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有传言说是谋害:胡耀邦心脏病突发, 江泽民拿药抢救(图)
(博讯2007年4月17日 转载)
    
    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1989年4月15日在北京逝世,当时有传言说胡耀邦是被人谋害的,这使得悼念活动很快发展成为政治性游行,北京和其他一些大城市出现了较大规模的学潮和动乱,这也成为引发八九政治风波的因素之一。在2005年胡耀邦诞辰九十周年之际,由他的女儿满妹撰写的《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出版,该书翔实地记述了胡耀邦最后的日子。
    
    跨越太平洋的焦虑
    
    我在1989年3月3日抵达美国西北部的海滨城市西雅图,如约到健康和医疗服务中心进修。当地时间 4月7日晚上,我爱人从太平洋彼岸打电话来告诉我:“爸爸病了,现住在北京医院。”我马上截住他的话,急切地问:“是心脏病吗?是不是需要我马上回去?”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现在平稳多了,妈妈说,要你相信组织上会安排好父亲的医疗,好好学习,不要急着回来。”或许是怕我再追问下去,他匆匆挂断了电话。
    
有传言说是谋害:胡耀邦心脏病突发, 江泽民拿药抢救

    
    1986年2月8日,胡耀邦在贵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第二天晚上,我爱人的电话又来了。他说:“妈妈要你马上赶回来!”
    
    当时正是晚上九点多钟,后来我换算了一下西雅图与北京的时差,那会儿正是父亲的心脏猝然停止跳动的时候。父亲的卧室仍保留原来的样子回到北京,我才搞清父亲从发病到病逝的全过程。3月下旬,父亲从南宁返京参加六届人大五次会议。许多人都知道了他在湖南生病的事,而且注意到他很消瘦。因得知一些本已脱贫的地区近期又有吃不上饭的情况,父亲心情一直不好。他常常郁郁寡欢地几天都不说什么话,不是闷头看书,就是默默无言地在走廊里散步;每顿饭都只是随便扒上几口。 4月7日晚,父亲有些不舒服,中央政治局的会议通知送来时,母亲劝他不要去了,可是父亲还是拔出笔来,一声不响地在会议通知单“到会”一栏里打了个钩。
    
    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是为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讨论和通过《关于发展和改革中国教育的决定》做准备。这篇《决定》是由国家教育委员会起草的。因为前不久邓小平在接见乌干达总统时谈到“中国的最大失误在教育”,他曾多次谈到过类似的意见。
    
    在政治局会议上心脏病突发
    
    8日这天,参加会议的除了政治局委员以外,教委还来了几位负责人。父亲差8点55分进入会场时,所有与会人员已到齐。父亲走到后排坐在副总理田纪云和国防部长秦基伟中间。会议随即开始,首先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主任陈进玉通读《决定》草案。
    
    没过多久,父亲就觉得胸闷、心慌、头昏、腿软,但他坚持着。草案四十分钟读完,教委主任李铁映首先发言。这时,父亲突然感到胸痛难忍,呼吸困难。他知道自己撑不住了,一边站起来,一边向主持会议的赵紫阳举手说:“紫阳同志,我请个假……”
    
    坐在他对面的政治局委员们都看到他面色苍白,有人问:“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父亲身子摇晃着说:“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许是心脏的毛病……”坐在父亲旁边的秦基伟和闻讯赶进来的服务员刚扶住父亲,父亲就不由自主地跌坐下来。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忙说:“耀邦同志,别动!”同时吩咐,“马上找医生来,快叫救护车!”赵紫阳大声问在座的人:“谁带了急救盒?”坐在父亲对面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忙往口袋里摸,回答说:“我有。来北京前医生给了我一个盒子,可是我不会用。”有人接过药盒,把一片硝酸甘油放到父亲口里,嘱咐他吞下。
    
    坐在父亲后面参加汇报的教委秘书长朱育理对身旁的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小声说:“这药吃下去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起效!”阎明复着急地说:“那你赶快上啊!”朱育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亲右边,接过药盒,拿了一支亚硝酸异戊酯吸入剂捏碎,迅速捧到父亲面前,对已经不能说话、双目紧闭的父亲说:“耀邦同志,快吸气,大口吸气!”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父亲的脸色开始恢复,并深吸了一口气。他勉强睁开眼睛,艰难地说:“我……想吐……”朱育理眼疾手快,转身拿起桌上的一条毛巾,说:“来,就吐在我手上。”他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就再也控制不住,吐出了两大口。这两大口呕吐物,干得出奇。朱育理捧着没有怎么湿的毛巾,愣了:耀邦同志的早饭怎么吃得这么急,这么马虎!
    
    他随即解开父亲那天穿着的半旧咖啡色中山装和开衫毛衣、毛背心以及白衬衫。大约十多分钟,中南海的医务人员赶来了,就地抢救。他们搬来一把可以放平的扶手椅,将父亲平放在上面,问清了刚刚使用过的药品,存下了使用过的药盒……又过了十几分钟,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也赶来了。
    
    随后,政治局扩大会议改到中央书记处办公的勤政殿继续进行,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留在怀仁堂指挥抢救。政治局扩大会议开到当天上午11点 30分。会议结束前,温家宝来到会场,向与会人员报告对父亲的抢救和诊断: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病情危重。医生建议,待病情稍有缓解,转到医院继续治疗。
    
    转入北京医院全面会诊下午三点多钟,父亲病情基本平稳,即被转入北京医院,同时通知了家属。经过全面检查,父亲的磷酸肌酸激酶为正常人的十多倍,这表示愈后不良;病人烦躁不安,膀胱充盈却无尿排出,这说明病情需要进一步控制。北京协和医院、北京阜外医院和北京医院有关大夫会诊的意见是:1.成立特护小组,继续抢救治疗。2.严密观察病情,继续输氧、输液、止痛,立即导尿。3.谢绝一切探视,绝对卧床休息。会诊的医生们走后,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担负起了父亲的抢救和治疗工作。
    
    很巧合的是,父亲被安排在当年周恩来临终前住院治疗的同一间病房里。不同的是,当时北京医院正在修建住院大楼,父亲住的病房就在新建大楼的旁边,非常嘈杂。后来北京医院名誉院长吴蔚然教授知道后决定:“马上停止打地基!”并说,“不要说有这么危重的病人在抢救,就是身强力壮的正常人,也经受不了这样24小时不间断的噪音和震动!”
    
    当天下午,父亲的病情开始好转,烦躁减轻,并能进流食和卧床大、小便了。中共官员纷纷到医院探视。赵紫阳、李鹏、杨尚昆、彭真、宋任穷等,分别来到病房探视,邓小平和王震派秘书到医院看望。
    
    4月15日7时53分,父亲走了
    
    4 月15日,父亲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发病的第七天。即将度过危险期的父亲,这天清晨醒来心情特别好,笑着问秘书李汉平:“外面情况怎么样啊?”看到秘书不说话,父亲又打趣地说,“不要对我封锁消息嘛。”看见父亲情况不错,家里人帮他在床上洗了脸、漱了口,还喂他喝了些西瓜汁。父亲静静地斜倚在床上,等着吃早饭,等着母亲来看他。
    
    这些天他一直被困在床上,也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又饿又乏。几分钟后,守护在父亲身边的三哥德华,发现心电监护仪上绿莹莹的心电图波形突然急促地跳动起来,心率从每分钟六十次一直往上升,七十、八十、九十……三哥慌忙叫来值班医生。医生看了看心电监护仪,不经意地说:“没事儿,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三哥不敢相信,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护仪。果然,当每分钟达到110次时,心率开始逐渐减慢,一分钟后恢复到60次。可还没等三哥和紧张得也凑过来察看的李秘书松口气,峰谷状的心电波形作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忽然耀眼地一闪,便冰雪消融般地坍塌下来,化作一条碧绿晶莹的水平线,向无极的空间延伸而去。与此同时,只听见躺在床上的父亲痛苦地大叫一声:“啊……”他那只被李秘书握着的手突然松脱,头部猝然转向一侧。等医护人员赶来急救时,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了,父亲再也没有醒来。
    
    此时是1989年4月15日早上7时53分。
    
    父亲病逝当天,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父亲的老战友李昌等第一批吊唁者就来了。此后,吊唁的人们络绎不绝。一些老知识分子在遗像前放声号啕,哭诉着:耀邦同志啊,没有你,我的冤屈就无法昭雪!
    
    《胡耀邦》传的作者陈利明在《党史文苑》第一期上撰文说,胡耀邦的夫人李昭曾对他表示: “有的刊物报道耀邦的死因和经过是有出入的,这主要是调查研究不够,或道听途说,或任意杜撰。”她叙述的胡耀邦的突然发病和抢救过程与满妹一致。
     星岛环球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小平秘录:保守派斗倒胡耀邦但未全面胜利
  • 邓小平秘录:胡耀邦被出卖而放声大哭
  • 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呵护民营企业并钟情红学(图)
  • 胡锦涛认为对胡耀邦的处理是不公平的
  • 胡锦涛与胡耀邦的秘密
  • 胡耀邦儿子胡德平可能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图)
  • 胡锦涛和胡耀邦推动改革手法上的分别
  • 胡耀邦网站开通 夫人李昭亲笔提写网名(图)
  • 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瞻仰胡耀邦故居
  • 胡耀邦女儿李恒:“感谢记得我父亲”
  • 曾庆红破例造访胡耀邦故居
  • 胡平:伟大的容忍——论胡耀邦精神
  • 胡耀邦传一卷姗姗来迟 二、三卷无音讯
  • 胡耀邦之女撰写父亲回忆录
  • 纪念胡耀邦,胡启立坐在第一排(图)
  • 自由亚洲电台张敏:纪念胡耀邦先生(之一)
  • 分析:胡锦涛为胡耀邦正名,耐人寻味/曾慧燕
  • 纪念胡耀邦座谈会并非为胡“平反”“恢复名誉”
  • 纪念胡耀邦:一脉相承 代代情
  • 习仲勋忠于改革挺胡耀邦 
  •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父亲走了别人不敢走的路
  • 给胡耀邦夫人的信/刘斌夫
  • 白智清:悼念恩人赵紫阳,悼念恩人胡耀邦
  • 胡耀邦直面国家罪和错/夏明
  • 我被胡耀邦打成反革命—《也忆胡耀邦》之一/石巍
  • 胡耀邦没有给你言论自由—《也忆胡耀邦》之二/石巍
  • 一个不曾兑现的承诺—《也忆胡耀邦》之三/石巍
  • 耀邦当初设想如何解决社会和谐和不均-《帝中国》作者与胡耀邦
  • 胡耀邦逝世后中国一天天烂下去/戚钦宏
  • 不能要求胡耀邦做他做不到的事/shipin
  • 冷眼旁观对胡耀邦的纪念/邓永亮
  • 王金波:《亚洲周刊》关于中共纪念胡耀邦活动的投票结束
  •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 胡耀邦的“全盘西化”/凌锋
  • 刘晓波: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 三卷本《胡耀邦传》编者前言
  • 黎秉宁三访胡耀邦/高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