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四)/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11日 转载)
    2006 年 6 月18 日 上午,徐江姣在杭州市保椒路宝石三弄见到了浙江省委副书记乔传秀,乔传秀的丈夫安徽省某领导也场。徐把材料交给了乔书记,乔接过去后随手交给了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分局北山派出所的吴警官,吴警官登记后对徐江姣说要"向上面反映"。这就奇怪了,省委副书记难道不是"上面"吗?如果她对老百姓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处理这点小事岂不是举手之劳?如果还要往"上面",由这对达官夫妇上呈也是事半功倍,何劳一个小警察去事倍功半甚至连"功半"也没有的"向上面反映"?有一个说法,说"大共产党"是好的,是"小共产党"不好,也就是说,中国"上面"是好的,"下面"不好。那么,"上面"从哪里开始呢?"下面"到哪里为止呢?从徐江姣案件看,"上面"和"下面"都是一模一样的,"上面"比"下面"好不了哪里。呜呼,中国人民何不幸有这样的"领导"!!
    
上访日记·徐江姣(接续)

    
    2005 年
    
    11 月 18 日,我又给胡锦涛主席寄了信。
    
    11 月 19 日,我又去了中南海,被府右街派出所带走。后由台州市信访局驻京办事处的颜邦友把我接走,到京浙宾馆。
    
    11 月 21 日,三州乡的老张来接我,叫我回家,我不回家。
    
    11 月 22 日,张带我到颐和园去玩,同时到南站拿我的包。
    
    11 月 23 日,我到北京交大法律援助志愿团去咨询。我见到了乔老师。她把我的材料留下,到时给我寄回杭州。
    
    11 月 24 日,在京浙宾馆休息。
    
    11 月 25 日,谈判没有成功,我上午 8 点多离开宾馆,又去了府右街,进了派出所。等到下午 6点多钟,驻京办事处一位姓卢的主任和一位女同志来接,把我接到丽水旅馆 30 室。
    
    11 月 26 日,中午 12 点多,京浙宾馆的谈判人小国来了,谈判成功。下午 6点 53分乘 29次列车回杭州。
    
    11 月 27 日上午 8 点 30分到站, 9 点 30分到家。
    
    11 月 29 日,上午我去了省纪委,是姓陈的一位干部接待了我。我问他从北京转下来的交省纪委办的事现在办得怎么样了?他问我是什么事,我把材料和报纸都给他看了。然后,他查了查电脑,说北京转给他们的材料 11 月15 日 就转给了天台县纪委,然后他又打电话去天台县纪委查询。天台县纪委的领导说,他们已经向上面汇报了。这件事他们不管了。我就要省纪委出手续给我,为什么不管。他写了个条子给我,、叫我到省信访局,因为这件事早年是信访局派人去解决过的,没有解决好,这种吃冷饭的事他们不管。
    
    下午,我又到了省信访局,他们不理我,叫我到纪委去,说这是纪委管的。我说我刚从纪委出来,。他们又说这是计划生育部门的事,他们管不着。就这样,没有人接待。
    
    12 月 14 日,上午我去了省人大,是一位姓王的人(王才彪)接待了我。他很不客气地说:你的事我早几年前就知道了,不要弄了,现在三级法院都这么判了,算啦。我说:这都是政府和法院勾结一起才变成这样子的,因为当时省高院的领导给我说过,那个月的 20 号到天台去了解情况,结果一到省政府就卡住了,天台没去,结果驳回通知书就出来了。这说明问题就出在省政府和人大。你们自己也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就是不改,将错就错。你们认为我是一个农妇女,没花头的,告不到哪里去。你到当官的人这里去告,当官的人当然是官官相护的。十补九不足,让你去告吧!所以我告不赢。青天啊,你在哪里?
    
    
    
    2006 年
    
    1 月 16 日,今天省人大召开两会(省人大十届四次会议、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我到了两会的门口喊冤。
    
    1 月 21 日,两会召开以来,我一直在喊冤,但人民代表不理我。今天会议结束。
    
    1 月 23 日,我又到省人大上访。今天接待我的是一位姓潘的女人大干部,她把我的情况记录了一下,就说叫我等,会给我回音的,具体没有时间。
    
    1 月 13 日,今天是大年初三,我来到习近平书记家门口拜年,是一位隆吴的警官接待(他叫吴旭升),倪(女)、徐(女)详细询了情况,又收了材料,说一定向领导汇报,还留了电话( 13777896635 )。
    
    2 月 20 日,上北京。
    
    23 月 27 日,上最高人民法院领表登记。发去信件共32 封。
    
    2 月 28 日,去中纪委,从北京南站乘 106 路电车到十条下,府学胡同甲 2号。
    
    3 月 2 日,我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口交表时,被驻北京的天台县政府干部绑别相到京浙宾馆地下室,后转 710 室。
    
    3 月 6 日,他们又把我拉上天台县公安车,把我所有的上访材料和财物全部丢在北京。
    
    3 月 7 日,又把我拘留在天台县拘留所。
    
    3 月 15 日,我从拘留所出来,去找县委书记周学锋,他不理我。
    
    3 月 16 日,我又去找陈军云(天台县信访局局长),要求把我丢在北京的东西找回。
    
    4 月 3 日,我再上北京。到最高法院填表。
    
    4 月 4 日,上午,最高法院接待,是一位代号为 050 的男法官接待的,他查看了电脑,告诉我:你的案子已转到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是 2005 年 11 月15 日 转的,请我等待结果。
    
    4 月 5 日,我去全国人大接待室,接待我的是 5 号接待员,他说叫我去浙江省人大,他们会给浙江省人大一起协调我的案件。等协调好,会通知我的。
    
    下午,我去最高人民法院登记、送信(送行政庭)。下面用挂号信寄到:
    
    100017 ,北京城西城区皇城根北街 9 号 国家信访局 王学军局长
    
    100745 ,北京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共中央 胡锦涛主席
    
    100017 ,北京西城区东交民巷 27 号 最高人民法院 行政庭。
    
    4 月 6 日,北京下雪,我休息。
    
    4 月 7 日,国家信访局接待,是 5号窗口一个男接待员,把我的材料收下,但没让我去楼上接待。后到全国人大领表。
    
    4 月 8 日、 9 日是双休日。 4月 8 日 我给陈统卓发短信(13968591699 ):陈主任你好,把我的东西找到了没有?请回复(回复:没有找到)。我发:那怎么办呢?这里房子已拆,我人已在北京,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请回复(没有回复)。
    
    4 月 10 日,我又重发上面的短信,仍没有回复。
    
    4 月 10 日,到全国人大 4号窗口交表接待。今天是一个女接待员,她叫我到最高人民法院去。我又到国家信访局领表,可是发表的人一看是浙江的,就不给,这天浙江有好几个人都没给。后我又到中纪委,中纪委叫我到公安部去。
    
    4 月 11 日,我给杭州市上城区民生路 62 号(邮编 310002)浙江省公安厅王辉忠厅长寄去一封信。
    
    4 月 12 日,到全国人大交表,到最高人民法院登记,到公安部登记,到府右街派出所登记。
    
    4 月 13 日,写材料。
    
    4 月 14 日,全国人大接待。
    
    4 月 15 日,发信:
    
    100017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温家宝总理收;
    
    100812 ,北京市平安里西大街 41 号 中纪委记办公室 吴官正书记收;
    
    100815 ,北京市西单北大街 110 号 中组部部长办公室 贺国强部长收;
    
    100805 ,北京市西城区西交民巷 23 号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办公室 吴邦国委员长收。
    
    4 月 17 日,休息。
    
    4 月 18 日,去全国人大拿表、交表,接待 3 号窗口,叫我向最高人民半院申诉。
    
    4 月 19 日,去公安部大部登记。去最高法院登记。
    
    4 月 20 日,在最高法院门口玩。
    
    4 月 21 日,去公安部领表( 58 号),填表。 000327号男接待员接待,叫我把程序走完,再找他们。把材料留下,他要了一下情况。下午,去温总理家登记,去公安部大部登记,去中央电视台送材料一份。
    
    4 月 22 日,去中南海府右待派出所登记。
    
    4 月 23 日,休息。
    
    4 月 24 日,星期一,先到全国人大接待,然后去中南海,下午回家。
    
    4 月 25 日,早上 8点 40分,发短信给陈统卓( 13906557393 ):"陈主任你好,我多次与你联系,你都不理我,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如不回复,我会升级上访。我出事,你负责。"
    
    回复(9 点 02 分):我们小张在北京,他会找你。
    
    我发::小张不小张我不管,因为我相信你,你有权力处理。如不处理,我出事,你负责。"
    
    4 月 26 日,又发信:
    
    1 、北京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共中央 胡锦涛主席收;
    
    2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温家宝总理收;
    
    3 、北京市西城区西交民巷 23 号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办公室 吴邦国委员长收。
    
    4 、北京市平安里西大街 41 号 中纪委记办公室 吴官正书记收;
    
    5 、北京海淀区皀君庙 4 号 最高人民检察院 贾春旺检察长收;
    
    6 、北京市西单北大街 110 号 中组部部长办公室 贺国强部长收。
    
    同一天,去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等部门登记。
    
    4 月 27 日,去国家信访局闪表接待。
    
    4 月 28 日,去最高人民检察院领表,没有领到。去最高人民法院登记。后去中纪委,没有接待。
    
    4 月 29 日,早上去中纪委登记、领表。
    
    4 月 30 日,去公安部登记,去东交民巷 17 号登记。
    
    5 月 1 日,去天安门广场玩。
    
    5 月 2 日,去燕东交民巷 17 号登记。
    
    5 月 8 日,去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领表,去最高人民法院领表、交表,等候叫号接台风 。
    
    5 月 9 日,等待叫号接待。
    
    5 月 10 日,去中纪委,去温总理门口,去最高人民法院登记。下午,去全国人大接待, 5 号窗口叫我到最高人民法院去催一下。又去国家信访局,等待接待(四处 408 室 0.
    
    5 月 11 日,我去了国家信访局是沈香玉(408 室)接待员接待,他说会把我的材料转下去,叫我先回家,
    
    5 月 12 日,上午去全国人大, 3号男窗口接待。下午 3点 10 分叫到了我,是 05号接待员接待,说从 2005年 11月 15 日起,就把你的材料转到了行政庭,就算是立案了,叫我再等,到时候会通知我的。
    
    5 月 13 日,我被天台县信访干部张振华接到丽水宾馆。
    
    5 月 14 日,下午 3点,上了天台公安的车,送到天台县信访局门口。
    
    5 月 15 日,早上到达天台县信访局门口,陈军云局长接待。对于被他们弄丢的东西,他也认可。答应先帮我把身份证和独生子女证办好,其他东西要等上面领导的答复,到时候他再通知我。
    
    下午我回杭州,是三州乡丁国强部长送我上车的。
    
    5 月 24 日,天台县搞计划生育,有一位对象户,已有 8 个月身孕,被针打死,大人在天台县人民医院跳楼自杀。
    
    5 月 26 日,吴山广场广播台、电视台搞"阳光行动",我送了一份材料给"小强热线"。
    
    6 月 6 日,下午,我去了上塘路 445 号"小强热线"现场,我问了小强,你在吴山广场"阳光行动"的时候,收了我的材料,一直没有跟我联系,你们打不打算受理我的案子,他说你的案子我们管不了,忆经把你的材料转到天台县法院去了(是以电视台的名义转下去的)。
    
    6 月 8 日,今天上午,我去了省公安厅,又是姓龙的领导接待我。我问了,为什土特产台州市公安局到现在还没有给我答复?我 3 月 27日 到你这里来过,你叫我到台州市去,然后我在 3 月29 日又把材料寄给了台州市公安局,到现在两个多月了,就是没消息。他给我在电脑里查了一下,说:"我们也转下去了,在 3 月底,你还是人去一趟吧 .。"我问:"台州市公安局有哪里?是临海,还是椒江?"他给我查了一下,针后又打电话到台州市公安局,具体地址在椒江市康平路 2 号。省公安厅的电话是0571---87286101 。
    
    6 月 12 日,我去台州市公局,到法制处。一位姓朱的女警官接待了我,她看了案卷说已经复议好了,是维持。我说你们连通知都没有通知我,又没有立案,怎么就复议完了?那你把天台县公安局的答辩书和证据给我看一看,他们是怎么说的?她说,这是内部的,是国家秘密,不能给你看。人说:不能给我看的东西,也可以作为定我罪的证据?那样做是违法的。她马上把电话,把决定书拉一张出来给我,说,我们这里也已经复议完了,不服你可以到法院去告。就这样,她走了。
    
    6 月 15 日,今天是省公安厅长接待日,我也去了,厅长没见着,又是姓龙的领导接待,他说,我知道你有冤,可我们也帮不了你,你应该到天台县法院去。我说:公安局是你们的部下,你们应该管,到 法院我已经没有经济能力去了。我就求你们帮帮忙,这我主持下正义。后来他收下了我的材实料,说请示一下领导,壳几天再去问一下。
    
    6 月 18 日。上午我去了保椒路宝石四弄,见到了省委副书记乔传秀,我把风材料交给了她,她拿去了,她身边还有她的丈夫在一起。她丈夫是安徽省领导。同时还有吴警官在,也了解了情况,登记后说要向上面反映(省委副书记难道不是"上面"吗?如果她对老百姓有一丝同情心,处理这点小事岂不是举手之劳?如果还要往"上面",由这对达官夫妇上呈也是事半功倍,何劳一个小警察去事倍功半甚至连"功半"也没有的"向上面反映"? —— 笔者注)
    
    6 月 20 日,我今天又去了省公安厅,又是姓龙的科长接待我。填了表格后,他说:已经问过领导了,领导说帮不了。我说,如果一个人没有犯罪,政府叫你们公安局把这个人枪毙了,你们也把他枪毙了?他说:没办法,如果不听话,那财政拨款也不给,那怎么办?我说:你们为了钱,宁愿做没良心的事?他笑笑。我要见领导,他叫我 7 月15 日去,他安排。
    
    6 月 23 日,我去了天台县。
    
    6 月 24 日,我到岭头朱村,看看乡亲们。
    
    6 月 25 日,下午,我到金加坑村,看望母亲。
    
    7 月 4 日,我又去天台县。
    
    7 月 5 日,我到信访局去找陈军云局长。上午 8 点,我填了表。张振华进去通知局长,说我来信访了,他就开始躲避,一直到下午 4 点多钟。他叫来天台公安局的两名干警(范诚、许金枪),把我从信访局叫走,说他们是同一部门。到了公安局,先把我关到城东派出所,关了一夜。后来又自编自导,说我在北京的时候到过使馆区"告洋状",又将我关进拘留所,关了 5 天。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3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三)/吕耿松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 关于天台访民徐江姣遭政府豢养的暴徒打成重伤的紧急呼吁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