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国家体彩中心原掌门人涉嫌滥用职权落(图)
(博讯2007年4月02日 转载)
    
    经过半年多的等待,天津一家印刷企业的刘女士(化名)在3月初的一天,终于从检察机关获知,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原法定代表人、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张伟华涉嫌滥用职权一案侦查终结,将向法院提起公诉。
    去年8月上旬的一天,北京天坛附近的一家单位宿舍大院内,突然开进了两辆警车,随后是警方奉命到两个家庭进行长达3个小时的搜查。很快,细心的人们发现,过去经常由张伟华领头的一个晚饭后的“散步队伍”,从那以后基本消失了。知情者透露,在警方搜查之前,张伟华和他的一名同事被通知到单位开会,纪律检查部门的工作人员当场宣布对其实施“双规”。
    
    张伟华“出事”了,开始只是小道消息。但不久人们在网上注意到这样一个事业单位公告栏:“单位名称: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变更事项:法定代表人的变更由:张伟华变更为:王卫东批准时间:2006-09-04”。
    
    检察机关透露的准确信息是,去年8月上旬张伟华因涉嫌滥用职权被“双规”,同年8月25日被检察机关正式批捕,同时被拘的还有同案的刘某。后来人们看到,刘某回家了。
    
    2006年秋,王卫东悄然成为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新任主任,体彩中心主任一职空缺多年后终于有了结果。此事被一网站评为2006年中国彩票十大新闻之一。
    
中国国家体彩中心原掌门人涉嫌滥用职权落

    
    2004年2月18日上午,中国足球彩票“进球彩票游戏”在广州天河体育场举行了首发仪式。体彩中心副主任张伟华按动彩票机,第一张“进球彩”彩票(单注)随机诞生。国新摄(资料图片)
    
    记者经查询得知,王卫东是中国奥委会控股的企业集团华体集团的总裁、国家体育总局奥运会场馆和国家队训练设施建设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家体育总局体育设施建设和标准办公室主任。
    
    缘起2005年“审计风暴”,他被审计长点名批评
    
    张伟华案之所以引起社会多方的高度关注,不仅因为此案是继几年前轰动全国的西安宝马体育彩票案和尽管不为外界所知但在业内同样震动的“彩世塔”福利彩票案之后,腐败之风首次牵涉到彩票管理的最高机构,更因为两年前著名的审计风暴之后,人们一直在等待着说法,到底谁来承担责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体育彩票案,过去一直集中发生在省市。除了西安宝马体彩案外,最令人瞩目的是福建体育彩票案,先后落马的有倪志钦(世界跳高冠军,福建体委原副主任,在发行体育彩票中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李联友(福建体彩中心原主任)和荆福生(福建体委原主任,落马前任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但2005年6月28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了《关于200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掀起了新一轮审计风暴。其中涉及国家体彩中心的问题首次曝光----
    
    一是2003年至2004年,国家体育总局决定,由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向所办的两家公司支付体育彩票发行费,用于彩票印制、发行,但支付的发行费超过实际需要,在扣除全部成本费用后,两公司获利高达5.58亿元。
    
    二是经体育总局批准,两公司已支出1.3亿元购买综合楼拟部分用于出租,按投资额125%的比例向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各省(区、市)体育局等投资单位分配2003年现金股利3750万元;另提取个人奖酬金1.31亿元。
    
    三是在彩票印制过程中,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负责人弄虚作假,指定所办公司将代理进口电脑彩票专用热敏纸业务,委托给不具有进出口经营权的私营企业,人为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致使彩票发行费在2003年2月至2005年1月流失2341万元。
    
    据了解,审计报告中提到的两公司是中体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体彩”)和北京中体彩印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彩印”)。上述两家公司分别于2002年年底、2003年年初相继成立,均由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等几个单位共同投资持股。
    
    同年9月26日,国家审计署发布《国家体育总局2004年度预算执行审计结果》的公告,该公告披露:对委托无资质私企转手高价购进热敏纸,造成彩票资金流失的问题,已移交监察部进一步调查处理。目前,监察部正在落实有关人员的责任。
    
    该公告后面附有:《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落实2004年度预算执行审计决定情况的函》,其中与体彩中心问题有关的处理决定有:
    
    1.公司购置综合楼的处理问题,彩票中心结合体育彩票实际工作和将来的发展需要,同时考虑到中体彩公司是由彩票中心控股的、纯粹国有资本的、专为体育彩票发行服务的专营性公司,综合楼装修的用途也完全是从体育彩票发行业务出发,且公司也已完成了产权登记、纳税等手续,变更产权在操作上非常复杂,也可能带来新的损失。因此,建议综合楼产权仍归公司所有,由中心和公司共同使用。中心只承担其使用部分发生的水电、物业管理等费用,不支付租金。
    
    2.关于公司奖酬金问题,彩票中心已责成所属两公司在编制2005年预算时,剔除审计决定前实际发生部分,将未发放的奖酬金129049966.74元作为重大调整事项,调增两公司2005年期初未分配利润。两公司认真吸取教训,将进一步完善奖酬金发放制度,严格执行薪金制度的有关规定,按照有关规定和实际支出需求提取奖金。
    
    在总结这几年工作的基础上,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调整委托中体彩公司的业务范围和具体内容,调整一些业务的定价方式,并根据目前的现实情况和公司已形成资金结余的因素,大幅度降低了定价。
    
    3.关于采购热敏纸问题,已经终止了采购的对外委托业务。
    
    从2005年下半年审计风暴之后到2006年上半年,上文提到的单位宿舍大院内一些细心的人发现,张伟华曾经一度在晚间的散步队伍中消失身影,知情者通报是针对审计报告写材料,很紧张,没空闲逛。但很快,张伟华又一身轻松地回归散步队中,从其看上去稳健的脚步中人们判断,“应该没事了”。但没想到,到了去年8月风云突变。
    
    据知情人透露,此案因涉及金额巨大,体彩中心又是万民关注的热点部门,司法机关高度重视,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直接指导下,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牵头,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通州区人民检察院等抽调多名精干人员组成专案组对此案彻查。
    
    “肥水不流外人田”
    
    因为从去年9月开始多次接受北京市检察官的调查,天津印刷企业的刘女士成为案件进展的知情者之一。她告诉记者,他们的企业从1994年国家批准体育彩票发行开始,就与国家体彩中心有业务往来,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负责多种玩法的体育彩票管理软件的开发调试和彩票的印制工作,因此他们的企业是这次检察机关外围调查张伟华案件的重点单位之一。检察机关调取了该企业多年的财务资料,并详细查阅了企业多年来的销售提成、公关交际费用、热敏纸销售等敏感问题的原始记录。
    
    检察机关从天津这家企业获得的一条线索是,多年来,彩票印制所用的都是日本产的两个牌子的热敏纸,可以由企业直接联系日本厂商,从日本直接进口。但从1999年6月之后,这一简单的纸张进口渠道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一家金融设备公司突然找到了天津这家彩票定点印制企业,要求切断与日本方面的直接联系,改为从他们那里进纸。
    
    刘女士告诉记者,一开始天津方面感到很诧异,很快他们了解到,这家与纸张业务根本不搭界的公司是体彩中心的关系户,只能听命。其结果是纸张的价格比原来的要平均高出15%,一年的总用纸价值都在数千万元,如此一来,一年就要比过去多增成本好几百万元。纸张品质也有明显差别,印出的彩票表面看起来差不多,但懂行的人知道,根本不是一回事。
    
    刘女士没想到的是,这种人为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的手段,在与该公司中止合作后,体彩中心仍在沿用。她注意到,2005年9月审计署发布的审计公告中说,彩票管理中心负责人在担任原体育总局体育彩票协调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负责人及北京彩印公司董事长期间,与私企联手造假,指定无资质私营企业转手代理采购,高价购进电脑彩票热敏纸,2003年2月至2005年1月造成国家彩票专项资金流失2341.26万元。
    
    据一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在体彩行业的“自肥”手段中,纸张进口的猫儿腻仅是其中一种。
    
    起步于1994年的体育彩票,加之1987年始发的福利彩票,年销售额从早年的1000余万元逐年猛增,自2000年起进入狂飙突进的增长期,当年彩票销售收入181亿元,2001 年为288.87 亿元,2002 年为 385.72亿元,2003年是401.4亿元,2004年则为380.57亿元。
    
    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和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均为事业单位编制,分别负责两大类彩票的发行销售工作,并从销售收入中提取发行费用。
    
    彩票发行费用,是指全部彩票销售所得,刨除返回给彩民的奖金(50%)和上缴政府的公益金(35%)这两大块之后的那一块。在2002年以前,彩票发行费占彩票销售收入比例一度高达20%,2002年后调整为15%。
    
    以此测算,中国两大彩票发行机构的发行经费,自2000年至2004年分别为36.2亿元、57.77亿元、57.85亿元、60.21亿元和57.1亿元。
    
    《财经》杂志记者叶逗逗2005年7月在有关报道中指出,彩票发行费用已经成为发行单位的重要收入,出现“自肥”等现象。叶认为,15%的比例仍远远高于国际上彩票发行成本5%的平均比例。
    
    但上述业内资深人士认为,说国外彩票发行费用仅5%,显然有所遗漏。发行费用内包含彩票零售点的代销费用,在国外一般也是5%,因此,总的发行费用应该说是10%比较准确。
    
    记者日前来到位于亦庄的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看到一座现代化的彩票印制厂,这就是北京彩印。在整个开发区几十家印刷企业中,这是比较豪华的一家。
    
    一业内资深人士介绍,2006年4月在北京碰到体彩中心的刘某时,从他那里获悉彩票厂已经3年不开工。而体彩中心所办两家公司创立伊始就获利惊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年检报告显示:2003年,北京彩印净利润8551.84万元,中体彩净利润1.96亿元;2004年,北京彩印净利润1.2亿元,中体彩净利润7251.35万元。他提出质疑:既然如此,北京彩印的巨额利润是如何“创造”出来的?现在只能猜测:体彩中心给外厂的订单是通过北京彩印用来料加工形式发出去的,这个利润是用提高彩票印制价格产生的。
    
    记者经查询得知,该人士说彩票厂3年不开工是不准确的。事实上,北京彩印北京生产基地工程于2004年7月27日开工,2005年9月竣工。准确地说,应该是3年没有开业。
    
    其实,审计署2005年9月发布的审计公告中就披露了上述两家公司获利惊人的秘密:2002年年底和2003年年初,国家体育总局决定,将按体育彩票年度销售额3%集中收取的发行费,留下0.2%作为彩票管理中心基本费用,其余2.8%全部拨付给两公司运作。2003年和2004年,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共付给两公司彩票发行费9.69亿元,扣除全部成本费用,两公司获利高达5.58亿元,两年股本收益率为2149%。上述做法,不符合《国务院关于进一步规范彩票管理的通知》中“降低发行费用,增加彩票公益金”的精神和《财政部彩票发行与销售机构财务管理办法》关于“彩票公益金和发行经费缴入财政专户,按照‘收支两条线’原则进行管理,专款专用”的规定。
    
    据该资深人士分析,除了每年高达几十亿元的巨额发行费这一蛋糕之外,彩票业还有几个明显的“肥区”。
    
    ----彩票热销之后,彩票零售点成为大家争夺的掘金宝地,这个“肥区”归各省市区彩票中心管辖。在公认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主导思想下,很多零售点留给“自己人”经营。此外,零售点的代销费在国外一般为5%,在我国发展彩票初期,为推广销售,零售代销费有时高达10%,而且居高不下,原因之一是“自己人”经营。零售点一年下来的彩票代销收益,有时能高达几十万元。
    
    ----彩票印制费。这个“肥区”在福利彩票是归地方管辖,在体育彩票则归体彩中心管辖。印制费中涉及印制商和纸张供应商,又是一块可供争夺的“肥肉”。有争夺就有好处费和回扣等问题,就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中间商。这里面的黑幕,在审计报告中已经有所涉及。
    
    ----电脑软件的开发、升级、支持费用,以及电脑硬件,特别是销售终端机的采购等,也是一块“肥肉”。这个“肥区”,福利彩票是归地方管辖,体育彩票则归体彩中心管辖。
    
    ----即开型彩票的一个“肥区”就是实物发奖。西安宝马彩票案丑闻发生之后,实物发奖已经被禁止。
    
    张伟华案是否涉及到这些肥区,外界尚不得而知。
    
    国家体育总局:要强化对高危区域的防范和监督
    
    去年9月20日下午,中央治理商业贿赂督查组在国家体育总局召开座谈会。体彩中心副主任魏吉祥在会上表示,中心领导对治理商业贿赂工作高度重视,特别是针对体育彩票工作属于高危领域的特殊性,制定了中心专项治理实施方案,确定体育彩票印制、销售系统及软件技术开发、设备及技术服务采购、市场营销、对外合作五个领域为专项治理重点领域。以部门为单位,进行全面摸底检查,查找突出问题,掌握发生或可能发生不正当交易行为所涉及的岗位、环节、人员、资金等基本情况。通过严格执行政府采购有关规定,加强制度建设,建立健全监督制约机制等举措,严防商业贿赂行为的发生。
    
    在今年1月22日召开的国家体育总局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强调,当前备战2008年奥运会的工作已经进入决定性阶段,要强化对滋生腐败的高危区域和热点问题的防范和监督。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纪检组组长胡家燕在会上指出,要针对用人、用钱、管物等容易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和部位,积极探索建立健全体育领域预防腐败的长效机制。具体措施包括进一步完善的体育彩票公益金联席制度,对31个省区市体育彩票公益金联建项目进行监督检查;对国家的专项仪器设备、奥运工程开办、运动营养品等集中采购招标进行现场监督,有效防止违纪违规问题的发生。公开聘请5家社会审计机构,对总局系统8.7亿元工程建设和维修改造项目进行全程审计,组成5个检查组对15个训练单位1.2亿元的备战2008年奥运会经费使用情况进行专项检查,资金使用合理、安全、有效。
     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下第一腐败桥:广西藤县西江大桥(图)
  • 腐败神州:大款与多名小姐淫乱场景被人公布上网(图)
  • 群众抗议河南郑州朱屯村的腐败(图)
  • 温家宝:掠过“腐败号”舰首的第一炮
  • “腐败书记”向全国记者寄贺卡 称不怕曝光
  • 腐败书记“记者又没权,曝了我的光又怎么样?”
  • 2000年萧山区红山农场腐败改制无效
  • 肖扬透露:抑制高官腐败,还得依赖死刑
  • 政协委员称楼市腐败惊心 根源在惩罚机制缺位
  • 筹备“预防腐败局”:中国反腐格局或将大调整
  • 中国酝酿成立国家预防腐败局,定为正部级
  • 反腐败是香港媒体对两会的关注焦点
  • 胡锦涛签令市场原则控制军队腐败
  • 党政官员沉溺於灯红酒绿:北京决惩「桃色腐败」
  • 整治军队腐败:中国军方将清查高官住房
  • 作人:河流腐败应缓行 水上长城宜暂停
  • 徐景安就我国高等教育的腐败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触目惊心的国家审计署的腐败没人敢管
  • 北京警察随冤民呼打倒腐败 110帮助上访者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易宪容被罢与学术腐败/林保华
  • 一个海外华人谈腐败、赵紫阳和中国经济
  • 中央领导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没收超标公房的反贪污,反腐败运动!
  • 拿谁开涮:春晚小品相声为何不敢讽刺社会腐败
  • 无尽的深思:腐败和色情葬送了太平天国 (图)
  • 我是赞成共产党腐败的——瓜熟胡落论转型
  • “二月河”/你的反腐败“药方”疗效太差(图)
  • 六四的失败与军队的腐败·四论徐才厚
  • 南京中医药大学贪污:大陆向港澳输出腐败
  • 缚来宾:历史已经印证:腐败源于专权
  • 从廉洁神话回到腐败现实/方觉
  • 反腐败系列笑话<之四>/安均
  • 史学:以集权反腐败,无异于饮鸩止渴——兼评中纪委第七次会议
  • 陈破空: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 学生会是腐败分子的学前班
  • 舒晓航:中共名为反腐败,实为垄断腐败
  • 曹长青:中国上下都腐败,“腐”入膏肓
  • 「团派」大员将沦为下一个腐败重灾区?
  • 牟传珩:台湾“市长特别费”拷问大陆——中国公务接待何以如此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