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五)/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18日 转载)
    
    吕耿松
     (博讯 boxun.com)

    在编辑徐江姣上访日记的过程中,我几次为她的遭遇流泪,又几次为那些冷漠的庸官、劣官而怒发冲冠。这是制度造成的悲剧。徐江姣的上访日记,字字血,声声泪,向世人控诉了这个万恶的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的弥天大罪,揭露了在这个制度下只知道当官发财,不知道为民办事的贪官、庸官、劣官的贪婪、卑污和猥拙的众生相。徐江姣案件只不过是中国堆积如山的下层民众受压廹、受欺凌的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其实,中国何止千万个徐江姣!象这样一个只知道掠夺人民,而不肯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的政权,有什么理由要“领导”中国?!
    
    
    上访日记•徐江姣(接续)
    2006年
    7月11日,下午5点钟,范诚他们到拘留所来接我的时候,我就将在拘留所里面写好的材料交给范诚,请他交给领导,要求书面答复。后又到信访局交材料,要求书面答复。
    7月12日,我到公安局找领导,领导不在,范诚告诉我已交给信访科。我到了信访科,信访科说,我们这儿不受理,叫我到法制科,法制科说:我们是电脑里办,具体要找经办人。我又找到了范诚。范诚说盖了公章是领导的事,叫我找领导。我又找到了陈伯恩局长,他说我的材料他也看了,凭什么公安局要书面答复?我说,你们关我,证据必须公开、公正,要让我看。你们没有公开让我看,这是非法的。还有,根据《信访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你必须要书面答复我。他说:“我就是不答复。如果我们违法,你可以去告我们。”
    7月13日,我又到县信访局找陈军云局长,问他要被他在北京弄丢的东西,他又避而不见。下午我去找县纪委求助。县纪委的人说,我的官是他大,没法管,还说叫我到公安局去报案。
    7月14日,我又到县信访局去找陈军云局长,他还是避开不见,真是无赖。无奈我又去找县人大求助,人大的人说:“我们也是属他们管的,没办法,帮不了你。”他们叫我还是去信访局等吧。我说我已等了十天,他们既不接见,又不处理,我怎么办?我要求见县委领导,请求他们帮忙。可保安给县领导打电话联系后,县委领导拒绝见我,我没见着。就这样,5月15日陈军云局长答应的事,就不了了之,不管了。老百姓的财产就这样没了,被信访局局长陈军云弄丢了,不但不管,问他拿,还要把我拘留五天,国家有这样的法律吗?
    7月18 日,今天是省公安厅厅长接待日,我很早就去了公安厅。到了十点多钟左右,里面叫我进去接待,是一位姓林的副厅长接待了我,还有其他三位公安干部在一起。他们叫我把详细情况说了一遍,他听懂了我所反映的问题,并说:我们会调查此事的,会给你一个结果的(这是林副厅长说的)。当时,我就谢谢他们。
    8月3 日,上午我又去了公安厅,又是龙科长接待。我填了表格,龙科长看了后说,好象用挂号信已经寄给你了,我说我没有收到。他打电话查了一下,说是寄到天台去了,等退回来再给我,因为他们知道我在天台已经没有家了,长住在杭州。
    .8月5日,寄信给:100815,北京市西单北大街中组部部长贺国强(挂号);100017,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九号国家信访局局长王学军(挂号)。
    8月8日,我今天又去了公安厅,又是龙科长接待。我问了有没有退回我的信,他说还没有。我又填表格,要求省公安厅给我重做一张决定书,他答应了,叫我过几天去拿。
    8月14日,我又到公安厅,去拿表格,是女厅长干部接待的,她说龙科长出差去了,她给我电话联系说叫我星期五去拿,也就是8月18日去拿,我等着。
    8月18日,我又去了省公安厅,今天总算拿到了省公安厅的答复,可惜是失望,他们还养腐败,不纠正。
    9月2日,今天我去了宝石四弄浙江省领导住所门口,是派出所吴旭升警官来了解我们的情况,同时收了材料,说向上面领导汇报。
    9月4日,挂号信寄台州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收,挂号第0366号。
    9月5日,又寄信给杭州市上城区民生路62号浙江省公安厅林副厅长,挂号第0892号。
    9月15 日,今天是省公安厅接待的日子,我也去了,填完表格,我交给了警号为00707的女警官,要求他们给我安排接待,他们就是不肯。后我要求他们把我的材料看一下,他们才看,还是不安排接待。说:我们这里不管了,已经给你回复了,你到法院去诉讼去。我问他们,孩子犯法做大人的要不要管?他们说这不一样。我问他们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们没有回答。后来又说,你可以到我们的上级部门去反映。
    9月19日,我找到了中央纪委、中组部巡视组(2006年9月,中纪委、中组部等中央机关派巡视组来浙江,住在杭州最好的宾馆西湖国宾馆,浙江访民对他们寄予极大的希望,但他们并没有为冤民们做出哪怕是一丁点小事——笔者注)的信箱,高兴极了。我把材料放进了信箱,共21页(8页加13页)。信箱地址在杭州市体育场路547号门口。
    9月26日,我到了北京,去最高人民法院登记。
    9月26日,下午寄信:
    100017,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胡锦涛同志收;
    100815,北京西单北大街110号中组部 贺国强同志收;
    100745,北京市东城区长安街14号公安部 周永康同志收。
    9月26日晚上11点多,我在床上睡觉,被北京公安查夜,带到马家楼。
    9月29日上午,我到公安部上访,是00327号的领导接待了我。他说:他们要向浙江省公安厅通报,叫我要走复议或诉讼的路子去争取权利,我问他们:孩子犯法,做家长的要不要管?他说要管、要管。
    9月29日,下午寄挂号信:
    全国政协贾庆林、中纪委吴官正、全国人大吴邦国、国家信访局王学军。
    9月27日被天台县信访驻京办事处软禁在仪化宾馆,住704房间,到 10月4日出北京,10月5日到天台温泉山庄,一直到10月25日才离开。
    10月25日,他们一共把我软禁了29天,就是没有一位真正的解决问题的领导跟我谈过话,都说我的事情他们吃不消解决,要上面和领导解决,他们只要把我的人看住就行了。
    10月30日,上午我又去了省公安厅,还是那位姓龙的科长接待的。我说台州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马上就要出来了,恳请省厅督促一下,要求台州市公安局依法公正处理。他说,这是法制科的事,他管不着台州。我说,那要你们上级部门干什么?他没有回答。
    11月8日,上午九点到十一点,我到武林广场,今天是中国的记者节,各个电台、电视台、报社的记者,都安排人在那边接待,与百姓面对面。
    8 点多钟,我进入了《青年时报》。我问:我是告政府的,你们会不会管?他们说会管。我把材料拿出来给他们一看,他们就说:这个事我们吃不消管,就介绍了一位新华社记者,名叫付批义(电话87052074)。说这位新社长(新华社浙江分社社长——笔者注)刚上任,很有正义感,叫我去找他。
    9点多钟,我又进入了法制报社(浙江法制报——笔者注),他们看了我的事实材料后,拿走了一份(共8张),说他们都知道了,会给我联系的(联系人小曹,电话87054420)。
    10点钟左右,我又进入了公安《平安时报》,一位记者名叫郑求忠(电话13958114591),他拿了我给公安部的全套材料共13张,还有控告书一份,是联名告天台县信访局局长陈军云的。
    11月19日,我给付批义社长打电话,他问了我的情况后,就说这个星期他没有空,叫我下个星期再给他打电话。
    11月3日,今天是星期一,我又给付批义记者打电话,他说叫我明天上午9点钟到报社去,地址是体育场路499号。
    11月14日,我到了报社(新华社浙江分社——笔者注),门口给我联系,叫我到706室。我见到了付记者,他那么年青,跟当年的程伟峰记者差不多,还富有正义感,在我脑袋里有一股正气的感觉。他看了我所有的材料后,然后留下了我反映陈军云和天台县委、公安局联手欺压百姓的一份材料(共8张),还叫我留下电话号码,到时可以跟我联系。
    11月15 日,今天是省公安厅厅长接待日,上午9点,我填了表格,等待接待,一直等到中午11点30分,就是不肯接待我,无奈又只能回家。
    11月26 日,今天寄挂号信给天台县人民法院行政庭(挂号收据第0715号)。
    12月19日,11点30分至11点19分(原文如此,疑是11点30分至12点19分——笔者注)中央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刘凯采访我。
    12月25日,今天又是省公安厅厅长接待日,上午8点40分,我填了表格,等待接待,大约9点30分左右,我被叫去接待,由分管治安的金领导、徐领导和林领导三位接待了我。我把详细情况给他们讲了,然后又给他们看了我的材料:一份是治安的3张,一份是信访计生的共8张,都给了公安厅领导。他们说先碰个头,会给我答复的,
    
    2007年
    1月15日,星期一,今天我又去了省公安厅,填好表格,我一直等到他们下班,就是不安排接待我,无奈只好回来。
    1月30日,省里开两会,我刚走到人民大会堂前面的环城西路,就被天台县信访局干部陈统卓看见,就叫来台州市的信访干部章金土和公安干部,马上把我拉上车送进莲花宾馆,然后叫来天台县三州乡干部,当晚9点多用警车又将我押送到天台黄龙宾馆,这时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在车上我又生气又是饿,导致我四肢麻木,动弹不得,我求救,要求他们给我带到医院去看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情况,可是他们就是不肯,我越求救,他们就把警报拉得越响,就是没有人理。到了天台以后,他们把我从车上拉下来,然后又把我抬上二楼的房间,把我丢在床上,就这样一直没有给我看过医生)。
    1月31日,下午,我去了天台县法院,王庭长叫主管的给我把材料补齐,准备交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摇号,异地审理。他说在天台法院审理,就是维持,因为他们已碰过头,根本公正不了。
    2月7日,我回到杭州。这段时间,他们每天派三、四个人24小时看守我,就这样软禁了8天,直到今天下午我才回杭州。在软禁期间,我曾到县政府找过有关领导,他们避而不见,还要三州乡干部把我看住,不让我回杭州与儿子、丈夫一起过年,准备把我关到明年中央两会以后才放出。天台县的干部,就是踢皮球,既不处理实际问题,也不找你谈话,就是把你关起来,不让你上访。
    
    后记
    2007年3月2日,在中共召开人大、政协“两会”前夕,徐江姣和孙明丰、张小明、裘先恩、丁秋月等访民被天台县政府非法关押在天台县一个山庄,还有一个叫陆冬菜的访民则被关押在拘留所。徐江娇等致电《六四天网》:“政府怕我们到北京上访,现在,我们正被关押在天台县一个山庄,没有热水、牙膏等基本生活用品”。
     3月5日中午11时47分,徐江姣给我发来短信,说在今天上午,也就是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开幕的时候,她向看管她的政府工作人员提出要到县委去见领导,但天台县信访局不同意,在拉拽过程中把她的棉衣撕破。因天气较冷,她提出要到商店里去买一件衣服,想不到被政府豢养的黑社会分子一顿暴打,酒瓶和拳头象雨点般落到她身上,脸被打得血肉模糊,牙齿被打落三颗。她打110报警,但110不肯出警。她在电话中哭着对我说:“他们到现在还不给我去医,请你们帮帮我,帮帮我啊!”我马上将这一消息告诉《六四天网》黄琦先生。黄先生立即采访了徐女士,随后发表了《徐江娇遭酒瓶砸头 110不接警》的报导。
    3月6日晚上8时左右,我打电话问徐江姣目前的情况怎么样了,有否去医院治疗。她哭着说政府的人仍不让她出去治疗,她现在已经疼得不得了,再次求我们帮帮忙。我和王东海、任伟仁、徐光等迅速联络了包括海外民运人士胡平、徐文立、王有才在内的近80名国内外维权人士发表了《关于天台访民徐江姣遭政府豢养的暴徒打成重伤的紧急呼吁》。呼吁书指出:“面对徐女士凄惨的哭声,我们愤怒至极,但我们没有权力,无可奈何。我们只有以愤怒的声音来谴责这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行径!我们呼吁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此事,呼吁在北京开会各位人大、政协代表关注此事。”《六四天网》、《民生观察》、《博讯》、《看中国》、《大纪元》、《新世纪新闻网》等网站迅速登出了呼吁书,与此同时,我将这篇呼吁书发到浙江省省长吕祖善的电子信箱,湖北刘飞跃先生也将其发到了《人民网》强国论坛。
    徐江姣遭毒打的消息经《六四天网》报导后,自由亚洲电台、希望之声电台和大纪元时报的记者都采访并报导了这一事件,谴责了当局的法西斯暴行。在国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天台县当局才改变了对徐江姣的态度。
    3月8日晚上7点多,徐江姣打电话告诉我她已去看过医生。她和她妹妹、儿子都被安排在宾馆里,打她的凶手已被拘留,县领导来看望过她。县委记徐明华向她表示要去看她的房子并给予修缮。我告诉她立即将这一消息告诉《六四天网》,将县委书记的承诺予以披露,以免其说过后又赖账。徐江姣遂立即与黄琦先生取得了联系。根据《六四天网》当晚的报导,3月5日号徐江姣遭暴徒殴打事件披露后,天台县当局从3月7日起对徐江姣采取了安抚而不是打压的政策:
    3月7日上午9点半,天台县政协副主席姚选民接待了徐江娇,并请徐江娇提要求。徐江娇把遭到侵权,以及多年上访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向姚选民做了介绍。3月7日下午6点半,天台县干部在碰头会后告诉徐江娇的妹妹:明天上午10点,我们天台县委徐明华书记,将亲自接待徐江娇。8日上午10点,徐明华书记在天台县信访接待室接待徐江娇,他询问了徐江娇诸多情况,徐江娇则大胆直抒自己的冤苦和委屈,徐书记听完后当场拍板道:“后天,我们一起去看你家的房子!”他还说:“你要相信我,我是诚心帮助你解决问题的。”
    昨天(3月13日)下午,徐江妨姣儿子来我家,他说他妈妈经医院诊断,已被凶手打成脑震荡,目前仍在住院。打人凶手虽称已被拘留,但其仍住在自己家里。
    我们希望徐明华书记信守诺言,不要象以前的干部那样再欺骗徐江姣女士了。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3月1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四)/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三)/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 关于天台访民徐江姣遭政府豢养的暴徒打成重伤的紧急呼吁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 毒打徐江姣凶手在家“拘留”/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