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小三通”活跃了金门岛
(博讯2007年4月01日 转载)
    
    2007年第13期陈苹/(提要)随著两岸经贸交流日益扩大,“小三通”促进了金门的经济社会转型。金、马民众从地方建设与自身的利益出发,争取在两岸关系中获得新的定位,成为两岸“三通”与“和平统一”的试验区,目前,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正以新的战略高度显示其活力与吸引力,已引起台湾产学界及一些地方政府的重视。不可小看“小三通”潜在的“扩大空间”与“延伸能量”。
     3月13日的日本《读卖新闻》发表了题为“金门岛经济发展仰赖大陆”的文章,确实道出了在两岸政治僵局与博弈中,闽台之间的海上直接往来(俗称“小三通”)为金门提供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不仅带动金门经济社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而且成为台湾同胞往返两岸省时又省钱的便捷通道,并有可能成为两岸经贸合作机制与制度建设的先行试验区,在两岸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独特的作用。 (博讯 boxun.com)

    
    当初台湾民进党当局所谓开放实施“小三通”,本意是要舒解岛内迫切要求“大三通”的压力,但事实上,“小三通”是金门与马祖地方民意向台湾当局施压的结果。在两岸经贸交流日益扩大、经济合作不断深化的形势下,金、马民众从地方建设与自身的利益出发,争取在两岸关系中获得新的定位,成为两岸“三通”与“和平统一”的试验区。不可小看“小三通”潜在的“扩大空间”与“延伸能量”。
    
    “小三通”促金门经济转型
    
    由于台军方的过度管制,到1992年才开放金门民众赴大陆探亲,比台湾本岛整整晚了五年。2001年开放“小三通”直航后,金门地方自治迈入新的里程碑,其与福建沿海,尤其是与厦门之间以“地方对地方”模式所进行的各项交流,确实给金门带来经济与社会效益。
    
    首先,金门与厦门周边行之多年的民间交往与小额贸易的“除罪化”,使金门海域成为两岸小额贸易热络的密集区。目前金门与福建沿海货物交流频繁,当地日常食品与用品80%来自大陆。
    
    其次,创造两岸生产要素与资源整合的有利条件,带动金门产业加入区域经济的一体化。主要方式:一是依赖大陆原料与市场将金门制造做大。最典型的是金门酒厂,通过“小三通”与国际大宗物资贸易,进口东北的顶级高粱,用100多元人民币的原料成本就可提炼48公升“金门高粱酒”(58度),由设在福州、泉州、厦门的直营店回销内地,更可获得将近人民币1.7万元的经济价值,这样的商业模式使其从地方小酒厂很快转型成大企业。2005年,金门酒厂创造了92.1亿元(新台币,下同)产值,不但为当地提供1000多个就业机会、创税收30亿元,还上交台湾当局40亿元的酒税。“金门高粱”已在内地打开知名度,成为继贵州茅台与五粮液之外的两岸第三大品牌。
    
    二是“金门接单、大陆生产、店头服务”的商业模式。如小金门的丽雅服装通过“小三通”的便利,发展成为西服代工的上游厂商。
    
    三是金门设计、大陆加工的营运模式。利用“小三通”的便捷,金门梧州陶瓷将研发的作品送到厦门加工,并将销售的通路拓展到北京、沈阳、深圳、南京、青岛等内地重要城市,使当地从事陶瓷工艺的小老板都能找到提升产品附加价值的生路。
    
    金门的社会生活变了
    
    金门人的生活消费找到出口。借助“小三通”便利性,加上金门与厦门之间高达4倍的物价差距,如今厦门已取代台北,成为金门人低价享受“奢华”消费的好去处。据统计,金门民众到厦门日常消费、观光旅游等一年花费的金额约新台币40亿元。
    
    购屋收租成为金门人的一项生财之道。据金门方面保守估计,当地有四分之一家庭在厦门购地置产,十分之一金门居民拥有人民币账户;据厦门方面估计,目前有4000多套的房产或店面为金门同胞所拥有,投资约新台币100亿元。金门人在大陆所赚的钱仍然掌握在金门人手中。金门人更富有了。“小三通”以来,金门人的总存款从新台币不足400亿元,快速增至近600亿元(参见附表)。
    
    就学选择,台湾不再唯一。从文化教育面看,金厦直航开放以来,金门学校开始招收在闽台商子弟入学;金门中小学生的毕业旅行方式,不再是“金门观光景点一日游”,而是选择厦门观光;金门学子报考大陆大学的人数,在短短三年间就有十数倍的成长。金厦两地高等教育的交流更是频繁,使台湾目前过剩的高等教育资源在金门找到新的发展机会,如高雄科技大学利用台湾、金门与厦门三地的师资与教学设备,在金门开设EMBA课程,提供福建地区台商进修;金门科技大学积极组织闽台两地学术交流活动,同时还瞄准两岸教育开放的时机,做好招揽大陆学生到金门就读的准备。
    
    “小三通”促进“两门”交流,金门已从冷战时期最坚强的“反共堡垒”变成与大陆交流的前沿地区。目前设籍在金门的约有7万人,但真正长住金门的还不到5万人,中间的落差,绝大多数就是贪图“小三通”的方便而将户籍迁到金门。金门的民意代表不断地向台湾当局表达当地老百姓的意愿:“两岸和平、扩大交流是金门不分党派的共识。”金门民众从金厦直航的优势中,务实地找寻自己生命的定位,尤其是年轻一代更在金厦一日生活圈中,发掘属于个人的新机会。
    
    最便捷的海上直航通道
    
    “两门”直航开通至今,尽管开放的幅度仍受到诸多限制,但金门地方通过正确处理与福建方面的关系,争取到更多的经济利益造福地方百姓。金门因应愈来愈热络的“小三通”直航,耗资新台币4.5亿元兴建的旅客服务中心大楼与专用码头2005年底落成启用后,金门水头小渔港变成两岸人员往来的重要中转枢纽。如今每隔1小时就有客轮从厦、金对开,每天往返20个航次,2006年6月8日增开泉州与金门直航对渡后,经由“小三通”通过金门口岸的客流从2001年的2.5万人上升到2006年的60.1万人次,六年来累计运送旅客达到176万多人次。
    
    自2001年8月27日开始的货运“小三通”亦更趋热络,目前闽台两地共投入24艘货船,合计总吨位21809吨,至2006年6月底共运营3613航次,运货434.75万吨。2006年8月2日,《福建沿海地区与金门、马祖、澎湖间海上直接通航运输管理暂行规定》正式颁布实施,说明“小三通”已作为正常的交通运输形式进入有法可依的规范化管理。
    
    两门旅游的扩大效应
    
    国务院前副总理钱其琛于2002年及2003年两次到闽考察,指示要充分利用厦金航线,先从两岸旅游开始,逐步寻求突破。2004年9月24日,福建省王美香副省长宣布将开放福建居民到金、马旅游。至2005年底,福建计有213个团组、4187人赴金门旅游;2006年台湾岛内有1000多个进香团取道厦金航线到大陆进香谒祖,大陆有820个旅游团、15329人次从厦金客运直航到金门旅游。
    
    利用厦门与金门两地毗邻的优势,把厦门、金门的旅游打造成一朵靓丽的奇葩,使境内外游客赴厦门、金门旅游成为轻松、便捷,独具特色的阅尽“两门”秀色之旅。福建方面为了充分发挥厦门对台旅游地缘优势,特别是各方看好的开放祖国大陆居民经厦门口岸赴金门旅游的前景,通过厦门市旅游协会与高雄、金门旅游协会分别签订旅游合作协议书,同时,还利用各地举办的旅游交易会,推介“金门游”,努力营造厦金旅游的火热氛围。福建省旅游局已经提出开放“泛珠三角地区”,包括广东、广西、浙江、云南、贵州、湖南、江西、海南等八省民众均可经福建赴金马旅游。对于金门而言更具抢占先机的意义。
    
    旅游观光业已是金门地方经济最重要的支柱产业,随著福建居民“金门游”火爆,大陆潜在的观光客源大举进入后,势必对金门地方发展与就业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藉助“金厦旅游圈”与大陆内地旅游相结合,届时到福建旅游的内地或境外观光客,均可顺道造访金门,金门从拓展旅游客源中获直接效益。金门以“小三通”的便捷优势,建构与厦门一体的经济生活圈,并以此为契机强化对金门最有发展前途的旅游资源,吸引大陆游客,拓展广阔的旅游市场,对台湾其他县市具有示范意义。例如澎湖县为了发展旅游产业,由议会通过地方建设议案,要求台湾当局在政策上作出让步,并与福建方面签署协定,力争尽快开放大陆游客通过“小三通”到澎湖欣赏美丽的风光,为地方经济发展获取新的动力源。
    
    “小三通”的带来的启示
    
    目前,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正以新的战略高度显示其活力与吸引力,已引起台湾产学界重视,尤其是各县市都在构思地方发展规划,希望能在海峡西岸经济区寻找到发展的定位与机会。金门与福建海上直接往来的个案突破,有几点启示:
    
    第一,台湾地方民众的主观愿望与台湾当局的政治考量是不同的,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两岸关系中经济与政治的矛盾。从现实来看,“小三通”的确促进了金门地区经济社会转型,改变了金门在两岸关系中的地位,使金门从昔日两岸军事对峙之战地,转变成为两岸直接交往与合作发展的实验区。大陆方面通过福建沿海现行的“小三通”拓展与金门、马祖的民间交流,并藉由开放大陆民众到金、马地区旅游,促进金厦与两马旅游圈的形成,提升闽台交流与合作的战略意义,并通过广泛宣传,促使台湾内部形成促进直接“三通”更大的压力。但不可否认,金门的地位与作用仍然受制于两岸关系的大格局,受制于台湾当局的政治需要。第二,两岸通过“地方对地方”协商的办法是务实可行的,它有利于促进海峡两岸尽快地“通”起来。2001年3月2日,金门地方政府突破台湾当局的禁令,与厦门有关方面签订了民间交流合作协定,内容涉及通商、通邮、通航、供水、文教、谈情、旅游、医疗等多方面的合作,它完全体现我们国家的内部事务,并通过合作机制的建立,促使厦门与金门实现了客运往来直接双向、货运直航以及直接贸易。目前,厦门与金门两地相关部门通过对各项具体实践进行事务性、技术性的商谈,规范各个环节的操作程序,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机制,不仅提升了金门在两岸关系中的地位与作用,而且为未来两岸实现全面“三通”累积经验。
    
    第三,不可小看闽台之间海上直接往来潜在的“扩大空间”与“延伸能量”。福建沿海多个“直航”口岸也在规划中,除了台湾当局不久前宣布的要试办澎湖“小三通”之外,未来可预见的开放项目可能有:1、台商利用“小三通”中转货物;2、台湾本岛居民通过“小三通”往返两岸;3、大陆旅游观光团通过“小三通”入岛;4、海上直接往来的“小三通”范围扩大到浙江、广东;5、扩大建立金、马、澎“自由贸易区”,大陆沿海港埠与其进行良性互动,成为两岸全面直航的先行区。
    
    作者为福建省社科院台湾问题专家
     香港《经济导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