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双规”成湖南纪委贪官敛财工具
(博讯2007年4月16日 转载)
    
    “双规”(在规定时间及规定地点接受调查)是中国纪委调查贪官的手段之一,前湖南郴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却借“双规”的名义疯狂敛财和蹂躏百姓,成为地方大恶霸,掌权十一年间,以提供纪检保护为由向各企业收费,贪污高达八千万元人民币,并非法拘禁大批官员和私企老板甚至普通民众。
     (博讯 boxun.com)

    任郴州纪委书记培植黑势力
    
    曾锦春是郴州市汝城县人,一九九五年起担任郴州纪委书记,在郴州,稍微有规模的企业,都要花四十万元从曾锦春处购买所谓“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的保护牌,对于不买牌的商人,曾锦春就立即“双规”伺候,逼其就范。郴州共有五百多家煤矿,不管有证,无证,曾锦春都要管。多年来,他还培植了两支黑恶势力,为他捞钱和摆平事情,并安插四十多名亲戚在郴州的公检法及政府部门工作。
    
    在郴州,不论任何案子,只要找曾锦春,谁出钱多,谁的官司就能赢,郴州的大大小小官员几乎都得乖乖听话,否则难逃“双规”厄运,曾有法官、检察官不听话,结果第二天就被“双规”。仅○一年到○二年,曾锦春在临武县、宜章县和桂阳县就“双规”非法拘禁官员和群众三十多人。
    
    虽然郴州民众多年来不断向省纪委告发,但曾仍然三次逃过审查,直至去年九月十九日,才被湖南检察院和省纪委强行带走调查,当晚郴州像过年一样热闹,民众纷纷打出横幅,上街庆祝,连续数天,报道其被“双规”的报纸炒高至二十元一份。
     东方日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社保基金竟成贪官“提款机”
  • 李大伦夫妇受贿逾千万受审 牵出一窝贪官
  • 十个贪官八个“栽进土地”:北京官商地产圈瓦解?
  • 习近平加快清除上海贪官 韩正将任中央要职
  • 豪华而高雅:贪官追求“贵族梦”,贪官夫人又如何挥霍?
  • 中国加强追逃 去年37名外逃贪官被递解回国
  • 贪官60%患病或死亡 其中60%得癌症(图)
  • 贪官不杀难平民愤 最高法院:大贪照杀无赦
  • 中国物权法保贪官侵吞国有资产?
  • “大贪隐于市”:巡访中国外逃贪官藏身地温哥华
  • 中行贪官卷款案回放 高山曾18次到加拿大考察(图)
  • 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贪官和诗人的交集
  • 大贪官董明玉逃跑前后(上)
  • 药监局贪官限期自首
  • 透视中国:贪官富豪澳门参赌成风
  • 中国外逃贪官基本情况一览表
  • 中共处置贪官或出于权力斗争需要
  • 安徽贪官陈兆丰狱中自白:送钱者70%是干部(图)
  • 2006年十大最臭名昭著的贪官 陈良宇列“榜首”
  • 刘征:堵言路 护贪官 兖州恶警行凶无人管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七君子怒告盗国贪官万言书》为何连说话权也要剥夺!
  • 郭起真:追杀贪官令---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陕西省高院最黑最大的贪官—副院长田平利
  • 贪官为什么需要有个圈子呢
  • 贪官用品咋就这么香
  • 请贪官污吏留给我们一点活命钱吧!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贪官为何喜欢“三讲”
  • 贪官敛财 待遣叁无女子遭转卖做妓女
  • 孑木给贪官们最诚实的忠告
  • 找情人,成为中国贪官的时尚
  • 北大教授轰《物权法》违背宪法富了贪官
  • 群发短信辱骂上司:一个贪官独出心裁的落马方式
  • 魏青:2006贪官语录“八说”
  • 刘水:贪官挑战中共
  • 陈破空: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 百集:北京刘志华、蔡赴朝等贪官的贪污系列黑幕(之一)
  • 姜福祯: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 刘逸明: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 郭永丰:香港总警司自杀与大陆贪官逍遥
  • 袁红冰:为千万贪官谋
  • 贪官为何都有“性饥渴”?/罗宗华
  • 郭永丰:贪官替13亿中国人当家作主
  • 李瑞环是天津贪官的保护伞
  • 彭兴庭:贪官的情妇来帮我们反腐败?
  • 童蒙:大小贪官丑行大曝光(大陆流行版)
  • 贪官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 伍凡:胡锦涛反贪不能减少贪官,却是党内权力斗爭之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