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访民上访遭污辱,区委书记调动防暴警/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31日 转载)
    吕耿松
    
     3月27日,杭州大井巷拆迁户朱瑛娣、陈映映等六七个女访民(其中包括一个80多岁的老太太)听说杭州上城区吴山拆迁指挥部总指挥梅建群要调走了,心里非常高兴,决定到上城区拆迁办公室为他送行,同时也要向他讨个说法——她们这些拆迁户被他弄得家破人亡,总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事。上午9点,朱瑛娣一行来到区拆迁办公室,梅早已闻风躲避,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朱瑛娣等就坐在隔壁的文印室里等。这时一楼拆迁办工作人员韩荣根追到了三楼(梅建群的办公室在三楼),对朱瑛娣、陈映映等破口大骂:“你们这批大井巷的拆迁户是‘落儿’(杭州骂人的话,意思是弱智的人),是疯子。你们到这里有什么用?我们要强迁你们就强迁你们,这是政府叫我们做的,你们还想翻天吗?”拆迁户们见不到梅建群,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又遇到这么一个泼皮来辱骂,心里就更火了。陈映映回敬韩荣根说:“你们把我们的房子抢去,害得我们家破人亡。你们不讲法律,也不讲天理,你们这些人有道德良心吗?” (博讯 boxun.com)

    
    韩荣根说:“你们没有房子住活该!你们去死好了!”
    
    朱瑛娣实在忍不住,就说:“我们要死,也要死在拆迁拉公室,这是你们逼的。你们抢了我们的房子,逼得我们无家可归,还要抓我们坐牢,你们太没有人性了!”
    韩荣根见骂不过,就凶相毕露,恶狠狠地说:“老子给你们吃几个巴掌!”
    
    朱瑛娣说:“怎么?巴掌这么好吃!”
    韩荣根就将复印纸揉成一团,向朱瑛娣扔过来。
    
    朱说:“你还敢打人?”韩用手指指着朱,向她吐唾沫,还说:“打你又怎么样?”
    
    朱就骂:“你这个流氓,一点道理都不讲,你配当国家干部吗?”
    
    韩荣根说:“你说我是流氓?我撕烂你的OB(杭州话,指女性生殖器)”,接着就扑过来。朱瑛娣打娘胎里出来,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污辱,她哭了。陈映映等其他女访民见韩荣根如此污辱女同胞,怒不可遏,纷纷指责他,连80多岁的老太太也骂他是畜生。
    
    韩荣根见众怒难犯,灰溜溜地逃走了。
    女访民上访讨公道,却受到流氓干部的污辱,于是她们去找上城区区委书记徐祖萼,要求给个说法。徐祖萼徐大人经常在杭州的媒体特别是电视台亮相,大谈胡锦涛总书记的经典语录“群众利益无小事”,所以女访民找书记要求给个说法也顺理成章。但是看门的保安和区委区政府的官员都说徐书记出去开会了,不让朱瑛娣等进去。朱瑛娣等只好在区政府大门口等,她们一些人朝外看,一些人朝里看,期待着徐书记的出现。果然有人看徐祖萼的身影出现在政府大楼里面,便一起涌了进去。她们到了徐的办公室,要求与徐对话,但徐让秘书告诉她们,他没有功夫接待,叫她们坐到秘书办公室去。大概过了一刻钟,上城区信访局的一个局长(随行人员叫他“劳局”,大概是个副局长)带了几人过来,对朱瑛娣等说:“区委书记不是随便好见的”。
    朱瑛娣反驳说:“人民见人民的书记为什么不好见?电视上胡锦涛和温家宝还经常到乡下去和农民握手呢。难道徐书记比胡锦涛、温家宝还要忙?”“劳局”说:“电视是电视”,朱瑛娣等马上接着说:“那么电视上胡锦涛、温家宝到贫困山区看望农民都是假的了?”“劳局”自知说漏了嘴,干脆不说了。他要朱瑛娣等到下面去,说徐书记忙完了就会来接待她们。朱等相信了这话,去了楼下。但到了楼下后,上面又传话说徐书记没空,余勇副书记会接待她们。朱瑛娣说:“余勇是政法委书记,专门抓人,我们不敢去见他,否则会被他抓到牢里去。我们只要求跟徐记说话,刚才那个流氓污辱了我们,我们要讨个说法。”这时候,来了十多个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如临大敌般地分布在这些女访民的周围,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原来,防暴大队接到了命令,说拆迁户上午冲击了区委书记的办公室,现在又在冲击政法委书记的办公室。六七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就将一个堂堂的区政府吓得如此惊慌失措,可见如今共产党的政权是多么虚弱!
    尽管外面有防暴警察虎视眈眈,剑拔弩张,但朱瑛娣她们仍然和上城区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余勇据理力争。她们要余勇处分拆迁办那个流氓,余说此事要调查清楚,三至五天内给予答复。对于其他问题,余勇则是一问三不知。朱瑛娣、陈映映等问大井巷一期拆迁可以保留私房,而二期为啥不能保留?余勇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这你们比我清楚,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朱等又问:“你不知道情况为什么乱抓人,把我们的十多个拆迁户抓到牢里?”余说没有抓人,他叫她们把被抓的人的名字报出来。朱瑛娣、陈映映等把名字一个一个报出来后,余又说他不知道此事。访民们说,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来跟我们谈什么?余无话可说,只好叫朱等先回去,拆迁办的事他们一定去调查。但三天过去了,朱瑛娣还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她估计再过两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3月27日傍晚,朱瑛娣接到上城区清波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叫她到派出所去一趟,说要对她最近的活动作一次笔录。朱意识到麻烦来了,就说她现在没有功夫。对方说,你没有功夫我到你家来一趟,你在家里等着。朱说,我现在正在外面,你来了也白来。第二天,清波派出所的警察又打电话给她,叫她去一趟,朱说她生病了,没时间。她还直截了地当告诉警察:没有必要来做笔录。警察说这是例行公务。朱瑛娣很担心警察抓她,因李丽娟就是警察先找她做笔录,后来就不让她回家了。昨天朱瑛娣来我家,问我警察找他是不是要抓她。我说凭我的经验,从警务活动这个角度来说,警察找她可能是向她调查拆迁办那个流氓污辱她的情况。但现在当权者都把警察当作工具使用,很难说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劝她还是小心为妙,她希望我把她情况写一写,引起外界的关注。为此,我连夜赶写了这篇文章,希望舆论关注此事,不要让一个已经受了污辱的女同胞再次雪上加霜地受到廹害。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3月3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1月20日至2月20 日/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五)/吕耿松
  • “两会”期间杭州访民北京历险记/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四)/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三)/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 池建伟案庭审旁听侧记/吕耿松
  • 弱女子惨遭毒打,凶手逍遥法外/吕耿松
  • 政府无法无天有人保,农妇有冤有恨无处伸/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11月20日至12月20日/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06年10月20日至11月20日/吕耿松
  • 吕耿松、朱虞夫安全回家/贺伟华
  • 朱虞夫和吕耿松被抓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6年9月20日至10月20日/吕耿松
  • 拆迁与栽赃——李丽娟案件始末/吕耿松
  • 反对“官员经济适用房”:杭州农民再次进京告状/吕耿松
  • 吕耿松:朱虞夫、王富华、程阿惠已获释
  • 朱虞夫、王富华、程阿惠已获释/吕耿松
  • 惊天奇冤,网评如潮——关于裘金友案件的网评/吕耿松
  • 希腊侨胞到法院讨公道被强行遗返/吕耿松
  • 毒打徐江姣凶手在家“拘留”/吕耿松
  • “上海帮” 与“江苏帮”/吕耿松
  • 关注程云惠事件/吕耿松
  • 《满江红·春节咏怀》/吕耿松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人民政府"实施法律居然还有五年的"过渡期"/吕耿松
  • 明火执仗的抢劫——杭州市清河坊强迁记/吕耿松
  • 我所知道的林炳长/吕耿松
  • 赵紫阳与薄一波:留芳百世与遗臭万年/吕耿松
  • 吕耿松:丁有根贿选与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
  • 胡锦涛在二OO六/吕耿松
  • 是人民法院还是权贵法院?/吕耿松
  • 关于民运与维权的思考/吕耿松
  • 九十八位农民将杭州市长告上法庭/吕耿松
  • 德国记者杭州采访风波/吕耿松
  • 此恨绵绵,此冤沉沉/吕耿松
  • 临海弱女子郭四妹有冤案要申诉/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