庭顺等人在要发车前10分钟时才分散去排队。结果是周庭顺等二人在候车厅被抓,江国爱等三人在车箱内被抓,只有周清水一人没被发现。被抓的五人反抗呼救,最后来了九江的武警配合便衣把五人带走。
    九江火车站的车是始发车,因找周清水而推迟半小时发车。在武穴火车站因搜查周清水等人,规定停车5分钟,结果停车一小时。
    周清水3月3号清早在火车上接到其老婆的紧急电话,周妻说,黄冈市、武穴市和蕲春县公安局的警察、国保几十人在周家整夜不走,要周妻“劝”周回家,周不回就把他们带走。
    周清水一下火车,随身带的提包被便衣抢走,人被便衣架住,周反抗呼救,周在北京警察的“劝说”下,不得不被便衣带走。
    为阻止周清水等6人上访,3号清晨在北京西站截访的公安等部门的人有近40人。周后被软禁在北京裕国宾馆三天。周被送回武汉时,在武昌南站有省公安厅、黄冈和武穴公安和国安多人用四辆小车“接”周。
    周回村后至今,一直被武穴国保大队的人监视、跟踪。
    2、最早(2005年8月)署名用长篇“控告书”集体到县、市和省上访,举报游安才有重大经济问题,把一个全省的首富村搞垮,使村民活不下去的董自书等七人,到县、市和省的有关部门去过数十次。但控告也好、上访也好、向各级官员邮寄控告书也好,都没有人理会董自书等人。反而游安才拿着董等七人的控告书威胁董自书等人,你们不怕死就继续去告我吧!
    在相信中共和政府落空以及反被举报人恐吓的情况下的董自书,感到绝望。
    在此情况下,董采取了农村流行的很毒的一招,脱下裤子站在游安才庄园大门口骂游代表、游书记。
    董自书等七人冒着极大的风险上访举报游安才,中共和政府的官员们都不当回事,没人管董的事。
    董自书在冬天,脱下裤子在游家门前骂游安才,可就闯了大祸!蕲春县公安局决定——行政拘留董自书15天。
    3、2006年8月23日,九棵松村60多位中老年妇女,集体到村部找游安才讲理,可游不露面。
    村妇们的理由很简单:村民没有了一厘田种粮食,3000多亩地全被栽上了树 ,游安才承诺的每人每年500元至1000元钱已经6年了 一分不给;国家财政下拔的给农民的直被和良补农民也得不到;修京九铁路占农民地的征地补偿几千万元,农民一分钱也没看到;不少农民没下锅米,不少人住的房子还是共产党掌权前修的(见图片三)等,这些问题都该解决。
    游安才不但不见村妇,反而下令其司机开车撞人。得知撞人消息的农民1000多人,潮水般涌向村部,声讨游安才。
    24号,蕲春县委县政府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决定,有关官员告诉给了农民。
    25号,农民在全村各处特别是村部,张贴标语、横幅,“迎接”由25人组成的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建桥牵头的有公安局副局长董跃飞等人参与的驻村工作组。10月8日后,工作组人数增加到108人。
    4、2006年9月20号,有1169人(超过村民总数50%)签名的强烈要求罢免九棵松村全体村官的联名书由100多位农民送到村主任伍经堂和镇政府曹副镇长手中。
    罢免书送出后,镇里的答复是,没有先例,要报告上级政府。农民们则反驳,你们认为没先例,但我们有法律。随后,镇政府成立七人小组到各家各户核实罢免情况,经半个多月做“工作”,实际上是利诱威胁,政府也只“争取”到300多人同意撒回罢免签名。
    10月23号,农民又重新征得890位村民签名要求罢免全体村官。
    10月24号,300多位农民集体到横车镇政府和平请愿,强烈要求镇政府依法组织召开罢免大会。张焕镇长答复农民推迟罢免,而不交待准确日期。
    其后,,农民组织100多人到蕲春县和黄冈市继续上访,讨要罢免权。
    11月20号,蕲春县各主要权力机关的头头脑脑全都在九棵松村村民大会上出现。
    县委副书记汪松林讲:九棵松的老百姓是善良的;游安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姚立法正被省公安厅通辑,姚把九棵松的事搞到国外报道,你们信姚立法的话是很危险的!姚立法遥控指挥、周清水亲临督阵,为九棵松上访人员出谋划策,想搞乱九棵松。是谁找的姚立法和周清水,我们将追查!
    会场农民听不下去汪的讲话内容,一哄而散。
    会后,董全文、王望明、熊桂花、董寿民、周庭顺和周庭波等30多人,天天被警察审问。公安局副局长董跃飞发火道,公安局不是吃素的!公安局的忍耐是有限的!县委组织的会议被你们吵散了的幕后指挥者是谁!
    5、2007年正月初八(2月25号),农民1000多人自发把一条公路封住。
    堵路的直接原因是由于村企业厂长董鹤不上交2006年承包款。间接原因,农民认为董不交承包款是有游安才和黄建桥(人大副主任)撑腰。
    堵路也有抗议和教训游和黄二人的目的以及抗议中共和政府不保护农民的生存权和罢免权。黄建桥是蕲春县县委县政府驻九棵松村负责人。农民中流传着一个故事。董鹤的司机郑金民认为董给郑的工资比往年少,就对董说,你不给我加一万元,我就把你和黄的重大问题说出去。结果是郑得到了一万元。
    堵路事件一个月后,3月20号熊桂花和熊飞二人被蕲春县公安局决定各拘留15天,熊桂花实际被关20天。拘留熊二人的“理由”是他们领头堵路。
    农民则认为,熊桂花是因为举报了董鹤送了两大车柴给黄建桥以及公安局副局长董跃飞“劝说”威胁熊桂花不要上访、不要罢免没起到作用,而打击熊桂花。
    四、结语
    九棵松村农民主张罢免权、要求村务公开、要严惩恶魔游安才、要养命田、要直补、良补和征地补偿费的权利,一时三刻难以实现。
    中共驻村的几十人也没有离开小山村的迹象。
    九棵松村随时都有大事发生的可能,农民们没有被恐吓、威胁、传唤、关押所压倒。
    如王望明、熊桂花、董贵莲、江国爱、高春风、郑和朋和王艳“七仙女”多次公开讲,若到武汉、北京坚持告而告不倒游安才,我们就集体从村部大楼跳下去!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
    村书记游安才的豪宅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


    村书记妹妹游爱国的医院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


    九棵松村农民的住房
    
    中国泛蓝联盟
    2007-4-2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潜江市公安局滥用权力 犯罪嫌疑人被游街示众/姚立法(图)
  • 潜江市下岗工人抗议政府借民心工程搞伤心工程/姚立法(图)
  • 中国湖北维权人士刘飞跃、姚立法帮村民受到软禁
  • 姚立法谈被中宣部查封的新书《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 (图)
  • 姚立法:湖北省阻止非法选举的农民遭到警察武力威肋
  • 姚立法参加湖北潜江市人大代表选举被抓
  • 姚立法等人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姚立法遭湖北警方传讯
  • RFA:姚立法参加国际研讨会的资格被取消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最新签名)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
  • 中国维权人士姚立法遭到殴打致伤(图)
  • 姚立法湖北农村宣传合法选举被打
  • 姚立法就太石村事件,致番禺区民政局的公开信
  • 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及姚立法等六人列入禁止报道名单
  • 姚立法致吴邦国、胡锦涛等代表的公开信 ——中国全国人大身份不合法
  • 姚立法等致中国九亿选民的第五封信
  • 姚立法等人再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为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斗争——姚立法先生接受《人与人权》杂志采访
  • 从姚立法先生被派出所扣押看中国基层人大选举的伪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