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会”期间杭州访民北京历险记/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14日 转载)
    吕耿松
    
     在每年“两会”期间,全国各地都有大批访民不约而同地涌向北京,这可吓坏了正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中共当局及其在全国的各级党委和政府,于是各地“维稳办”(维护社会稳定办公室)派出的截访队伍先于上访民众到达北京,他们在车站、码头、旅馆及京郊农村布下防线,对上访者严防死守。同时,又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信访局、国务院办公室、中共中央纪检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及胡锦涛、温家宝住宅所在地等重地布下重兵,一经发现上访者,便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将其抓捕,或送到各自的“驻京办事处”关押,或立即派人押送回原籍。对于区区只是为了伸冤而到京城上访的民众,貌似强大的中共政权竟会表现出如此惊慌,如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博讯 boxun.com)

    为了避免被当地“维稳办”堵在家里出不去,或在半路上被捉回,杭州的一些访民春节一过就出发去北京了。他们最早的是正月初二(2月19日)就出发了,稍迟一点的也在初六、初七走,再迟就被堵在家里出不去了(如因拆迁安置问题到北京上访19次的钟正相,初九就被严控,每天有十多个人“保护”他,而且是“四班倒”,24小时不间断监控。他自我嘲讽说他享受国家领导人的待遇,出门有“卫队”护送)。74岁的老访民陈渭湘是初七(2月24日)晚上从杭州出发去北京的,与他一起走的还有王莉英、张义才等人。
    正月初九,陈渭湘等先到最高人民法院去领表登记。他们一到最高法院门口,就发现四周全是警车(是各地驻京办从北京租的),截访人员远远超过访民。他们有的穿着警服装模作样地在维持秩序(穿警服的不一定是警察,有个访民就看到一个曾经打过他的黑社会分子也穿着警服站在那里),有的则站在车子旁边,象猫候老鼠似地等候着自己要抓的对象出现,以便随时扑上去。有着丰富经验的陈渭湘等巧妙地躲过截访人员,去了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人大、公安部、国务院办公室、中纪委等部门,但他们没去国家信访局。据陈渭湘和王莉英说,国家信访局实际上已被各省的信访办买通,至少浙江省是收买了国家信访局的。他们说,凡是浙江去的,国家信访局的接待人员就喊“408”,然后给你一张写着“408”的纸,叫你到楼上408房间。在408房间接待的都是浙江省信访办的人,但他们根本不接待,直接让各地的截访人员带走。在“408”出来的访民,大部分被截访者押回原籍,但也有一些截访人员想在北京玩几天,就把访民押到仪化宾馆(原来叫京浙宾馆,因京浙宾馆名声太臭,去年起改名为仪化宾馆)。仪化宾馆对截访人员和访民是两个世界:截访人员可以在那里吃好住好,好酒好肉受用,而访民则被当犯人看待,不仅吃的是没有油的青菜萝卜加盒饭,而且人身自由完全被限制。
    仪化宾馆有四道门,由浙江驻京办收买来的黑社会分子把守。第一道是宾馆大门,第二道门是电梯,第三道门是走廊,第四道门是访民住的房间,赤手空拳的访民一旦进了这座魔窟,根本无法逃脱。该宾馆还有地下室,不听宾馆指令的访民被抓来后都关在地下室,地下室的“管理员”都是化钱雇来的凶神恶煞的打手。这些人二十几岁,身高一米八十左右,头发都往上竖,且染得黄里透红,一看就令人生畏。在地下室被关过访民说,他们一抓进来就遭到这些黑社会分子毒打,要你写下“下一次不再来北京上访”的保证书,否则就别想出去。去年8月,杭州访民钱永贤因揭发上级贪污上访到北京,被截访者关到仪化宾馆地下室,因不肯写保证书,被两个宾馆雇来的黑社会打手两边揪住胳膊,左右开弓猛掴耳光,耳膜被打破,医疗费花去一千多元,至今仍未治好,还时常要晕倒。去年10月23日,台州访民郭四妹等四人在北京西三环被临海市信访驻京办抓住,关进仪化宾馆的地下室丹桂厅,由四个黑社会分子看管他们。郭四妹的脸被打肿,小腿被踢伤,并被拖到另一个地下室(安装暖气管道的工具间)“罚站”,暴徒还抢了她的手机。此外,杭州江干区访民方发光也被关在仪化宾馆地下室挨过打,被强廹写保证书。因此,浙江访民都称仪化宾馆为“阎罗殿”(仪化宾馆总机为01082001166,服务台分机为2900、2901)。
    陈渭湘和王莉英、张义才等住在靠近京郊的一个农村,具体地名叫不出,只知道那个地方的派出所叫杨桥派出所。正月十一(2月28日)晚上十点半左右,陈渭湘等已经熟睡,忽听有人大叫“抓人了!抓人了!”,立即起床逃命。王莉英是和衣睡的,她年纪较轻,动作麻利,飞也似地逃了出去;陈谓湘只穿了一条裤腿,见别人逃了,也顾不上穿另一条裤腿,拔腿就跑:一条裤腿提在手中,裤带未系,袜子也未穿。他时而猫腰前进,时而匍匐前进,看见汽车来了,则趴下不动(他后风趣地对我说:老都老了,还当了一次解放军战士)。王莉英在慌乱中跑进了一片坟地,但抓人者已在坟地附近搜查,手电筒来回晃动,她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这位平时见了虫子都要吓一跳的女子,此时不知哪里来的胆量,深更半夜趴在坟地里居然丝毫不害怕。她说,当时巴不得墓穴是空的,人好躲在里面。这片坟地大概也是上访者的“避难所”,有好多访民都逃进了墓地,陈渭湘后来不知怎么也爬进了那片坟地。他们在坟地里躲了一个多小时,看看没人搜查了,才回到住的地方,但一进门,还是被抓住了。张义才大概动作慢了点。没逃就被抓住了。
    陈渭湘、王莉英被抓起来时,已是深夜12时左右,他们都被送进了仪化宾馆,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星期。因为早就领教过仪化宾馆的恐怖,所以他们老老实实听由黑社会分子摆布。细心的王莉英发现,原来那个最厉害的家伙,现在竟然升了官,由一般的打手变成了大堂经理。此人姓郭,原来大家都叫他“小郭”,现在则叫他“郭经理”了。王莉英住的女宿舍门前的走廊上,十多个香烟横叼、留着棕红色竖发的小伙子24小时轮班守着,他们大喊大叫,有时甚至莫名其妙地踢门。更无法容忍的是,这些男性居然不经女访民同意,就坐到她们的床上,或抽烟,或打闹。王莉英对一个比较斯文的小伙子说:“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我看你是个比较好的人,所以劝你一句,不要学坏。”想不到那小伙子却说:“你千万别说我好,要说我坏,否则我的这份工作就没有了。”王莉英后来对我说:“真想不到,这个地方的人不喜欢别人说他好,而是喜欢人家说他坏,天下还有这样的事!”
    令王莉英最不平是,“三八妇女节”那一天,她们十几人没有象别人那样过节,而是受到犯人一样的待遇。她们分别住在七楼的“701”、“702”等房间,没有那些黑社会分子的同意,房间门是不能开的。一个星期没吃到肉了,她们希望“三八”节有点好菜,但送饭时,听到的还是《红岩》中看守喊女牢的声音:“701”、“702”,吃饭了!仍然是那点青菜萝卜加盒饭,饭吃不饱,水也没得喝。
    3月9日晚上6点多,陈渭湘、王莉英等被截访人员押上火车回浙江,于第二天早上8点回到杭州。虽然才两星期时间,但他们感到恍若隔了一世。
    在清河坊拆迁中被夺走了房产、在上访中又被打伤的朱瑛娣的户口在上城区,但她却住在江干区的三里亭一区,那是向农民租的房子,是个“两不管”的地方,这就使得她从容地把春节过完,在元宵节的前一天(3月3日)才去北京。去年10月8日,朱瑛娣和另一个访民孙莲娣在北京上访时,从国家建设部返回住宿地的途中,被亲自率队截访的杭州市上城区信访局局长高燕东劫持至仪化宾馆。次日早晨8 时,孙莲娣因宾馆不给早餐吃与对方工作人员吵嘴,立即被三个黑社会分子毒打,他们一边打一边骂:“想和政府作对?找死!”孙莲娣被拳打脚踢后,心脏病发作,倒地不省人事。暴徒不但见死不救,还抢走孙莲娣的手机。朱瑛娣见状即拨打110、120,为其求救。但这三个黑社会分子却把朱拖到地牢中,对其进行疯狂殴打,致其头部、双腿、全身上下均出血,左手小指被拗成骨折,朱瑛娣当时昏死过去,但这些暴徒仍抢了手机扬长而去。朱瑛娣后来去了医院,花去一千多元医药费,左手小指至今还未好。这次,朱瑛娣是专为此事而来的。她向公安部递交了控告书,控告浙江省驻京办事处负责人戴永林雇佣黑社会分子殴打上访公民,造成包括她自己在内的访民人身受到伤害,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并赔偿医药费。
    3月6日晚上11点多,朱瑛娣和另一个叫周梅香的访民住在一家小旅馆里,正进入梦乡,突然一个穿警服的男子和另外两个穿便衣的男子开门进来。朱瑛娣醒来后吓了一大跳,说你们几个男人怎么可以随便打开女人的房间。那个穿警服的说:“我是警察,你们必须跟我们走!”。朱瑛娣说要看证件,他把工作证拿出来给朱看,朱看见证件写着: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徐克,便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朱说:“我们有身份证,为什么不能住旅馆?”徐克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不能住在这里,必须跟我们走。”朱说:“现在深更半夜,叫我们三个女的跟你们三个男的走,到哪儿去?去干什么?如果一定要叫我们走,你们必须把女警察叫来,我们才跟你们走。”徐克转身去叫了一个该旅馆的女服务员,让该女服务员去拉朱瑛娣。朱瑛娣骂了那个女服务员一顿:“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拉我?”那女服务员挨了一顿骂,不敢拉了。朱瑛娣非要让徐克找女警察不可,徐克找不到女警察,又见朱瑛娣不断地咳嗽,只好作罢。
    在朱瑛娣隔壁,住着她的叔叔朱荣斌和婶婶俞小牛。朱荣斌和俞小牛是一对残疾人(朱荣斌耳聋,俞小牛眼瞎),他们的房子也和朱瑛娣一样在清河坊拆迁中被夺走,这次上访是他们跟朱瑛娣来的。他们以为自己是残疾人,现在又是全国人大会议,这么多“人民代表”在北京,总得为他们这对残疾人说说话吧。没想到,他们也被“抄了家”。徐克等拉不走朱瑛娣,又破门而入去拉这对残疾夫妇,朱荣斌夫妇没见世面,被这场面吓坏了,马上就被他们老老实实地带到了仪化宾馆。
    深夜12点多,杭州市上城区信访局局长高燕东亲自带了几个截访人员来到朱瑛娣住的旅馆,把朱瑛娣等押到了仪化宾馆。为了避免被黑社会分子殴打,朱瑛娣跟高燕东讲好了条件:她身体不好,现在生病(重感冒),上次被打的伤也没有治好,所以不能虐待她,她的叔叔是残疾人,也不能虐待,否她宁可死在旅馆里也不会去仪化宾馆。高燕东答应了,并关照了宾馆工作人员。所以这次朱瑛娣住在仪化宾馆没有受到殴打,不过过的还是犯人的生活。而且她还在二楼发现一个流氓,经常跑到女宿舍,躺到女访民床上,并拿眼睛瞟来瞟去,弄得这些女访民人心惶惶。
    中国的访民明明知道“两会”不仅不能为他们带来福音,反而还要遭罪,但他们还是不停地往北京跑,这是一种受压廹者的本能,因为“人民代表”这个称呼太迷惑人了。作为一个长期受到廹害的特殊阶层,他们对“伸冤”这两个字太向往了。他们总希望今年的人民代表比去年好,明年的人民代表比今年好。那些可敬可爱的人民代表,您们是否设身处地地为这些冤民想一想,为他们哪怕做一点点好事?如,建议党中央和国务院下令禁止截访。前不久,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西塞山区公安分局西塞派出所一个叫吴幼明的警察,根据自己1999年以来按照上级领导指示参与执行多次截访,目睹了种种政府违法侵权行为,了解到上访百姓遭到的毒打、劳教等迫害事实,向正在北京召开的两会代表进言,提出截访违法、侵权,建议政府行为中应该禁止截访行为。作为肩负着全国人民希望的人民代表,总不该不如这位基层警察吧?
    
    原载《民主论坛》2007年3月1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挂两会标志奔驰车主殴打中央台著名播音员(图)
  • 湖北民警致信北京两会细数上访民众艰辛
  • 省内两会期间出事:两位政治新星面无表情
  • “两会”开幕“三支队伍”进北京 北京压力大(图)
  • 争鸣:吴邦国指示防“两会”偏方向(图)
  • 两会提问“潜规则”:事先要做公关
  • 中国农民工何时可以上“两会”
  • 司法独立,和谐中国—2007年"两会"之际的公民呼吁
  • 两会十大废话议案排行榜
  • 两会期间访民服毒自杀 揭黑龙江农垦黑幕
  • 大批上海访民被软禁 责两会是纸上谈兵
  • 一个中国老年农民致"两会"的信/余铁龙
  • 政治犯妻子贾建英、路坤、俞陵、魏心玉致北京两会建议书
  • 中共政坛明星「两会」亮相:个个避谈「十七大」
  • 中国北方“两会”期间突降罕见雪灾,新华社闪烁其辞
  • 两会观察:《物权法》生不逢时(图)
  • 中共两会主席台 领导人面容严肃绝少交谈(图)
  • 德国之声:每年两会的另一种惯例
  • 一周新闻聚焦:天安门母亲就六四问题第十三次上书两会和上书资料汇编(图)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紧急吁请“两会”捍卫宪法捍卫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坚决反对私有化!
  • 漓江游览开发总公司的职工:SOS.谁来握住我们的手? ——致中央两会代表
  • 代表们,在两会上揭穿这最大的骗局吧!
  • 两会委员猛烈抨击清宫辫子戏泛滥
  •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 两会热议:廉租房供给每增5% 房价下降3%
  • 两会代表吁解决“令不出中南海”问题
  •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 闹“新闻荒”,境外记者认今年的两会真淡
  • 两会观察:“弱势”们的声音为什么大不起来
  • 两会代表必读之文件:司马文徵为农民请命的文章!
  • 李天笑:谁敢说“两会”没有看点
  • 郭永丰:深圳严重歧视暂住人员子女上中学(两会建言)
  • 两会审物权法:公有、私有大对决
  • 从热点民调反差看北京两会玄机
  • 两会热点调查:民众最关心“反腐倡廉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杨浦区市民控告上海(图)
  • 中国两会:代表委员说真话道实情?
  • 对中共解党禁报禁,尽快制定法律进行两会的普选/刁奎
  •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牟传珩
  •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 伍凡,草庵:评中共“两会”提案与经济政策
  • 两会闭幕:众官窃喜/张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