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钉子是怎样打成的——“最牛钉子户”身世再调查(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7年3月29日 转载)
    
    广州日报特派记者柯学东/近日,重庆杨家坪一直笼罩在浓重的大雾中,“最牛钉子户”那场旷日持久的拆迁纠纷,似乎在僵持中看不清结局。吴苹一如既往地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记者越来越少;男主人杨武仍在“孤岛”坚守,围观的人群越来越稀疏。
    在重庆市市长王鸿举表态之后,昨日,建设部城乡规划司司长唐凯表示,应当按照法律程序办事情,要确保个体利益不被侵犯的同时,个人也要服从于集体,要进行自我约束,不能无限放大自己的诉求。
    
    唐凯认为就当地政府而言,如果公共权力与私人矛盾出现冲突,在裁决的时候就应当遵循法律,没有别的道路可选择。随着物权法的颁布,规划中如何处理好公共管理与私人利益的关系,是目前工作的一个重点。规划的行政许可将更多地考虑公众利益,而对于影响他人的违法建设等,查处力度也要加强。
    
    据吴苹透露的最新消息,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已向吴苹发出通知,重新设立了“拔钉大限”----“最牛钉子户”最迟今天要搬迁,否则将采取强制拆迁措施。
    
    吴苹还能坚持下去吗?
    
    小屋传奇:
    
    鹤兴路17号的命运
    
    杨武的大半生与鹤兴路17号有关,他8个兄弟姐妹都出生在那里,他们小时候,鹤兴路17号还只是个小木房。杨武的邻居、53岁的毛铁告诉记者,鹤兴路在国民党陪都时就有了。那时,整个九龙坡区是农村,鹤兴路的房子大多数是木屋。最近20年,少数有钱人建了砖瓦房,但整个片区还是破落不堪。
    
    毛铁告诉记者,鹤兴路长约200米,拆迁前,这个地方只有一座公共厕所,一间医院和一些公房,其他家庭都搞饮食业,被称为“好吃一条街”。杨武的房子可以算得上是鹤兴路最大的私产,拆迁前开的是火锅店,据说生意不错。
    钉子是怎样打成的——“最牛钉子户”身世再调查
    
    面对旷日持久的纠纷,吴苹昨天累倒在“孤岛”前。
    
    吴苹对记者说,她家的房子是祖业,风水很好,她这些年做生意全依仗它。吴苹说,早在1944年,杨武的父亲就在鹤兴路买下了现在这块地皮,又大老远从菜园坝运回木材,建起了这座二层小楼。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改造时,杨家的房子连同土地都被充公,直到80年代初,才按照政策返还杨家。重新拿到房屋产权后,杨父通过赠与方式,将小楼传给杨武。杨父死前曾多次吩咐:无论如何要留下这祖屋。
    
    1992年,做生意挣了钱的杨武夫妇推掉木屋,建起了现在的红砖水泥楼。经过吴苹的努力,房子拿到了产权证和商用证。“在这一片,两证齐全的家庭是很少的”。
    
    现在,吴苹逢人便说,1993年前,她开的火锅店每月营业额高达3万元,一直是自己在经营。“正升·百老汇”项目开发经理王伟则称,他们在拆迁前曾经进行过摸查,吴苹的房子是租给别人经营火锅店的,租金不足每月3000元。
    
    杨武其人:
    
    独自在“孤岛”打拳
    
    当房子成了“孤岛”后,杨武从不缺对抗下去的决心,“哪个敢上来,老子把他打下去!”自从他搬了煤气罐独上“孤岛”后,杨武每天都会应记者的要求,打开窗户,挥舞着有力的拳头,一脸怒容。
    
    重庆武术界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遇到挑战的时候,杨武一贯表现如此,不会轻易妥协。重庆人一向性格刚烈、耿直,更以尚武好斗著称的巴人后裔自居。
    
    据当地人说,杨武1956年出生,由于兄弟多,日子过得很艰苦。代新明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杨武的同学,他对记者说,“小时候杨武性格内向,学习成绩比较好。高中毕业后接父亲的班开始工作。后来,取了个特别会挣钱的老婆,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回重庆不多。”
    
    另据杨武一位老街坊说,在杨家,“老六”从小酷爱武术,但他忠厚老实,并不是那种到处施展拳头,惹是生非的人。据说,杨武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才开始系统学习少林拳法,从此30年苦练不断。1985年,杨武在“渝州武术散打搏击赛”上,获得75公斤级冠军,从此就退隐江湖。由于练武几无收入,1979年,杨武便靠着自己的门面做起了小买卖,几年后,略显木讷的杨武取了能说会道、又漂亮的吴苹为妻,一度让很多朋友大跌眼镜。最近这些年,杨武一直忙于经商,据说身家数百万元,夫妇俩也一直定居在北京。
    
    半个月前,那场失约了的武术比赛似乎能说明杨武不服输的性格。3月7日,重庆一位朋友把俄罗斯拳手穆斯里穆来重庆比赛的消息告诉了杨武,他立即赶回重庆。穆斯里穆23岁,练习的是中国功夫,曾击败过多位中国选手。杨武因此想用“正宗中国功夫会会这个用中国功夫显摆的家伙”。
    
    几天后,房子的拆迁纠纷进入白热化阶段,杨武只得放弃比赛,带着三节棍去维护祖业。据重庆当地的摄影记者说,他们经常能通过长焦镜头看到杨武在“孤岛”内打拳。
    
    吴苹其人:
    
    朋友口中的“阿庆嫂”
    
    与丈夫耿直憨厚相比,吴苹显然属于那种八面玲珑、绝顶聪明的人。在拆迁纠纷中,吴苹迅速成了公众人物。开始的几天,吴苹也的确成功获得了媒体和大众的同情。
    
    吴苹从不隐藏自己的能干,她说很多朋友都叫她“阿庆嫂”,说她“这个女人不简单”。但在吴苹高调露面的同时,网络上出现了诸多传言,有人说吴苹成为“最牛钉子户”,是因其有后台背景,甚至有人说她与黑社会有关。对此,吴苹一直否认,“我有背景?与黑社会有关?他们怎么还敢挖我的房子?”
    
    据吴苹自己介绍,父亲是上世纪50年代初重庆第一批干校毕业生,后来成了一位检察官,母亲也是检察系统的人,她家兄弟姐妹三人,自己是独女,高中毕业没有继续念书。她一直对记者说自己40来岁,但熟悉她的人说她今年50岁了。据吴苹说,她高中毕业后,自学了法律以及经济管理课程,因此“在法律上别人骗不到她”。1977年,20岁的吴苹,去了重庆马王坪百货商店当一名营业员,主要工作是卖布。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吴苹办理了病休手续,与丈夫一起做生意。据说她现在还在百货商店领取病休工资。
    
    显然,经商能发挥吴苹的才能。从百货商店出来后,吴苹和杨武在家经营“东风酒楼”。吴苹自称,当时“东风酒楼”是杨家坪地段最大的酒楼,日营业额最低不少于3万元。前几年因为修建轻轨车站,“东风酒楼”没有再经营下去,但他们的其它酒楼陆续在重庆、北京、武汉、成都等全国十几个城市发展起来,同时吴苹夫妇的外贸公司开始遍布全国各地。
    
    吴苹自称是不畏强权的人,但对手下人特别好,他们都叫她“苹总”或“苹姐”。吴苹承认自己看不起开发商,有时言语特别刻薄。她告诉记者,有一次正升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廖建明惹得她不高兴,她回击对方:“人家都说你是副总?依我看,‘副总’是你的小名吧,你哪点像一个副总?”
    
    40余轮谈判:
    
    开发商称怕了她
    
    熟悉吴苹的人都说她是个要强的人,但在开发商眼里这是“胡搅蛮缠”。
    
    从2004年10月开始,吴苹与开发商前后进行了40余轮的谈判,开发商“异地安置”、“货币安置”的方案均被她断然拒绝。吴苹还多次质疑评估公司的评估价格以及开发商拆迁许可证的合法性。她说自己不会放过开发商任何的瑕疵。
    
    谈判前期,她一直没出价,也没露出自己的“底牌”,只是要求“原位置、原朝向、原面积、原楼层”的四“原”还房,而这在廖建明、王伟看来,是个不可能达到的方案。在上述方案协商无果的情况下,2006年9月,开发商再次妥协,决定按照“拆迁方案外”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时吴苹彻底亮出了她的“底牌”,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但先不谈房,而是赔偿。
    
    “她简直狮子大开口,整个赔偿下来总计近550万元。”王伟告诉记者。开发商也一直认为吴苹没有诚意,因此单方面采取了行动。2006年9月,鹤兴路开始断水断电,开发商也组织人在吴苹的房子周围开挖,最终把吴苹的房子挖成了“孤岛”。而在此前,开发商也启动了行政裁决程序。
    
    上述行动让吴苹对开发商失去了信任,她因此提出了重回谈判桌的三大条件(法院撤诉、终止行政裁决,联建三方老总出面让她验明正身)。吴苹承认,“现在自己是有点意气用事,都是被他们气的”。
    
    而开发商也不再寄希望于她,“怕了,怕了,我真是怕了她。”而九龙坡区房管局拆迁科科长任忠萍更是称,因为吴苹“变来变去”,在沟通过程中,她曾装了一部录音电话:“专门为她装的。”
    
    而吴苹一听说王伟自称“弱势”时,气愤地连用五个成语反诘:“他(王伟)信口雌黄,信口开河,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一派胡言。”
    
    死结就这样结成了。
    
    当地一位媒体记者这样评论说:“现在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开发商不会轻易妥协,吴苹要强的性格也会让她下不了台。”
    
    拆迁似乎越来越近
    
    吴苹还能坚持多久
    钉子是怎样打成的——“最牛钉子户”身世再调查
    
    杨武每天都会应记者的要求,打开窗户,挥舞着有力的拳头。
    
    自从“最牛钉子户”见诸网络后,吴苹一直是媒体追逐的中心,她成了“维权”英雄,甚至有网友建议把“孤岛”作为“维权丰碑”保留下来。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最近一段时间舆论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3月27日前后,陆陆续续有记者离开重庆,这一天,吴苹听说了王鸿举对拆迁一事的公开表态,她开始主动联系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并恳求记者务必到场。这与几天前她受媒体追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随着事情的发展,双方谈判的细节都已曝光,吴苹四“原”的还房要求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过分”要求。这几天,吴苹不得不多次对记者说:“我不是要求绝对的原位置,左一点右一点都可以呀。”
    
    同时,连日来,开发商、房管局和法院也一直在强调要“依法律办事”,这意味着,如果吴苹继续坚持自己的要求,法院迟早要启动强拆程序。
    
    3月25日,沉默多日的重庆九龙坡区政府召开新闻通气会,回答了有关这次拆迁纠纷的十大问题,并强调“拆迁是合法的”;3月26日,重庆市市长王鸿举首次表示“绝不迁就漫天要价、毫无道理的要求”。----种种迹象表明,强制拆迁似乎越来越近了。
    
    而在发稿前夕,吴苹告诉记者,法院已给她发通知,要求她最迟今天搬迁,否则要启动强制拆迁程序。
    
    坚持了两年半后,吴苹最终会妥协吗?
    
    “我是不会妥协的,我要捍卫自己的房子,我要坚持到底。”
    
    当记者问,一旦强拆,杨武如果坚守“孤岛”不出,会有危险的,怎么办?吴苹回答说:“到时候再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新市委书记和最牛钉子户
  • 访民汇聚借最牛钉子户 磕头鸣冤外媒(图)
  • “最牛钉子户”将于今晚(28日)强拆!
  • 最牛钉子户女事主浓妆重彩:要和市长当面对话(图)
  • 重庆最牛钉子户亮出底牌 背景不俗(图)
  • 无独有偶:广西南宁版“最牛钉子户”(图)
  • 重庆最牛钉子户视频(1)
  • 无独有偶——成都的另类“最牛钉子户”
  • 要求撤销违法裁决:数千民众声援“最牛钉子户”(图)
  • 中国“最牛钉子户”挺过最后时限.(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中国“最牛钉子户”被责令限期搬迁(图)
  • 重庆:最牛钉子户索要2000万一事属子虚乌有(图)
  • 最牛钉子户:结束悲剧的历史时刻是否已经到来
  • 网民:“最牛钉子户”是保护私产英雄
  • 重庆最牛钉子户的两年“战斗”(图)
  • 有奖竞猜,重庆史上最牛钉子户会不会拨掉
  • 最牛钉子户22日没拆,物权法专家支持强拆 (图)
  • 重庆最牛钉子户户主搬回孤楼:楼顶升起国旗(图)
  • “最牛钉子户”接受专访:怎么进出呢?(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