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稷山3名干部匿名举报县委书记获罪
(博讯2007年4月09日 转载)
    
    核心提示:
     (博讯 boxun.com)

      山西稷山县3名科级干部将反映该县县委书记的相关材料整理成文,分别邮寄给当地37个部门。
    
      在当地公安机关查明写信人身份后,检察院以诽谤罪将写信人公诉到法院。目前,其中两名写信人已被判刑,另一人也被起诉到法院。三干部因文获罪事件在当地已经成为人们议论不休的焦点。
    
      □晋瑛李永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李慎波
    
      2007年4月2日,薛志敬在一份法律文书上草草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甚至没有看文书上的具体内容,文书是山西稷山人民法院的起诉书副本送达回执。
    
      “这次开庭我有可能被判实刑,但肯定不是最后的结果,仅仅是还我公平的一个开始”,从被捕到取保候审这段时间里,薛志敬查找了大量相关法律法规并咨询相关法学专家,他坚信自己没有罪。
    
      尽管,坚称自己无罪,但因言获罪的下场却成了三人共同的命运。
    
      37份匿名文章
    
      2006年3月的一天,山西省稷山县人大法工委主任杨秦玉到薛志敬家里串门时,在县委办公室工作的南回荣也来了,同在一个县里工作多年的他们私交甚好,聚到一起就山南海北地侃。在这次聊天中,他们都提到了该县一宗土地被卖事件,政府会议本来通过并向社会承诺,要在这块地上建“稷山标志性建筑”,现在却突然卖给个人搞房地产开发。他们认为政府朝令夕改。后来又提到该县的投资环境、职工工资等问题,最后认为是县委书记李润山失信于民。作为一个县的一把手,应该重视和过问这些事情。他们越聊越激动,最后决定把近几年稷山县的众多问题整理归纳成文。
    
      在县委办公室任职的南回荣发挥自己的特长,担任了执笔人,薛志敬和杨秦玉在旁边补充修改。在随后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们3人收集证据,斟酌词句,几易其稿完成了《众口责问李润山》一文。文中向县委书记李润山提出四问:首问书记李润山,朝令夕改为那般?二问书记李润山,为啥引资遭祸端?三问书记好威风,总统套间办啥公?四问书记财力涨,为何工资老不动?文中每个“问”下,都有详尽的论证。文章最后署名是“稷山笨嘴笨舌人”。
    
      他们不满足于用这样的文章来自娱自乐,决定让自己的文章与别人分享。出于安全考虑,南回荣到几十公里外的侯马市一打字复印部将该材料打印,并复印了40份,交给杨秦玉,杨在家写好信封邮寄地址,并到侯马市去邮寄。
    
      这篇文章分别邮寄给运城市市委书记、市长,稷山县四大班子及各局办部分领导,共计37份。
    
      寄出10天后,他们等来的不是别人与他们分享文章的乐趣,而是招来了警方调查,南回荣和杨秦玉同时被拘留。薛志敬由于不在本县,随后被网上通缉,9月3日在太原被捕,后被取保候审。2006年底,薜志敬被免掉所任职务。
    
      参与者被拘
    
      2006年4月19日凌晨2时,南回荣和两个小孙子正在酣睡,6名公安人员突然来搜家,随后将南带到稷山县公安局刑事重案中队问话。天亮之后,南被押送至100多公里外的平陆县桥头派出所继续讯问。
    
      不间断的讯问持续到次日下午2时,南终于承认了自己写信的事实。两小时后南被正式刑事拘留,送往平陆县看守所。
    
      文章寄出后,南并没有担心,自己写的东西并不是凭空捏造。但从被搜家,到被带进刑事重案中队,再到平陆的异地审问,他感觉到事态的严重。“在他们的审问中,我看到事情复杂了。”南回荣想不到会有这么兴师动众的审问,“稷山县公安局分管刑事的副局长亲自带队审问,审问我的人中,还有一个自称是市公安局领导的,我慌了。”南回荣当初执笔写作时的兴致荡然无存,只有恐惧。
    
      3天后,南被带到侯马市指认打字复印部,当晚又被关进新绛县看守所,直到4月27日被正式逮捕。
    
      就在南回荣家被搜查的同时,县人大法工委主任杨秦玉被警察突然带走并搜家。“那几个公安人员都认识我,因为我是人大法工委主任,专门负责监督公检法的,他们带走我的时候还称呼我‘杨主任’。”杨秦玉认为自己是人大代表的身份,公安局的做法显然不妥。杨同样被带到了平陆县的桥头派出所,后来又被带到黄河边上的一个宾馆问话。杨是由稷山县公安局局长亲自审问的,杨被要求交代谁是“后台”。
    
      杨被带到平陆的次日下午,县委书记李润山来了,“局长亲自审问我,书记也来了,但没和我说一句话就又走了,我感到问题严重了。”于是,一直闭口不言的杨秦玉承认了自己邮寄信件的事实。他随后被刑拘,关进平陆县看守所。
    
      在杨被带到平陆后的当天上午,县人大召开会议,经研究同意公安局对杨依法采取强制措施。2006年6月1日,分别被羁押在新绛县看守所和平陆县看守所的南回荣和杨秦玉同时被带回到稷山县看守所。
    
    戴铐作检讨
    
      杨秦玉当时是稷山县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南回荣原任县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57岁的南回荣,2002年4月退居二线后享受正科级待遇。52岁的杨秦玉离退下来也没几年了,他们都有着几十年党龄。
    
      在羁押期间,南回荣和杨秦玉有一个共同的愿望:赶快从看守所里出去。
    
      纪检委办案组的同志到看守所的谈话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你们犯了严重错误,深刻写检讨,这是最后的机会。”办案组人员的话让两人以为“写个检查,反省自己的错误,受点处分就没事情了”。
    
      检查从7月19日开始写了改,改了写。“他们让我怎么写,我就怎么写”,经过整整3天一次次“把关”,检查被认为“满意”勉强通过了。
    
      检查“通过”后,县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董旭光亲自和他们谈话:为给全县干部警示教育,县里决定召开警示教育大会,要求南和杨当场作深刻检讨,并强调“给你机会,你就要把握”。南回荣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父母已经80多岁。“实在折腾不起了,当时我想,只要能让我出去,让我做什么都行。”他积极配合,很珍惜这次难得的“最后机会”。
    
      2006年8月2日,南和杨戴着手铐被押进警车带至县委大楼。9时整,稷山县委六楼大会议室,全县所有科级以上干部及一些退休老干部近500人就座,在县委书记慷慨激昂的讲话中,稷山县全体干部警示教育大会隆重举行。
    
      解下手铐,南回荣被推到台上开始念检查。南回荣在检讨时由于激动,说了一句“久违了”,给他后来惹来了麻烦。事后南回忆说:“面对全县的干部,面对往日一起工作的同志,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看着我被戴着手铐押上台,看着我作检查,冤枉、羞愧、气愤、无奈,我当时太激动了。”
    
      念完检查后,又被戴上手铐押到一边,轮到杨秦玉上场检讨。大会上,两人同时被宣布开除党籍、撤销职务。
    
      会后,当地《稷山报》和省城另一家主流媒体都作了报道。“8月2日,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杨秦玉开除党籍处分,并建议县人大依照法律程序罢免其县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职务;给予南回荣开除党籍,撤销正科级职务处分。”
    
      南回荣为检讨中的一句“久违了”付出了代价——在看守所里多呆了13天。第二天庭审结束后,杨秦玉被取保释放,而南回荣直到13天后才走出看守所。
    
      罪定诽谤
    
      2006年8月21日,就在杨秦玉被罢免后的第三天,稷山县人民法院作出(2006)稷刑一初字第55号判决书,杨秦玉和南回荣犯诽谤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三年。
    
      稷山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杨秦玉和南回荣伙同薛志敬故意捏造事实,并且散布虚构事实,足以损害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声誉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诽谤罪。稷山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依法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杨秦玉、南回荣在两会召开之际,采用匿名形式,捏造虚假事实诽谤他人,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所散布事实子虚乌有,且手段隐蔽,所散布内容在社会上流传之广,非公民个人所能查清,公安机关为了维护稷山县大局稳定,确保两会顺利召开,而及时地侦破。此案适用公诉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故被告人杨秦玉的辩护人所提出“此案以公诉形式明显违法”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判决书中称:本案中,二被告人明知道所涉及李润山个人私人生活问题纯属虚构,但被告人南回荣积极地予以整理,且到外地打印;被告人杨秦玉积极地到外地予以邮寄散发,可见二被告人主观上恶性较大,有诽谤他人之意。公民有检举、揭发一切违法犯罪行为的权利,共产党员在党内有充分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对党的组织,上级的决策有不同意见有权直接提出,或者向他的上级直至党的中央委员会反映,而二被告人不是这样,而是采取匿名形式,且捏造事实在社会上广为散布,其手段之卑鄙、性质之恶劣,影响极坏。对此,二被告人应承担刑事责任。
    
      但作为被告的杨秦玉和南回荣称,诽谤意味着将“无”说成“有”。“审批既然不能证明没有,就说明被批评的事实是有,既然是有,怎么能说是诽谤呢?”
    
      对该判决结果,县委书记李润山表示这里面有自己“宽宏大量”的因素。李书记表示,无论是个人还是工作,他本人从来没有和写匿名信的3个人有过矛盾,关系还不错。想不通为什么会诽谤他。事情出来以后,有人向他建议,借此机会“严惩他们,好好整顿一下风气”,但李书记考虑到他们年龄大了,工作了这么多年,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同情,于是向法院“打招呼”,提出轻判。如果要严格按照法律判决,他们至少要判十几年以上的实刑,但现在不但轻判了,还判了缓刑三年,保住了他们的工资正常发放。
    
      稷山县公安局长贾崇文认为,案发时间正值两会前夕,匿名信的散布,在社会上造成“议论纷纷、人心惶惶”,不但对县委书记李润山个人造成人身攻击,对经济发展不利,给整个稷山县造成诽谤。
    
      本案审判长、稷山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高裕民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告人的行为“激起民愤”,本案的判决依据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刑法(分则)及配套规定新释新解》的相关规定,判决为诽谤罪。那么如何界定二被告人的行为“激起民愤”?高认为本案中有23份不同阶层人士的指认证据,可以界定为“激起民愤”。
    
      2007年4月4日下午3时,稷山县政法委书记牵头,公安、检察院、法院三部门的主要办案人员共7名人员与《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叙述了办案经过及依据。
    
      公安局长贾崇文一开始态度明确地强调,因为是该县两会召开之际,匿名信的出现引起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最早开始秘密侦查,通过邮发匿名信的信封上的笔迹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因为影响很大,后果严重,况且没有人报案,只能走公诉程序,如果有人报案则是自诉案件。随后,检察院张小平副检察长和法院高裕民副院长都认为,关于诽谤罪自诉和公诉在定性上存在认识问题。(版权声明:转载该条新闻,须著明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本报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背景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应当自行回避
    
      《代表法》第三十条规定: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
    
     民主与法制时报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莆田:江口西刘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莆田:江口前面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莆田:江口新前村农民给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 “研究员”张宏志的“思想”举报/张耀杰
  • 郑恩宠等继续举报陈良宇的公开信(图)
  • 福建莆田:镇党委书记举报贪腐判刑 至今不予平反
  • 福建莆田:一位镇党委书记因举报被抓被判刑
  • 福建莆田: 一桩举报案的思考
  • 福建莆田:镇党委书记举报腐败 被判刑入狱
  • 刘正有:再次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举报信 (图)
  • 安徽禽流感举报人乔松举因诈骗等罪被判3年半
  • 警察、居委会主任对举报人王培荣行凶逍遥法外引起民愤
  • 杭州800农民再上中纪委举报贪腐/吕耿松
  • 上海拆迁户举报周正毅,涉政治局常委黄菊前秘书
  • 万延海给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举报信:高强、王陇德渎职罪
  • 黄琦:举报斗士砍成植物人 [法制周报]代言败诉(图)
  • 中移动将联合公安部门开设垃圾短信举报热线(图)
  • 小学生举报老师帮助作弊遭到3名女老师两次群殴
  • 河北一农民举报美发店卖淫嫖娼 被殴打致死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有感教育乱收费5年居价格举报首位
  • 杭州公、检、法,秘密毒刑拷打实名举报人是否应该进行国家赔偿?
  • 三届总理批示,为何不抵一家外商举报?/杨宽兴
  • 郑州朱屯村村民对原党委书记卢建军集体举报信/蔡爱民
  • 蔡爱民:来自郑州金水的集体举报信
  • 一个大学教师王培荣流血又流泪的艰险举报经历(图)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 加拿大华人实名举报青岛民政局涉外婚姻登记处亿元黑洞
  • 举报闵行公安分局田园千派出所余勇犯罪
  • 郭永丰:中国举报,给维权者所预设的阳谋陷阱
  • 黑龙江省黑河孙吴县80余名下岗职工联名举报厂长!
  • 举报:湘潭商业大厦改制破产贱价出让房地
  • 张丰祥因举报辞退并不支付劳动报酬
  • 是谁把举报人李文娟出卖了?
  • 举报人王培荣无奈:从举报腐败到自费悬赏徐州党政领导查处腐败
  • 青岛市检察院对加拿大华人实名举报民政局亿圆大案的答复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写给中纪委举报网站的第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