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三)/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09日 转载)
    徐江姣因不肯将 3000 元钱"借"给一个乡政府恶吏,被对方捏造事实,借公权扒掉房子,抢走、砸烂家俱。这是一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简单的案子,然而徐江姣告了十二年状,至今还没有解决,并且那帮恶吏还在继续欺压她。从三州乡政府到国务院,从基层法院到最高法院,从县检察院到最高检察院,从天台县纪委到中共中央纪委,从三州乡人大到全国人大,从《都市快报》到中央电视台,中国这么多的国家机关、党政机关和新闻机构却处理不了这么一个案情明白的冤案,解决不了这么一件小事。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这是一个怎样的政权?徐江姣告状十二年,接待过她的官员过百名。这些官员,以每人每年五万元年薪计算,十二年国家支付给他们的薪金达六千万元。拿着纳税人六千万元的血汗钱,竟然帮不了一个无助的农妇,这样的官员有何用?!
    
上访日记·徐江姣(接续)

    
    2003 年
    
    3 月5 日,又到了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了,今天刚好是江勇法官接待的日子。我的案子,一开始就是江勇法官办的,可事隔近三年了,就应付应付,没有处理。从 2002 年9 月4 日开始预约院长接待,到今天已有半年,就是没有等到通知书。今天他又要应付我,叫我先回家,等他们商量一下,碰个头,再给我答复。我就是不肯。已经等了三年了,难道还没有碰过头?这明明是在应付。我就与他们拼(评)起理来,后来他总算同意让我见院长,叫我下午 2 半点再去。到了下午2 点38 分,立案庭的包庭长(女)跟我说:鲍院长下午到省里去开会去了,叫我下个月接待日再去。就这样,一个月的一天又过去了。
    
    4 月2 日,今天下大雨,又到了省高院接待的日子了。今天总算让我见到了院长,他胜寿,叫寿胜年。寿院长接待了我,我的心很沉重。他问我为什么要见院长,要我把事情经过讲一讲。旁边还有一位女秘书,是做摘录的,还有江勇法官也在一边听着。他们三个人听我把情况讲完,也看了我的证据。最后寿胜年院长说:"我们会把你的事转到台州去的,由台州中级法院处理,到时候会有人找你的。"我问了,大约要多少时间才有消息。院长说,我们这里是很快的,下面就不知道了。这话一讲,我的心就凉了。已经有八年无家可归,不知还要等几年。现在的社会,是权大于法,腐败已经到了极点。
    
    8 月10 日,今天我给省高院的寿胜年院长写了信,向他反映将近五个月了,他接待我以后,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在省高院我已经申诉了三年多时间,可见现在的法院都是皇家裁判,权大于法,官官相护。欺压百姓的个人行为,都是和政府个别腐败的干部合伙诈骗有关系,我请求上级法院查明,严处法官中的"害群之马",严处政府干部中的"害群之马",民心才能安定。我是被这群"害群之马"的干部欺压才不得已走上申诉道路的。我恳求在寿院长的帮助下,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给我一个结果,尽快!
    
    回来后寄信给寿院长(省高院地址:杭州市马塍路 5 号,邮编310012 ,寿胜年副院长亲启)
    
    9 月3 日,又到了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今天一大早我就到省高院去排队。因告状的人太多,我到了 10点 30分才排到。谁知 8月 10日 的信是白写,根本没人理睬。今天接待的是马法官,他说我的案子是江勇法官接的,他不知道。我要他帮我找姓江的,他不肯。后来在我的再三请求下,他给我找了个电话问姓江的。江勇说,我的案子他不管了,不处理了。我就要他们用书面的形式,给我答复,他不肯,我就在那里跟他们理论,后来马法官叫我把材料给他,下个月找他,他给我答复。
    
     10 月8 日 ,又到了院长接待的日子,今天是江勇法官在接待,他看了我的单子后,在接待单上着:"已立案复查,请耐心等待结果。江,8/10 "。
    
    10 月22 日,省高院行政庭有一位领导打电话给我( 11点 12分,号码 057187057758),叫我在星期五上午去省高院,要跟我话。
    
    10 月24 日,今天是星期五,我去了省高院,由惠法官接待我,问我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有什么要求。我说,我要讨个说法,具体有摘录。
    
    
    
    2004 年
    
    1 月7 日,又马上要过大年了,我今又去了省高院。今天接待我的法官姓马,我填了表,问姓马的法官说,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他给我联系了惠法官,可是惠法官不在办公室,没有找到。他叫我先回家,他会告诉惠法官的。就这样,又是一年过去了。
    
    3 月3 日,今天又是省高院接待的日子,我又去了。还是没有结果。
    
    4 月7 日,今天我又去了省高院,从立案到今天已有七个月了,还是没有结果,只说了一句话:你等着。既然立案了,迟早总会给你结果的。
    
    6 月2 日,今天我又去了省高院,接待我的是姜法官(女),她帮我联系到了惠法官,惠法官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准备下星期到下面去调查,具体再通知我。
    
    7 月7 日,今天又是省高院接待的日子。上午我去省高院,接待室的姜法官说惠法官在开庭,叫我下午再去。我下午去了省高院。惠法官接待了我,同时把驳回通知书也给了我。当时我表示不服,要上北京去告。惠法官说,他很同情我的遭遇,不过同情是同情,说我没有法律依据,他们不能支持我,我真想不通,真真没有法律依据就私闯民宅的乡干部连一点错都没有?错的还我们守法的好老百姓!这真是只许共产党的干部放火,不许老百姓点灯。没法子,只好上北京去讨说法。
    
    7 月12 日,今天我到省检察院去申诉,是 11号接待员接待我。他叫我把材料放在那里,他会交给行政科的。我说什么时候有消息,他叫我下星期一打电话去问一下,会答复我的(电话 88810146 ,行政科)。
    
    8 月2 日,今天是省检察院检察长接待的日子。我到了省检察院接待室,先领了一张表填好,然后由徐科长接待我。因为我家的事,徐科长和钱副检察长都很清楚,在两年前他们两位都接待过我,所以今天还算顺利。徐科长和钱副检察长都批示,提出抗诉,按程序认真查,说到时候会通知我的,会有手续给我。
    
    9 月1 日,又是省检察长接待日,我去省检察院查询我的案子有没有立案,要求书面通知我,没有答案。
    
    9 月6 日,我又打电话到省检察院去问( 88810138),徐科长说,已经查问过了,不符抗诉条件,不抗诉了。我又要求有书面答复。徐科长说,他们一般都是口头答复的。后来经过我再三请求,说下个月检察长接待日时,叫我再去,叫有关经办人跟我面谈。
    
    10 月18 日,今天是省检察院检察长接待日,我带了所有的证据,去了省检察院。可是,检察院经办的人连接待都不肯接待,就是一票否决,定死了。我要他们给我书面通知,他们说过几天再给。
    
    10 月24 日,到北京上访。
    
    10 月25 日,到最高人民法院拿表登记。
    
    10 月26 日,上午 8点 50分叫到谈话,是一位姓张的法官(代号 048)接待的,还有姓包的法官陪同。他们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看了一下判决书,就说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是对的,行政处罚也是正确的,叫我找其他部门去反映。就这样打发了。因为是星期二,下午各部门都学习,不接待。
    
    10 月27 日,今天上午我去了全国妇联,接待员看了一下,就叫我到国家计生委去。
    
    下午,我去了中纪委,接待员看了我反映的材料,给了一张去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地址:东交民巷 27 号,乘20 路汽车到前门下车。
    
    10 月28 日,早上一早我就赶到高检门前,只见已有很多人在了。我领了表,一看是 11月 8日 的日子,我傻了,怎么办呢?要等这么多天。我在那边急了,一位好心的大伯给了我一张10 月29 日的表,这下我才把心转过来,马上谢谢这位好心的大伯,
    
    上午我又赶到国家信访局,领了表,刚填完,就马上交表。工作人员把我的身份证和反映的情况上了电脑,叫我到三处 312 号接谈,这时已到11 时,下班了,明天上午再来,因为星期六下午又是学习,不接待。
    
    10 月29 日,今天是星期五,一早我先到国家信访局,等待第一个接待。接待后,信访局的人说,按照国家信访条例,叫我到国家计生委去。
    
    从信访局出来,我马上坐 20 路公交车到前门下车,去最高检察院接待室。接待人员看了我的材料后,叫我到中纪委去,说这是属于中纪委管的。我说中纪委已经去过了,是他们叫我到检察院来的。他说要么有检察院的书面大印,他们才接案。
    
    11 月1 日,今天是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接待日,我又带着材料,去了省院,由徐科长接待我。他说把我的材料转到台州市检察院,由他们办,到时省院给回复
    
    12 月2 日,寄信: 100017,中国北京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温家宝总理亲启;310012 ,杭州市文三路379 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 储普丰亲启。
    
    
    
    2005 年
    
    1 月4 日,今天又是省检察院的接待日,我去查询了我的情况。徐科长说,已把我的材料在 2004年 12月上旬就转给了台州市纪委,叫市纪委给我联系。
    
    1 月5 日,今天我去了省纪委反映情况,省纪委是一位姓王的同志接待我。他说要把我的材料转给天台县纪委处理。
    
    2 月1 日,我去了省检察院,他们又叫我去跟台州市纪委联系,不要再找他们了。同时还给了我一张单子( 04)浙检托字第 1977号。
    
    2 月26 日,我乘火车去北京。
    
    2 月28 日,到最高人民法院去填表挂号排队。
    
    3 月1 日,到全国人大办公厅,拿回访字第 200503020049号的介绍信到浙江省人大办公厅。
    
    3 月3 日,到中央电视台反映情报况。
    
    3 月4 日,到中纪委信访室,到国家计生委。
    
    3 月5 日,到邮局寄信到中央各有关部门和领导。
    
    3 月6 日,先复印材料,然后又到邮局寄信到各部门和人大会议室(全国人大十届三次会议)。
    
    3 月7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接待。
    
    3 月12 日,星期六,到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送材料。 9点 8分,被请到天安门派出所填表,后被送到马家楼。 15点 40分左右,由天台县信访局副局长带领其他五位干部到马家楼把我送到京浙宾馆。
    
    3 月14 日,由县委陈主任、县府陈主任、信访局副局长杨春林,还有县委办的小陈及公安局的一位领导、三州乡干部老蒋和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新闻记者等一起,向我保证,回家一定把问题处理,时间在一个半月内。下午 8 点53 分,我们坐火车回杭州,3 月15 日上午 9点 48分到家。
    
    3 月17 日,我把北京全国人大给我的介绍信送到浙江省人大,由一位姓王的人大干部接待我,首先我填了表格,交给他后,他就把材料收下了,说他要仔细地去看,等半个月左右,会给我答复的。
    
    4 月19 日,我打电话给县信访局的杨春林副局长 ,问:从北京回来已有一个多月了,问题怎么处理?杨副局长说县委召开会议了,把我家的事情已经落实到政协干部葛海松主管,到时他会给我联系的。
    
    5 月8 日,我去了省纪委,今天是一个姓鲁的干部接待我。我反映了元月 15日,我已到过省纪委,问他为什么至今还没有落实,到底转到了哪个单位?他查看了电脑,说已转入天台县纪委。然后,他又看了看我的材料,说再转下,叫他们在两个月内给我答复,如果没有答复我再去(这是按照 5 月1 日实施的新《国家信条例》算的)。
    
    5 月12 日8 点15 分,我接到了天台县杨春林副局长的电话,她通知我说,市领导想见我,叫我今天一定要到天台县。下午我乘车赶到天台,已是6 点20 分了。
    
    5 月13 日上午,(台州)市委书记陈国栋、天台县委周书记,还有其他十多位领导听取了我的意见,接待了我。陈国栋领导叫乡长要多多关心我,有困难跟他们联系。就这样,问题仍没有解决。下午我赶回家(杭州),因天气突然变冷,我们带的钱不多,买了件衣服,回家的路费不够,我向杨春林副局长借了 150 元。
    
    10 月18 日早上,从家里出发去北京。
    
    10 月19 日,上午到北京,下午到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领表格。
    
    10 月20 日,全国人大接待。下午到最高人民法院领表、交表。
    
    10 月22 日,星期六,到天安门。回来领了两只包子、两只鸡蛋(是韩国基督教救助的)。
    
    10 月24 日,星期一,到最高人民检察院领表(是早上 7点 30分至 8点发表的)。
    
    10 月25 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待。后到中南海国务院办公厅。
    
    10 月26 日至 27日,都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
    
    10 月28 日,去最高人民检察院等待。后去中南海。
    
    10 月29 日,星期六,去中纪委大部(大楼?总部? ——笔者注),地址是平安里西大街 41号。南站坐 102路公交车到白塔寺下车。到了大部,给我们每个人登记,叫我们星期一再去,有领导会接待的。
    
    10 月31 日,我又去了中纪委大部,后北京公安派车把我送到中纪委接待室,这时上午已下班,等到下午 1点 30分才上班。上班后我领了张表 ……。中纪委领导对我说,叫我把材料给他,他们帮我转到浙江省纪委,叫我到浙江省纪委,会给我处理的。
    
    11 月1 日,我又到最高人民法院去领表、填表,等待接待。
    
    11 月2 日,生病休息。
    
    11 月3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并给胡锦涛、习近平寄信: 100017,北京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共中央总书记办公室 胡锦涛收;310007 ,浙江省杭州市省府路省府大院 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习近平收(挂号,3.8 元)。
    
    11 月4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口等待叫号。
    
    11 月5 日,星期六,去天安门,被派出所抓去,到下午 7点才出来。
    
    11 月6 日,去北池子朱镕基家,被警察带到中华门派出所。出来后,到中南海,又去了府右街派出所。下午 3点出来。回家(指临时住所 ——笔者注)。
    
    11 月7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叫号。
    
    11 月8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叫号。
    
    11 月9 日,等待在上访村,收材料。
    
    11 月10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叫号。
    
    11 月11 日,到钓鱼台,有六国会合的会议,去观察。从南站坐 102路车到甘家口下车。
    
    11 月14 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等待叫号。
    
    11 月15 日,上午 9点 15分,最高人民法院叫到了我。接待我的是女法官,代号( 046),同时她还收下了我的有关材料两份。
    
    (待续)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 3月 8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 关于天台访民徐江姣遭政府豢养的暴徒打成重伤的紧急呼吁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