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启立再上书 吁否定反右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4月16日 转载)
    
    
     作者:罗冰 文章来源:争鸣 (博讯 boxun.com)

    
    
    全国各地当年“右派”掀起
    
    今年十六中全会前夕,胡启立再度上书,要求否定1957年的反右运动。“两会”前夕,中央政治局大会议经过讨论,拒绝了胡启立上书的要求,并于三月初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的文件。
    
    回顾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
    
    一九五五年毛泽东毛泽东搞了反胡风——肃反运动,搞得国内政治环境紧张万分。一九五六年,赫鲁晓夫在苏共掀起了非斯大林化运动,对坚持个人崇拜、个人迷信的毛泽东个沉重的压力。但是,毛泽东对肃反大化却拒不认错,只是采用在政治上稍作宽松的方式(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来舒解矛盾。于是在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五七年春天,在知识界形成了短暂的”春天气候“。这时,毛泽东又提出了整风运动,号召人们给执政党提意见,并发展成为”大鸣大放“的局面,但,毛泽东却被”大鸣大放“吓破了胆,于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提出”事情正在起变化“,于是开始搞起了反右运动。在全国知识界中一口气划了三百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个右派分子,(右派人数引自本刊二○○六年一月号《反右运动档案解密》)造成了中共执政后第一个大冤案。毛泽东对他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作法,却自鸣得意地宣称是”引蛇出洞“的”阳谋“。
    
    胡耀邦的政治勇气和邓小平的历史性错误
    
    一九七六年毛泽东逝世。一九七七年胡耀邦出任中组部部长,他倾注心血大力推动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三年为内二百九十万文革受害者平反恢复名誉。当然,胡耀邦更令人折服的政治勇气,是为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的受害者鸣冤,于一九七八年九月十七日,由中共中央批发了《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的决定。根据该决定,以一九五七年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标准”的通知》为依据,凡符合当时划右派标准而定为右派的,是摘帽问题;凡划措的,应予以改正。到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全国各地的最后一批右派分子摘掉帽子,为此,《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一项重大的无产阶级政策》。
    
    当时之所以对右派分子只是“摘帽”和“改正”,而不是“平反”,是因为邓小平仍坚持认为反右运动是没有错,问题是扩大化了,但事实上,除了为证明反右运动是正确的留了几个不予以“摘帽”的“大右派”以外,“错划”而“改正”了。
    
    历史邓小平坚持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这一论点,和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六四”屠城,只搞经济改革而不搞政治改革等,应并列为邓小平的五大历史性失误。
    
    胡启立第一次上书要求彻底平反右派
    
    早在二○○二年九月初,胡启立已第一次就“反右运动”的正确性、合法性,要求推倒,致信十五届中央政治局,期待在十五届中央政治局换届前能解决邓小平留下的“反右本身是没有错,问题是扩大化了”的政治结论。
    
    当时的中央政治局经过讨论,一致认为“问题已经解决,一九七八年的政治结论不变。”
    
    为此,江泽民还发表了两点意见:(一)对于已有政治结论组织,经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或有必要的,有利全局,有利政局,有利国家稳定和发展的,不能因新的环境,新的政治气候而做出改变。(二)要提高政治判断力,纠正党和政府正确处理的重大事件,目的是要借势推倒共产党领导。
    
    当年“右派”掀起上书潮要求平反
    
    据有关方面的资料,目前尚有九千五百多当年被划为右派分子的人健在,其中定居香港、澳门的有四百二十多人,移民欧洲、美国、加拿大、澳洲的有八十多人。
    
    目前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济南、沈阳、武汉等地,都有自发组织发起联署签名活动,上书中央,要求纠正一九七八年中央的决定,平反反右运动政治大冤案,要求补偿政治、经济、物质损失,拨乱反正,平反右派。在城市,当年划成右派的知识界,社会政界,学术、文化、新闻界人士及其家属都有加入声援,自去年六中全会以来,“上书”已有三千三百多份,形成了新的上书潮。
    
    据新华社“内参”报道,在上书中,大部分被划为右派分子的人士,都要求纠正反右运动的结论;平反当年政治、组织结论;有少部分的家属、亲属要求物质上的赔偿,还开裂了清单,有的高达一千多万元。
    
    钱伟长、吴阶平、丁石孙等知名人士上书
    
    去年六中全会前夕,钱伟长、丁石孙、吴阶平、孙起孟、董寅初等知名人士上书,要求纠正对反右运动的政治结论,,对错误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健在人士,对因家庭父母亲属被划为右派分子而在政治上、精神上、工作上等受到牵连的人士及其亲属,作出必要的政治上、物质上的补偿。
    
    胡启立再度上书
    
    面对强大的政治压力(江泽民曾以“目的是要借势推倒共产党领导”进行政治恐吓),胡启立再次上书,提出一下四点:(一)目前政治大气候,国内政治环境相对稳定,有条件就五七年反右运动性质作出纠正;(二)当年为划为右派分子,或右派范畴人士还有部分健在,在过去时期也为国家事业作出不同贡献,如能纠正,对建设和谐社会是积极的;(三)如本届中央政治局能作出纠正决定,并不影响一九七八年党中央根据当时政治环境作出的决定,是体现党中央求真务实科学精神,也是自信,有不断革命胆识的体现;(四)如从当年历史来回顾,复核被划为右派分子或右派范畴的,基本上都是在公开场合向党、政向党组织或党政领导提出批评、建议,有的非公开但通过正常程序提出批评、建议,按理应受到当时宪法、党纪的保证。
    
    上书潮对胡温的挑战
    
    反右运动,是五十年前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也是毛泽东亲手制造的暴政、冤案。今天,否定反右运动,平反右派,也就意味着重新评价毛的开始。
    
    一九七八年,邓小平亲自为反右运动定性为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今天,如果纠正这一错误的政治结论,也就意味着对邓小平理论的质疑,何况邓小平还犯有其他历史性的政治错误。
    
    今天对胡温和十六届中央政治局,标榜的是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胡启立的要求平反右派,是向胡温发起的挑战,考验胡温的政治胆识,敢不敢重评毛泽东,敢不敢清算并放弃邓小平的政治错误,从而大胆、果断地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胡温对元老、胡启立的要求说不
    
    胡温面对胡启立的挑战,已正式表态说“不”了。三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的文件,下达到省部一级党委、组织部门、政法部门。
    
    该文件有以下六点意见:(一)有关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的政治、组织结论,中央经研究、决定,现阶段不会再作新的评价,不会再作讨论,维持一九七八年九月十七日党中央批发《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的决定;(二)有关当年被划成右派分子受到错误打击,本人及亲属受到政治上、组织上、工作上、学习上的影响和损害,有关部门、单位应予妥善解决、安排,不要把问题上交;(三)有关当年被划成右派分子的本人和亲属,提出经济、生活等方面要求的,根据实际情况予以补助或作慰问,如提出不合理要求,政府部门难以接受的,要做工作,避免事件扩大化。(四)有关社会团体、组织、单位举办有关反右运动公开性活动,发表、出版有关反右运动书刊等,由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按规定处理;(五)有关“上书”诉求、要求等,要以坚持“向前看”、“以人为本”做好工作,清除、减少矛盾,坚持以建设和谐社会为原则;(六)现阶段进入关键政治复杂的时期,要警惕、防止国内、国际敌对势力借事件来制造政局混乱,社会动荡。
    
    据知,这份文件是“两会”前夕,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曾就党内、社会上上书要求彻底推倒、否定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方向方向正确性、合法性而进行讨论后做出的决定。当然,也是针对胡启立上书的答复。
    
    胡温拒彻底平反右派说明什么
    
    三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的《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意味着什么?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是毛泽东犯的严重错误,但中共至今仍维持它的正确性,说明现今的胡温政权不可能重新评毛;至今对邓小平坚持反右运动的正确性的错误政治结论不进行纠正,说明对邓小平的五大历史性错误都不可能推翻、放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